26卧槽,成婚

    这个大荒,多了谁不多少了谁也不少,紫夜见到她时仍然喜欢开红,小徒弟上线便会拉她去战场蹂躏一番,下雨荷每每发来苦口婆心的教育,都被林喜三言两语的敷衍过去,唯独那个聊天框里,队伍列表里,却再没有墨如白衣的出现。每天重复着重复着,看见势力里墨如白衣说话,就屏蔽他,看见锦瑟说话,屏蔽她,久而久之,她干脆把频道信息切换成了公共频道。那些势力的发言,便被系统的,门派的,地区的消息迅速的顶下去。

    终有一,系统上飘出锦瑟与墨如白衣结婚的信息,一条一条的公告,锦瑟对墨如白衣说:师父,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墨如白衣的却甚为简单:嗯。

    林喜那时站在木渎的神石旁钓鱼,看见这消息,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提示鱼竿上的鱼溜走了,她才重新点了甩竿。

    “紫夜申请加入队伍。”林喜大发慈悲,放了他进来。

    []弦音:你怎么总是这么魂不散。

    [队伍]紫夜:我是来看看我小弟有没有遭到失恋的打击。

    [队伍领袖]弦音:失你妹恋╮(╯▽╰)╭。

    [队伍]紫夜:跟我还用怕丢人吗。

    林喜本想再敲点什么字出来,却见势力里当真是闹了起来,无数鲜艳的字在刷屏,让她想不注意都难。

    [势力]裤衩外穿:哈哈,这个婚礼我在老区就想参加了。老大新婚快乐~和雨露姐多造几个娃啊~

    [势力]流年:大家快上YY,老大是不是要唱歌啊~当年老大唱歌可是迷倒了联盟里的无数妹子哟。

    [势力主]墨如白衣:不了。

    林喜今天还没来得及屏蔽他。

    [势力元老]寂寞如潮:(敲木鱼)哎,我也想找媳妇了。

    [队伍]紫夜:你们势力主结婚,你个小势力成员不去捧场吗?

    林喜示威一般,将势力官员的称号顶在了脑袋上。

    [队伍]紫夜:(摸头)老子就喜欢你这别扭劲儿,死鸭子嘴硬不撞南墙不回头,说白了就是粪坑里的石头。

    = =这个人说话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啊……

    [势力]裤衩外穿:露露姐唱歌了,哎呀,现在该叫锦瑟姐了。新娘子唱歌,大家速来捧场。(花)

    白萧萧他们却一直未说话,只有脑残偶尔蹦出来跟大家调笑两句,林喜觉得自己不算得是局外人,但是也能看得清,这个势力还有在意她的感受的人。

    [队伍领袖]弦音:(举叉笑)想不想听美女唱歌。

    [队伍]紫夜:(瞪眼)

    林喜打下了势力的YY号码,她自己也登了几天没上的势力频道,一进去就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唱着歌,麦序上的人名字叫锦瑟,她的马甲后面跟着灰色的YY签名:不论是寒影,还是白衣,都是锦瑟一个人的。

    林喜更是恶寒的觉得这妹子一定是言小说看的多了。

    锦瑟在唱《暖暖》,声音好听的妹子唱歌只要不是太跑掉,多半都能入得了耳,何况这个女人明显就是YY唱歌达人,声卡效果极佳,只是混着电波的声音,让人听着觉得毫无感可言。

    好吧,这都是林喜自己一个意的评价。事实上,不论是YY公屏,还是势力频道,都是一堆人刷着鲜花。

    [队伍]紫夜:这个妞儿就是你的三?

    [队伍领袖]弦音:其实我是三儿。(斜眼)

    [队伍]紫夜:这种大荒随处可见的女人,和你没得比。

    林喜觉得这话还是很中听的。

    [队伍]紫夜:你可是男人中的翘楚,纯爷们儿啊。

    我了个擦,早该知道他的X嘴里怎么能吐的出人话来。

    耳机里的歌声停止,接着是一个全然陌生的女声一副熟识的语气叫她的名字:“弦音你也来啦。”

    林喜将屏幕切换到YY,在公屏上打了个“嗯”字。她知道现在一定所有人都在猜测她的反应,其中不乏看闹的,还有轻蔑的,也许还有同怜悯的。

    “今天我和师父结婚,大家都唱歌了呢,可惜你没听见,来的这么晚,该罚哦。”

    哦你妹啊……发你妹嗲……哦哦哦,你肿么不去屎!

    “不好意思,刚才挂机,才回来。”林喜继续敲键盘,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看上去不带任何的感,其实这样也好,文字看不出人的绪,你可以“哈哈”,可以“嘿嘿”,即使你内心的潜台词是:我C你大爷!

    “弦音也来唱首歌吗,我老公平时对你也很好啊,不唱可就是不给面子哦。”锦瑟不断的挑战林喜的下限。

    林喜默默瞥了一眼左边一排马甲中的墨如白衣,一贯的沉默无言,从事发生到现在,他一直是这样,难道他就一点都不顾自己的感受吗,即便不出来维护,为男人,却能够完全的无动于衷吗。

    “好啊。”林喜很是爽快的答应。

    白萧萧将她抱上了麦序,公屏上有不明所以的人在敲字发花,林喜打开播放器找了伴奏。

    以为她会凄凉的唱一首幽怨悲凉的歌来抒发自己的怀,妄图再博得墨如白衣最后的怜悯吗?

    林喜将游戏切换到了游戏画面。

    [队伍领袖]弦音:老娘就让你看看,你小弟我是雌是雄。

    挑一首没有什么难度,又不是简单到人人张口就来,不太凄凉,又不至于太HIGH,那她完全唱不来,最后她便唱了一首《琉璃月》,也是这款游戏的一首主题曲。

    她没有看公屏,也没有看游戏里的聊天框,只是认真的看着歌词,从头唱到尾,末了还很官方的念白几句祝墨如白衣和锦瑟新婚快乐什么的,唱罢就关了音乐下了麦,切回游戏继续钓鱼。

    [队伍]紫夜:(叹气)

    [队伍领袖]弦音:(斜眼)

    [队伍]紫夜:(尴尬)我一直以为你是男人婆,原来你是萝莉啊……真是失望。

    [队伍领袖]弦音:哥哥是怪蜀黍=V=!

    紫夜凑过来两步,也掏出个鱼竿来得瑟。

    [队伍领袖]弦音:你从良了,竟然开始钓鱼0.0。

    [队伍]紫夜:(敲木鱼)一直过着这样血腥的子,老子也有些累了。

    ……

    [队伍]紫夜:我,为什么说老子声望不能在这里钓!

    [队伍领袖]弦音:你就能不能有一会儿像个正常人?= =

    [好友]巴拉对你说:小音,不论怎么样,我站在你这边,我以前就看锦瑟那女人不顺眼了。

    你对巴拉说:(拥抱)没事的,不过是个男人吗,都会有的。

    [天下]独占之无双:(瞪眼)我看到了什么,我,那个什么墨如白衣你怎么跟别人结婚呢,当初不是维护那个女奕剑还因为她出了红烧吗。

    [天下]城管阿亮:负心汉,大家都懂的。

    [天下]我不是羽毛:围观。

    [好友]我不是羽毛对你说:同学别太伤心,赶明儿来食堂,叔叔给多给你盛几块排骨。

    你对我不是羽毛说:(瞪眼)可不可以给我报销一个月伙食费。

    [好友]我不是羽毛对你说:没门。

    (#‵′)凸抠门。

    [好友]嘟嘟一笑对你说:音音……我老公说的是真的吗?

    你对嘟嘟一笑说:啊?

    林喜采取装傻策略,她突然有那么一点好奇,会不会也有人密墨如白衣,问他为什么娶了别人,只是她完全不好奇墨如白衣的答案。

    林喜的YY一直挂着,只是把声音关了,她带着紫夜这个钓鱼小白去盐泉村。

    [队伍领袖]弦音:等在这里声望掉够1000,才可以去木渎那边。

    [队伍]紫夜:奕剑姐姐陪我钓,我怕有鲨鱼。(拍地哭)

    [队伍领袖]弦音:你这么说话=。=自己都不觉得恶心吗。

    [队伍]紫夜:其实,我觉得确实很恶心。>,<!

    [队伍]紫夜:你看哥好吧,在你众星捧月的时候,哥杀你。在你被人抛弃的时候,哥敞开宽广的怀抱接纳你。

    [队伍领袖]弦音:我可以两个都不要么= =

    [好友]落花、黛染对你说:师父,我来了。

    你对落花、黛染说:(拥抱)

    林喜竟然没注意徒弟是什么时候上线的,大概方才一直在挂机吧。

    [好友]落花、黛染对你说:要不要一起去图书馆,要期末考了。

    林喜掐指一算,这才想起确实世界上还有期末考这么个东西……她忍不住在寝室叫嚷:“你们还玩啊,要期末考了。”

    安雅坐在上在收拾东西,推了推眼镜白了她一眼:“所以我们一会儿要去图书馆学习。”

    “哎哎,等下,组我进队。”林喜话一出口,不免尴尬,咳嗽了两下纠正道:“我是说,带我一个,我也去。”

    安雅看着这个已经玩游戏着了魔的孩子叹了口气:“知道了,你收拾完去找我们吧,我给你占个座位。”

    林喜再看回画面,徒弟又私聊了自己几句。

    你对落花、黛染说:我叫我室友帮我去图书馆占座了,我去收拾下也出门了。

    [好友]落花、黛染对你说:那正好一起,十分钟能收拾完吧。

    你对落花、黛染说:呃……

    洗脸刷牙换衣服找书找笔记……十分钟能做完吗。

    [好友]落花、黛染对你说:十分钟之后我在你们寝室楼下等你,师父我先下了。

    “您的好友落花、黛染下线了。”

    林喜抹冷汗,这家伙还真是雷厉风行啊…

    [队伍]紫夜:[雷音溟钻],[震旦鞋]……(尴尬)

    [队伍领袖]弦音:别告诉我这是你钓的……

    林喜说着迅速翻了下系统消息,于是她的心头那片荒凉无垠的马勒戈壁又被紫夜这头巨型草泥马践踏了……

    [队伍领袖]弦音:你是不是GM……GM哥哥,我去开金玉,给我天域剑吧……

    [队伍]紫夜:滚= =

    林喜这时已经掏了洗漱用具出来。

    [队伍领袖]弦音:我要出门了,你继续。

    林喜刚准备点退出,却见盐泉村狭窄的道路那边杀来一群顶着“傲”字的人。

    [队伍领袖]弦音:对了,你知道钓鱼上系统公告,会通报你是在哪里钓出来的宝贝吧……所以如果你的仇家看到了,他们不用天眼也会知道你的具体方位……祝君好运。

    林喜飞快敲下这行字,点了退出游戏,正在她点确定的时候,却见墨如白衣私聊自己,只问了两个字:在吗。

    只是鼠标左键已经点了下去,如果是从前,她一定会再一次登上游戏,偏偏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

    恨吗?还喜欢吗?答案都是肯定的,她对自己心底的答案倒是坦然,只是她的喜欢没有那么卑,既然他可以狠下心来对自己不管不顾,那她又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