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最新更新

    张虞奇异地沉默了。于是天子便当做他默认了安排,顺理成章地一路安排了下去,定下六月中就是好子,让张虞和南华六公主成婚。

    张虞短时间内不会再出征,但是夕锦一时半会儿也搬不回去,张虞便也暂且在旧张府里住下,打算挑个子回府,反正有王嬷嬷在家里打点,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才对。

    当晚,张虞把夕锦叫到了房,言又止地说了好些话,张虞这般冷静自持的人,竟然有点语无伦次。

    大致上,还是问了问夕锦,如果他成婚,夕锦会不会有什么芥蒂。

    夕锦早前偷听了朝堂上的事,晓得张虞今天来问她的前因,但反而更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来。如果张虞是普通的喜欢上了谁家姑娘,或是媒妁之言喜结良缘,夕锦自然是高兴的。张虞若是为了她真的错过成亲的好时光,这份恩她下半辈子无论如何也还不完。

    但是皇帝赐婚……

    总有种强买强卖的感觉。

    张虞回到张府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见张老夫人,婚姻大事绝非儿戏,想来他也同张老夫人说过这件事了,也不知老夫人是什么态度。

    张虞看上去很是疲惫,叮嘱了几句就蹙着眉靠在椅子上,不同往常竹子一般地直腰背,今他有些颓唐。

    夕锦和张虞道了些近况,本推门离开,临别时还是没有按耐住心里的事,不知从哪里找来了勇气,问道:“爹爹,你和我娘……当年感一定很好吧?”

    或许是因为夕锦之前产生了一种古怪的猜测,这话说出来很是别扭,倒像是张虞和她的母亲不是兄妹,而是夫妻似的。

    张虞显然也一瞬间晃了神,眼里闪过语意不明的色彩,过了很久,才慢慢勾起一缕微笑,貌似怀念地轻声说:“你娘……是世上最好的。”

    张虞的表有些落寞,上清冷之气似乎更甚,凝视着夕锦的眼神也较平时不同。他整个人仿佛处于另外的世界,气质与周围一切格格不入。

    “你也……很像你娘。”张虞的嘴角又向上仰起了些,但这笑容落入旁人眼中,只觉得更加苦涩,“夕锦,我定会将你无忧无虑地养大成人。”

    张虞又一次说出了自己的承诺,目光灼灼,太过执着的感让夕锦觉得有点发毛。

    夕锦觉得疑云更浓,或许应该问问王嬷嬷,当年张虞和母亲之间,是否有什么特别之处?

    ……

    从张虞那里出来,夕锦走了几步,又调转方向去了云华的屋子。琼枢表示他今天要去收拾那个所谓的宅邸,就没有回来,之后也悄无声息,大约真的是在忙。

    云华最近老实的很,整地憋在屋子里不出来,夕锦猜得到她的打算,于于理本应阻止她,可夕锦近总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竟然感到像云华这般放手一搏倒也快意,去了劝她的心思。

    琼枢不在,云华……也不知还会留到几,或许现在正是姐妹谈心的好时候。

    手放在云华门前,夕锦隔着门能看见云华的影在不停地移动,好像不停地在搬东西似的。夕锦起了一丝退却之心,但终究还是敲了门。

    “谁?!”云华回应的声音很急,像是受到了惊吓,紧接着门里一阵窸窣的琐碎杂音。

    夕锦吞了口口水,应道:“姐姐,是我。你现在有空吗?”

    “夕锦?”云华显然是松了口气的样子,语调也缓和了下来,多了几分调笑之意,“也不早说,一点声儿都没有,是专门想来吓我?”

    说着,云华就走过来来开了门。

    屋子里面意外地混乱,夕锦咋舌。云华是极为注意细节的人,她的屋子向来一尘不染,连平不用的都干净地找不出灰就可见一般。这样杂乱无章的格局在她房间里看到,简直可以说是奇观了。

    夕锦进了屋,只稍微惊讶了一下,便严肃了起来:“姐姐,你这是……在准备了?”

    大夫人明摆了要将云华和王宁科凑成一双,云华从议亲之起就不断地反抗,从未消停过。现在对上她最厌恶的王大人,反倒没了声息,怎么想原因都只可能是一个——云华下定决心了。

    自从霍无双之后,京城姑娘的逃婚人数一直在上升,不想嫁人或是所嫁非所愿又有胆子的女孩们动不动就跑一跑,已是京城让官员焦头烂额的问题之一。

    云华应该也是这个主意,她的心上人神神秘秘的,不晓得是什么来头,或许走得不是正道,云华道路格外艰难,倒不如一走了之,两人一起奔了天涯痛快。

    云华笑了一下,很轻松地挑了挑眉:“你倒是聪明不少。不过我暂时还不会走,只是早作准备罢了。”

    “姐姐,你还有小半年才满十四……”夕锦担忧地问。

    现在就定下未来几十年的道路,会不会为时过早?

    “母亲已经在和那个什么王大人家里讨论婚期了,”云华又自顾自地去摆弄东西,语调没有过多起伏,很平静的样子,“她一刻都不想让我在家里多留,最早可能过了中秋就要出嫁。那时……”

    云华停住,嗤了一下,这才补上后半句:“那时我还没满十四呢。与其去和那种人消磨一辈子,当然是最后拼一下来的好,你说呢?”

    “这么急?”夕锦皱眉,“大伯母她……”

    云华道:“我娘也只是心忧罢了,可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我嫁去南华的。我也不是去死……若是以后有机会,自然会回来报平安。他在路上给我做了安排,周全的,应该不会有问题。”

    “……你什么时候动?”

    云华转,将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微笑:“你知道的越少越好,以后有人问起,也不会牵扯到你。只可惜我是看不见出嫁了,希望后还有机会……后的事,后再说吧。”

    云华说着说着,就止了嘴。

    逃婚这个事本就没有什么定数可言,云华跑得距离又特别远,将来的事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准的。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发生了一件惨绝人寰的事。

    q皿q然一条评论都木有嘤嘤嘤!!!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惨的么……

    我看到终结了啊啊啊啊啊quq

    青铜门都在转了啊亲!!

    打滚已经不足以表达我的渴求了!!

    后空翻一个求评论啊q皿q

    ---

    otl今天动力有点木有,字数很少,对不起……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