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卧槽,鹊桥

    [陌生人]怜儿香香对你说: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傻?

    林喜设想,按照小说里与电视剧里的节来看的话,她一定是以妹妹的份在紫夜边,暗恋着她,然而始终的暧昧又或者得不到紫夜的青睐,从而开始对紫夜边的众女产生幻想,总觉得这些莺莺燕燕里,总有一个是自己的准敌。

    你对怜儿香香说:相比之下,我觉得紫夜其实很喜欢你。把你带在边小心呵护,那温柔劲儿对老娘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妹子你不要多想了。

    林喜觉着自己何不顺水推舟,促成件好事造福一下大荒喜事,她都已经设想好他紫夜结婚时,自己一定要发天下祝他被压倒S.M。所以她并未意识到,如果换个角度来想这话,那明显是吃醋的意味。

    [陌生人]怜儿香香对你说:你误会了,他是我哥哥。

    林喜没有再理会她,因为战场的大门已经开了,今儿的大战场可是她这种洗旗党的最,于是扬手上了毛驴跟随大部队冲了出去。看着白翅膀英的女弈剑,还骑着那头深蓝色鳞片的毛驴,着实是别扭,林喜自我安慰,这叫混搭,混搭……

    在战场里遇见了独占之无双,那厮在她的边绕了两圈又隐了,奈何二人是一个阵营的,林喜仰天大笑,丫的一定在唾骂GM吧。

    独占之无双边跟着的是已经红烧的嘟嘟一笑,69级,估计是陪独占之无双刷战场的。见了面,林喜一时无言,倒是嘟嘟一笑率先私聊了自己。

    [好友]嘟嘟一笑对你说:好久不见了。(拥抱)

    你对嘟嘟一笑说:嗯,已经有好几百个小时了。

    [好友]嘟嘟一笑对你说:我以为你不会理我了呢。(拍地哭)

    你对嘟嘟一笑说:怎么会,我还怕你不想理我了。

    [好友]嘟嘟一笑对你说:我怕你因为无双,连我也讨厌

    你对嘟嘟一笑说:没事,你是你,你老公是你老公。

    [好友]嘟嘟一笑对你说:(害羞)还没结呢,那个……晚上八点在鹊桥,你方便来么?

    你对嘟嘟一笑说:好,你打点好你老公不要口水我就成。(摸头)

    [好友]嘟嘟一笑对你说:嘿嘿,不会的,我会教育他的。其实无双他人很好,只是比较外向,心直口快,会得罪人,但是他对朋友很好的……BALABALABALA……

    林喜觉得还是不要告诉她,当初在幽州看见独占之无双调戏冰心妹子的事,毕竟两个人已经要结婚了。她突然想起下雨荷美人,近不知在忙什么,在线时间很短,看看好友列表里他难得在线。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丈母娘,嘟嘟今天晚上结婚。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死鬼,还知道理我啊。

    = =这回答和她想的倒是相差甚远。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最近只是从白衣那里听到你的事,听说你们两个要结婚了,哈哈,难得难得。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难得什么,好像我没人要一样=。=!

    林喜不想扫了墨如白衣的面子,所以没有跟下雨荷说自己心里那点小九九。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我是说,难得白衣那家伙会结婚,我以为他打算做和尚到死呢。

    林喜不大明白下雨荷美人是什么意思。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求八卦。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白衣从老区到这个区,都跟出家人一样清心寡,即使他不是一般的招风,啧啧,其实我个人感觉啊,他全仰仗弈剑那小白脸的模样才有无知少女上当受骗。

    你对大明湖畔下雨荷说:=。=你分明就是嫉妒。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得了吧,我很喜欢天机姐姐,你不觉得肌和部一样迷人吗?(举叉笑)

    林喜狂喷,她还真没看出来……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对你说: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你,对你很不一样,所以你俩要好好的啊。至于嘟嘟,罢了,只能说是没有缘分。奴家最近工作繁忙,所以在线时间少了,她就被贼人趁虚而入,怨不了谁啊~

    这家伙说话好一阵坏一阵,这不又开始抽风了。林喜想想他的话,心中有些动摇,也许是她想的太多了,要的太多了,天底下哪有真正让人无可挑剔的感,总要有点瑕疵,才是真实。

    不等她继续自我检讨,她便被一只羽毛下马,林喜连忙锁定。羽毛这职业实在是,攻击范围远,跑得还快,她也没时间踩滑板,因为方才在愣神,反应的有些慢,血已经空了大半,不是风作流,她硬着头皮还手,上一道绿光血又满了,再看去,不远处怜儿香香正给自己加血。

    羽毛连忙往回蹿,林喜正要去追,便见远处浩浩的自家阵营的大部队冲了过来,于是这羽毛便惨死在了马蹄之下,阿弥陀佛……

    你对怜儿香香说:谢谢。

    [陌生人]怜儿香香对你说:想报答我,就做我嫂子。

    你对怜儿香香说:你哥喊你回家吃饭。(敲木鱼)

    说来也怪,战场申请了四次,林喜都没能和徒弟进一个阵营,恰巧徒弟这时又有事,说是隔壁寝的请吃饭,也就下了。弦音点开好友列表查看墨如白衣的位置,发现他九黎,今天的活动任务似乎没有九黎的,弦音便试着点了申请入队。

    竟然立刻便进了队伍里,队伍里除了墨如白衣,还有白萧萧和一名叫酥羽仙的冰心。

    [队伍]酥羽仙:白衣哥哥,晚些时候带我去古三吧。

    [队伍]墨如白衣:小音?

    [队伍领袖]白萧萧:音音。

    [队伍]弦音:我来捉

    林喜仗着下雨荷跟自己说的那席话,有了些底气,既然喜欢那就放手去争取,即使这只是个游戏,但是起码她的感是真的。

    [队伍]墨如白衣:娘子。(害羞)

    [队伍领袖]白萧萧:哈哈,嫂子你太逗了。

    [队伍]弦音:一会儿还要去下本吗?

    [队伍]墨如白衣:你如果有安排,我就不去了。(瞪眼)

    [队伍]弦音:嘟嘟让我去参加她的婚礼,和独占之无双。你要不要一起去。

    [队伍]墨如白衣:呵呵,好。我去保护你。

    [队伍]酥羽仙:音音嫂子,你和白衣哥哥的感很好啊。

    林喜不理她,一副小三的嘴脸,要不是她是白萧萧的徒弟,自己绝对会不留面,她别的不行,脸皮倒是够厚,如今痛下决心,直面墨如白衣的感,所以地球人已经阻止不了她了……

    [势力尚书]白萧萧:(拍地笑)我要爆料,原来白衣是妻管严。

    [势力元老]楼上脑残:求真相!

    [势力]大明湖畔下雨荷:姑爷V5!

    [势力元老]巴拉:音音好样的。

    [势力]锦瑟:……

    [势力主]墨如白衣:(敲木鱼)

    [势力尚书]白萧萧:白衣,你也有今天。

    [势力尚书]弦音:(尴尬)

    [势力]大明湖畔下雨荷:势力主夫人,以后就跟你混了。(流口水)

    [势力元老]楼上脑残:这就应了一句俗话啊。

    [势力尚书]弦音:?

    [势力主]墨如白衣:(瞪眼)

    [势力元老]巴拉:说。

    [势力元老]楼上脑残:大叔萝莉啊!

    噗……

    要怎么证明,她真的不是萝莉啊!!!!

    你对墨如白衣说:(瞪眼)你真的喜欢萝莉吗。

    [好友]墨如白衣对你说:那你喜欢大叔吗?

    你对墨如白衣说:=。=其实我是御姐,我很攻的。

    [好友]墨如白衣对你说:你若为攻,我愿为受。

    那个,怎么忘了这只大叔不但闷还具有腹黑本质啊!

    “林喜,带本带本带本!!”苏婷突然在那边摔鼠标吼,林喜从电脑前探出头道:“去找自强团,要不就寻个负责人的师父。”

    “林喜,你学坏了。”苏婷一副很是受伤的表,林喜竖中指,“我这叫以牙还牙。”苏婷穿着拖鞋“啪啪”的跑了过来,挤到电脑前看林喜在做什么,队伍里的墨如白衣和弦音,站在九黎太守区的摊子中间,俨然是夫妻二人在谈

    苏婷很是认真的戳了戳林喜的肩膀,道:“还记得我的教训吗,游戏而已,别太当真。”

    林喜抬头看她,却也很认真的回答:“就让我尝试一次吧,我很喜欢这个人,所以不想有遗憾。”

    苏婷摇摇头,晃出寝室给表弟打电话,然而电话那边却无人应答。“妈的,安易你死哪里去了,你未来老婆要被网友拐走了,还有心出去鬼混!”

    七点半时,嘟嘟一笑在好友里群发信息。

    [好友]嘟嘟一笑:八点我结婚,朋友们都来啊~有红包拿~我你们。

    墨如白衣屏蔽了好友信息,和林喜组着队杀去了鹊桥。

    [队伍领袖]墨如白衣:过来。

    林喜便跟随着墨如白衣在鹊桥蓝色的水面驰骋而过,纵然她那小毛驴用驰骋一词,实在有些牵强。

    那是一颗很大的许愿树,墨如白衣叫她许愿。

    [队伍领袖]墨如白衣:指定我给你还愿,51朵。

    林喜开始研究开,选择许愿花数量时,看到了51朵的含义:你是我的唯一。心底觉得很是甜蜜,然后便忘记了指定墨如白衣为她还愿。

    [好友]紫夜对你说:(瞪眼)

    你对紫夜说:=。=失误失误。

    [队伍领袖]墨如白衣:(捏脸)笨蛋。

    [队伍]弦音:(吐舌头)

    [好友]紫夜对你说:小弈剑,你跟那个什么白衣好上了?

    你对紫夜说:嗯。(害羞)

    [好友]紫夜对你说:信哥一句话,别跟他扯上关系。

    你对紫夜说:?

    [好友]紫夜对你说:(敲木鱼)男人的直觉。

    你对紫夜说:去死>,<!

    鹊桥里隔一段时间便会刷许愿花,林喜虽不是第一次来,却没捡过这花,距离嘟嘟一笑结婚还有些时间,她便很是开心的捡起花来。墨如白衣点了她跟随,便见她的毛驴拉扯着后的墨如白衣,突然觉得自己好像马车的车夫一样=。=!

    [队伍]弦音:客官,您是要去哪儿啊,保证给您安全送到。

    [队伍领袖]墨如白衣:你心里。

    [队伍]弦音:0.0

    [队伍领袖]墨如白衣:我把神石,绑在你心里吧。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