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晋江独家发表>

    所谓养花的技巧所在,便是要心静、神宁、有耐心,绝不能因为花儿久久不开,而一怒之下就伸出爪子把花苞儿掐了。

    小喜甚是疑惑夕锦近到底是带了什么名贵的种子回来,这般用心竭力,试试亲力亲为。寻了府里最好的位置埋下去不说,几时浇水,几时施肥,都是掐着算好的,竟是一刻都耽搁不得,也提前不得。

    夕锦以前倒不是不曾自己栽培过什么,幼时心血来潮养过不少花花草草。只是年纪到底稚嫩时耐心不足,不过新鲜了几就抛开一边,交给了府里的花匠。而稍微长大一点,开始有决心了,一不小心养死了一盆月季,夕锦心里甚是难受,从此触景生,不再愿意亲手养什么了,只乐意偶尔照料一下院里的植物,或干脆纯观赏罢了。

    小喜现在瞧着夕锦倒觉得稀奇,自打小姐在那地儿埋了什么之后,一都不曾歇下来过,有时一天都耗在上面,啥都不做,只蹲着看。

    还有和小姐订婚的那位琼枢大人也十分奇怪,自从夕锦埋了种子下去之后,他从两三天出现一次,变成了登门,有时不从正门进,也要从墙外翻进来。更诡异的是,他也不知是来找小姐做什么的,有时间就和小姐一块给那植物浇水施肥。

    叹了口气,小喜远远地拎着这中午的食材看向又在植物前蹲着说话的两人,不明所以地眨眨眼,摇摇头走了。

    那株植物倒还真是与众不同,都栽下去大半年多了,田里的庄稼早有了收成,最近两天天也越来越冷,它还仍只是小半人高,虽说枝叶茂盛,却枯瘦地像快死了似的。

    说起来,这不晓得什么品种的小树苗,到了夜晚还会冒出红光来,着实瘆人。小喜打了个寒战,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夕锦自然不知晓刚才小喜在她后委实转了许多心思,她憋着脸甚是苦闷,一边拿着小铲子又将树苗根处的土壤拨开了些,好让它更加疏松透气。

    ……三月份的时候,夕锦和琼枢听了那上官知命道士的话,商议一番之后,还真将光芒黯淡的系统珠子埋到了地下,而神奇的是,养了几,地下还果真冒出了芽来。

    琼枢说,凭着气息判断,和原本那系统一模一样,而且好像气力正在逐渐有力气来,应当是在恢复。

    按上官知命的说法,琼枢和系统乃是同气连枝,琼枢将自己的精神作为肥料渡过去给他一些,系统就能生长得更快几分。

    夕锦看出琼枢其实也不怎么在意他大爷的天子一号系统留还是不留,他一心只想留在目前的时光中,做他的隐藏男主,然后凭着据说确有其事的占星本领混下来罢了。处于这样的心境,琼枢也将自己的能量给过系统好多次,每次都能催生几根枝条出来。只是随着这树苗越长越粗,琼枢那些养分起到的作用,却是越来越小了。

    “琼枢,你说系统几时能重新长成?”夕锦看着眼前半大不小的瘦弱树苗,眼中尽是浓浓的忧虑之色。

    “唔,看上去不怎么大,可力量却今非昔比,他恢复地快的。”琼枢看似不太在意的样子,斜倚在一旁高大树木的树干上,在树荫下看着夕锦,“大约有以前鼎盛时期的七八成了吧,本大爷看再过几,说不定就能完全复原了。不过不知道他会以什么方式回来。”

    “对啊,他还会化人的……”夕锦不由得眼珠又往那树干上转去,“到时候还得把他挖出来。”

    夕锦想得简单,如果是整棵树都重新变成那小孩子,根系是在土底下的,孩子的力量又不够大,自然会被埋着。

    琼枢移开视线,显得略有几分心虚,敷衍道:“也不一定,说不定他以后就一直在这地儿长着了。这个世界的时间脱离游戏时间之后,只需要有足够的能量运转就行,其实系统也没有必要太智能。”

    夕锦愕然,脑海中便浮现出那脸和童年琼枢有八分相似的的小孩来。虽说相处时间委实不长,谈不起感如何如何深厚,可活人变成树木,到底这个说法叫夕锦难受。而且琼枢的表,怎么看都有隐的样子。

    夕锦这些年下来,在对琼枢的心理揣摩方面还算有些心得,看他这幅样子,心便提了起来,问道:“他回不来了吗?”

    这个系统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掉在地上碎掉的时候吓掉了夕锦半边魂。只若是回不来,也让人每个准备。

    “那家伙本来就是元神耗尽才死的,”琼枢道,“本大爷看他要完全恢复很难,以后的能量分配结构肯定得调过,这个世界经过这么多次轮回,他的能源都回归了大地。将他埋下去,也算是充电的方式。而且他的功能也算老了,外面的服务器配置也在变差,无法正常维持也在理之中。”

    按说夕锦都和琼枢在一起这么久了,对他说得奇奇怪怪的话总该都能见怪不怪了才是,可这番话又弄得她云里雾里。

    夕锦忍不住蹙眉:“什么?”

    “听不懂也没事,本大爷自己说出来抱怨一下而已。”琼枢舒展开表,微微一笑,乌黑的长发被风吹起了些,一贯没好气的样子居然也有几分温和,“本大爷现在只关心‘锦书’要怎么样才会拿到。”

    这话夕锦听明白了,自从系统种好了后,琼枢没少念叨“锦书”的事。这东西是结局的标志,不拿到锦书,琼枢就一无法心安,有个什么东西悬在心头上。

    以往的琼枢,拿到锦书之后就要消失去进行下一个轮回的。夕锦也很是忐忑,与其这般夜夜没完没了的不安,倒不如赶紧了解掉来的干脆。

    两人皆是抱着这样的心,照顾系统的树苗,也打起精神越来越认真。

    ……

    今年的天气格外的冷,不过到了十一月中旬,居然就飘雪了。也不知是凑巧还是什么,便是这雪降临的第一个清晨,夕锦一早裹着衣裳去瞧树苗有没有冻坏,发现植物系统不仅没有异状,反而在枝头上结出一个花苞来。

    这花苞鲜红鲜红的,像是滴得出血来,比傍晚的夕阳还要丽几分。在茫茫洁白的雪地中,这一点红色分外显眼。

    夕锦心中一动。

    还有一个半月便是预定的“锦书”现世之,偏偏这个时候开出这朵奇花,还不能说明点什么吗?

    功成的子,怕是不会远了。

    作者有话要说:quq明天结局,嘤嘤嘤,要完结了我好心酸。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