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最新更新

    太子的眉头锁得更深了。琼枢这次扯得未免太过,一般的蒙蒙细雨出去约会什么的还好说,可这样夹杂着雷声的霹雳暴雨,再谈适合交流感什么的……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夫妻随着下雨的节奏摔东西吵架的那种感交流呢。

    太子脸色不太好看,他在皇家人中算得上最是亲和,可也容不得普通人这样不将他放在眼里。夕锦一见气氛冷凝了起来,不由得胆战心惊。一边是抚宁,太子份之尊贵自不必多说;而另一边是琼枢……系统这个份简直是麻烦到逆天啊有木有!

    要是这两位干起来,只怕不会那么容易收场。夕锦小心翼翼地靠过去,想要拽琼枢的袖子,提醒他收敛几分,别让大家太难堪。谁料琼枢反手抓住夕锦的手,握住,回头给了个安心的眼神,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

    夕锦抖了下,尼玛配上琼枢这张脸这表是很帅没错,可少年你注意下时间场合地点人物啊!

    被琼枢突然放出英俊潇洒光辉的脸震惊了,夕锦一不小心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出乎夕锦意料的是,太子攥紧了拳头,虽然犹豫了一瞬间,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再看向琼枢的样子,怎么说都无法自若了,却也还算亲和,较之某只系统大爷,这份礼貌难能可贵:“……既然如此,琼大人可愿多加在下一叙?”

    “这个嘛……”琼枢装模作样地摸了摸下巴,“说实话本大爷还真不怎么愿意怎么办?”

    抚宁:“……”

    夕锦内心传话:“……还是别这么直白吧,不如表示一下你只是疲惫或者很忙,而不是不想和他说话?”

    大栖为礼仪之邦,相当重视表面功夫,赞美要含蓄,批评要委婉,拒绝也要恰当,至于骂人么……咳,那笑里藏刀是最美妙不过了。

    何况对方份比之琼枢至少表面上更是尊贵,不得不留几分面。

    琼枢大约是觉得夕锦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继续摸下巴,考虑了一下,道:“虽然本大爷现在并不怎么忙体力也很充沛,可是本大爷实在不想和你说话,所以不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你个头!

    就是夕锦这般此刻也简直要按耐不住内心的悲愤,把旁边的茶几一把掀到琼枢上去了。这么明显的嗝应人的话,琼枢你不要把自己的暗面展现的这么明显吧……

    “无妨,”抚宁太子嘴角不可抑止扭曲了一点,他当然听得出来眼前这位敌的弦外之音就是让他从哪儿圆润的来的就往哪儿圆润地滚,只不过如果真的圆润了,他也不用继续做储君了,一个王朝需要的绝对不是软弱而无所作为的皇帝,“琼大人,即使如此,我也有一事必须向你言明。”

    琼枢挑眉,动作颇有挑衅的意味。夕锦一股不详的预感隐隐升起。

    “在下仰慕张小姐已久,”抚宁太子喉咙一动,郑重地站了起来,走到琼枢面前,抬头直视他,“虽不知琼大人与张小姐青梅竹马一事的真假,但谈起谊,在下绝不认为会低人分毫。”

    抚宁的量并不矮,只是到底还在成长期,站在琼枢面前还显得有点小,可奇怪的是,气势上竟然没有短下去。

    只是夕锦听着这话多少有点别扭和难受,愈发坐立难安。小喜的状况更不见得好,眼珠子在大堂中的几人上转来转去,一副头晕的模样。

    夕锦听见琼枢大爷很暴躁地用心灵传输骂道:“不要坑爹了好吗,少年你有本大爷千年受虐的深沉和忧伤吗!尼玛又不是皇嫁线,装个毛深沉,信不信本大爷甩一溜儿狗血版自古帝王皆种马理论到你脸上。”

    “……”夕锦其实觉得有点好笑了怎么回事。

    “那个谁,心宽广的本大爷前思后想还是决定告诉你个消息,”琼枢没有理到他面前的抚宁太子,反而转向了管关响,“刚才本大爷掠……走过城门口的时候,凑巧看见一个体矫健年过七旬的老妇人以飞下马的姿势完美越过城墙,这个场面比较稀奇,本大爷就多看了两眼。结果发现……唔,她的脸长得和宋殇像的,虽然皱纹多了点。”

    本来还大有看好戏意思的管关响当即拍案而起,再也不能置事外了。

    琼枢说这话,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得是管关响,可话却是对扶宁说的。果然,抚宁闻言亦是脸色一变:“是他——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也不早些……”

    抚宁本责怪,但看到琼枢的眼神,又将后半句话吞下。琼枢毫不在意地挠了挠头发,不负责任发言道:“都说了本大爷也是碰巧了,而且太子你不是正赶着表明心迹嘛。”

    “说起来,”琼枢话锋一转,咧嘴不怀好意地笑了,对已开始着急往外赶的抚宁喊道,“太子下,你既然口口声声说论起谊不会低于本大爷,那么美人和江山,你更看中哪一个?”

    抚宁的体猛然一震,正在加速的脚步一下子停住。管关响淡定地又坐下来了,还十分悠哉地喝了口茶。

    “咳,正事要紧,你也别现在想,快去吧。”琼枢故作善解人意地挥手送别。

    抚宁迟疑:“你不走?”

    “本大爷的事本大爷都做好了,而且……”琼枢龇牙龇得欢乐,“本大爷说了今天适合约会啊!本大爷也十分推荐你去和梁成王来一场凶残的约会。”

    抚宁走了,速度却大不如前,神很是恍惚。

    这大约是琼枢那个问题引起的效果,可夕锦却看不懂了,疑惑道:“……他这是怎么了?”

    “咳,你要知道,为本命重点男主,没点离奇诡异惨绝人寰的世那是不行的,”琼枢远目,“比如你爹倒霉的孤儿养子份以及对你娘苦的单恋,太子当然也得有点悲惨童年。比如说他娘皇后独守空闺悲苦寂寞啥的,所以这孩子从小励志一天一地一双人,自认为能够做到专帝王啥的。”

    夕锦微愣。

    琼枢清了清嗓子,继续:“但是脚本写手那混蛋的个你懂的,结果后来自然是出现了追求和政治向往不能统一的俗况。这个问题在太子线里可是整整纠结了他三年,直到结局才终于得出了‘美人天下可以兼得’的结论。所以本大爷觉得,他应该不会再出现了。”

    ……意思就是你把敌做掉了吗……呃,不对,她什么时候把琼枢和太子默认为是敌了?才不是敌什么的吧……

    夕锦松了口气的同时,觉得有些扭捏,脸色淡淡的绯红色尚未褪去,她不着痕迹地把脸扭去一旁。

    好在琼枢也没有在关注这种小事。

    “话说回来,”琼枢把凶狠的目光扫向一旁悠闲得令人发指的管关响,“你怎么还不去保护你家重要的张虞大人?!”

    管关响居然没有装冰山装到底,他又端起茶杯抿了口,这才不紧不慢地回答:“张虞大人是让我过来保护小姐的。张虞大人有我哥在不会有事,说不定我回去了哥还要嫌我碍手碍脚。”

    管关响一脸感伤地长叹一声:“唉,次子的生活真是永远没有天,算了,今天去逛逛花楼吧。”

    管关响十分淡定地爆出了某些劲爆的内容。

    “……”夕锦无话可说,下意识地又往他远的方向挪了挪。

    琼枢直截了当吐槽:“你上一句不是还在说要保护小姐什么的吗,本大爷的记忆力可没有差劲到这种程度啊。”

    “没关系的,逛花楼和职责可以同时进行,”管关响眸子戏谑地闪了闪,旋即轻佻地向两人勾了勾手指,“你们也一起来?”

    夕锦惊恐:“他只是在开玩笑而已吧?”

    “……这家伙是认真的。”琼枢在心里正经地回答夕锦,“如果是去青楼的话,他真的会冒着被管关鸣调教一晚上的风险快活。”

    夕锦的世界观,突然被刷新了。

    ……

    那晚雨停之后,第二天京城的百姓们又有了新的茶余饭后的谈论话题。

    首先第一条,据说黎明时分,巡逻的捕快在天子祭天的山下抓到一个违反大栖法律摆摊卖茶叶蛋的老妇人,拉开伪装一看居然是个男人,再仔细一看,嘿,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居然就是梁成王本人……

    第二条,天子的病昨晚突然痊愈了,连拖累了他多年也不能根治的顽疾也一同消失不见了。天官和御医们一起研究了一个晚上,得出的结论是“祸害人间的灾星终于被抓住,无人再能威胁大栖百年昌盛”。

    不过这件事儿,用琼枢的话说,某位老头子龙体一直很安康,只不过特意做了许多年戏给他那位野心勃勃的兄弟看。其实每次有臣子在朝堂上对他奄奄一息的体表示担忧和祝愿,该老头都在心中笑。

    至于第三条,让京城里大多数尚未订亲的妙龄姑娘们都心生雀跃。

    皇帝和皇后商议决定,今年收获季之后,便开始替太子抚宁选妃,然后择吉成婚……而且,这可是大栖开朝以来的第一次,无论贫富贵,无论百姓贵族,只要年龄合适且是女孩,就能选择参加的太子妃大选!

    规模,可谓前所未有。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好,这里是今天的更新=3=

    =口=为了严格按照计划表完成任务,还得努力啊OTL

    ---

    打滚求评论求收藏求包养=3=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