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最新更新

    夕锦偷偷瞄了眼云华的神色,后者整张脸都明显变成了青菜般的翠绿,紧锁着眉头,样子很难看。//

    王大人却依然十分没有自觉,大约是隔了帘子,他没能注意到云华的样子,仍然很自以为高深地谈论些女子不应从政的理论,并在话中明里暗里地表示霍无双这等女子,乃是自古女儿家的耻辱,说完还时不时抬头看云华,似乎是想得到附和。

    云华最是讨厌这些话,怎么可能还去附和?光是闭嘴冷眼旁观,也是忍耐到了极限的表现。

    夕锦默默叹气,不欢而散是肯定的了,而这位王大人的官职也不算不能得罪,只希望别闹得太僵。云华该圆滑的时候还是圆滑的,应该不必太担心吧?

    下意识地摸了下袖子,什么也没有触到让人觉得格外寂寞,夕锦收回了手,这个小习惯无论如何也改不掉了。

    昨晚她对琼枢做了出格的事,琼枢一大早就跑了,据说是进宫面圣。到现在,他一点声音都没有,倒真像是本来就不存在似的。

    ……以前总觉得琼枢很烦,可是被烦习惯了以后,太过安静反而会觉得不安。

    夕锦觉得自己八成是脑袋坏掉了。

    帘子对面的王大人越讲越来劲,显然是在兴头上,说着说着还手舞足蹈了起来,双手不停地在空中滑动,比划着什么。只是云华对他的那些男权主义的话分毫不敢兴趣,眯着眼睛不着痕迹地打了个哈欠,一点也没听进去。

    王大人自顾自地讲得欢乐。

    云华压了压嗓子,用袖子掩住嘴,小声地对夕锦道:“困了就睡会吧,不用理他,等他说完我们就走。”

    “……王大人……真是……”夕锦苦笑着想回点什么,但斟酌了半天也没想出合适又得体的词。

    “女官的数量正在增加,她们虽然手生但贵在细致周全,最近朝堂上反对的人越来越少了,”云华微微一笑,瞥向红衣王大人的眼神带了几分嘲讽,“好几位举足轻重的老官员都不再坚持了。现在顽固派里只剩下没几个人,最年轻的便是这位。他每个同龄人好说,也寂寞的很。”

    讲了两句,云华的口气已是带上了幸灾乐祸:“姑且让他说个够吧,反正我看他也坚持不了几了。//

    云华素来不对不相干的人抱有什么怜悯,更何况王大人是她厌恶的人中一员。见他最近不得志,云华高兴之溢于言表。

    夕锦眨眨眼睛,倒是发现了别的东西:“姐姐近很关注朝政?”

    “是下了点功夫,”云华低下头,手指抚过袖中的一块手帕,满面尽是温柔,但转眼便又是坚定之色,“等归等,还是得给自己留条后路。关注一下况没什么坏处,有些人下了陈诺却不回来兑现,倒不如自己找个途径出去。”

    夕锦对云华的决心充满敬意,也带了几分羡慕,她心中犹豫的事不少,但大多都随波逐流了,真正动手的实在没有多少。

    受到自家妹妹崇拜的眼神,云华好笑的勾了勾嘴角,眼中闪过狡黠:“想什么呢,冲出去抽那个男人两巴掌罢了,心里舒坦了再回来接着等。”

    夕锦:“……姐姐好魄力。”

    云华:“过奖。”

    ……

    王大人总算说得该喘口气了,见云华和夕锦两姐妹一直小声说个不停,便故作风度地整了整衣摆,做了个手势,道:“两位小姐似乎对在下所言亦有所感悟,不知是否愿意说出来也和在下交流一番?”

    言罢,王大人一脸期待地看向两人,眼中已是隐隐闪出自信来。

    夕锦顿时僵住了。

    云华也滑过一丝不耐的神,但他终归是有实际官职的人,比不得赵慧慧之类女眷,撕破皮没那么容易打发。

    “王大人的见解甚是传统,”云华皮笑不笑,语调转了几个圈儿,听上去怪怪的,“让人不‘刮目相看’呢。只不过和小女子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不如亲自去和圣上谏言吧。”

    王大人到底也在官场上混了几年,没被别人打压下去,虽不出挑,却也没落个贬谪的下场,不算没有本事的。听云华阳怪气的话,他觉出不对,皱了皱眉头:“小姐话中有话?君子光明磊落,不如明说!”

    王大人看着不太坐得住了,似是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一双眸子像鹰一样盯住云华,想要看清她的表

    只是隔着一层帘子,再加上云华的面纱,看清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便是竭尽心力,能够辨出个外貌轮廓,就算好眼力了。

    云华貌上的不耐烦更加浓郁,但声音倒是委屈:“大人未免太多疑了些,小女子可是什么意思也没有呢。”

    云华说“小女子”三个字说得极其顺口,虽然脸上幸灾乐祸的笑挡都挡不住就是了。

    王大人脸上的狐疑散去了点,只是神经兮兮仍停留在眸中,而慢慢将目光移向了夕锦,好像是在寻求肯定地答案。

    然后他就定住了。

    夕锦眼前跳出一个框:

    一,义正言辞地告诉王大人女子也有追求未来的权力。

    二,委婉地表达自己不赞同。

    三,掩护云华。

    四,联系琼枢。

    最近选项的出现又开始频繁了,夕锦看着眼前的框仍觉得十分别扭。失去了琼枢咋咋呼呼的指点和啰嗦,偶尔还自作主张,她居然会感到怀念。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最近选项中出现琼枢的几率也越来越高了,尤其是在牵扯到感倾向的地方,似乎总会有个和琼枢相关系的选择。

    夕锦好歹看了这些选择题几年,还有琼枢的要点点拨和指导,多少摸出了规律。第一个选项和第二个选项都和王大人有联系,但是不知道哪一个是提升好感度的。夕锦虽不至于像云花一样对王大人厌恶感这么高,却也觉得这个人很是别扭,并不想深入交往。

    再仔细想想琼枢说过的此人备选男主份……夕锦深深打了个寒战。

    剩下两个选项,一个应该是中庸路线,她和云华的好感度早就满了,没什么特别的作用。而第四个选项……莫非琼枢是备选男主?

    夕锦脸上一红,再看这个选项,竟然觉得字有点摇晃了。

    她对琼枢的感,到底是怎样的?

    有一瞬间,夕锦产生了强烈得想去按一按四的**,可最后还是将手指停留在了三上面。琼枢果真在见天子的话,还是别多打扰他来的好吧。

    更何况……

    夕锦黯然,琼枢不再是颗供搓揉的珠子了,他有自己的份,还有除了她以外认识的人,或许马上还会有官职和地位。

    既然琼枢被任命在边关的位置是张虞边的参将,那大概就说明了琼枢至少已认识了张虞。

    ……未来会怎么样呢。

    夕锦很少这样想,但是一旦这样思考起来,就发现前方迷雾一片,找不出任何头绪。

    回过神来,时间静止解除了。

    夕锦和开始选项前完全一样的站姿,和琼枢以前会维持时间静止最后动作的模式不同。她清了清嗓子答道:“姐姐刚才不过是问我大人口中几个词汇的意思罢了,不知王大人指得是什么?”

    夕锦其实看起来有些僵硬,好在有两层遮挡作用,倒也瞧不出什么。

    王大人虽仍未完全相信的样子,但体明显放松了不少,锁紧的眉头也舒展开了。他向云华作揖,愧疚地说:“……是在下莽撞了,还望小姐不要见怪。”

    “哪里。”云华面部的皮扯了扯,说话干巴巴的,“小女子从王大人这里学到不少呢。”

    夕锦知道云华是连应付都懒得应付了,只想快点结束。

    ……

    总算送走了王大人,云华杏目一挑,将耳边的头发向后拢了拢,抱怨:“竟然会碰到这个人,真晦气。”

    “……姐姐不如休息下吧。”夕锦迟钝了一会儿,才动手倒了杯茶推到云华眼前。

    她现在又有点后悔挑了三了,若是刚才选的是四,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景?

    满脑子琼枢的事,觉得乱糟糟的。

    云华也不客气,端起茶便喝了一口:“他时时还敢当面找霍大人麻烦,比起那些敢说不敢做的好些。只不知女人究竟哪里招他惹他了?怎么到他嘴里便一无是处如此不堪……若是程鹏也说这种话,我定是要拧了他的嘴的。”

    在张府里苦读的张程鹏若是听见胞姐这么说,定是得苦笑。

    “约见”还没有结束,接着云华又见了两人。那两位男子都很疲惫,也不太想要多说话,很憔悴的样子,也没什么特别的,说了几句就散了。

    云华当然没有挽留的意思,提前结束最合她的心意,二话不说就干脆地拉着夕锦走人了。

    ……

    谁料,十后,那位红衣王大人竟是对云华颇为满意,上门拜访了。

    作者有话要说:0w0努力存稿中……

    这周很不勤快otl【求原谅。

    下周我会努力更的,最好还能定点……

    --

    打滚求评论求收藏求包养,快让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q_q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