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最新更新

    由群众来选这个决定深得人心,其中支持秦小姐的人更是觉得又燃起了希望,响应地特别烈。

    为了简单快捷,霍无双只是让在场的人举了一下手。

    结局果然是在意料之中。给舒举手的人看上去黑压压一片,不用数都能出定论了。

    那红衣官员无话可说,只得宣布结果。

    夕锦向场中看去。舒是京中有名的大家闺秀,虽不比霍无双的才和魄力,却传闻是温柔如水美貌无双的女孩。若是论起嫁娶一事,舒绝对比霍无双更像男子的梦中人。

    此时舒正在和那位秦姑娘讨教琴艺指法的问题,一点也没有露出优胜者的姿态来。

    她不愧是接连夺魁五年的人,喜怒不行于色,始终只挂着淡淡的微笑,气质出尘。好像刚才根本没有出现过纷争。

    这等风度,夕锦瞧着,更觉神往。

    云华见夕锦神态恍惚,便拍了拍她的肩,笑着道:“获胜者向来都会由圣上亲自奖赏,接下来只要等到十月十,舒小姐就能上了。”

    收获季的登榜表彰均不在九月,天子生辰是十月十,当天皇宫会向所有的普通民众开放,普天同庆。便正好将收获季上各级别各项目的魁首一同赞许一番,以示皇恩浩

    这便是天下人都梦寐以求的荣耀。

    被云华一拍,夕锦总算回了神。

    “……姐姐,你羡慕吗?”夕锦看向云华的眼神有些复杂,以云华的棋艺,就算不是稳稳夺魁,也可以拼上一拼。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云华又轻笑一声,相当不在意地向后拨了一下头发,“不过你可知道,那位舒小姐明明名声远播,却十五岁还不曾定下人家。听说她对上门求亲者一向不屑一顾。而这其中缘由,任谁都瞧得出来。”

    夕锦一愣。

    ……琼枢早先说过,舒家老爷费尽心力培养了舒这么个样样出挑优雅大方的女儿出来,为的就是一个太子妃的人选。

    云华眸中闪过一缕异色道:“只是这恐怕是她家里人的一厢愿,舒小姐自己的意愿可不见得是这般的。...我若是她,一定会觉得这样的人生好没意思。”

    ……

    九月末,又有消息传来。边关战事依然没有起色。天子有些沉不住气了,命掌管星宿的官吏夜观星象,却得不出什么结论。通晓天理的官员只恍惚看出乘胜的关键已降临在大栖京城之上,却不知为何没有得到触发。

    不久天子又开始下令寻人,扶宁太子受命。

    可是问题是“王十九京”这么二缺的名字,哪里是这么容易碰到的,尤其还是在京城繁华的街道上更不可能。京郊的王家村里倒是找到那么几个人,但似乎都不是皇家想要找到的那位。

    ……

    十月初十,天子诞辰。

    和收获季一样,皇宫的小部分地方都向普通民众开放,大街上人来人往,甚是闹。夕锦在秋天不慎感染风寒,卧病在家,没有出门。

    云华觉得不去看看甚是可惜,便一个人带着嫩竹出了门,回来告诉夕锦她在宫中碰到了太子。

    云华说,扶宁太子仍然打着“丁公子”的名号,对她从旁侧击了些夕锦的事,似乎还没有放弃。

    夕锦抽了抽有点塞住的鼻子,这些她略微也有点晓得。

    可不是么,好感度版面太子的名字上面,虽然因为长久没有交往长条稍微缩短了一些,可是颜色依然红得十分出挑。

    ……

    十二月初一是太子的生辰,破例召集了京城里所有一定品级以上官员家的适龄小姐参加,由皇后亲自主持,太子会露脸。

    其寓意不言而喻。

    距离太子正式选妃的时间还有三年不到,现在怕是要先看看好人选了。

    夕锦也收到了请帖。

    她的风寒养了差不多两个月早就好的七七八八,只不过这个消息过于震撼人心,夕锦果断宣布她还没好,并真意切地表示害怕有病之会给皇后太子带去晦气,虽然心神往之但还是要坚持留在家里继续养,将遗憾之表达地淋漓尽致。

    然后,夕锦很快收到了回复。

    皇后表示她也非常悲伤,尤其是不知怎么的最近京城里染了风寒的姑娘特别多,这一次邀请的千金们三分之一都不能来,希望大家能快点痊愈的就快点痊愈,太子的生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同时皇后还赏了两颗成色一般的玉珠子,又附了些川贝枇杷之类治感冒的药材。

    小喜出去打听了一下之后,回报皇后给所有抱恙在家的小姐都是这个赏赐和回信。夕锦这才安心了,继续乖乖躺着装病。

    ……

    事没有到这里结束,有时候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次年正月,皇后不知怎么的别出心裁决定邀请各家女眷一起进宫去过年,并特别邀请了之前“遗憾”地错过了太子寿宴的人。

    全体带病姑娘:&¥%……

    这种正式的邀请,翘一次还有可原,翘两次就是不给皇家面子了,夕锦此回说什么也是要去的。

    云华心里有人,十二月的太子生辰当然也是各种推脱没有去,也得和夕锦一同前往。她心中甚是不愿,出门前还絮絮叨叨不住地抱怨。

    外面天凉,夕锦在上多披了件衣裳,手里碰了暖炉,这才觉得稍微暖和了些。

    地上都结冰了,抬轿的轿夫自然要比平时小心,可不能跌了跤,速度慢悠悠的,倒比还平稳。

    夕锦和云华便在门口碰到了赵慧慧,她到现在还没有定下人家,现在看上去反而淡定多了,只不过见到两人仍是有点理不理。

    赵慧慧走路速度很快,本来已经超过了夕锦和云华,孰料没一会儿她又折了回来。

    她近涂抹地似乎相对清淡,竟然没有像以往那样精心,也不知是什么主意。只见赵慧慧愉悦地上下看了云华几眼,笑眯眯地道:“云华妹妹去年也开始议亲了吧?听说还不曾找到人家?是因为收获季连着几年都在预赛就落选的关系吗?”

    ……这话说的,摆明了是来挑刺的了。

    “姐姐说笑了,”云华同样笑得一脸灿烂,都快开出花来了,尽管她个人并不在意这个问题,甚至可以说是有意而为,可因此而被赵慧慧嘲讽,她却咽不下这口气,“姐姐都不急,我有什么好急的呢?”

    赵慧慧面色不改,拨了拨手指:“我当然是不急的,不过是挑不好选哪一个罢了。”

    说着,赵慧慧抖了抖上雪白的裘衣,眸子轻轻上挑了一下:“近总有人给我爹送来东西,说是要赠给我的,你说他们是什么心思呢?”

    “也许是觉得有些东西堆得太高了,家里挤得慌吧。”云华笑容愈发灿烂。

    赵慧慧顶了回去:“那他们怎么不送去妹妹家?”

    “早几年就听说了,姐姐家里不是正要建登天阁吗,”云华睁大了眼睛,很自然地回嘴,“想想就觉得很适合放东西的样子。咦,说起来怎么到现在还没落成?”

    云华歪了歪脑袋,倒真是很懵懂无知的样子。

    赵慧慧的动作明显停滞了一瞬间,但还是坚持脸上的颜色不变:“有这么回事吗?呵呵呵呵呵呵。”

    云华:“呵呵呵呵。”

    夕锦:“……”

    赵家登天阁的事太树大招风,若是能建起来才奇怪了。

    夕锦默不作声听着云华和赵慧慧你一言我一语,互不相让,觉得分外无聊。若是往常,她定是和琼枢说话了,可是现在……

    夕锦习惯地想去摸一摸袖子里的珠子,但动了动还是收了手。

    又将上的外往自己这边搂了搂,手里的小暖炉都快不冒气了。夕锦觉得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

    作者有话要说:QUQ今天更得特别早对吧。

    你们猜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榜单没赶完啊啊啊啊啊啊啊……【哀嚎

    --

    非常感谢小透明甲姑娘的长评,你说我拿什么来你才好,么么么么么么=3=!~╭(╯3╰)╮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