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最新更新

    高十米缩水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确很辛苦。==

    又见长十米……

    夕锦隐隐想起当年霍无双女扮男装征战的时候,貌似京城里也是传她高十米,浑都是鼓鼓囊囊的肌,一只手举起就能把敌军十个扔出去什么的。

    那个小小的孩子系统曾经那么壮……难以想象啊。

    夕锦赶紧把脑子里奇奇怪怪的画面甩开,抓住了琼枢话里的其他重点:“你不知道他原本是什么样子吗?”

    “他又不经常出现,本大爷和他不熟。”琼枢耸耸肩,“而且他的确比本大爷年纪要大得多,应该在本大爷出现之前就诞生了。本大爷是角色的话,那家伙才是真系统。本大爷当年变个都能休克,这家伙的容量不知道是不是会比看起来大,如果没有的话,绝会吃力啊。”

    ……

    两人穿过今天人格外多的桃林,顺着山间小径爬上了山。半道上,夕锦嗅了嗅周围的空气,似是闻到一股幽香,却不分明。她便没有往心里去,仍是专心往上走。

    一路上碰到好多男男女女在层层树影的遮蔽下谈,还有翩翩少年折桃枝送给心仪的姑娘的。夕锦想起自己当年跟着云华来山上的形,这些年来她真正参与桃花节的也就这么一次,也只那一年收了些桃枝,还大多是长辈送给喜欢的小辈的寓意。

    夕锦今戴在头上的,就是几年前琼枢桃花节上送她的簪子。她近和琼枢已经订婚,这个簪子加上这个子,算是相当应景。

    凭着琼枢作弊一般的地图和方向感,他们很快到达了一处空旷的地方,而刚才若隐若现的香气,也随着琼枢走得道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浓烈。

    夕锦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住了,眼前这处精致,正与她逝去母亲的梦想之地别无二致。

    她的母亲对颜色缤纷的鲜花不太有兴趣,却对有香气的植物有独钟,哪怕只是一课普通的小草,只要香味夺人,就会被她视作珍宝。

    只怕世间是找不出第二个地方比这里更符合母亲的希望了。

    大片大片浅绿色看似无奇的草,正散发着醉人的清香,半人高的草丛随着微风轻轻摇摆,而将那股沁人心脾的气息带动到更加遥远的地方。在绿色丛的两边,整整齐齐地长着略矮一些的、颜色各异却并不起眼的小花,同样有一股独特的香味。

    几种气味混杂在一起,非但没有变得古怪,反而愈加别致。

    夕锦想起,她原本在张府的小院也曾有过这般光景,只是多年前的那一次走水,让整个院子的花花草草都灰飞烟灭了。虽然搁得时间久了,但至今偶尔想起,仍觉得可惜怀念。

    可她的院子终归只是一个小角,而眼前却是确确实实有一块这样种着的地,不可谓不叫人叹为观止。

    夕锦惊叹着惊叹着,又疑惑了起来,这么齐刷刷的花草,怎么看也不像是自然生长的。而且这些芬芳的植物,看似朴实其实很难养,对气候也很挑,能像这样成长得这样茂盛,定是有人在照顾它们。

    在一大片绿油油的草之间,隐隐露出石桌的面儿来。

    琼枢摸出某颗大珠子,把它放在了石桌上晒太阳。

    夕锦本来还有些担心它会滚下去,可这时一看才发现,这颗珠子确实与别家不同。它无时无刻不在展现自己的生命力,干净澄澈到让人难以置信不说,放在这样明显有高低的石桌上竟然纹丝不动,站得稳稳的。

    琼枢相当闲着没事儿干地上手戳了两下,没有戳动。

    夕锦看着他如此闲的发慌的动作,略有几分无语。谁料琼枢只是确定了一下这颗珠子很安全,就转过头来一脸期待地看着她:“不用理这家伙了,让他在这儿等着吧,跟本大爷去玩会儿?”

    “呃?”夕锦虽然也想去踏青,可她犹豫地看了眼桌上拳头大的系统,眼神闪了闪,“把他放在这里不管?好吗?万一被人拿走怎么办?”

    说句实在话,系统这颗大珠子看起来真的相当值钱,且不说外人不晓得它那些可怕的作用和功能,单从成色、做工、大小上出发来看都是极为难得一见的珍品。而就这样把它大大咧咧地摆在桌子上,和把钱包交给强盗保管又有什么区别?

    琼枢也顺着夕锦的目光扫了系统一眼,满不在乎地道:“放心好了,本大爷担保它绝对不会被拿走的。这个地方是特殊地点,知道过来方法的除了本大爷和这个混蛋,现在加个你,就只剩下一个人而已。就算那个人上来也不要紧,他不会碰的。”

    夕锦闻言愣了一下,就想发问剩下的那个人是谁,思路却被琼枢再次打断。

    “而且被外人拿走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他又不是没有脚,回得来的。论战斗力的话,以这混蛋的实力,横扫十七八万不是问题。”琼枢说着说着,脸上露出了回忆怀念的表,“说起来,本大爷当年也被拿走过,还不是其他轮回中的你不小心,江湖腥风血雨就是为了争夺本大爷啊!等等……为什么你对这混蛋这么上心,当初对照顾本大爷的时候就随手一放?太偏心了吧喂!”

    夕锦哪里知道琼枢又再吃哪个角落里的飞醋,琼枢说得那些事压根就不是她印象中存在过的事。哪怕真的是她做得,也不是这辈子的她。

    见夕锦无言以对,琼枢也不强求,拉过她的手就往外走:“愧疚吗?总算觉得对不起本大爷了?跟本大爷出去散两圈步本大爷就原谅你。”

    夕锦仰起脸看他,却发现只能瞥见琼枢望着前方的侧脸。

    琼枢这家伙,怎么好像又别扭住了。

    不过话虽这么说,夕锦低下头抿嘴一笑,果然是拗不过这家伙,干脆就听他说得的好了。

    ……

    夕锦和琼枢刚刚从来时的小道走出了那块平地,没多几步,琼枢就顿下了脚步,看着某个方向凝住了神。

    夕锦几乎也是同一时间看到了那个人,刚想走过去打个招呼,就被琼枢托住腰又拽了回来。

    远处那个,便是张虞。

    夕锦疑惑地抬头瞄了眼琼枢的表,琼枢表如临大敌,只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夕锦只好老老实实地缩在他怀中,和琼枢一起目送着张虞一个人走进了树林之间。

    不得不说,张虞清俊的相貌使他在人群中甚是扎眼,旁边还有几个羞羞怯怯的姑娘拿袖子掩面打量他,好像在犹豫要不要咬咬牙追过去。

    不过女孩子家到底害臊,那几个小女孩最终还是跺了跺脚,捏着手里的花枝离去了。

    琼枢这才开口解释:“咳,你猜出来吧?种了那个地方的人就是你养父来着。”

    “……”夕锦不答,琼枢鲜少对张虞用养父这个词,今竟然用了,显然别有深意。

    夕锦晓得缘由,她母亲喜香味,张虞又偏偏种了那样的东西,这并非一朝一夕便能长成,这样做,显然得牵扯到她的生母。

    而一个是她“爹”,一个是她娘,名义上又是兄妹,如果不加上养父的前缀,那倒是有点分不清了。

    果然,琼枢远目,幽幽地道:“没错,其实那个地方埋了你母亲的衣冠冢。刚刚那个石桌其实是墓碑来着,你养父他本来打算刻点什么的。只是他想刻的不能刻,能刻的却不尽人意,谁也不想在心的女子坟上写个‘妹’,所以他干脆什么也不写,立个桌子了。”

    “……所以,你就把系统放在了,我娘的坟头上?”冷风刮过,夕锦突觉浑一颤,一种森森的感觉贯穿全

    她娘真正的尸体还是她亲手埋在家乡祖坟里的,那会儿她边没有钱,父母亲还有兄长的棺材都是使劲凑才勉强凑出来的,算不上多么豪华,甚至只能算寒颤。

    她也晓得张虞深,不然也不会当初一见到她,就不顾一切得要纳入自己名下抚养。夕锦从张虞上得到了不少温,如今也确实培养出了父女之间的分。可她还真没想到,张虞会痴至此,还专门给她母亲养了那么一大片的香草。

    “……不对,你误会了,”琼枢读到夕锦的想法,连忙出言纠正,“本大爷还没说完,其实那个地儿你养父从知道你娘喜欢那些起就开始栽培了,零零总总到现在也有个二十年了吧。结果还没来得及将它给你娘看,你娘就嫁人了,而且嫁人嫁了几年还过世了。他伤心绝,干脆将她做了你娘死后的礼物。”

    夕锦又是一哆嗦,对自己这位父亲的愧疚之,猛然弥漫上了心间。

    琼枢也若有所思地感慨:“其实本大爷从某种意义上能够理解这感觉,这些苦的设定都是那个混蛋脚本写手的错!”

    作者有话要说:=口=这个礼拜我几乎没怎么更的感觉……

    下个礼拜要完结了。我掐掐还有几章……q皿q

    好想完结!!我好想完结啊!!

    完结!!我明天就想完结!!

    otl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