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最新更新

    那人越说越觉得有底气,竟是停不下来了。

    平乐公主二话不说把手里的茶杯摔了过去,直接砸在那人脚边,他一时没反应过来,顿时吓得吐不出口半句。

    平安郡主连忙扶住平乐,平乐公主着球大的肚子,行动起来摇摇晃晃的,让人心惊跳。

    “只不过是走狗而已,”德月公主却笑得很开心,连连拍手,“也配说话?来人,把他的舌头割了!”

    平安郡主被德月肆无忌惮的话说白了脸,一把扼住她的手腕,摇了摇头。

    德月不以为然:“你拦着我做什么?难得找到个乱臣贼子,怎么不能玩一玩?!反正你也在大栖待不了多久了,本公主这回就做个新鲜的玩意儿给你开开眼界做饯别礼如何?”

    德月公主相较于其他不言不语,就算实在得说两句也压低了声音的人,她显得十分张扬,嗓音也更为突兀。

    琼枢传了点话给她:“这一次宋殇也来的,只不过没在这里。也不晓得是一时兴起放了平安郡主鸽子,还是提前探到风声躲起来了。当然本大爷觉得那家伙说不定是在寒风中瞧见哪个妹子长得不错,于是随手拖到角落里也不一定。”

    “……”夕锦无言以对,她好像懵懵懂懂的明白一些,脸上开始默默地泛红。

    琼枢真实年龄不可考证,神经越长越粗,节越长越掉,也没发现自己对花季少女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继续吐槽,完全不掩藏自己对黑名单上人物的无差别厌恶:“反正在这里等到死宋殇也是不会出现的,本大爷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啥。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德月公主和梁成王这儿子关系不错,这群皇家人都怕她坏了事儿。”

    说起来,记忆里宋殇和德月公主的确相交甚深的样子。

    夕锦疑惑,但是德月不可能看不出这些都是梁成王的人,怎么会还这样肆无忌惮,难道不会心怀忐忑吗?

    而且,怕坏事儿为什么还邀请德月公主来呢?

    夕锦把自己的问题告诉了琼枢,琼枢答得很是干脆:“想知道真相当然是要走完全剧啊!本大爷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异常事件,所以必须得走一遍才能洞悉全局。”

    夕锦:“……”

    ……

    这里头仔细一看没什么要紧的官员,张虞没有出现,只有管关鸣和管关响不明原因的出来了。算起来,最有资格说话的便是平乐公主。

    平乐公主最开始还精神奕奕的,给了乱说话的官员下马威之后,她的脸色就不可控制的变得十分难看,审了几句,就冒出细汗,嘴唇惨白,任谁都瞧得出不对劲。可却谁也没有说话,只是睁着亮着眼睛瞧着她。

    她的手时不时往肚子上放,但放上去又拿下来,好像不知道往哪里摆的样子,很奇怪。

    突然,平乐公主猛的向前一倾,惨叫出声,本断断续续说着的一句话也断了。

    平安郡主这才结巴了起来:“这、这……莫、莫不是要——”

    场面一下子混乱起来,本被围攻的梁成王一派的人趁乱想开溜,却被不知从哪里飞出来的暗卫全被截住,管关响和管关鸣本来也行动,却在见到屋梁上跳下数个人影时堪堪收住了动作。

    夕锦咋舌,这个房间里到底蹲了多少人?

    平乐公主一旦开始痛叫就止不住了,直接瘫软在椅子上,哀鸣连连。

    终于有人想起来了,喊道:“去找御医——快去找御医——”

    “皇宫未免太远了吧!”琼枢继续漫不经心的评论,镇定得好像周围都是空气一样,“逍遥王府这么大,怎么会没有大夫,不是脚本写手傻了就是这群人全傻了,这个节本大爷看了这么多回始终觉得不科学。”

    夕锦没有反对或是附和琼枢,她现在变得很慌乱,周围的人挤来挤去,若不是有管氏兄弟帮她挡着,估计已经随着人流不知到哪里去了。

    琼枢等了一会儿没有回答,稍微僵了僵,迈步走了过来。

    “哟。”琼枢向两个管大人打了个招呼,结果理所当然地没有得到任何声音,管关响和管关鸣只一起抬眼看着他,面无表的脸让人心头发秫。

    琼枢倒是一副很习惯的样子:“你们俩也要忙吧,不如把张将军的女儿交给我来护着,你们去跟将军汇报。”

    管关响和管关鸣对视一眼,完全没有起伏的神态和眼睛,根本看不出是在交流。

    琼枢外表仍很严肃,但内心里却是另一幅光景,夕锦听到琼枢在心里自言自语:“……这两货也很不科学,兄弟心电感应什么的真是可怕。”

    管关鸣和管关响其中一人回头点了点,旋即两人一同也跑出了大,步调相当整齐一致。

    夕锦这才稍微有点回神,转头看接替了双胞胎兄弟工作的琼枢,惊讶道:“你和他们已经认识了?”

    “……一起住了几天帐篷,”琼枢含糊地解释道,紧接着迅速表面立场,“真是脏死了,本大爷也讨厌这两个混球,尤其是弟弟!行了,我们也出去吧,这里要见血了。”

    夕锦这才发现果然其他人都在往外走,因为人太多了反而速度很慢。在平乐公主一声皆一声痛苦的呻吟中,他们脸上均不乏尴尬。

    女子生孩子本来就是私事,撞见公主临盆更是……一般孕妇快足月了说什么也不会出门,但平乐公主的应该还没到正常临盆的月份,又是平安的邀请,看这形说不定还有皇家人其他的理由。

    这种况下,未婚女子撞见了是不吉利的,男子更是不能出现,平乐公主的运气着实不佳,这恐怕得成为京城的新流言谈资了。

    夕锦没忍住向平乐那里瞥了一眼,惊恐得转了回来,平乐公主的整张脸都扭曲了,体状况也很古怪。

    还有几个姑娘也和夕锦一样偷看,转回来都面布惊惧,显然是对生育产生了心理影。

    男人受得刺激明显比女人大,角落里躺着的好几个口吐白沫被人提来提取的活男人就说明了这一点。

    琼枢倒是一点都没受影响,大概是因为他自己说的看了许多次的关系。琼枢一边帮她挡着周围的人,一边开路,引她向门外走去。夕锦是最后进屋的,本来离大门也不远,还算好走。

    有几个人是被押着走的,眼神躲闪,就是梁成王一派的人。还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少女在小声的交头接耳。

    有了琼枢的高优势,夕锦出门顺利不少,不多时便随人流退到了屋外。

    琼枢道:“没我们什么事儿了,回家吧。”

    夕锦云里雾里,这晚上发生的事怎么一点条理都说不出来,像是许多巧合都堆在一块儿了似的。

    轿子还留在逍遥王府外,小喜在轿子旁等候,见夕锦边跟了个高大的男人,还稍微吃惊了一下。

    夕锦刚坐上熟悉的轿子,便有几个穿着官服的男人极为快速紧张地小跑进了逍遥王府,大约便是御医了。

    作者有话要说:QUQ好困啊……

    困死我了……

    字数有点少QUQ,但是我码不动了……

    打滚求评论……

    俺去睡会儿……ZZZZZ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