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最新更新

    七夕这天,正是张虞大婚前夜。

    本来天子也是想让张虞就在七月七成亲的,只是张虞和六公主然都不约而同的拒绝了。张虞的原因不清楚,六公主只是不希望新婚之夜和有人互诉衷肠之是同一天。

    夕锦坐在窗前,今天的星空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雾色,月亮都显得暗淡,又何谈其他更小的星星。

    琼枢以诡异地姿势躺在桌子上,茶杯茶壶被他丢到了一边,因为后脑勺贴着桌面,喉咙大约有些被压住,声音有点哑:“别多愁善感了,那个公主也就出来蹦跶个一两年而已,你马上就十四岁了,她还能管你到几时?咳,而且你爹又不是有了媳妇就不要你了,放心放心,有你亲娘的影响力在,那个公主的战斗力就和渣渣一样。”

    “……”夕锦只觉得更加尴尬。

    张虞然暗恋她娘……这个消息让她无论如何都消化不了,这也太过诡异了一点。

    “琼枢,”夕锦叹了口气,“爹爹他必须和六公主成婚?”

    虽说张虞和母亲的事很奇怪,只是张虞现在已经是夕锦心中的“亲人”了,这点无可否认也无法抹消。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夕锦都对张虞能够放下对非亲生的姐姐扭曲的恋,同时找到真正喜欢的人抱有幻想。

    琼枢答:“当然有,你以为干嘛非要设定个名叫七夕的节,还偏偏要把你爹的婚事定在七夕第二天?只要你和张虞的好感度是红条,并且达到一定数值,今晚就能触发特殊感□件,接收到张虞告白……咳,然后就能引出后续事件,张虞和六公主就会解除婚约了,只要能顺利维持到‘锦’发布,不出意外就是张虞感结局顺位一号。”

    “……”夕锦心里怪异的感觉更奇怪了。

    她和爹爹在一起……绝对的区!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吧!

    如果说张虞暗恋她生母的事只是让她觉得心理怪异,那么琼枢口中的“父嫁”让她完全浑起鸡皮疙瘩头皮发麻。

    连带着想起张虞说过好多次“她像极了她娘”的事,都让她觉得浑不利索。

    “啊……对了,差点忘掉了,”琼枢无视夕锦完全纠结到了一起去的脸,突然坐了起来,好像想起了什么的样子,“除了第十号黑名单成员例外之外,其余男主都要在十三岁七夕之前触发告白事件才能后续发展感来着。”

    “唉?”夕锦回过神来,睁圆了眼睛,“今天……吗?”

    琼枢没有正面回答,面无表地转过头来看向夕锦:“本大爷喜……咦感觉好想有点不对啊。”

    琼枢困惑地摸了摸下巴,表甚是严肃。

    夕锦愣住,只反应了一下就知道他想说得是什么,顿时血便全往脑袋上冲了过去。她差不多算是定下了打算和琼枢凑对,但到底是随遇而安的想法多些还是对琼枢的感多些……夕锦自己也没有想清楚。

    没有给夕锦任何退缩的机会,琼枢已经又转了过来,因为各种原因而僵硬,显得十分面瘫,他淡定地说:“我你。”

    ……

    时间好像停住了一般,夕锦看到琼枢的动作放慢放慢放慢……‘

    等等,时间好像是真的停住了?!

    一个对话框很合适宜地欢乐地跳了出来,这一次框的颜色变得格外绚烂多彩,一看就和往常不同,然还有节描写:

    面对琼枢深的告白,你的选择是:

    一,亲吻他。

    二,答应他。

    三,拒绝他。

    夕锦:“……”后面两个就不说了,第一个是怎么回事,格式不对吧。

    怀着一种莫名的复杂心,夕锦对着选项二戳了下去。只见该选项在她指间触到的一刹那闪过一丝淡淡的粉红色浮光,然后整个框一边闪烁着一边快速蜷缩起来消失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怎么觉得今天这个框的花哨度好像比平时要高不少,一看就格外不同寻常啊……

    时间恢复了正常的流速,眼前琼枢的动作和神态又鲜活了起来。

    夕锦红着一张脸,效仿琼枢努力做到面无表稳坐泰然宠辱不惊:“……我答应。”

    “本大爷怎么觉得意义有些不明……”琼枢又皱着眉头,右手抵在下巴上沉思。

    夕锦无视之,并迅速切换至下一个话题:“天色不早了,你一天到晚不会府邸可以吗?你家刚刚落成,应该是事很多吧,怎么都没见过你好好打理。”

    “本大爷你留在你边就不太习惯,”琼枢很理所当然地给出答案,看上去相当无辜,“毕竟这种生活持续了……唔,本大爷也不晓得多少年了。说实话,比起本大爷好像比较熟悉梳妆盒……不过!本大爷就算是在梳妆盒里,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本大爷英武豪迈的纯爷们之气!”

    琼枢为自己辩解了一下。

    夜入得更深了。

    ……

    南华国六公主大婚这,可谓是十里红妆。国嫁的手笔果然不同寻常,红色的嫁妆箱子简直铺满了京城大大小小的街道,无数东西从皇宫中运出来,然后纷纷送进了张府。

    张虞一大早就为了不耽误吉时而去迎亲,夕锦是不适合在这种时候出门的。

    为了堆放那些箱子,夕锦的屋子也被暂时征用了。一箱又一箱的方盒子全部被高高地堆在一起,把院子塞得满满当当。夕锦仰头才勉强看到顶端,不由得心惊跳,十分担心它们会不会因为摇摇坠而尽数坍塌下来。

    而且便是现在这样,似乎还不是终止。

    有几个太监进了张府,就在夕锦的院门口指挥下人搬东西。那些仆人自然也不是全是张府的人,都是不曾见过的生面孔。不过看衣着,只怕是宫里的人。为了图个喜庆,所有人都是穿着艳丽的大红,但从款式上还是能辨得出一二的。他们若不是品级不够的太监,想来就是侍卫了。

    整个张府都被铺天盖地的红色盖住,简直辨不出原来的模样。夕锦也是一红裙,宽大的袖子,复杂的头饰,和一头的金簪,重的她挪挪脖子都困难。

    为了给足公主面子,夕锦觉得自己说不定比新娘子还要难受些。

    夕锦是继女,就算不是继女,在这样的场合出现也只是徒增尴尬,便只能留在屋中,凑不起外面的闹。

    云华听说是真的病了,也无法前来陪她说话。

    夕锦忧虑之事又添一桩,谁知云华是不是为了准备跑路,又极其想念心上人而思虑成疾,这才卧病在了。

    屋外锣鼓喧天,炮仗的声音接连不断,炸得人耳朵疼。

    所谓结亲之礼行了整整一天,晚上的宴席据说也极是喧嚷非凡。只是夕锦出不得屋子,也不晓得到底是有什么特别的。

    琼枢好歹安了个官衔,这等事他不得不到,也在外面,只不过刚喝了点就装醉又回来了,带着一酒气化为绿珠子缩进梳妆盒,昏昏睡去也。

    夕锦也带着满心的怪异感,一觉睡了过去,前一天的婚宴究竟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

    这一夜,京城里姑娘们的芳心,碎了一地。

    作者有话要说:==……好累……

    快要忙成渣渣了otl。

    我有多少天没写到三千字了?

    otl好吧,明天我一定会写到的握拳!

    ---

    打滚求评论求支持=3=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