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最新更新

    这些想法若是真的被琼枢知道了……夕锦脸上发,觉得好丢人。.

    稍微等了一会儿,琼枢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夕锦侥幸地想,他应该还是在睡觉吧?所以大概没有听见……

    暗示了自己几句,夕锦心里好受了些。也镇静下来,可是再看云华,张了张嘴,却无论如何也问不出口她所谓的计划是什么。

    云华看上去有主意,却是不想让她插手的主意。

    夕锦好像猜到了什么,却无从劝起。

    云华这般的倔子,定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

    张虞归京这天,气势比之上次更加烈。若说上一仗只是将匈奴揍出了鼻血,这一仗是彻底将它打残了,就算能修复,也得伤经动骨好些子,其中需耗费的人力财力自不必说,边关看来是能安稳个十几年了。

    围观人群有不少是对那位神秘参将好奇的,可到城门口才听说,人家参将早就提前低调进京了,现在早就在宫里等着,是不会在这里出现的。

    有人便懊恼失望起来,好在大部分人对张虞这种传奇男子的也很高,气氛还是很活跃的。

    云华最近很忙,没什么兴致,自然没有再去挤那个闹,整一个人窝在房中,不晓得是在筹划什么。

    这些落在大夫人眼中,倒叫她松了口气,还以为是云华对那王宁科也有几分心动,乖乖为嫁人做准备,没有非分之想了。只是虽然大夫人暂时落了点心,却丝毫没有完全放下戒备,时不时还往云华屋里跑跑,就怕她有点异常举动。

    云华瞧着无比安分,大夫人稍稍宽心。

    云华不去,夕锦便是想去也难开这个口,她终究是个寄人篱下的姑娘,年纪不大,也没什么话语权,也只得在家里待着,等张虞回来。

    琼枢一大早也去皇宫里蹲点领赏了。为了彰显大栖天子皇恩浩,封赏之前的长篇大论自然免不了,先得感谢一下先祖在天之灵保佑大栖风调雨顺,接着还得借大臣之口拐弯抹角地表彰自己的业绩,让史官记得漂亮点,最后才是给功臣们家加官进爵。非常文学

    夕锦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呢?

    当然是因为听得很不专心的某人一直在实况转播。

    琼枢语气很是欢乐:“真可惜你不在,这老头子的胡子一翘一翘的,看着好好笑。”

    夕锦惊恐:“你没有真的笑出来吧?”

    “放心,本大爷控制表的能力可是一流的。”琼枢自得地回答,“本大爷现在表面上看绝对是这一溜人里听得最认真的一个。”

    夕锦对琼枢的话表示怀疑……

    敢把天子称为老头子的不要命分子,大概把整个大栖掀了也只能找出琼枢和一堆小角落里的疾世愤俗真勇士吧。

    夕锦本人正坐在屋中,手里捏着绣花针,一副认真刺绣的样子,其实一门心思都扑在琼枢的声音上,就没在绣屏上扎下几针。这么几个月下来,她对原本小张府里温馨自由的环境甚是想念。

    她觉得甚是忐忑,之前平乐公主说过要和南华联姻的事,究竟挑中的人选是不是琼枢?夕锦心里七上八下,说不出是一番什么滋味。

    琼枢哪里会听不到她这点小纠结,却避而不谈,倒明里暗里地说了好几次一定会陪在她边,显然是怕夕锦尴尬,但又下了承诺。

    夕锦很是感动,琼枢这般,不可谓不是为她考虑到了极致。

    ……

    琼枢不知是使了什么手段,朝堂上的对话和小响动夕锦都听得一清二楚,好像自己本来就在宫里似的。最开始夕锦还图新奇怀着敬畏之心专心听了几句,后来就越来越听不进去,确实十分无聊,尽是些有的没的的空话。

    还有天子边那个太监,拍马拍得响亮,简直是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兴致,每一句都奉承地恰到好处又圆润周全,恶心得要命却又挑不出错来。

    伴君如伴虎,果然离君最近的,都是人精。

    絮叨了一个多时辰,总算开始最后的重头步骤了。

    琼枢抱怨道:“这老头子居然让本大爷跪着!本大爷的腿都快跪麻了,如果不是另外那个混蛋在,本大爷绝要把这个地方的数据修改掉。”

    圣上间断着喷了这么些个时辰唾沫显然也有点累了,默默地收了口。而那个附和奉承的太监大约也累了,闭嘴没再说话,倒是另一侧的公公开腔了。

    琼枢吐槽:“不就是一堆黄条子么,用得着捧得跟一家老小的脑袋似的这么仔细么。”

    夕锦正抽空往下扎的手一顿,差点刺错了位置,抽了抽嘴角回道:“那说不定还真是人家一家老小的脑袋。”

    公公可不是天生就是公公的,这些太监说好听些是天子边的近臣,其中有不少……当年也是名噪一时的少年才子、金榜题名的先达学者,因犯了或真或假的过错而不得不遭受宫刑。

    宫刑对读书人来说是莫大的屈辱,有些自尊心强的就干脆自己了断了,而下不了手的则选择忍辱偷生,被曾经的同僚同乡嗤笑。

    而他们,在变成人人唾骂的“阉狗”之前,或许是有妻子儿女,亦或许有年迈父母,肩上还挑着大梁。有人一心求死,却不得不生。

    “其实……”琼枢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吞了口口水又道,“本大爷可以让他们长出来。”

    夕锦:“……”

    虽然他们的确很值得同,但是真的长出来很恐怖的吧,会被抓去炼丹的吧……

    那个太监是站出来报幕的,比起另一个人的油腔滑调,他明显要稳重许多,声音虽然不辨雌雄的尖利,但字正腔圆,每个字都极其清晰,让夕锦听着舒服了许多。

    “……参将琼枢……”

    夕锦的意识集中起来,竟然意外地在名单中听到了琼枢,她手上动作一顿,琼枢竟然直接用这个名字就上了,不是那个什么“王九京”吗?!

    但接下来的话更让夕锦觉得惊讶。

    那一大串战功数字太杂,夕锦有些云里雾里,但封赏她却是明白得一清二楚。

    “……封定国将军,赐定国将军府……”

    唉?

    琼枢声音小了不少,有点像碎碎念:“这什么破封号,哪里能突显本大爷英武不凡的形象。”

    夕锦还有点没晃过神来,琼枢确实有份了,而且还相当金光闪闪……

    夕锦顿时有种琼枢离得越来越远的感觉。

    “放心放心,本大爷说了好多次了,”琼枢感知到夕锦的不安,“本大爷绝对会和你在一起的,你讨厌本大爷讨厌的自杀了本大爷都得在地府见到你。程序捆绑设定改不掉的,就算地理位置不是挨在一起,我们也是有相关部分是分不开的。”

    琼枢说着停顿了一下,突然口吻转变为狡黠:“何况,本大爷觉得这一次本大爷说不定能留下来也不一定。”

    那公公又连着报了好几个名字,功成退,又沉默不语。

    夕锦一愣,竟然没有听到张虞的名字?!这不太对吧……

    张虞虽然没有上次那么迅速地打完全仗,琼枢又大放异彩,可是无论从哪个角度讲,张虞都还是最大的功臣,怎么说都该有他的赐封才是。

    只字未提,这太不合常理了……

    下面的朝臣显然也和夕锦是一样的想法,皆交头接耳,传入夕锦耳中的嘈杂声多了起来。

    天子的喉咙大概休息地差不多了,清了清嗓子开口:“诸位卿不必猜疑,朕有事要说,南华与我国素来交好,而近南华国派了使臣送来消息,有意将公主嫁来我朝,以修两国亲好……”

    夕锦怔住。

    琼枢兴高采烈:“来了来了!这可是重点剧,说得可是你继母啊!乃是你家鸡飞狗跳乌烟瘴气的开端,非常具有纪念意义……”

    作者有话要说:=3=

    定点更新第二天~

    字数好像少了点otl

    总之打滚求评论求收藏求包养啊!!

    我要坚持下去=3=

    ---

    卧槽,今天**好抽,丢在存稿箱里居然不往外发otl

    妹纸们莫怪啊quq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