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最新更新

    议亲之后便是定亲。^//^议亲中有了中意的人家,接下来还得有些正式的步骤。而以“约见”为媒的男女本来了解就不太充足,便更是如此。

    首先求亲的一方要先去对方家拜访。若是心中还有所犹豫和顾虑,也可以邀请对方一同出来增进感

    等真的心意已决之后,就是索要八字占卜姻缘。占卜出的结果八字配上了自然最好,万一配不上,还得去庙中走一趟,消除天命的障碍。

    最后才是定下婚书,择成婚。

    王大人既然来张府拜访,乃是说明他对云华有些感觉,希望有进一步的接触,正是良好开端。

    其实平心而论,王大人的条件并不差。

    那位王大人名为王宁科,年十七,官职并不高,但家清白,尚未娶妻,也无妾侍,单看这些,已很是难得。

    张家的衰落都被别人看在眼里,云华自条件也一般,虽然出落得靓丽可人,但收获季上的表现着实差强人意。

    王宁科现在的成绩不出挑,但贵在年轻,家里也称得上门当户对。

    大夫人本为云华的婚事已焦头烂额,现在来了王宁科,大喜过望,完全超过了她的预期,很有迅速把云华推出去嫁了之势。

    张敏远没发表什么意见,他对云华的归宿问题关心程度远不如大夫人,标准自然也很模糊。既然大夫人陆氏说这人不错,那他便觉得是可以的了。

    夕锦正在房中练字,等她晓得前院这些个消息时,云华已离开屋子了。

    云华对王宁科左右说过的话没超过十句,他们两个委实算不上熟,自然是不会忽略“增进了解”这个步骤的。

    而这种男女之间的事,大夫人也不会再让夕锦掺和。她虽到了年纪却没有议亲,也不便让她晓得。

    张虞的家书又刚到,也有给夕锦的部分,她又一个人在屋里看得专注,张虞最多再有三就会回来了,便没有多注意外头的事。

    夕锦正是家里最后知道这个消息的人。

    ……不知为何,这种组合总有种很令人不安的气息。

    夕锦右眼皮跳个不停,总觉得云华今天过得不会特别愉快呢。

    ……

    昨晚琼枢回家了,一直窝在梳妆盒里补眠,疲惫的要命,一副白天出去做贼了的样子。夕锦心里感到踏实了很多,昨夜好眠。

    琼枢睡到上午才起,仍是懒洋洋的,上的光也特别柔和,浮在半空中的样子很闲适。....

    生活似乎走向了正轨。

    夕锦默默坐在旁边看着琼枢变成人,然后拖拖拉拉地漱口洗脸,拖拖拉拉地顺他那一脑袋长毛,拖拖拉拉地收拾一下了他的卧室——“梳妆盒”,最后拖拖拉拉开始擦拭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形状怪异的银白色兵器。

    终于,琼枢被看的受不了了……

    擦着擦着,琼枢猛然转头:“你今天不太对劲啊,一直盯着本大爷干什么?!本大爷还以为你看着本大爷这么多年,本大爷的英俊潇洒你早就习惯了!”

    “……只是,”夕锦这才迟缓地歪了一下脑袋,干巴巴地道,“觉得有点不真实。”

    琼枢什么也说,大步向夕锦走了过来,没等夕锦有什么表,就一把将额头顶在了夕锦的额头上,细长的眼睛凝视夕锦的眸子,脸上奇异地滑过红晕:“还记得本大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说,会陪你一辈子的吧?”

    夕锦突然发觉她最近和琼枢的肢体接触好像有点略多。

    就着琼枢的思维,夕锦回忆了一下,然后点头。

    琼枢面无表曰:“那是骗你的。”

    夕锦:“……”你为什么可以这么淡定的说出来啊喂。

    琼枢稍微将头后撤了一些,很随意地顺了顺乌黑亮丽的头发,向夕锦炸了眨眼:“不过本大爷在你十六岁之前绝对不会离开的,至于十六岁以后……你也差不多不需要本大爷了吧。”

    琼枢笑着说这话,眼睛一闪一闪的,但不知怎么的让人听着却有些寂寞。

    夕锦迟疑,伸手拽住了他的衣角:“不能留下来吗?”

    “本大爷要是有办法留下来就没黑名单上那十几个混蛋什么事了。”琼枢一用力,又把自己刚梳好的毛揉得乱七八糟,“而且仔细一想,如果本大爷停留不动的话,这个世界会崩坏吧?因为游戏一准爆了……”

    “……琼枢,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系统吗?”夕锦不知怎么的想起了最近总是跳出来的那个框,犹豫地问了一句。

    琼枢的形微微一颤,但旋即恢复了常态,很鄙夷地道:“本大爷当然是独一无二的!”

    “……那,你最近没有弹选项给我?”夕锦不死心,又问。

    琼枢敏锐地发觉夕锦话中有不对劲:“当然没有……怎么,你最近有做到选项?!”

    琼枢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夕锦老实地点头,便将最近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她本来也没有瞒着琼枢的意思,只是没找到好时机告诉他罢了。

    谁料琼枢听完,整张脸竟然凝滞了。

    夕锦忐忑地试探:“……很、很严重?”

    “相当严重,本大爷好像发现了不得了的事……”琼枢神色沉,但很快扭转过来,带上了某种诡异的笑容,“总之!以后如果再有这种选项,看着要和本大爷有一腿……不对,是有关系的,就优先选!”

    “不管什么选项都要?”

    “什么选项都要。”琼枢的态度很坚决,而且看上去竟然很高兴的样子。

    夕锦之前的猜测又浮了起来。一般选择和谁的选项就是加谁的好感,那么选琼枢就是加琼枢的好感?可是琼枢又没有在人物关系好感度的面板里面出现过……说琼枢是男主候选的话,似乎也太奇怪了一点,毕竟他自己不会不知道的吧……

    饶是如此,斟酌一番,夕锦也还是答应了:“……嗯,那我以后尽量。”

    ……

    过了午时,云华总算是回来了。夕锦的眼皮跳得依旧欢畅,便有些担心,跑出小屋前去看看,琼枢留在梳妆盒内打盹。

    云华容貌惨白,没精打采的很。

    夕锦凑过去:“姐姐……”这上午没发生什么事吧。

    云华有气无力地瞥了她一眼,旁边的嫩竹亦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

    “……夕锦,那我们果然不该对那种人这么客气,撕破脸才好。”云华勉强抬了抬下巴,好让自己的体支撑起来些,口气很是悔恨,“你猜他登门……拜访的理由是什么?”

    云华咬牙切齿,显然对王宁科登门的目的说不出口,勉强换了个词。

    见云华这般作态,恐怕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理由,夕锦摇了摇头,不想妄加猜测,越猜就会越偏。

    “他说我那如此虚心听那些废话,”云华也不故弄玄虚,满脸菜色地道出了原委,“实在是多来他所见女子的典范,门第又还算相当,就……”

    云华讲完,又啐了一口:“早知当就该甩他两个巴掌,叫他晓得晓得什么才是真女人。”

    “……那伯母怎么说?”夕锦听完也苦笑,云华虽只是说说而已,但显然极是后悔。

    “我娘……”云华愁云浮上,“她觉得这人不错,打算让我尽快定下来了。”

    夕锦哑然,云华此刻的心她不能全部理解,却也能想象一二。

    云华看了她一眼,闪过些辨识不出的神色,道:“不必担心,我自有打算……到了现在,想要退缩也来不及了。”

    “若是有需要,我……”夕锦张口想要帮忙。

    放在早几年,她会心有疑虑视而不见,而现在她和云华的姐妹谊远胜当年,她唯唯诺诺的个也不再同过去一般,该下定决心的时候,就不能往后退。

    云华摇摇手,竟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还是不宜过多牵扯,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就好,你照顾好你自己就好……你的竹马算着也回来了,如今和匈奴一战,只怕无论是二叔还是你家那位地位都会今非昔比。到时……是非要多。希望是我多心才好。”

    夕锦听得心中一顿。

    的确,虽然现在还未曾下封赏,但总有一会下的。琼枢会有自己的府邸、份,又是年轻未婚男子,皮相甚好,更别说看上去前程似锦。

    ……张虞带了她这么个拖油瓶,倒还让人不得不多思量一番,琼枢则毫无顾虑,连家长都没有,甚至省掉了婆媳关系的烦恼,不可谓不是一个金龟婿。

    那,平乐公主不是还提到和南华有意联姻的事,暗示的不正是天子属意琼枢?琼枢和公主成婚,就是一国驸马,还是用娶的,而不是入赘,地位远远不同。

    夕锦心口发闷,却不只是因为琼枢要联婚,还是琼枢后会离得越来越远。

    “不过,你那竹马不远千里从宁州追你到京城来,也极是有心,应是不会和寻常男子一样见异思迁的。”云华见夕锦恍惚不定,便安慰了两句,“你也愿意嫁他,不正是锦绣姻缘?”

    说着,云华还摸了摸夕锦的头。夕锦最近抽了个子,云华也比她高不了多少,但看上去好像比夕锦沉稳许多似的。

    夕锦猛然从云华话中惊醒。

    她方才在想什么,怎么就自己代入了?她又没有准备嫁给琼枢,考虑这些做什么?!

    等等,琼枢好像可以听见她的心里话,刚才那些东西,不会被听到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定点更第一天=3=

    =皿=如果我坚持不下去了请你们一定要爆发s属使劲抽我,我会化m接受鞭笞的。

    爆发吧小宇宙!!!

    顺便打滚求个评求个收什么的~=3=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