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最新更新

    干完缺德事马上就跑,虽然非常没品,但不得不说其实是个很有效的策略……比如,现在夕锦的内心其实很想把琼枢抓回来拍两下,就拍不到人。

    琼枢的唇只是稍微在她的嘴巴上停留了一下,蜻蜓点水地擦过而已。刚刚留下一点温度和痕迹,琼枢他的人消、失了!

    ……除了逃跑之外,夕锦还真想不出什么理由能解释琼枢什么都不交代就立刻玩失踪。

    对付能够瞬移的订婚对象,应该拿什么办法才好?

    夕锦捂着发烫的脸,呆呆地想。但旋即想到自己想到的东西都会被对方得知,嘴唇上若隐若现的度还没有消散,脸颊的温度就又持续上升。

    系统这东西怎么就这么纠结!

    ……

    张虞这次应当只是小出去几,虽说六公主也不在家,但王嬷嬷在应该能应付,夕锦也已经十四岁了,自己一个人也该应付一些。

    夕锦留在了自己家里。六公主出门几,家里的事务又教回了王嬷嬷手上,不过王嬷嬷依然很闲,因为主人家不在,根本也没什么大事。

    琼枢走时是傍晚,用过晚餐后,夕锦回房间时听到闷闷的雷声。四月本来就是多雨的季节,天的雨水最是滋润不过,能够多下几场的话,院子里的话说不定也能长得更好。

    夕锦心莫名飞扬,并没有因为这点雷鸣而有任何动摇。

    但很快她发现她错了。

    雨很快下了,而且……下得太大了。夕锦把头埋在被子里面,隔着窗子帘子被子,外头噼噼啪啪的响声还是清晰地传入耳中,叫喧得人烦闷。

    雨天很闷,夕锦很快在被窝里躲不下去了,又把头伸了出来,脸上已憋红了一片。

    大概到半夜了,外头一片漆黑,一点光也没有。夕锦小心翼翼地将手指放在嘴唇上擦拭,好像还是可以隐约感觉到余温。

    其实夕锦并不担心琼枢,他是不会让自己的吃亏的个,何况可以那样的移动速度随时都可以到达山顶。不过张虞血之躯,又是临了中午才出的门,现在……希望没有被困在山底下才好。

    又这么晚了,琼枢素来奉行天黑就睡天亮不起原则,还是后来要上朝了这个习惯才改掉,现在是肯定不能去打扰她询问了,只能挨到明天早上。

    夕锦默默叹气,她觉得她又无法正视琼枢的脸……可是偏偏,居然又很希望能够立刻、随时看到他!这复杂的心……

    夕锦耐不住了,又被子盖到了脑袋上,侧过闭眼,努力把某颗珠子无辜的脸从脑海里面踢出去。

    “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砰砰砰”“别想了别……?!”

    夕锦一瞬间好像在爆炸一般雨声当中听到了微弱的敲门声,而且似乎就是她自己房间的门?!

    这会儿……可快到子时了。半夜三更还会在她房间里出现的男人只有琼枢,而琼枢从来也不会做敲门这么有礼貌的事,何况他现在是在仙山上记录天子的临终之言。所以,应该是……听错了吧?

    夕锦心口一紧,揪着被子的手微颤了一下,竟然一瞬间不敢把手松开。隔着被子还能听到的敲门声,就算声音不大,只怕力道可不会真的小。

    张虞和六公主都不在家,王嬷嬷和小喜都在她们各自的房间里睡下了。

    夕锦猛然想起,四年之前这样下雨的夜晚,她也是一个人,即使很困,也坐在窗前不敢睡着,害怕一旦合眼,父母来了就不知道了。

    后来,她还是被照顾她的婢女哄着去睡了,因为想着第二天一睁眼,或许母亲和父亲就已经到达别庄,坐在边对她和煦地笑。

    但是第二天,依然没有家人到来。

    后来,终于有父母边的家仆回来了,没有带了父亲和母亲,而是浑是血,手臂还缺了一只,嘴巴里只会反复不停地重复一个词:“强盗强盗强盗……”

    ……

    再以后,夕锦就进了京城,改了姓氏,成为了母亲娘家的女儿。

    外头的雨声猛然增大,夕锦一哆嗦,将头重新伸了出来,僵硬地转过脑袋面对门边,于是听得更真切,看得也更真切了。

    门口立着一个,十分高大健壮的影子。

    与此同时,没有再给夕锦反应的机会,那个影子停止了敲门。可夕锦的心脏却提得更高了,几乎要停止跳动。

    那影子抖了一抖,然后似乎是开始推门了。夕锦门一向栓得很结实,被这样大力地推动,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刺耳声音。

    夕锦翻,小腿接触到了微凉的空气,只是此时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夕锦这才想起来可以向琼枢呼救,一边开始在心中喊他,一边慌张地四处寻找可以藏的地方。房间的家具实在太少了,怎么看都很容易暴露。何况夕锦是十四了,量多少张开,往年还能藏的柜子现在就和笑话一样,说什么都是挤不进去的。

    夕锦一咬牙,决定钻到底下,能避一时是一时,好歹人家把她提溜出来还得要点时间呢不是?

    板下的空隙还算大,夕锦材还算标准,躲进去也不困难。

    “对不起,出什么事了?”琼枢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听起来好像满紧张的,但夕锦顿时安心了不少,“要不要本大爷马上回来?”

    没等夕锦激动地点头答应,那人影也在同时向后退了两步,然后猛然跃进,飞起一腿。

    “砰!”

    门栓应声断裂,夕锦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唉?大半夜的还真没睡?小姐,你躲在底下做什么?”有点陌生不过好像听过的嗓音……

    夕锦胆战心惊地睁眼抬头,然后看到了平时一贯是完全面瘫状态的脸这会儿半勾着嘴角凑到他面前。

    管氏兄弟中的……这个绝对是弟弟没错,没有任何思索的必要。

    夕锦都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想法了,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呢……还是被耍的愤怒了呢?!还因为这个把琼枢闹起来了……otl。

    果然彼方的琼枢猜到了事的始末,好像恨得牙痒痒:“好吧,竟然是这货。下次你再遇到他,随便手边拿到什么东西,砸过去就行,千万不要客气,本大爷给你善后。”

    管关响看着夕锦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变化多端的脸色,还有惊慌未褪的眼睛,心满意足地将嘴角又向上扬了扬,笑得人畜无害:“就算是四月天地板也很凉,夕锦小姐还是赶紧起来吧……不过碰到你的话,我会被我哥揍死的,所以你得自己动手了。”

    管关响貌似很无奈地摊开了双手,他们兄弟的脸长得很好,不管是做什么表杀伤力都很大。没有表容易给人造成精神上的直接打击,而露出这样温和的样子的时候又好像是想让其他人沉迷进去。

    可……夕锦看着管关响这张脸,在心里继续将对他的仇恨上升了一个层次。

    在夕锦爬起来的时候,管关响又跑过去欣赏被自己弄开的门,然后摇头曰:“这么还用这种锁,也太不安全了。”

    夕锦刚刚立直的双腿一软差点又跌回去。

    有你在才比较不安全吧!

    咆哮差点就突破了她的矜持脱口而出。

    “卧槽!有你这种混蛋在才比较不安全吧!”

    有人替夕锦喊出了这句话,咳,虽然是在脑海中,而且多了一些修饰词。很明显,琼枢大爷引爆了。

    “既然亲眼看到你了,我今天就完成任务了,”管关响打了个哈欠,难得的解释了两句,“张大人命我来看你有没有危险,顺便在这几保护你。啧,天色都这么晚了,我去睡了,小姐也早睡吧。”

    ……这家伙,是故意的吧!故意曲解了张虞的意思什么的!

    “人渣!”琼枢帮助夕锦下了结论。

    好在,管关响说完话总算是打算要走了,夕锦大大的松了口气。门被破坏了没关系,怎么想门不能上锁和把管关响留在房间里比起来,都是前者比较安全。把这尊大神供在屋子里可不是什么人都消受得起的。

    谁料,眼看着管关响都要走出房门了,他竟然突然停住了脚步。

    “什么人在外面!”

    管关响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咕噜,闪电般得转,夕锦看不清他的动作,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管关响已经一把推开了窗户,然后飞出窗外,只看见银光一闪,他同时拔出边的长剑。

    然后就寂静了,外面没有打斗的响动。

    夕锦赶忙壮着胆子三步并作两步跑到窗边,向外看去。

    管关响的剑夹在了一个男子的颈侧,跟管关响的健壮比起来,这个人的材有些单薄。上的衣服花纹精致用料一看就绝非凡品。

    他的头发和浑上下都被暴雨浸了个彻底,没精打采得贴在上,又因为跌坐在地而沾上了泥泞,看上去十分狼狈。

    察觉到夕锦的目光,男子移过头来,极其俊朗的容貌,就算是陷入如此境地,竟也不减分毫翩翩公子的气质。

    夕锦震惊了!

    虽然好多年没见面,可这人除了太子还能是谁!

    扶宁看向夕锦,眼中划过不明的神色,然后慢慢地张口,也不顾脖子上还架着倒,沙哑地道:“总算又一次见到你了……我……一直很想见你。”

    ……

    竟然忘记了,太子对她的好感度条还是红色的。

    琼枢的心大概已经不能用满脑袋草泥马来形容:“……这混蛋怎么会在这里!本大爷明明晚餐的时候还看到他!他是从山顶上直接跳下来的吗?!作弊!这不科学!太险了!”

    作者有话要说:=w=为什么这章的感觉这么欢乐。

    好感度条红色什么的一直就是为了这一刻准备的!【闭嘴

    管关响夕锦太子大半夜……

    莫非这是传说中的捉【喂

    ---

    打滚求评论=3=!!!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