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最新更新

    夕锦竟是没有在第一时间想起来,琼枢嘴里拥有“混蛋”的光荣称号的少年莫祈是谁。琼枢对此况表示非常满意,接触到夕锦茫然的眼神,二话不说转就走。夕锦正在为小喜的亲事焦头烂额,怎么也挑不着一个好的良配,十分苦恼。既然琼枢泄露了口风,这样怎么能放人?夕锦赶紧拦住了他:“……别话说一半,那人是谁?年纪如何?相貌怎样?出是好是坏?和小喜是否相配……”

    琼枢很纯良无辜地眨眼:“不要理本大爷,本大爷刚才随便说说而已……不过就算本大爷只是随口乱讲!本大爷还是想插一句!这真的不是查户口,你别问得这么详细好吗……喂喂,本大爷真没别的意思,怎么会有个老家在南华的人叫莫祈呢,还擅长医术寄宿在张敏远家什么的这绝不科学啊,啊哈哈哈哈。”

    ……好可疑的反应。夕锦直接用怀疑的眼神,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全方位扫描琼枢全。琼枢如泰山一般镇定自若巍然不动,脸上的表也十分诚恳正经正派,如果不是夕锦太熟悉这家伙,搞不好也会被这种正直的神态所迷惑。

    夕锦死死拽住琼枢的袖子,眼神也紧跟着某大爷,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

    琼枢满脸凌然:“就算你用这么渴望的眼神望着本大爷,本大爷的内心也不会有任何动摇的!本大爷是那种左右摇摆的人吗?不要太小看本大爷了,死心吧!”

    夕锦默默松手:“那算了。”

    “喂喂!太没毅力了吧?再坚持一下又不会少块!你的毅力值貌似没这么低啊?”琼枢反而毛了,痛心疾首地道,“好吧为了教育你,本大爷改变主意了。”

    其实你是本来就打算说吧。→_→

    夕锦没有在言语上拆穿他,而是用眼神表达了对琼枢态度的默默无语。

    “咳,首先,这位少年你大约是见过一次的,”琼枢左手握拳放在唇边清咳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紧接着纵一跃坐到了桌子上,很随意地一手撑住桌面,“不过是在五年前了,云华那个时候还没有开始议亲呢。因为知道莫祈来自南华,所以云华当时就去打听了一下她现在的夫家的况。”

    夕锦隐约想起来了,云华好像就是那时候被发现了手上的伤口,引起老夫人和大夫人的注意,被加快了议亲速度。

    仔细一想,还真是过去很久了。

    夕锦皱住眉头,使劲想当时那个男孩相貌,只依稀记得又瘦又小,看上去营养不良似的,五官已经完全模糊不清了,估计不是太让人经验的类型。

    小喜的相貌也只是停留在清秀可人罢了,夕锦也没有执意非要蘀她寻个又英俊又有气质的,这倒不是太重要。只不过……夕锦蹙眉,那孩子年纪只怕比她还要小上不少,小喜今年已经十七了,再过几个月就满十八,若是嫁给十岁出头的毛孩子,似乎不是那么登对。

    “……小喜比他大两岁半,”琼枢解释,“这点年纪差距应该还算能够接受的。女大三抱金砖什么的不是据说很吉利嘛。”

    “两岁半?不会吧……”夕锦明显不太相信,那个男孩子的形象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了,分明年幼的很,夕锦甚至要怀疑他现在会不会还没到十三岁。

    琼枢倒是很笃定:“……这个和他的个人设定有关系的,主要是脚本写手想要凑个正太出来,他那点变态的口味你明白的。还有小方面原因就是这倒霉娃儿不是看上去营养不良,而是他真的营养不良,不然也不会随随便便就给你大伯捡回家了。不过放心,自从进了张府,他喝嘛嘛好,吃嘛嘛香,目前体健壮,骨骼发育良好,已经成长为高大帅猛俊朗青年一只,而且好歹跟着你大伯,也算自家人。”

    “……”为什么从琼枢嘴里出来的话都隐隐有种不靠谱的意味。夕锦对此略有几分怀疑。

    姑且放下疑虑,夕锦还是继续问道:“关于莫祈,还有什么别的吗?像是世家室什么的。”

    对于小喜来说的话,或许普通而有人味的生活才是最适合她的。像是张虞这样的人,看似优秀完美,可背后的事却不是随便哪个女人都消受的起。何况按照琼枢的说法,这个世界是个“游戏”,每个人说不定都有不为人知的过去和秘密,如果可以的话,知根知底最好。

    琼枢摸了摸下巴,说:“莫祈是个人,别男,父母是南华的游商,做生意的时候遇到了抢匪,不幸殒命。所以他是孤儿,并且从很小就四处流浪,靠各种各院的机缘勉强度。十岁的时候被张敏远在边关捡到,因为有一个灵巧的鼻子能分辨方圆一里内的血气和产生时间,有一个十分奇葩的舌头能够尝出一颗药丸里八种草药的味道,绝是个医学天才,搞不好几百年一个那种,所以你大伯深以为后继有人,就给带回来了。”

    夕锦听得心里暗惊,没想到世界上然真的有这种人存在,分辨一里内的血气……这怎么听起来不像是人类能做到的。

    “然后,进了张府,虽然和二少爷张程宁因为房间分配的问题而产生了矛盾,他时常会被刁难,”琼枢停顿了一下,显然话还没说完,又继续说了下去,“不过呢,这个少年懂的知恩图报,还有即使为孤儿流落各方,但并未沾染恶习,仍懂得恭谦礼貌,对张程宁向来忍让包容……除了偶尔在忍无可忍之时在门口放个猪肝内脏之类的吓唬某胖少爷,他大体上来讲还是个品德高尚的人。”

    “内、内脏?”夕锦嘴角微抽。

    琼枢耸肩:“研究医学嘛,解剖个动物了解一下结构什么的,可以再次利用或是能吃掉的部分吃掉以后,总还是有些剩下来的,给张程宁当礼物不是合适的嘛。本大爷觉得不错,一味只会忍让也太软弱了,男人总还是要有些能保护家庭的手段的。”

    琼枢这话说得好像格外潇洒,再加上他深邃的眼神,竟然显得很有男子汉气概,夕锦不对他刮目相看了。

    刮目相看归刮目相看,当下的主要话题还是小喜的婚事,夕锦叹了口气,按了按太阳,自言自语道:“这样光说也没什么意思,要是什么时候能亲自过去瞧瞧就好了。”

    “你会有机会的,”琼枢很肯定得地点头,“本大爷的雷达显示他就在距离你的院子不到一米处,正被你院子里长出来的一棵杂草深深吸引,应当是袭击的好时刻。”

    ……袭击。

    夕锦不对琼枢的用词抱有任何看法了,总是斤斤计较老得会很快的。

    夕锦倒是想到了点别的东西,她抬起头,用古怪的眼神瞄了几眼琼枢,嘴巴张了又关,几次后才犹犹豫豫地问道:“……我院子?他怎么会在府上?”

    “其实本大爷刚才受到了神的指引走到了张府后门,”琼枢面无表斩钉截铁地开始瞎扯,“于是在命运的安排下见到了此人,本大爷顿时意识到这一定是小喜姑娘的天赐姻缘,绝对是上天注定他们两个要有一段美好婚姻,不会有错的。”

    夕锦:“……散步的时候还在想小喜的婚事,真是辛苦你了。”

    琼枢完全没有脸红迹象:“好说。”

    ……

    长辈们总是喜欢给小辈们做媒,夕锦也渐渐稍稍有些了解到这种快乐了。尽管论起年岁来,小喜还比她要打上两岁。

    既然琼枢说得有鼻子有脸的,夕锦也正闲着,倒还真不如出去看看,反正也没有几步路。

    其实有了婚约的姑娘是应当尽量避免见外男的,其他男子也应当尽量回避未婚女子,尤其是年纪过了十四岁,别意识更加敏感了之后。当然……管关响和扶宁太子那种半夜三更专门喜欢爬墙翻窗闯入妹子闺房的这种类型是除外的。

    好在,大栖在诸国中称得上民风开放,如果有长辈或者未婚夫在一道的话,和男子偶遇或是说几句话也不算太逾礼,从世俗的角度来讲是可以接受的。

    夕锦收拾了一下原本摊在房间里的东西,拉着琼枢就快步出了屋子。

    夕锦的步伐不小,原本是担心那个莫祈走得太快,万一不小心错过就要麻烦不少。不过琼枢却道:“放心放心,那家伙跑不了的,他可是为了研究蛇胆的药用而盯着一条蛇的肚子看一整天不动的男人,在他反应过来其实他把那棵杂草挖走带回去也没问题之前,他是绝对不会走的。”

    ……怎么有种呆子的气味扑面而来。上次那个视力不好的南华使臣也是,这个医童莫祈也是,莫非南华国的人都是天然呆吗?等等……六公主也是南华人,好吧,莫非南华国的雄都是天然呆?!

    夕锦产生了些不着边际的想法。

    有琼枢在旁边指路,夕锦也不用没头没脑的把花园四方全蹿一遍了。她拉着琼枢很快穿过小径,果然在院子的边缘处,看到了一个摸着下巴神色严肃的男子,正专注地盯着一丛草间的事物猛看。

    ……男子的材纤细,中等高,却没什么,瞧着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又是宽于体的长袍,显得更是消瘦。至于脸……稚气未退,好像年纪很小,但相当斯文。

    与琼枢形容的高大帅猛差距略大。

    默默决定以后要将琼枢说得话在心里多拐几个弯再下结论,夕锦淡淡地侧首瞥了琼枢一眼。琼枢扭过头去,若无其事地哼起歌儿来。

    作者有话要说:==琼枢的目标是,让所有敌娶亲的娶亲,嫁人的嫁人,搞基的搞基,一个都不能少闭嘴

    --

    =w=打滚求评论求收藏求包养。

    --

    明天是星期五,我的休息,不更新哟=3=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