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卧槽,紫夜

    弦音被这一句话憋的满脸通红,虽然觉得墨如白衣这话说的很有长辈的味道,可是在她这边少女节吐着泡泡的时候,他突然甩出那么一句引人误会的话,她真的羞了……结果导致她握着鼠标的手点到了附近的黄色非主动怪,然后屏幕里那个傻兮兮的小奕剑,下了毛驴颠儿的去砍那个离自己不远的怪。

    第三刀还没下去,怪反两爪子挠死了她。

    [队伍]墨如白衣:怎么回事?-_-|||

    [队伍]弦音:不小心TX到路边的怪,被反TX反扑倒了。(捶地大哭)

    正当弦音打算返回附近神石复活时,墨如白衣叫她:

    [队伍]墨如白衣:别复活,等我救你。

    [队伍]弦音:(瞪眼)

    “墨如白衣对你使用聚魂固魂符复活,是否同意?”

    弦音在一圈白光中复活起

    [队伍]弦音:(尴尬)多谢,原来奕剑也可以救人啊。

    [队伍]墨如白衣:恩。[聚魂固魄符],有这个就可以。

    弦音上了马,继续跟随在墨如白衣的后,但是队伍里那几个看闹的鸡婆君可是聒噪了起来。

    [势力]大明湖畔下雨荷:看不过去了,白衣你要是做我姑爷的老公,那不就是我女儿的敌么,义两难全啊,甚是纠结啊。

    [势力]巴拉:我只能说,白衣你什么时候这么贴心了?

    [势力]白萧萧:摊手,白衣我没法帮你找借口推脱,连我都看不过去了。

    其实若只是两个人之间的暧昧,或许时间久了这感觉就淡了,比如白萧萧最终还是选择了喜欢他的巴拉。但是最怕的就是有人在一旁起哄,有的时候当事人本无心,可是旁人说着说着,连当事人自己都信以为真了。

    这理论,是苏婷传授给弦音的。

    此时墨如白衣拉着弦音穿过了燕丘进入了幽州的领域,两个人都一路上默不作声。弦音看着势力里大家的调侃,再望着墨如白衣那自己萌的不得了的正阳,又想想YY里那好听的歌声,她觉得自己再不把持住,真的可能会沦陷o(╯□╰)o!

    当他们二人赶到了誓水之滨的河岸边时,其他人已经到了。

    [势力]假正经:势力主和势力主夫人到了?

    [势力]大明湖畔下雨荷:这也太快了。(瞪眼)

    [势力尚书]白萧萧:快和势力主夫人搞好关系。(举叉笑)

    [势力]楼上脑残:小音音,我舍不得你啊~555~白衣要对我们家小音音好啊!

    这是什么况啊,刚刚脱离了白萧萧的JQ事件,怎么又和墨如白衣扯上了关系,她是单妹子她容易么= =!

    [势力]锦瑟:出了。

    势力里的冰心妹子发话了,弦音这才留意到本来昏暗的海平线泛起了一抹橙红的光芒,调整了视角,可以看见海底那一轮红色的倒影。

    [势力]楼上脑残:大家站好,截图了啊。

    不知道是谁放了烟花,巴拉开了个八门在烟花的正中间。

    这是一个有的小势力,在茫茫大荒之中也许并不起眼,可是在这样不太起眼的角落,依旧有着独属自己的欢笑与忧愁。

    旁边巴拉和白萧萧拥抱在一起,虽然中途脑残很的占到了白萧萧的位置,而作为魍魉得天独厚的腰椎间盘突出站姿,让他覆盖了比自己矮一些的白萧萧。

    [势力尚书]白萧萧:脑残死开,不要占我娘子的便宜。

    [势力元老]巴拉:-。-

    弦音坐在一旁,看墨如白衣和下雨荷切磋。

    奕剑本来就有些克天机,弦音不大懂作,但是看墨如白衣放着风筝打下雨荷,每次结束时,墨如白衣的血都在一半以上。

    [势力]大明湖畔下雨荷:虽然我有着天机的体,但是我依旧是冰心的心啊。

    弦音知道下雨荷以前玩老区的时候,一直玩的是冰心,并且是人妖冰心。然后在那些女冰心中间混迹了多年,觉得叽叽喳喳八卦的女人真的让他觉得头大,所以改完了天机,并且喜欢了那个不苟言笑的太虚妹子。

    弦音想起自己当初练那个小冰心的时候,看见门派里的八卦摩拳擦掌拉板凳围观,有些汗颜……

    后来合照,墨如白衣并没有再和她说什么话,所以弦音也觉着他对自己那么好,其实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含义。

    聚会结束,大家还是要各自做各自的事,大号们依旧去冲级,而弦音继续去挖矿赚钱到处蹭副本下。

    [好友]墨如白衣:有事可以找我,式微微拜托我照顾你。

    墨如白衣私聊给弦音,说了这样的话。弦音觉得心底有那么一点点的失望,原来他是受到了式微微的拜托,要照顾自己,所以才会对她好。也确实,势力里一个不起眼的小号,甚至可能是人妖,说墨如白衣对她感兴趣,她自己都不信。

    季晓月那只女冰心,终于买够了做毒尾的材料,把材料递交易给弦音时,看见了她的势力。

    [好友]季晓月:那个,请问……你们势力有几个女奕剑?

    [好友]弦音:还有好几个呢,不过我没数过,怎么了?

    弦音撒起谎来,眼睛都不眨。这事都过去了,就让这些八卦啊什么啊,随风飘散吧~

    [好友]季晓月:哦,谢谢。(尴尬)

    弦音按了F11,屏蔽掉了周围的人,跑去做了毒尾,虽然这时她已经开始卖毒尾了,但是因为诺过免费为她做,所以弦音同学没有多收她一分钱。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小音音,快来帮我。

    正当弦音打算退游戏出去买点零食,下雨荷发来了求助,弦音进了他的队。队伍里还有一只叫“嘟嘟一笑”的女太虚。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小音音,用你超强的亲和力,帮我去和她近乎呗。(拍地哭)

    [好友]弦音:--你是让我GD她么?

    弦音虽然觉得自己很容易和男人搞绯闻,但是勾引女人的能力好像还不到家吧。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小音音,为了我的终幸福,压上我们这么多年的友谊和,燃烧你的小宇宙,上吧。

    卧槽,弦音瀑布汗,她和下雨荷虽然一见如故,但是也就认识了不到半个月吧,二人最多只有相互猥琐,哪里有啊……

    [队伍]嘟嘟一笑:还下战场么?

    原来下雨荷拉着她下战场,这游戏在每天晚上特定的时间段组队下战场可以在共同的阵营。弦音当初为了完成新区的除魔任务,曾经去过战场,结果被轮的菊花那个残啊……%>_<%

    弦音看了看自己的级别,60级,已经可以和下雨荷和嘟嘟一笑进60阶段的战场了,只是虽然和他们两个人组队,自己还是得捂紧菊花,低调战场。╮(╯▽╰)╭

    [队伍领袖]大明湖畔下雨荷:嗯,妹妹一起去吧。

    弦音瞅了半天,没瞅出来下雨荷在叫谁妹妹。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你不理我……你在嘟嘟面前扫我面子。

    [好友]弦音:你叫我呢啊……

    [队伍]弦音:哥哥,人家也想去啦~\(≧▽≦)/~

    [好友]大明湖畔下雨荷:= =正常点。

    (#‵′)凸

    今天开得是雪竹阵小战场,下雨荷开了队伍申请,很快的便进了战场。弦音进了战场还是觉得有些头晕,就跟在下雨荷后。见他和人互砍,就放个道生火,有人放风筝溜下雨荷,她就在后面放**,有人在打了鸡血上满状态和下雨荷杀,她就放有归消人状态……

    [队伍]嘟嘟一笑:呵呵,你们两个人配合的真好。

    [队伍]弦音:嫂子你别误会。

    [队伍领袖]大明湖畔下雨荷:(瞪眼)

    下雨荷同学还真是会装无辜啊……

    [队伍]嘟嘟一笑:你不要误会,我和他没关系的。天机,你看你小相好的吃醋了,误会我们的关系了。

    [队伍]弦音:嫂子你才误会了,哥你跟她说啊,我可不能把绯闻传出去,要不白衣哥哥该生气了。

    [队伍领袖]大明湖畔下雨荷:反正你白衣哥哥又不知道。

    [队伍]弦音:那人家也怕啊。╮(╯▽╰)╭

    排除嘟嘟一笑的误会,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知道自己已经心有所属,而且下雨荷也知道这事。不过为什么要用墨如白衣呢,因为他名字比脑残假正经他们的名字好听,而白萧萧是有妇之夫,她怎么敢借来当自己暗恋的对象。就是这样的,远目……

    嘟嘟一笑不再说什么,踩着下雨荷的鸟阵在战场里抢人头,偶尔遇到大部队,三个人挣扎不久便被送回了复活地。

    [队伍]弦音:我们这样也算是同生共死了,是吧。

    弦音觉得自己这样真的很傻啊,有木有……

    [队伍]嘟嘟一笑:嗯。

    再接再厉,继续为撮合下雨荷和嘟嘟一笑努力着,弦音知道外人的调侃对二人的感促进,有着很大的关系,所以她应该说点什么了。眼见嘟嘟一笑招了仙鹤出来,弦音想出了说什么好。

    [队伍]弦音:哥哥,我觉得你和太虚好有缘啊,都有鸟。

    因为下雨荷是开着鸟阵,嘟嘟一笑带着仙鹤啊。

    [队伍]嘟嘟一笑:我不是人妖,我没有鸟。

    我不是人妖,我没有鸟……我没有鸟……没有鸟……鸟……

    弦音笑倒在电脑前。

    正在弦音还陶醉于嘟嘟一笑的幽默感时,突然发现前方在混战,是一只红翅膀魍魉在切一只冰心,那叫一个残忍啊,触目惊心啊……只见弱的冰心妹子挣扎了两下,便惨叫一声趴倒在地。

    此时嘟嘟一笑的仙鹤已经飞向那只红烧魍魉郁气之,此魍魉迅速切了那只鸟,睡了嘟嘟一笑,趁着下雨荷冲过来,上前解决了嘟嘟一笑,接着和下雨荷打起了近战。

    [当前]弦音:你个死骗子!!!

    这只魍魉顶着紫夜的名字,不就是那个欺骗式微微的正太么!他把式微微的翅膀拆了,安到了自己的上么?看来他也删了自己的好友,弦音赶忙上了状态,一旁有归道生火三阳**,总之能用得技能全部用上。

    在下雨荷倒地时,弦音终于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不过却被魍魉的技能给晕了,眼见着他走到自己旁,似乎是观察了几眼,才手刃了自己。

    真是耻辱啊!

    [陌生人]弦音:死骗子,还好意思出现么。

    [陌生人]紫夜:?

    [陌生人]弦音:无耻,人,低俗,你脑袋一定是被屎堵住了,所以你才会做这么让人恶心的事

    对方不回自己的话,只是再进战场,他似乎隐了专门来砍自己。虽然嘟嘟一笑开了观心,可以看到那只魍魉,但他就是顶着压力,先切了自己。

    (#‵′)凸

    直至战场结束,被传回了九黎,弦音在人群里找到了紫夜那猥琐的影。

    [当前]弦音:紫夜,你个死骗子,要不要脸啊!

    弦音打算酝酿一些更恶毒的词汇来。

    [当前]紫夜:我只说一遍,这号是我买来的,不要再来扰我,否则见你一次杀你一次。

    ……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