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最新更新

    “张虞大人,并非是夫人的亲弟弟,”王嬷嬷靠近夕锦,沉着脸开口,“张大人家破人亡,蒙天子垂怜送来张家这年,老奴记得清清楚楚,是八岁。彼时夫人年方十六,却还是小孩子心,一直拖着不肯定亲,便是媒婆踏破门槛,也没应下一门亲事。”

    王嬷嬷的脸恍然变得柔和了不少,平时的一股硬气在空气中融化,很是怀念的模样。夕锦顿生感慨,心口一阵酸涩。

    母亲当年深受追捧的原因,夕锦当然是晓得的。她母亲生了一副好相貌,享有第一美人之称。

    这称呼并非说有就能有的,而是收获季上有一个特别的项目,不同其他的单项才艺,而是选美。真正的美人,不止要有脸蛋,还得气质出挑,琴棋画无一不精,诗词歌赋无一不晓。

    而她母亲天资聪颖,可谓天之骄女,连任了六年魁首,第一美人当之无愧。

    她本有更好的亲事可循,当时张府也还没现在这般衰弱,她便是想当皇后,也有这个资格。

    王嬷嬷继续道:“张大老爷当时已有了官职,正是少年志满的时候,成天早出晚归。而夫人不知什么原因自幼与大老爷就不亲近,平里相处的时间减少,自然更加生分。而老夫人没有其他子女,当时夫人最想要一个弟弟……张虞大人来得时机太巧了,简直是正中夫人下怀。”

    夕锦听着听着不对劲了起来。

    她娘剩下她的时候已经十九岁,而且她也不是长女……母亲竟然十六岁还未曾出嫁……那张虞和母亲,相处的时间可见极短,如何会感这般深厚?

    “小姐,”王嬷嬷瞧见夕锦紧锁的眉头,便知她听出了什么,立刻把嗓子压得更低,突然转了强调,“您的父亲便是三月之后偶遇了夫人,只半个月就敲定了亲事。”

    “……!”夕锦心头一惊。

    小喜本来是随便一听的,到了此处也不觉脱口而出叫出了声:“夫人当初这么仓促?”

    话出了口,小喜才发觉失言,赶紧捂住了嘴。

    王嬷嬷难得没有发作,是抬起眼皮警告地扫了她一下,又看向夕锦。小喜也晓得犯了错,抿了抿嘴,又退到了夕锦后,垂头丧气的,瞧着老实多了。

    “其中关节,老奴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夫人下定决心成亲,和张虞大人只怕脱不了干系。”王嬷嬷微微欠,“这些年来,老奴看着张虞大人如此宠小姐,这才将这些话尽数沉在心中,本打算等到小姐平平安安成亲,就让它们烂在肚子里。只是张虞大人如今成了驸马,张府以后也就不只是张府了……”

    王嬷嬷停了下来,许久,才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小姐后行事多加小心,不要和公主过多接触,也得避免冲突……小姐有什么委屈千万不要憋着,若是张府实在留不下去了,老奴就回旧宅去向老夫人说。”

    夕锦从混乱中缓过神来,看向眼前这头发较之以往更白的老妇人,不知什么时候,她的量然已经超过了张嬷嬷。

    夕锦感慨万千,感激之涌现,却不知从何说起。最终,夕锦只是向王嬷嬷深深鞠了一躬,道:“……有劳嬷嬷费心了,我……自会小心。”

    王嬷嬷什么也没多说,受了夕锦这一礼,点了点头,便转告辞离去。

    推开门,见小喜还还傻在那里没有跟过来的意思,王嬷嬷中气十足地吼道:“还愣着干什么?!明天的包子不蒸了?”

    小喜被吓回了神,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去。

    王嬷嬷这才帮夕锦合了门,留下夕锦一人在屋中多想想。

    ……

    不对,或许不是一个人。

    王嬷嬷的影刚从门边消失,房梁上刷拉一下便跃下一个人来,黑色的长发温顺地垂在肩侧,琼枢很随意地拂掉脖子上碍事的毛发,毫不气地往桌上一坐,道:“这一次果然很不同寻常,时间的顺序被打得乱七八糟的。这个原本应该是触发平安郡主府围剿余党事件的条件事件之一,现在却反而成了结果。平乐公主在逍遥王府的大里生下了孩子,虽然是早产,但好歹是活生生的……要知道原剧里,她生下的可是死胎。”

    夕锦也跟着琼枢坐下,精神仍然有些萎靡。但听了琼枢随口说出凶残的话,捏着袖子的手猛然一僵!

    脑海里蹦出平乐公主温柔的面容,一华贵的衣服,天生贵气浑然自成……那样的女子,死胎?

    “不过既然连女儿都生下来了,接下来的系列事件应该也不会发生了吧……”琼枢咂嘴,露出遗憾的神色,“本大爷讨厌那个叫德月的,弄不残她就得一直看她蹦跶……要不是本大爷这么多年早就把忍耐力修养得超出常人,不对,本大爷本来就超出常人,现在更突破了一层楼。”

    琼枢碎碎念地自吹自擂,但神态并不自然。

    夕锦瞧出他大概是想和平时保持一样的感觉,只是弄巧成拙,反而让人觉得奇怪。莫非所有的主线节都变得不一样的话,琼枢这样的人也会觉得不安吗?

    不过琼枢既然不说,夕锦也不去戳穿,如今平乐公主母女平安,是好事一桩。

    琼枢的话再明显不过,只怕德月和平乐公主的胎象有什么不得为人知的联系。比起生下死胎后抓住罪魁祸首,当然是把孩子健康地留下更重要。

    夕锦转开话题,问琼枢道:“刚才王嬷嬷的话你也听见了吧?……母亲当年……为什么如此仓促的就……”

    就算和父亲再怎么投意合一见钟,也不至于短短半个月就谈婚论嫁。便是云华的婚事,大夫人那般心急,也还不是拉拉扯扯折腾了好几个月,才勉强定下婚期。

    “本大爷听这些话好几百遍都能背了……”琼枢哀怨,“这个系列事件也过了好多次,其实总结下来也没啥。就是你母亲和你舅关系一下子好过头了,有天你娘心血来潮闯了张虞的屋子,躲起来想吓他一吓,结果差点把自己吓死了而已……”

    “什么?”夕锦皱眉,打断琼枢。他的话不清楚,夕锦有些没听明白。

    琼枢说:“张虞不是天子的暗子吗?其实那个时候天子就把兵符作为信物给他了,你娘当时翻到了那个兵符,上面……还有些天子给张虞的赠言。这种东西一看就知道是什么,何况你娘能混成第一美人哪里能没一点脑子。当时她知道这些事是知道的越多越错,本来想走,结果没来得及,你舅他就回来了,正好撞见你娘舀着那个兵符……”

    “……然、然后?”夕锦心惊跳,急忙追问下文。

    琼枢摊手:“能有什么然后?当时你舅舅对你娘已经窦初开根深种,难道还把心上人煮了灭口不成?当然是装作没有发现,其实是两个人心照不宣而已。你娘从此觉得京城十分不安全,又想不通为什么张虞什么都没做,想来想去没个头绪,干脆找个机会跑到乡下地方去啦。你要晓得以那个脚本写手的没节,她最喜欢这种戏码了……于是你舅舅就一个人留在京城单相思,没什么特别的。”

    夕锦大惊失色,再也压不住绪,失声道:“……你好像若无其事地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爹爹暗恋娘亲?这这这这这不是吗?!”

    “唉?”琼枢呆滞了一下,“你然还不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w=今天是准时的哟=3=

    ---

    打滚求评论求收藏咩咩咩,你们哟哟哟哟哟。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