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最新更新

    那参加宫宴的共有六十七位小姐,其中三十三人香消玉殒,剩下的三十四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有破相也有残缺的,运气好些便是擦破皮。

    为追悼正月里不幸殒命的小姐们,天子下令全国缟素三,暂停一月娱乐活动。今年的新年格外萧条,最闹的三天也在一片萧瑟之中度过。

    然而,这些都没有传到战场上,为的是避免扰乱军心。不过边关的将士们虽然不知道这些事,却也不得不绷紧了神经,一刻也不能懈怠。

    所谓乱世出英雄,虽然大栖大局上还是相当和平稳定的,但和匈奴的战事之中,还是出现了几位很有魄力能够流传后世的武将。

    其中第一个便是张虞少年才子文弱生的形象告破,成为文武双全好青年的典型代表,若不是他目前不在京中,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只怕京里的媒婆能把两个张府的门槛都踏成平地。

    再有便是霍无双,放着好端端的千金小姐京城明珠不做,女扮男装跑去参军,还杀敌无数加官进爵……想也难以估计这得要多大的魄力。

    而近,僵持已久的战局又有了转机,原因是……边关战场多了一位参将。

    据说此参将能腾云驾雾呼风唤雨,随手拉朵云彩就能御风。是佛觉寺的住持云禅大师占卜了三天三夜才找到的奇人,皇上不辞辛劳将其从隐之所请出,诚心感动天地。高人这才出山,他受命之后,不过五个时辰就从京城降临边关,而且一去就风雨大作直接淹掉了敌军的大本营,匈奴崩溃只是短短三之中的事……

    夕锦:“……”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怎么好像知道这位高人是谁了……

    当天暮色降临时候,夕锦又收到了琼枢的消息,问起他这件事,琼枢貌似很无奈地解释了一下:“……虽然本大爷本来的确想直接下个天雷什么的把匈奴烤了早点回来,不过大雨什么的真心不关本大爷的事,巧合而已……”

    夕锦感觉到自己的手明显不受控制地开始抖了。

    “唉,其实这种事也不是本大爷一个人碰到过,”琼枢无辜地举例道,“不如说前朝的那个王侍郎可以遁地行走,速度奇快么……其实只不过是他从土坡上不小心滚下来,路过的百姓视力不好看走眼了而已……”

    夕锦的世界观,突然被颠覆了。

    ……

    四月,寒冬终于过去,京城里亲人逝去的压抑过了百有余,总算渐渐散开。新一年的花朵也开始绽放出来。

    京城一点点闹开,白灯笼又纷纷换回了红灯笼。

    当今圣上的第九位庶出公主德月到了该念的年纪,应该正选出一位侍读。

    公主贵为皇女,所受的教育模式自然也与常人不同。德月公主年满十岁,便同皇姐皇兄一道入学,由最为德高望重才学最为出挑的学者担任讲师,再根据每位皇家子女的况因材施教,其过程不可谓不细致。

    而公主的侍读当然也非普通童可比,首先得有一定的家庭背景,一般清白人家是不行的,至少得是七品官员家的子弟。

    其次是要年纪合适,得比公主年长二至五岁,且需得是品行优良之人。

    最后还得看收获季的成绩,往年是得在收获季至少获得前十名,而今年正月却发生了那桩惨事,适龄姑娘的数量一下子锐减,所以此次便放宽到了前二十名。

    公主的侍读会搬进皇宫之中,也和其他皇嗣听一样的课,虽然无法得到一对一特殊照顾,可比起在院里,能得到的是要多得多了,更别提皇宫里的藏,那是天下绝无仅有的知识宝库,读人心之所向之地。

    不过皇家的侍读并非一直不变的,公主侍读一般半年便会更换一次。毕竟能够成为公主侍读的姑娘年纪也差不多该议亲了,不能耽搁人家。而有过公主侍读经历的女孩,在议亲上也会特别吃香一些。

    算起来,是个人人争夺的好位置。

    条件被放宽之后,夕锦也上了待选的名单。

    按照张老夫人的意思,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也是女子光宗耀祖的可贵出路,势必得把握住。

    夕锦也有几分向往,但始终惴惴不安。

    ……

    “哦,然已经到这种时候,让本大爷想想,公主侍读啊……”琼枢不晓得在做什么,夕锦听到的声音有些含含糊糊的,好像是在吃东西。

    自从琼枢这孩子跑到边关去以后,联系他就变成了一件困难的事。有时候一天也不能说上一次话,虽然琼枢他坚持他有每天汇报行踪,只不过那时候时间太晚,夕锦已经睡晕过去了而已……

    夕锦忐忑地问道:“那个……这个会不会和……太子下的支线有关?”

    公主侍读的条件很是不错,一般女子没有人会不想尝试一下的。夕锦自然也相当神往,只不过事到临头却犹豫了起来。

    侍读要和公主一同住在宫中,若是没有通过倒也罢了,要是真的撞了大运不小心通过了,皇宫里面……可不是只有德月公主一个人是皇帝的孩子啊,其中最尊贵的一位扶宁太子,说实话,夕锦还是怕和他碰面的。

    宫宴那天,皇后本是已经想要差不多定下几个人选,再从其中挑出一个做太子妃,而剩下的人,不是正妻,或许会许个侧妃之位也说不准。

    若不是发生了行刺的事,皇后受惊,还有好几个姑娘离世,恐怕现在连备选的圣旨都到家门口了。皇后那天受惊不小,至今仍在凤塌上躺着养病,据说脸色惨白虚汗不止,得调养好一阵子,这事才暂且搁下了。

    夕锦自知条件一般,按常理来说,是绝对不会也在名单之上的,

    这并非她妄自菲薄,仔细想想,她收获季成绩并不突出,亦没有什么特别的功德,平时行事极为普通。其他和她程度差不多的姑娘全部都坐在中间或是中后位置,可夕锦当竟也被收入皇后法眼之中。

    这让她不得不多想,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在里面。

    若是皇后凑巧看她投缘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也就罢了,夕锦最担心的,万一是太子向皇后亲自推荐的她,就不太好办了。

    这些事又不能向别人说起,就是对云华也羞于启齿。思来想去,可以商量的人,只有琼枢。

    但想起琼枢那天晚上对她说得话,夕锦又觉得浑血液开始往脑袋上冲,连带着和琼枢交流都有点不利索。

    ……不过琼枢好像忘了这事似的,之后就一直没有再提起来过。

    既然对方都表现出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了,那就顺其自然吧……夕锦决定像鸵鸟一样把脑袋深深埋到土里,混过一阵子再说。

    她对太子不冷不心理没有什么负担,可是对琼枢……不知为何,总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愧疚感,完全摸不着源头。

    琼枢听到夕锦的问话,稍微安静了一刹那,然后突然发了声。

    “……我说,你就这么想走皇后线吗!”琼枢口气颇为夸张,一下子拔高的嗓门让夕锦差点从上跳起来。

    夕锦失语了一瞬,旋即嘴角抽搐:“……才没这回事,你是怎么得出这种结论来的。”

    夕锦发现她和琼枢的对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又流畅起来了,她能够自然而然就习惯的回嘴,不向前几个月那么尴尬。

    大概是个好现象?

    琼枢的语气好像有点怀疑:“你每次走的线路里面一百次有十次都是皇嫁线,这万恶的结局优先率……所以本大爷再也不信任你的话了!”

    夕锦:“……”

    琼枢带有奇怪词语的话夕锦已经完全能够听懂了,可是正因为听懂了,所以才觉得格外的囧。

    琼枢又说:“真是的,还记得之前本大爷跟你说过打工系统开启的事吧。侍读也是有俸禄的!所以这也是打工系统其中一种,属于到了固定剧点自动触发的,如果想要其他的你还得自己探索……总之,和太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琼枢口气相当肯定的样子。

    夕锦略有怀疑,皇宫这种地方,不碰到太子真的有可能吗?只希望琼枢说得是真的才好。

    算了,想太多也没什么用处,现在能不能入选还是个说不准的事,现在倒是她杞人忧天了。

    ……

    连同夕锦在内,符合侍读条件的姑娘共有五十九人,据说本来名噪一时的舒姑娘也是在名单之中的,只是德月公主的姐姐韶华公主原来的侍读定亲回家待嫁了,便向舒发出了邀约,舒自然是应了的。

    比起从选拔中脱颖而出,这种直接被邀请的显得更有诚意,也更有价。

    挑选的过程倒也简单,皇后还歇着,便由皇长女平乐公主代为主持,她和德月公主一道坐在上席,再由下面的参选自己展示一下才艺,最后由两位提问一些问题。能合了眼缘的,就能入选。

    德月公主是最受宠的公主。而平乐公主的份却更不容小觑,她是当今天子的嫡长女,比扶宁太子还要大上五岁,早就成亲搬进了公主府,去年十月又有了孕,现在正是揣着六个月的肚子。作为天下出生最为尊贵的女子之一,平乐公主的名声很是不错,外面皆传是位体恤百姓宅心仁厚的皇女,由她来主持,很是显示了对德月公主的重视。

    和当初在宫宴一样,夕锦的条件不算出挑,年纪尚幼资质太浅,尽管不至于垫底,却亦十分不起眼,只能算是中庸。就是收获季上得了十六位的琴艺,在一堆前辈级的人物之间,夕锦也变得无所适从了,更别说那些让她头痛了好一阵子才赶上来的四五经六艺。

    若非要找出一件拿的出手的,夕锦全上下唯有相貌最是出众,尤其是今年十三褪了孩童的稚气,长出少女的样子来了,格外赏心悦目。

    只是这容貌却是没有加分的。

    参加公主侍读的甄选,以后总归是得放下点架子来,包容公主的小子。所以丫鬟之类的是不能带入宫中来的,夕锦的琴也是自己抱着,抱得久了,手臂便有些乏力。

    前面上了好几个人,评价都不咸不淡,总算是轮到了夕锦。

    夕锦又稍微用了点力,这才勉强托住琴将她放到琴架上,挪了挪,调整了下位置,将其摆正。

    德月公主和平乐公主坐在一片珠帘后面,人影有些模糊,能分辨出是一高一矮,且其中一人腹部微隆,具体的看不分明,夕锦也不敢多瞧,老老实实地低着头看琴弦,按部就班地弹了起来。

    虽有琴声,但平乐公主的声音还是清晰地灌入了夕锦的耳朵,平乐是在和德月说话:“九皇妹,你觉得这个如何?倒是鼎好的相貌,看着也让人舒服。”

    “哼。”帘子后的小体动了动,头扭向一边,德月公主看上去不以为然,冷冷地回了一句,却不是太满意的样子。

    夕锦被她的这一哼惊得颤了一下,连着弹错好几个音,乱了节奏。

    德月公主虽然不是嫡出公主,但母亲是最为得天子之心的淑妃,且这份荣宠经久不衰,最近淑妃又给皇家添了孙子,不可谓不是锦上添花。而皇后卧病在,后宫事物便暂且交给了“知达理”“秀外慧中”的淑妃娘娘,一时权贯后宫,地位更是固若金汤。

    而德月公主本就生得灵秀,又有个得宠的娘亲,从小养得很,早先就听说过她有些任,不太顾及他人感受,比不得皇长女的端庄从容。

    夕锦大约是猜到她什么地方让德月公主不满了,若是没猜错,恐怕还是因为她这张脸……侍读一职和她估计是没什么关系了。

    夕锦功力不够,做不到淡定自若心平气和,一时心乱如麻,但也只得硬着头皮先弹下去,之前的心境然无存。总算匆匆地结束了曲子,夕锦忐忑不安地站起来,向两位公主行礼,就算努力控制了仪态神,还是抑制不住地流露了紧张之色。

    德月公主还是扭着脸理不理的样子,平乐也有点看不过眼,扫了她几下,才淡淡地收回了视线,在面向夕锦,又是柔和的微笑:“我记得,你是张虞大人的女儿吧?”

    “是。”夕锦受宠若惊,连忙垂首回答。

    平乐公主点了点头,右手食指轻轻叩了几下椅子把手,似是在思考,过了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你觉得,像霍无双霍姑娘这样的巾帼英雄如何?女子从政又如何?”

    以女子之事来考女侍读,又有关于皇宫政事和官员的走向趋势,算是比较中规中矩又有价值的问题。

    只是这个事已经引发了多方探讨,朝堂上多了几个窈窕女子,有些官员觉得新鲜倒也不错,可还有些老古板觉得很是荒唐,好几位头发胡子白花花一大把的两朝老人拿头碰了几次柱子,多亏家人及时劝阻下来才未酿成大祸。

    夕锦考虑一下,还是觉得答得模棱两可些好,侍读选不上事小,若是因为言辞太犀利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才是真真让人郁闷。

    夕锦道:“霍大人着实让人敬佩,只是并非所有女子都有大人之才,女子入仕不可说是极其荒谬,却也有待斟酌。”

    ……说了好长一句,实际上什么实质内容也没有。

    “哦?”被虚晃了一招,平乐倒也不太生气,只是随口应了一声,“如此……中规中矩倒也勉强算是个特点……”

    平乐公主小声道了句,接着便转向了德月:“如此,皇妹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反正也没什么意思,就这样吧。”德月的声音有点偏高,听在夕锦耳中就尤为刺耳,不知为何浑都不太舒服。

    平乐公主也没说什么,只道:“由你。”

    夕锦低下头,又抱起了琴,准备退下。旁边的太监翻了翻手里的名册,是打算报下一个人了。

    “慢着!”德月公主又突然变了卦,叫住了夕锦,“本公主倒是想起来了,听说现在你父亲军队里来了位新参将,而且和你关系匪浅的样子,这可是真的?”

    ……新参将,莫非指得是琼枢?!

    夕锦愣了一下,竟没反应过来应该点头还是摇头。

    德月公主话刚出口没得到回复,就不耐烦了,摆了摆手道:“算了,看你也不像认识的样子,还是换下一个吧。”

    平乐留在夕锦上的视线倒是多了分探究。

    太监向平乐公主投去询问的目光,平乐公主便向他肯定地抬了一下下巴。太监这才放心,又开始高声念下一个人的名字。

    ……

    五十九个人的数量实在庞大,一次想要全部查完难度很大。只是德月公主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到后面甚至人家才展示到一半就把她们打断,竟然反而让审查的速度大大提升,不到半,就全部瞧过一遍了。

    只可惜,德月对谁都没有表现出额外的兴趣,皆是理不理的样子,若不是碍于平乐公主坐在她边,只怕还挨不到这么久,她就要甩袖子走人了。

    平乐公主对自己这位九妹妹也有几分苦恼,怀着孕坐得太久估计也有些不舒服,便拖着肚子站起来走了两圈。

    夕锦远远地坐着休息,时不时抬头关注一下珠帘内的形。

    “九皇妹,你心里到底是属意哪一个?”平乐公主话中有些无奈,“若是有还看得过眼的,就先挑了去。到时候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再换一个就是了。”

    僵了许久,德月终于还是不耐烦了:“大皇姐,三皇姐提前讨了那个舒去,明显是专门要叫我心理不痛快。我非要找个比舒强的气死她不可。大皇姐,你说,若是我和父皇说我要霍无双,父皇可会答应?”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好肥有木有!!

    quq码得快要吐血了。

    打滚求评论求收藏求包养啊quq

    今天开始新篇章,仔细一算全文已经过半了呢远目

    ==我决定近期把琼枢拉回来,然后把张虞许配了唉?

    =w=你们哟=3=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