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卧槽,辗转

    除了我不是羽毛,还有几个陌生名字,但是林喜唯独对羽毛君很是好奇。这个痴大神,竟然就在她边,想想或许无数次羽毛君在食堂里、校园的林荫小道、教学楼的走廊无数次和心中的女神苏婷擦肩而过,她的心只能用游戏里的一个表来形容……拍地笑!

    八卦的心大起,林喜借故说要去趟厕所,打算揪出羽毛君的真

    一楼大厅,没有。二楼大厅,没有。难不成在包间?林喜颇为纠结的看着每个包间敞开的小门洞,只得沮丧的回了电脑前。

    [陌生人]我不是羽毛:?

    你对我不是羽毛说:你也是X大的学生啊。

    [陌生人]我不是羽毛:我是你们学校食堂做饭的。

    这话一脱口,林喜觉得整个世界变得无比幻灭……喂,羽毛君,你是来恶搞的吧!

    然则此时紫夜那边大大咧咧的发来了邀请入团,林喜点了同意。

    [团队领袖]紫夜:小奕剑,来帮哥抗本,帮香香刷篓子。

    [团队]弦音:如果是想刷扑倒众生,不好意思,今天我已经黑过了。

    [团队领袖]紫夜:那就去刷砍水紫篓子!

    [团队]怜儿香香:哥……我有砍水篓子了。

    林喜看见这个“哥”字,产生了生理厌恶,不过她对此小冰心没什么大感觉,只觉得姑娘是真萌还是伪萝莉,还需要她慢慢发掘。

    [团队]弦音:那你还刷普度众生干嘛。

    [团队]怜儿香香:因为我很萌那个名字啊。(脸红)

    紫夜已经开了砍水副本,林喜只得传了过去,然后看看团队里这三个人。

    [团队]弦音:我们要不要喊个天机来。

    [团队领袖]紫夜:天机这种忠厚老实正直的门派,我看到了都要躲远远的。

    [团队]弦音:(瞪眼)可是你不也认识纯真善良正直的女奕剑比如我么。

    [团队]怜儿香香:……

    [团队领袖]紫夜:弦音孩儿,莫离势力欢迎你。

    [团队]弦音:去死╭(╯^╰)╮。

    林喜自然懂紫夜的意思,这厮是说她已经猥琐到了那种地步么。

    “我不是羽毛将您加为好友。”

    林喜点了同意,一旁的安易凑过头来看她在下本的团队配置,然后道:“你果然认识那个紫夜啊,师父。”

    林喜侧目,点头。

    [好友]墨如白衣对你说:小音,上YY。

    林喜想起白天里墨如白衣的问话,还是有些犹豫,感觉一旁安易的目光还在她的屏幕上,便将聊天频道切换为世界频道,于是墨如白衣的话被一堆系统公告给顶了上去。

    但是林喜还是在网吧电脑里找了YY,登了上去。

    刚上了势力频道,就被墨如白衣拉到了小房间。墨如白衣的声音依旧是温柔的,悦耳的:“中午怎么下了?”

    “寝室停电了。”

    “还是学生啊。”

    “嗯。”

    安易凑了过来看着林喜的游戏画面,沉声道:“师父,下副本呢啊?”

    林喜奇怪的看着他,这话问的真奇怪,刚才他看时自己不就站在砍水昏暗的副本门口了么。接着听到耳机里墨如白衣如水的声音:“和朋友在一起呢?”

    “嗯,和徒弟。”

    “那个小冰心?”

    “是啊。”

    “果然是男的啊。”

    “嗯,是朋友的弟弟。”林喜怕墨如白衣误会,连忙解释,没有注意到一旁安易脸上的不悦。

    [天下]酥羽仙:白衣哥哥,谢谢你今天陪我这么久。

    林喜皱眉,耳机里墨如白衣道:“只是带朋友下本,她是白萧萧的徒弟。”

    “哦。”林喜没再说什么,只是心里酸的很,原来她下线去睡觉了,墨如白衣就去带别的妹子了。一时间两个人都没再说什么,林喜专心致志的下本,紫夜在下本途中一直出言挑衅。

    [好友]紫夜对你说:(斜眼)小奕剑,老子许久没杀你了,被你染红的名字甚是美好。

    你对紫夜说:我又不是你的大姨妈,每个月都有义务让你红几天吗?

    [好友]紫夜对你说:……

    林喜说完这话多少有些后悔,自己将不悦的心发泄到紫夜上很是不对,虽然这厮一向嘴

    [好友]紫夜对你说:尽得我的真传,你是不是该叫我一声师父。

    你对紫夜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凸!

    林喜不感慨,输入法里的鄙视表,就是为紫夜你而生的吧。

    瞥见一旁的安易专心下战场,林喜有些心虚,待副本下完,侧过头问安易:“要不要带你下战场。”

    安易语气极为冷淡道:“不用了,朋友叫我玩WOW去。这次战场下完我就退了。”

    “哦。”林喜怕他生气,但是想想他没理由不高兴,一个战场,又不是非自己陪不可。反正安易总是绷着张脸,估计天生就这样冷漠的说话。视线转回游戏画面,却见屏幕上方飘过红字。

    “我不是羽毛加入团队。”

    林喜确定了团长是紫夜,觉得新一轮的战役又要爆发了么。

    [团队]我不是羽毛:弦音,出来。

    说罢,这人就退了团。

    [团队领袖]紫夜:我

    林喜很是纠结的将鼠标指向退团二字上,不知该如何是好。看到紫夜发的这二字,更是小心肝一抖。

    你对我不是羽毛说:食堂小哥,你要干嘛?

    [好友]我不是羽毛对你说:叫我食堂大叔。

    林喜瘪嘴,大叔这样萌而高雅的词汇,怎么能用在他这个路人甲的上。

    [团队领袖]紫夜:小奕剑,不要和那个羽毛走太近,他是变态。

    [团队]弦音:啊?

    [团队领袖]紫夜:我上那个冰心号,他每次都要扰,老子跟他说不是本人,他也不信。把老子气的要跟他视、频,他竟然说老子要用假视频骗他,还说不会上当。

    [团队]弦音:呃……

    [团队领袖]紫夜:跟他说,老子是紫夜,是老爷们儿。他竟然恶心巴拉的说,用骗子前夫的名字做借口,不要这样啊,他会心疼啊……老子还蛋疼。

    [团队]弦音:呵……呵呵……呵……

    [团队领袖]紫夜:香香要去睡觉了吧。

    此时林喜才想到,怜儿香香还在团里,这小冰心,存在感实在是低的微乎其微啊。

    [团队]怜儿香香:嗯,哥哥,我要下了。

    [团队领袖]紫夜:(摸头)乖,晚安。

    [团队]怜儿香香:哥哥晚安。

    林喜抖了抖上的鸡皮疙瘩,实在是看见紫夜这货说“乖”这字,让她接受不能。

    不过照紫夜这话,林喜突然对我不是羽毛完全不感兴趣了,甚至怕那家伙心血来潮挨个包间搜寻自己,如果让他知道式微微的主人苏婷也是X大的,会发生的事……会上H市晚报八卦头条吧……

    “今天怎么不睡觉。”墨如白衣的声音突然想起,林喜还有些介怀方才那条天下,但还是回答了他。

    “晚上通宵。”

    “女孩子怎么能通宵呢。”这就是墨如白衣,说话始终的温和,就连责备的语气也不会让人听得不舒服。林喜张了张嘴,却没接话。

    “墨如白衣通过全服点一首《信仰》,送去他的祝福:小音,相信我。

    墨如白衣,你总是让人相信你,纵然我很喜欢你,可是就凭这个,我就应当近乎盲目对你信任无比吗。

    林喜看着系统公告,点开游戏屏幕弹出的播放器,点了播放歌曲。耳机里是张信哲那清亮的嗓音。林喜却心中莫名的空,即使所有人都说墨如白衣喜欢自己,甚至当事人也这样私聊自己,为什么这喜欢让她总是莫名的惶恐。

    与其说是喜欢,却更像是在施予她关

    [好友]紫夜对你说:(敲木鱼)

    [好友]我不是羽毛对你说:(敲木鱼)

    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这么默契了,林喜很想戳戳他们,怨念万分的祝福:“你们两个结婚吧!”

    你对墨如白衣说:谢谢,歌很好听。

    虽然两个人挂着YY,但是她却不大想说什么,只是打字发了过去。做完活动任务,看了看时间过了下战场的时间,林喜便骑着毛驴传送到幽州,月影湾神石旁,总是有夜半无聊,来这里坐着聊天的男男女女,名字看上去既陌生又熟悉。游戏和现实生活有时很像,很多人我们总是会在无数地方相遇,然而彼此却始终没说过话,没有任何交际。

    林喜飞到了丛极渊,想起了冰山下那细长的冰河,便从悬崖边跳了下去。这天下的场景,终年都是不变的,每一只野外怪得行走路线,大到这游戏世界里的升月落。改变的,却是游戏里每一个行走的ID。

    画面里的女奕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墨如白衣温柔的拥抱着你。”

    林喜连忙按了F11取消屏蔽,白茫茫一片,衣锦夜行的女奕剑被火红的青阳男拥抱着,红色的光染的她脸庞有些妖娆。墨如白衣站在她的后,双臂温柔的环绕住她。这画面看上去甚是温馨,林喜的耳机里放着的是电脑播放器里随机播放的歌曲。流行歌曲的旋律听得多了,也就觉得千篇一律,唯一能让人有些感慨的,却是歌词里的某一句,某一段。不是写的多华美,而是它像一种暗示,又或许是描述了我们心中的一段感

    比如此时此刻,耳机里的男人声音慵懒悠长。

    “当恩怨各一半,我怎么圈揽。”

    “我借你的孤单,今生恐怕难还。”

    [当前]弦音:我吃醋了。

    [当前]墨如白衣:我知道。

    [当前]弦音:给我一个相信你的理由。

    [当前]墨如白衣:我娶你。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