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卧槽,徒弟

    这天弦音照例下了课回到寝室开了电脑,登了游戏,想起白天上课的时候苏婷对自己说的话。

    “小喜子,我小表弟也在玩天下贰,说是要换区,我就让他去找你了。”

    弦音点开游戏,果然不多时,一条系统消息发了来“落花、黛染将您加为好友。”弦音大跌眼镜,这竟然是一个6级的冰心MM。

    [好友]落花、黛染对你说:学姐好\(^o^)/~。

    你对落花、黛染说:你是……苏婷的表妹?

    [好友]落花、黛染对你说:(瞪眼)是表弟。学姐,我玩的是人妖号,苏婷姐说当年做冰心的时候没有好好的保护你,我是来完成她的遗愿的。

    弦音探出头看了看坐在电脑前,正在和导员通电话报备学生会活动的苏婷,确定了她还活着……

    这年头,真是正太凶猛啊!

    正太点了申请入队。

    [队伍]落花、黛染:学姐,你收我做徒弟吧。

    [队伍领袖]弦音:好。

    虽然说这孩子一上来说的话让她有些蛋疼,不过怎么着对方都是一冰心,那可是一个移动小瓶啊。

    [队伍]落花、黛染:那师父,等我做任务做到九黎,你过来收我吧。

    [队伍领袖]弦音:嗯。

    于是弦音继续清常任务,不多时,那边的小徒弟便在队伍里吼。

    [队伍]落花、黛染:师父,来收我吧。

    [队伍领袖]弦音:好。

    弦音便骑着毛驴奔到了九黎太守区,刚想寻路到嫡传处时,小徒弟发话了。

    [队伍]落花、黛染:师父,顺便带俩馒头过来,我留着一会儿做灵兽任务。(举叉笑)

    弦音便掉头去买馒头,当她揣着乎乎的馒头奔到了嫡传处时,小徒弟穿着衣锦夜行的时装,绿倚的发型,坐在收嫡传的NPC汪振宇旁边。他他他……他这个人妖竟然和自己穿一样的衣服。

    [队伍]落花、黛染:师父,我们是姐妹装啊。

    [队伍领袖]弦音:你确定,你是苏婷的表弟,不是表妹?

    [队伍]落花、黛染:我是纯爷们儿!!!

    收了嫡传,又帮小徒弟做了几个师徒任务,他转眼便16级了。

    [队伍领袖]弦音:我带你去14本吧。

    [队伍]落花、黛染:好。(拥抱)

    这个少年,真的是和自己一届的大三少年么,他真的不是初三的么!

    而弦音同学又怎么能想到,此时那个控着落花、黛染的女冰心号的少年,在QQ上发了信息给自己的表姐苏婷。

    “死女人,你确定我这样卖萌,林喜会喜欢么。”

    “嗯,她喜欢正太。”苏婷笃定道。

    “好吧,我拼了。”

    至于为什么苏婷知道林喜好正太呢,大概是认为在被自己的长期熏陶下,她应该也是有这样的好的。而事实上,众所周知的,林喜姑娘,也就是我们弦音妹子,一直都是萌大叔啊……

    以前也带过小号下本,所以弦音并没有很小白的漏怪,而小徒弟也是老手,安分的跟在她后。只是这厮却丝毫没有做小号的觉悟,当弦音将小怪聚了一起,只见那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小冰心下了毛笔,上来便拿针戳起小怪之一,然后被怪反挠两下,血条空了大半。弦音连忙将那只欺负自己徒弟的小怪一剑砍死。

    于是小冰心不得瑟了,缩到一边给自己加血。

    也就是因为这样,弦音面对这小冰心时,不由得母泛滥,誓要将其抚养长大╮(╯▽╰)╭。

    [队伍]落花、黛染:师父,等我长大了来保护你!

    弦音想起当年同样是14本有个叫紫夜的小魍魉如是对苏婷道,忽而有种毛骨悚然天雷滚滚之感。

    [队伍领袖]弦音:徒弟,来我们势力吧。

    [队伍]落花、黛染:好。

    弦音想起风暖如歌现在好像只收60级以上的号,便在势力里找管理帮忙收。

    [势力]弦音:有管理在吗,帮忙收个人好不好。

    [势力信息]墨如白衣将弦音提升为势力尚书。

    ……

    [势力主]墨如白衣:乖,自己收。

    [势力]大明湖畔下雨荷:尚书姐姐,求抱大腿=v=!

    [势力]楼上脑残:音音姐姐,升了官不要忘了人家哟,嘻嘻嘻~

    [势力元老]巴拉:(拥抱)恭喜上任。

    [势力尚书]白萧萧:音音,你要尽职尽责哦。娘子,我可以偷懒陪你了!

    [势力]假正经:恭喜恭喜!

    弦音觉得不太好,势力里她级别也不高,装备也不好,收完了小徒弟进势力,便私聊墨如白衣。

    你对墨如白衣说:把我的尚书拿下去吧。

    [好友]墨如白衣对你说:帮我好不好,我相信你能做好的。

    你对墨如白衣说:我不会……

    [好友]墨如白衣对你说:我会帮你。

    弦音虽然一万个不愿,还是不知道怎么拒绝墨如白衣。

    “落花、黛染加入势力。”

    [势力]大明湖畔下雨荷:(口水)冰心妹妹,好小哦~来让姐姐摸摸你有没有发育~

    [势力]楼上脑残:欢迎欢迎~黛染妹妹,上面那个怪阿姨很的,来投入哥哥的怀抱,哥哥会好好疼你的。

    [势力元老]巴拉:是音音的朋友吧,欢迎~

    [势力主]墨如白衣:欢迎。

    势力成员甲乙丙丁:欢迎~

    [势力]落花、黛染:大家好,我是我师父弦音哥哥的童养媳。(害羞)

    ……

    [势力尚书]弦音:这是我学妹,欢迎大家前来GD,数量有限,购从速!\(^o^)/~。

    [势力]落花、黛染:师父,你好坏,哼!

    [势力尚书]弦音:摸头。

    弦音只当是这个小徒弟在卖萌,所以没有拆穿她人妖的份,14本刷满5次,弦音就放他去做任务升级了。

    [队伍领袖]弦音:加油升级哦。(摸头)

    [队伍]落花、黛染:师父,你要去下本吗。

    [队伍领袖]弦音:不啊,我去挖矿。

    [队伍]落花、黛染:师父师父,我看门派里有人发毒尾,上面刻你的名字啊。我也想要。(拍地哭)

    [队伍领袖]弦音:嗯,等你60级了,师父送你毒尾。

    弦音本来想带着小徒弟去杀任务怪,但是又怕自己招惹来紫夜,让小徒弟也跟着自己陪葬,只好忍痛撒手让他自己去闯大荒。

    弦音点开自己的装备,一正阳,她充了银子买的风行石四色炼化追电,这才发现首饰还是用的50的,也确实太寒碜了,上网查了一下,似乎有几个任务首饰不错。

    “深。”她被这个名字萌到了,便搜了一下在哪里接任务,然后便风风火火的杀去做任务。

    然而当她将这一系列看似恶俗的任务做下来,人却也逐渐的沉默下来。任务讲的是一个叫诺诺的小孩,爹爹在许久前便离了家,后来音讯全无,他和母亲以及一只叫蛋蛋的狗相依为命。而那狗为了帮诺诺捡被小朋友丢到水里的本子,而丧命。

    任务有些无厘头,可是看到最后,弦音觉得心中阵阵酸涩。

    所谓坚强,是因为伤心。

    所谓泪痕,是因为深。

    这是任务最后那个叫诺诺的NPC说的。

    她想拥抱那个小小的孩子,却因为高问题抱不到,于是做了坐下依偎待机,坐在了小孩子的旁边。

    越是伤心,却越要坚强下去,因为这世间还有依靠他的人,所以即使整个世界都垮掉了,他也不可以垮掉。

    弦音觉得视线有些模糊,心底有不愿触碰的画面不经意的想起。

    坐了许久,觉得一切其实都过去了,小孩子终究会长大,再悲伤再痛苦再绝望,终究会被时光一点点的擦拭,而那些遗留下的痕迹,也会终被风化剥落。

    这样想来,站起,点开包裹看着深,上面八个紫色的小字:深几许,相待何年。

    真是够煽啊,她叹了口气,将装备换上,突然不想做任务了,便骑了毛驴传送去了演武堂,上了那座高高的吊桥。

    此时游戏里的时间已经临近夜晚,天际逐渐变成墨兰,孤的女弈剑号站在桥上,耳机里响起巴蜀的音乐,她鬼使神差的跳了下去。

    “扑通”、“扑通”,虽然耳机里有着音乐,但是她也清晰的听见了两个落水的声音。她用了自在,踩了剑立在水面,四下转了一圈,却没有看到人影。那么,是隐的魍魉?

    她有些不确定的想到了一个人。

    [当前]弦音:紫夜?

    [当前]紫夜:我,老早听说开发组河蟹了隐,没想到是真的,你这个小破奕剑都能看到老子了!

    ……她只是猜测。

    [当前]弦音:你怎么会在。

    [当前]紫夜:来追杀你。(举叉笑)

    [当前]弦音:哦。

    弦音上了悬崖底的船上,坐在了船头,等着紫夜来杀我。

    紫夜此时在她边解除了隐

    [当前]紫夜:让你看到了老子游泳的丰姿。

    [当前]弦音:……很风

    着重强调的是风>,<!

    紫夜竟然没有杀她,而是坐在了她的旁,呃,魍魉的股是接触不到地面的,所以是紫夜是单膝的跪坐。

    [当前]弦音:请勿随地大小便。

    [当前]紫夜:……

    [当前]弦音:不过小便的话,应该是站着的吧。

    囧,她在说什么……

    “你打了一个寒颤,发现紫夜在查看你的装备。”

    [当前]紫夜:就换了一个深,其他的竟然是50的首饰。

    [当前]弦音:而且还是刚做的。

    [当前]紫夜:我知道,顺便还猥亵幼童。

    她哪有猥亵幼童啊,不过是抚慰一下那个小小NPC的脆弱心灵啊!不过……她刚才做任务的时候,紫夜就在旁边吗?他是不是跟踪狂啊……

    [当前]紫夜:我带你下战场吧,带你刷战场首饰。

    [当前]弦音:(瞪眼)

    [当前]紫夜:总是两刀切死你,太没有成就感了。

    (#‵′)凸

    [当前]弦音:你进的是70战场,我只能进60的。

    [当前]紫夜:把你那个冰心妹子的号给我。

    [当前]弦音:(斜眼)你怎么知道我有冰心妹子的号。

    [当前]紫夜:我听说这个号的原主人和那个冰心号的事了,你是她现实的朋友,她怎么可能不把号给你。

    式微微确实临走前把号交给了她,让她以后做任务杀不过就双开,可是因为电脑实在是双开卡得**,一直都没有成功登录过那号。

    弦音鬼使神差的把账号密码告诉了紫夜,或许是潜意识里认为,紫夜怎么着也是大红烧的有钱人,那冰心号一没钻的苏幕,连天域针都被拆了,没有丝毫的油水可以捞。

    紫夜便在她旁下了线,一圈白光,红烧的魍魉号便消失了。弦音望着突然变得空旷的场景,诡异的觉得有一种叫寂寞的东西在她心底疯长。她竟然寂寞了╮(╯▽╰)╭!

    “您的好友式微微上线了。”

    没有丝毫的疑惑,这便是紫夜。紫夜上了式微微的号,便组了弦音。

    [队伍领袖]式微微:好姐妹,好久不见~(拥抱)

    [队伍]弦音:你在玩COSPLAY吗,好恶心╮(╯▽╰)╭。

    [队伍领袖]式微微:小崽子,我开战场了,给老子好好打着!

    ……这家伙有时候真是单纯的可啊。

    战场开了,今天是大战场,弦音觉得幸好,只要骑在毛驴上跟着众人到处洗旗子就可以混到声望了。

    进了战场,弦音跟着大部队去洗自家的棋子,紫夜用式微微的号,女冰心的时装已经没有了,一苏幕却也很是好看。

    [队伍领袖]式微微:我,没想到那个羽毛竟然是个痴种子,他喜欢这个冰心号吧,我一上来就开始跟我扰,我要是告诉他老子是紫夜,你猜他会不会含恨而死。

    [队伍]弦音:他会批发一打钛合金狗眼用来鄙视你。

    [队伍领袖]式微微:555~人家好怕~

    为什么同样是卖萌,弦音觉得自家小徒弟就很可,这个猥琐男就这么的让人鸡皮疙瘩一地啊……

    闲聊的功夫,大部队已经奔赴里岛洗旗子,然而此时,弦音发现自己被熟悉的技能给睡了。第一反应是,紫夜这个人又来切她,转念一想,不对啊,他现在用的式微微这个冰心啊。

    已经养成了纯属的作意识,大脑还未思考,便已经一键卸装,女奕剑“嗷”一声粗犷的惨叫便被送回了猪圈,临死前看见了那个魍魉的名字:独占之无双。

    也就给自己上个听雨(奕剑的状态技能)的工夫,式微微也被送回了猪圈。

    [队伍领袖]式微微:你怎么不还手啊!

    [队伍]弦音:(尴尬)被你杀惯了,被魍魉睡,就脱了准备躺地板。

    [队伍领袖]式微微:╮(╯▽╰)╭。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