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最新更新更

    在初九议亲之前,还有一事得列入重要事项的行列

    正月初五夕锦该年满十四了

    从岁数上来说议亲略迟但定亲却正是时候

    本大爷上个季度的能量有剩余,琼枢在初四的晚上特意跑来夕锦屋中一趟表貌似……很纠结皱着脸一副极其不愿的样子不用光的话太浪费了所以随便拿来给你做礼物本大爷建议你将它作为神之恩赐供起来,可以延年益寿……不对可能保存不起来,算了

    琼枢没个征兆的出现自言自语啰啰嗦嗦地甩了一大段字之后又没头没脑地突然化作白光又走了

    夕锦本想弄清楚他的意图这下也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第二天清晨她总算弄清楚琼枢话中的礼物是什么了

    琼枢能量的用途、冬、无法保存

    清晨她是被朦胧的亮光照醒的只是一睁眼月亮竟还高挂在空中天还未亮却已有光晕夕锦定睛一看便发现了其中缘由不由得捂住了嘴

    琼枢说过他作为系统这个世界上的一草一木天气万象他都能够

    窗外铺天盖地的冰雪将夕锦小院里的世界堵上一层银白皓皓月光经过雪面的反而向四周散开朝阳未生天已明

    从来没有迹象说过昨晚会降雪京城已有多不见雨水昨天的中仍是艳阳高照没想到不过一晚上的功夫外面就变了个模样

    也许只是巧合但夕锦却就是有那么一种感觉这场雪之所以会降临就是因为她的生辰这大概就是琼枢所说的生礼物

    房间好像有些闷夕锦将自己冰凉的手心贴到脸上试图缓解一下直往头脑上涌的高温

    看来不出去吹一吹凉风是不太行了

    夕锦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衣着没有披外就在这样的寒风天打开了房间门锐利的冷风立刻全部像找到了目标一般灌进屋内来

    刚才还有些浑浑噩噩的脑子顿时清醒不少夕锦打了个寒颤真是冷得要命

    不过尽管如此她还是迎着这些呼啸着的风走出了门

    ……然后夕锦断定了那些雪绝对是琼枢下在她院子里的

    因为其他地方都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更别说白雪的痕迹……

    夕锦:……这下要是被人发现了要怎么解释啊喂……虽然说这样的确更独一无二没错

    夕锦顿时觉得这些瑟瑟冷风都没办法拯救她脸上的温度了

    时间尚早张府的下人婆子都还不曾起四下无人周围静悄悄的这般寂静之中夕锦意料之外的平静

    她今天应当是正满十四岁

    ……

    夕锦一个人继续在张府里散步因为没有人烟自家的府邸好像变得格外宽敞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

    夕锦一边走一边想着心事脚步沉甸甸的

    云华走了个也有三四个月了只是丢了个女儿显然不是这么一小段时间就能缓的过来的小事

    张敏远直接将过错归结到了陆氏的管教不周上这令本就郁郁寡欢的大夫人更是伤神最终思劳成疾整都要喝些苦涩的汤药

    张程鹏作为云华的同胞双生弟弟也受了些影响张程鹏早就考上了童生今年本是要去试试乡试的如今备考也少了心

    到是张程宁据说是因为云华走后说了不知道什么些风凉话激得张老夫人大怒下令将他关了闭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蹦跶的了

    有了前车之鉴云萝和云碧虽然心里估计也甚是快活却一分也不敢再表面上显露出来比云华在时更为乖巧

    夕锦是女孩子如果不是过继也不能算作张家人十四岁也不是整十之数又恰好赶上张家现在这般气氛夕锦今年的生辰注定是办不大的

    ……尽管往年也不铺张只是这一回怕是要格外零落了

    其实夕锦在意的并不是这些只是看着自己从口中呼出的气息化作白雾袅袅升空不由得有些感慨

    就像上一秒的呼吸不知道飘往哪里一样人的生命轨迹果然也无所估量

    云华离家是八月十五而她的生则是九月廿一当时她比夕锦现在的年纪还要小些却早已想好了要走哪条路并为此直接寄上了一切

    霍无双又何尝不是如此虽然拖到了十六但心中一直有抱负有目标只是缺了临门一脚等契机到了她二话没说就下定决心去奔赴而当下已是京城所有女子的心之所向手底下的女子兵骁勇善战毫不逊色男子霍无双绝不愧对那天下第一女官的牌匾和巾帼将的名号

    她们都有了自己的归宿夕锦却觉得自己像蒲公英只是随着风力浮沉而没有明确的目的地

    ……

    张虞简单地给夕锦过了生辰六公主也有出息端的是女主人的作态虽然和张虞并不僵化但贤内助的模样却做出了十成十

    夕锦看着六公主觉得她和数月之前好像有所不同

    更加漂亮更加内敛也更加捉摸不透

    南华国的六公主出嫁前没什么独特地让人记住的名声只是宫廷这样金色的鸟笼中没什么特色的金丝雀一只

    现在她的样子看上去似乎和传闻中愈发附和

    面面俱到毫无棱角圆滑得像是鹅卵石慈眉善目……如果她在晚膳之后没有把夕锦叫到她屋子里去的话

    其实仔细算算六公主的年纪和夕锦真的差不了多少比起继母和继女这样诡异的份站在一起还不如说小姐和丫鬟更合适六公主一贵气天生的贵态是掩都掩不住的夕锦却吃过苦养成了简朴的习惯说白了就是像云华总说她的一样夕锦偶尔会显得小家子气在京中历练多年这个小毛病还是时不时要出来转一转增加存在感

    比如现在就是如此

    六公主斜躺在铺着厚厚的毛毯长椅上一副慵懒的样子旁边那个总冷言冷语的丫鬟站在旁边低眉顺目地给她捶背

    夕锦缩了缩手脚站在她面前有点像只小麻雀

    六公主抬起眼皮道:你十四了吧

    这是明知故问夕锦点头很是配合

    六公主又道语气中透着一份威慑:本公主也没什么可以送你的和张虞大人商量了一下之后还是送你一份婚书最为合适也尽了本公主的心意放心生辰贺礼是贺礼嫁妆又是嫁妆本公主当初说好给你的添妆自然不会少

    六公主嘴里挤出张虞大人几个字时口气一变像是被戳中了痛处好在她掩藏的还算快速

    ……夕锦咬了一下嘴唇六公主这话说得像是夕锦怕她赖了嫁妆似的

    不过没等夕锦终于决定逆袭一回有人先她一步愤怒了起来:卧槽嫁本大爷需要个毛嫁妆需不需要本大爷放根胡萝卜把张虞钓来让他在门口路过一下然后……

    夕锦内心默默:……你偷听的怪癖还没改吗

    ……咳这是本大爷在探听世间万物的动向职责所在而已本大爷一看就是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琼枢不自在地清咳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琼枢:本大爷能控整个世界送雪就送雪黑人就黑人嫁妆算个球

    【真】系统:……

    ——

    现实世界

    某养成游戏资深玩家忍不住掀了桌子:卧槽这什么游戏为什么剧都自己动了啊啊啊啊啊

    ——

    有好多姑娘补分好感动谢谢quq

    森森的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