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卧槽,双飞

    然而那边半天都没有人回话,就在林喜以为墨如白衣还在不在电脑前时,一行粉色的小字伴随着刺耳的“叮”的声音跃然于屏幕下方。

    [好友]锦瑟对你说:白衣他刚才给我打电话了,所以一直没有和你说话吧。(微笑)他是我师父,他最终还是会回到我边的。

    林喜抱着最后的希望,屏蔽了锦瑟的发言,在电脑前等着墨如白衣回来给她一个解释。女配的恶毒,小说里总是描绘的淋漓尽致,女主稍有不慎就会被女配坑的和男主一拍两散,她不想和墨如白衣有什么误会。

    直到系统提示“您的好友落花、黛染上线了。”,林喜无比可怜的在屏幕上敲下了两个字:徒弟……

    对方迅速发来了入队申请,林喜退了和下雨荷组的队伍,和徒弟另组了队伍。有时候绕了一大圈,会发现还是现实里边的人,才最让人有安全感。

    [队伍]落花、黛染:师父,你怎么了。

    [队伍]弦音:没事。

    林喜不知道该怎样说,她点开好友列表,看墨如白衣还在鹊桥,便取消了F11,骑着毛驴在鹊桥转。鹊桥仙境的地图不大,八个门派的出阁亭子环绕着一个硕大的台子用以举行婚礼。林喜在冰心的亭子处,看见了墨如白衣,怀中还抱着锦瑟。

    也许他人口中说的事总是存在第三方的臆想,但是当事人的所作所为却不会有任何的掺假,不论墨如白衣有什么苦衷,可明明是他对自己说,不论发生什么,要相信他,然而在所有事突然转变时,墨如白衣只留给她一片空白。

    你对墨如白衣说:这就是你要我对你付出的信任?

    这一次,墨如白衣很快的回话。

    [好友]墨如白衣对你说:对不起。

    对不起?林喜冷笑,这世界上,最没有分量的三个字,就是对不起。

    队伍里徒弟的头像亮了,苏幕女冰心骑着团团与她并肩而立,女苏幕不同于正阳的那种霸气,而是全温婉的蓝紫,让人看的心头都跟着温和起来。

    [队伍]弦音:走吧。

    [队伍]落花、黛染:嗯。

    林喜没有去看势力里依旧闹的认清和怀旧,那气氛让她更觉得自己是多余,可这是她从小号起就对呆着的势力,是势力里的人带她做的第一次周常,带她下砍水、剑域去刷剑匣,她的护腕和腿甲也是势力里摸牛出的,直接就丢到国库里指定给了她,即使她过意不去,还是将钱交到了国库。

    可是,到底该怎样用从前的心态,去面对大家?

    [队伍]落花、黛染:师父,我们去战场吧。

    [队伍]弦音:好。

    电脑那头的安易虽然担心林喜,但庆幸她总算是要从那虚拟的感里走出来了。

    下了一场战场,敏剑正阳白翅膀,加上战场首饰,虽然不是极品装备,但也不赖,人头拿到不少,当然这里也有徒弟的功劳。林喜很是纳闷,是不是男人玩冰心都很好呢,不论是紫夜还是徒弟,有他们在后跟着都无比的安心。

    提起紫夜,她突然想去问问对方在做什么,可是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无缘无故再扰他,于是作罢。

    只不过她不去扰对方,人家来呼唤她不就得了。

    [好友]紫夜对你说:小奕剑,来帮哥下双飞刷马顺便给你刷经验。

    你对紫夜说:你们势力没人吗?

    [好友]紫夜对你说:没有大奕剑=。=

    你对紫夜说:我是小奕剑。

    [好友]紫夜对你说:怎么这么不够朋友啊。(叹气)

    你对紫夜说:还有位子么,我徒弟是作很犀利水充足的冰心。

    [好友]紫夜对你说:是男人就不要磨磨唧唧,团里还有一个位置,速来!

    [好友]紫夜对你说:不过你徒弟如果是水汪汪的妹子,我不介意她进团来让哥几个调戏一下。(流口水)

    林喜狂汗= =!!她本来就不是爷们儿啊……

    [队伍领袖]弦音:徒弟,我去帮下双飞。

    [队伍]落花、黛染:嗯。

    弦音退了队,点了紫夜申请入团。进团才发现一团里赫然一个72的奕剑,二团里还有个69的奕剑。

    紫夜我X,72的奕剑还不是够大,非要她这个不能抗的水货来丢人现眼么!

    然而副本已开,这团里的人大多林喜是见过的,就是在红木林那场红名暴动中出场的众人……这些人都与她林喜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一看就是紫夜那群狐朋狗党,人人喊打。

    [团队领袖]紫夜:好了,我小弟到了,快传进来了。

    [团队]怜儿香香:嫂子=V=!

    [团队]我叫小猥琐:我勒个去,紫哥你果然基多多啊。

    ……这是什么跟什么啊,纵然林喜是千百个不愿意,可是她实在没有那么牛,敢愤然退团离去,于是很衰的点了集合。双飞副本门口是一架长长的吊桥,跳下去会有几只“友善”的主动怪,林喜祈求呆会放本大家传出来的时候,GM能把紫夜扔下去。

    从前的副本,林喜都是跟在大家后,等主抗去勾搭怪,打手上去砍,冰心开始加血,她上个水在旁边蹭点输出。而这个双飞本里,最低的都是个白翅膀,外加几只红,可以说是安全无痛,然则紫夜那个脑残愣是让她这个柔弱的妹纸去赴死。

    [团队领袖]紫夜:小弟,**怪,你上。

    没人动弹,林喜自然也不动地方,副本里是诡异的寂静,就在林喜想要检查自己是否掉线时,怜儿香香可怜巴巴的发话。

    [团队]怜儿香香:哥哥,别让嫂子拉怪了。

    林喜瞪大了无辜的眼睛,等着怜儿的“嫂子”出场 .

    [团队领袖]紫夜:弦音小弟,老子叫你呢,快上快上!!!

    [团队]弦音:谁他娘的是你小弟。(斜眼)

    [团队]怜儿香香:算了,别吵了,我去拉怪= =

    还未等弦音阻拦,那个可的小冰心就得瑟得瑟上去了,于是,她死了……

    [团队领袖]紫夜:弦音你这个凶手=。=

    [团队]我叫小纯洁:哦,我们香香被那个叫弦音的奕剑害死了。

    [团队]月落西风赛狗:可怜的香香~

    [团队]我叫小猥琐:香啊~等哥哥救你。

    [团队]弦音:(瞪眼)我做什么了……

    林喜刹那间真的以为自己化为副本小怪,蹂躏死了那可的小冰心。

    [团队领袖]紫夜:如果你去拉怪,香香就不会死!

    林喜汗、狂汗、瀑布汗……

    [团队]弦音:我……我拉怪……

    [团队]怜儿香香:别这么说我嫂子,都是我太笨,是我不好。(拍地哭)

    林喜真的觉得是罪恶深重的巫婆,怜儿香香就是无辜的任人宰割的小白兔,她要受万人唾弃了咩……

    弦音骑着毛驴去拉怪,索她长得不招怪的喜欢,基本上上一秒大部队上来砍杀,仇恨就都被其他人拉走了。

    [团队]月落西风赛狗:师妹,做奕剑就该有个奕剑的样子,我们都是能抗本能杀怪能上水能耍帅的大荒美男子。

    林喜看着女正阳那隆起的部,点点头,嗯,我是美男子。

    [团队]弦音:师兄,你确定你这个能抗本能杀怪能上水能耍帅的大荒美男子不首当其冲去拉怪么?

    [团队]月落西风赛狗:=V=你负责抗本你负责杀怪你负责上水,我负责耍帅和做美男子。

    [团队]弦音:凸。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在下双飞?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嗯。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姑爷你没事吧。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难道你以为我会躲在哪里偷着哭么(捏脸)

    林喜突然有些懂了苏婷当时的镇定,即使没人在一旁冷眼看笑话,也非要让自己看起来跟没受到什么影响一样,她不喜欢自怜自伤,输了就是输了,没必要像怨妇一样哭喊打闹。而站在这个黄沙漫天的埋骨之地,面对一群压榨她的人们,她却能暂时忘记自己是那个在鹊桥上遥遥相忘墨如白衣和锦瑟拥抱的弦音。

    双飞分真假本,到真本的龙我雷那里,林喜纵着奕剑号隔着人群欣赏起BOSS哥哥的英姿。着实是这只怪乱仇恨,看谁不顺眼就追着谁杀,被他相中的人只能跳台子溜他,可是林喜下了无数次双飞本,依旧不会溜他,更有一次她就直冲着龙我雷撞了上去。大家直夸她好勇猛,墨如白衣在YY里难得的笑开了怀。

    林喜停止了回忆,看着追着龙我雷砍的紫夜,上蹿下跳的其他人,极其认真的冲到上了水。

    [团队领袖]紫夜:弦音小弟,你就会上水吗,还真是水奕剑,上去砍啊。(变猪头)

    林喜看到这话,竟然傻了吧唧就Tab锁定怪七曜冲上去,接着看见龙我雷的仇恨从小猥琐小上飞速转移到自己上,于是她就杯具了。

    [团队]怜儿香香:嫂子,我被恐惧了。(拍地哭)

    [团队]我叫小猥琐:英雄救美。(害羞)

    [团队领袖]紫夜:小弟,不能怪大哥没保护好你。(敲木鱼)

    这边紫夜很是兴奋的围着她转悠,那边月落西风已经将BOSS击杀,紫夜是团长却不动弹了,团里人都喊着叫他放本。

    “紫夜用聚魂固魄符将您救活,是否同意。”

    林喜不又想去燕丘原野上的一片碧绿,她躺尸在地,兔子上跳下来的墨如白衣将她救活。

    鬼使神差的点了拒绝,紫夜那边也上了风生兽跑去放本,因为双飞也已经刷完,林喜直接就退了团,于是从副本里躺尸的她,改在副本门口躺尸。

    然后她看见锦瑟踩着她的尸体进了副本,跟在她后的是熟悉的ID,青阳男背着那柄天逸云舒,火红的耀眼。

    林喜当时看游戏的宣传动画,名为《血战》,画风虽然华丽,可是人物面孔远没有另一个版本的那么精致,可是她却极为喜欢。那宣传动画里让人莫名产生的血,还有奕剑和冰心的温存。

    卓君武曾经站在雪山顶对师妹说:“没有了希望,我的生命将毫无意义。”

    而他的希望,是为了救自己而昏迷不醒的紫荆。

    林喜就是被这一句话感动了,才真正安下心来陪苏婷玩的网游。

    只是,那些感人肺腑的话,不过是一种宣传的手段,真正将他人视为生命存在的意义的人,又有谁呢。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