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卧槽,骗子

    后来弦音想起紫夜当初有意无意问自己的那些问题,才觉得心寒。

    [好友]紫夜:音姐姐,微微是不是很有钱啊。

    [好友]弦音:还好吧……怎么了?

    [好友]紫夜:虽然我没办法出一红烧,开出一把天域,但是我会好好练习作,隐在她后保护她。(微笑)

    那时弦音真的以为,这是一个内心单纯的少年,殊不知都不过是为了骗取她的信任,骗式微微所以连带着朋友也一并欺骗了么。后来式微微告诉她,当初正太是说想拿她的号下本,而最开始的几天也确实相安无事,并且正太还双开,把式微微和他自己的号双双赶到幽州的海边拥抱截图。

    “老子再也不特么相信了。”游戏里的式微微,现实里名为苏婷的人吼道,弦音看着她一头亚麻色利落的短发,单眼皮小鼻子小嘴巴,很中很帅气啊。

    “要不我们百合吧,安慰你的心灵。”弦音真的只是想逗她开心。

    “那个、人手机竟然还他娘的关机,算了算了,老子也不差这么一双翅膀。”苏婷是富二代,大一入学第一天开着跑车来报道,有的人说她装显阔,即使表现上都围着她吹捧她。作为苏婷的闺中密友,弦音知道,她只是对金钱没什么概念,也并没有什么富人的优越感。

    [天下]式微微:你记着,这一对红烧的翅膀,只是为了能更好的保护你,如果你要,老子会送你,但是你用这种下、的方式去索取,只能说你人品无下限,对我没有什么损失。

    苏婷是个很要强的人,所以自然不会像怨妇一样在天下发那种四十五度明媚忧伤的伤感话来,只是当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式微微已下线。弦音才觉得,苏婷她这次真的是受伤了。

    “马上活动月要到了,学生会的一堆活动等着老子去搞,实在是没有闲工夫再风花雪月了。”苏婷是学生会的副主席,所以看来她选择了又工作来抵消自己被骗的打击。

    所以这个孤独的大荒,自始至终,都是弦音她一个人在奋斗。

    [势力]大明湖畔下雨荷:姑爷,那个发天下的冰心是你朋友吧,怎么回事啊。

    [势力]弦音:╮(╯▽╰)╭丈母娘你怎么能如此之八卦,她遇到一只JP男,不过终于认清了那厮的真面目,又因为现实工作繁忙,决定暂时离开游戏。

    弦音真的是好室友啊握拳,此时还想着维护好友的面子。

    弦音眼看着自己的经验条逐渐就要满了了,那么自己终于要迈入了60级的大门,所以更要努力的挖矿做武器卖钱攒钱好卖正阳穿,她是正阳控啊!(正阳是奕剑的60装)

    周五晚上,弦音打算通宵挖矿,此时已经凌晨两点多,她正骑着自己的小毛驴(翻羽没长大的时候,就是像毛驴一样的囧啊有木有)游走于大荒的各个角落。

    [势力]大明湖畔下雨荷:谁有50J借我~

    弦音翻翻自己的包,53J,便私聊了他。

    [陌生人]弦音:丈母娘,在哪里,姑爷给乃送钱去~(举叉笑)

    [陌生人]大明湖畔下雨荷:九黎太守区。

    弦音点了申请入队,结果发现大明湖畔下雨荷正在和楼上脑残那只WL在组队,生活中不是缺少JQ,而是缺少发现JQ的眼睛。我们总是喜欢强攻和美受,殊不知,有时候一对猥琐的攻君受君,也是别有一番萌点的o(╯□╰)o。

    [队伍]楼上脑残:小音音,来让哥哥抱抱。

    [队伍领袖]大明湖畔下雨荷:脑残你死一边去,小音音是冲着我来的,好羞~

    这两个人果然是猥琐的怪蜀黍,弦音觉得自己现在俨然成了受人TX的小萝莉。

    弦音骑着驴子溜到九黎太守区,因为摆摊的小号众多,弦音费了好大一番周折才一步一卡的找到下雨荷。

    “你打了个寒颤,发现大明湖畔下雨荷在打量你的花容月貌。”

    [队伍领袖]大明湖畔下雨荷:姑爷,你的装备哟,啧啧,等你60了,丈母娘送你一条正阳围裙穿。

    下雨荷所说的正阳围裙就是正阳摆,八大门派的60之中,最贵的当属奕剑的正阳,冰心的苏幕以及天机的震旦,而摆是装中最贵的部件。

    [队伍]弦音:丈母娘我等你发家致富包养我哦,我等你~

    [队伍]楼上脑残:雨荷美人,求包养。

    “队长将楼上脑残请出了队伍。”

    弦音知道脑残和下雨荷是现实里就很要好的朋友,所以并不担心脑残会不高兴什么的。

    [势力]楼上脑残:嘤嘤嘤~我们家雨荷美人把我赶出了队伍,一个人享用小音音,真是惨无人道啊(大哭)!

    [势力]弦音:脑残你说什么呢。(掀桌)

    [势力]大明湖畔下雨荷:哈哈,我们家小音音可真是味美十足啊,脑残你当什么电灯泡。

    [势力元老]巴拉:真是香饽饽啊,比不了比不了。

    [势力]楼上脑残:巴拉姐姐,求抚,人家伤心了。

    ……弦音看见巴拉说话,就默默的无语了。

    下雨荷见弦音半天都不吱声,便问。

    [队伍领袖]大明湖畔下雨荷:小音音,和你开个玩笑,没有生气吧。(瞪眼)

    [队伍]弦音:没有……只是在想点事。(尴尬)

    [队伍领袖]大明湖畔下雨荷:嗯?

    弦音本想和下雨荷说下巴拉的事,他进势力毕竟早,或许能帮她想想办法。

    “白萧萧加入了队伍。”

    [队伍]白萧萧:什么况?

    [队伍]弦音:(瞪眼)什么什么况?

    [队伍]白萧萧:雨荷美人,你对弦音做什么了?

    纳尼,这是什么况啊?!弦音一头雾水。

    队伍里白萧萧的头像亮了,说明他从地图上找到了弦音和下雨荷二人的具体位置,前来捉、

    [队伍]大明湖畔下雨荷:老白,最近看巴拉的状态不太对劲,你们两个是不是吵架了?

    [队伍]白萧萧:别转移话题,你和弦音是怎么回事。

    [队伍]弦音:我们没什么啊= =你这是怎么了?

    迟钝的弦音同学,终于意识到,或许自己在巴拉的小三事件中,认错了男主……

    [队伍]大明湖畔下雨荷:老白,是朋友我才这样劝你,做男人要有担当。你和巴拉的事,从老区就开始了,到了这边你又有变数了吗?虽然这是你们的私事,可是我们都是玩了这么久的朋友了,说你一句,你可别辜负她啊。

    [队伍]白萧萧:我一直都只是把她当妹妹看待。

    卧槽,果然是这样么……对啊,老白这个称呼,名字带白字的,出了势力主墨如白衣还有白萧萧啊。好一个“把她当妹妹看待”,弦音平里宅的发慌,也会淘一些小说来看,所以对于这种狗血又雷人的话,她怎么会不懂。

    那么事就是,本来白萧萧和巴拉好的,结果自己来了之后,白萧萧便移别恋到她的上么。

    [队伍]弦音:怎么会呢,白萧萧你肯定就是不好意思吗,丈母娘你就别逗他了。老白同志是好同志,才不是现代陈世美背信弃义过河拆桥见一个一个的人。我们这些做朋友的,应该相信他才是。O(∩_∩)O哈!

    这话一说,弦音觉得自己已经足够表明了她的立场,白萧萧沉默了良久。

    [队伍]白萧萧:嗯,还是弦音妹子了解我,你们慢聊,我去下本了。

    说罢,便匆匆退了队伍。弦音松了一口气,想这事总该是告一段落了吧。

    [队伍领袖]大明湖畔下雨荷:小音音,哥很欣赏你,走,带你去密探!

    [队伍]弦音:啊?现在已经凌晨三点了啊。

    [队伍领袖]大明湖畔下雨荷:就是这个时候做才是高效率,哥带你做满十次,你看现在大家都已经过了65级,你还卡在59级死活不动呢,这让作为你丈母娘的我,很是担忧啊。

    弦音看着下雨荷天机战士魁梧的躯,呃,他玩的是人妖号,所以是女天机健硕的肌,真的很霸气啊!!

    一连几天,弦音都跟随着下雨荷美人混迹大荒,每上线,雨荷美人就在势力里吼她下本,凌晨三点,两个人准时去做密探,女奕剑和女天机这一对组合,其实要是百合起来,应该很有看点……

    其实整个势力里人虽不多,但是也有四十来个在线人数,只是大家都在做潜水党。

    [势力]楼上脑残:快上YY了啊,势力主要唱歌了。

    [势力]锦瑟:频道号。

    势力里的冰心妹子第一次主动冒头说话,看来势力主的魅力真是大啊。弦音此时正在和一大堆人马下云麓仙居副本,是雨荷美人的朋友吼他帮忙下本,然后雨荷美人就顺便把自己的小尾巴弦音给叫了来。

    [团队领袖]落叶归根:奕剑妹子有需求么?

    [团队]大明湖畔下雨荷:我姑爷小音音没什么需求,她是来看我风感的姿的~

    [团队]弦音:o(╯□╰)o

    势力里的人依旧在吼人上YY,弦音依旧埋头奋力杀怪。

    [势力]楼上脑残:小音音,快来YY,每次叫你你都不来,这次你跑不掉的。

    [势力]弦音:哦。

    其实弦音也很好奇墨如白衣唱歌是个什么样,不过她又实在是懒得不行,需要有人在她后拿鞭子赶着她,她才会走两步。

    上了YY,先是听见脑残聒噪的声音,夹杂着淡淡的口音,倒是有趣。麦序模式下,上麦的橙色马甲“墨如白衣”却一声不吭。

    “小音音,把马甲改成统一格式。”一个雄厚的男音在叫她,弦音切出去看,发现竟然是自己的丈母娘雨荷美人。真是想不到人妖号的声音,竟然这么纯爷们儿,不过真的很大叔音啊。

    [势力]楼上脑残:快来YY,昔名震大荒的歌神墨如白衣今天重出江湖,又将迷倒多少妹纸,请大家拭目以待!

    弦音也不吭声,握着鼠标聚精会神的跟着众人在云麓仙居的副本里扫,这里风景很美,但是危险系数对于她这个59级小奕剑来说也是相当的高。

    “今天主要是为了庆祝我们势力的巴拉和白萧萧这对冤家终于走到一起去,我这个做势力主的自然要出卖色相表示一下,脑残,别闹。”这个声音让弦音有些惊讶,本以为会和雨荷美人一样那样雄浑有力,却是这样的干净清朗,是那种在妹子中很吃得开的男音……

    墨如白衣唱得是张信哲的《信仰》,脑残说的没错,他的歌声真的很勾人,让人觉得耳机里这动听的歌声,美的不真实。

    “我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

    我你,是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

    我不管多心伤,不管多慌,不管别人怎么想。

    是一种信仰,把我带到你的旁。”

    弦音很少上YY听人唱歌,而这首曾经作为自己很喜的歌的时候,在电脑放着,听着,却没有现在这样听墨如白衣唱时那种心悸。

    正在弦音陶醉的时刻,屏幕上的字让她忽然有种美梦惊醒的感觉。

    “你的好友紫夜上线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卧槽,这狗血的大荒》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