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最新更新

    俗话说得好,算计别人是不对的,因为在道行段数不一样的况下,随便算计容易被反扑……

    夕锦看不进去字,但其实并不困。  所以她虽然闭上了眼睛,却睡不着,而且她本来也没想到能琼枢竟然会半夜摸过来,这下意外地抓了个现行……

    然后,被反扑倒了。

    夕锦被琼枢突如其来地搂抱动作吓得不轻,第一反应是赶紧把这个没几天就高得有点变态的货推开。

    用力——

    推不开。

    再用力——

    还是推不开。

    ……体型差异过大果然是鸿沟般恐怖的距离么。夕锦深深地觉得无力,七月份这么的天气显然不是一个大家贴在一起的好时候,出汗就不说了,关键是她好像有点呼吸困难了……

    夕锦本想张嘴让琼枢放手,却发现嘴巴紧紧挨着某人口根本张不开。

    这时就体现出心灵相通的优越了。

    夕锦定了定神,在心里对某颗珠子说道:“琼枢,你先松手……”

    琼枢的体明显轻轻颤了一下,但是依然不动。夕锦一边用力推,一边继续在心中催促。终于,琼枢好像颇为不不愿的,一点一点向后挪了过去,松开了手。

    重新可以自由地呼吸空气,夕锦的眼睛也差不多适应了黑暗,这才得以看清琼枢完全的相貌。

    ……比之以往更加成熟,高挑的材和轮廓分明的面容,都昭示着这是个表面年龄直张虞的成年男子,而并非生长中的少年。

    满级的形态吗……这货到底是怎么做到直接跳跃重重经验值满级的?!

    夕锦不得不承认其实她有点被刺激到,连带着无法直视琼枢本。现在关于桃花节簪子的问题答案呼之出,已经不言而喻了。

    其实现在夕锦很想把好感度版面翻出来看看琼枢的好感度多高,条儿是红的还是蓝的还是灰的……但是仔细一想,琼枢的名字根本没有在任何版面上出现……

    在夕锦发呆的关口,琼枢降低了体的高度,和夕锦平视。

    夕锦心口一紧,下意识地想要挪开视线,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她发现少年形态的琼枢眼睛线条很柔和,因为比较圆总有种天真单纯的感觉,虽然是错觉……但是成年形态之后,眼睛被拉得纤长,看上去不知怎么的好像有内涵了很多的样子……

    “……我喜欢你。  ”琼枢忽然伸手捧住夕锦的脸,好像下定了决心般开口。

    夕锦放在边的手下意识地收紧,单被捏出了一小块褶皱。嘴唇被夕锦抿得有些发白,有好几秒的沉默,夕锦都不知道该回以什么才好。

    ……安静。

    琼枢叹气,表说不出是沮丧还是什么:“算了,当本大爷什么都没说,本大爷这就把这段记忆给你掐了,稍微等一下。”

    好吧,不得不开口了。

    夕锦:“呃……我好像什么都没表示吧。”然还做得到删除记忆这种事……

    “……你需不需要再想想?”夕锦憋了半天,只憋出了这么个不伦不类的问句。这不能怪她,在心跳超频全血液往脑袋冲的况下,她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琼枢苦笑:“本大爷想了好几千年了,无论怎么样考虑下去,都只会有一个答案。”

    “本大爷无法离开你边,这是某个混蛋规定好的,”琼枢直视夕锦,丝毫没有回避或者躲闪,“你如果觉得会尴尬的话,本大爷可以把你今天晚上的回忆全部掐掉,明天早晨醒来你会认为什么也没有发生。”

    似乎是怕夕锦不理解一样,琼枢把掐记忆又解释了一遍,但又好像是在对他自己说。

    “不是这个问题,”夕锦不自觉地往后稍微缩了一下,脸颊微红,“……我今年才十二,你不觉得说这话的时机有点奇怪吗。”

    琼枢面无表:“你本来都应该开始议亲了。何况一般况的这个时候,你大概已经开始和某红条少年展开支线,除非‘玩家’的攻略目标是接下来一年才会出现的男角色。”

    “……这一次,是本大爷触发了特殊剧,削弱玩家的作权力和时间,才能够增加你的自由度。”琼枢又补充道。

    夕锦想了想,回答:“……这些你说了我也不太懂。不过我需要想想,再给我点时间吧。”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完全可以当场拒绝,态度简单干脆。但是是琼枢的话,夕锦不知为何感到摇摆不定。

    琼枢点头:“好,那一切还和以前一样。本大爷……并不在意等多久。”

    ……

    怎么可能一样!

    躺回上,根本不可能再睡着了。夕锦就一直睁着眼看着天空一点点亮起来。好不容易等到天空发白的时候,就起了。

    昨天晚上,云华写的东西她还没有看。

    夕锦的状态明显不好,有时候事过去以后反而会比发生时更不淡定。她现在完全无法想象她昨晚是怎么淡定自若像往常一样地回答琼枢的问题了……

    连带着,夕锦这会儿看云华的信也十分心不在焉。

    第一遍一目十行……完全没记住写了什么。

    第二遍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地看……还是没记住写了什么。

    第三遍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这才勉强明白了全文。

    云华的事比之琼枢编的俗故事,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大约是去年五月份左右,云华在自家花园里散步的时候,发现地上有一串带血的脚印。于是她当时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忘记去找人帮忙,而是当机立断自己一个人就顺着脚印摸了过去。

    最后在夕锦现在住的这个小屋不远处捡到了那个浑都是血的男人。

    当时那人受了很重的伤,但是神智仍然清醒,手臂然还能动弹,于是就很果断地拔剑架在云华脖子上,她将自己藏起来,顺便黑了点药。

    云华就把这个人藏在了夕锦现在的屋子里,每隔三四天就偷偷过去给她换一次药。而一直负责管理这个小屋的杜鹃,也是因为这个而被云华遣到了别的地方,边的贴丫鬟换成了如今的嫩竹。

    那个男人本来承诺只要伤好了就会走,并且绝不会影响到云华和她的家人,因此云华才格外用心的照顾他。

    而整件事中,唯一的变故就是两个人一来二区竟然相处出了感……

    可是那个男人来自南华国,且是沈家人。其他也罢,可他会负重伤倒在张家院子里,武艺超群又神出鬼没不愿意过多暴露份,明显是有什么隐

    云华表示具体这人是什么份她也不很清楚。

    夕锦看完,皱眉,只觉得更加不安了。云华真的决定好了就是他?好像果然是个不得不慎重的人啊……

    再抬头,天空已经明亮了大半。

    一夜未合眼,这会儿夕锦反而困了起来,觉得倒头就能睡过去。琼枢还没有任何反应,估计正在梳妆盒里睡得正熟。

    怎么办,要不要去叫那家伙起呢。

    ……

    云华瞪着眼睛看夕锦一大早就恍恍惚惚的,好几次差点把桌子上的糕点往眼睛里塞,不由得有点无语:“……你小心点,和我交换一下感想用得着紧张成这样吗。”

    “……姐姐,你说我现在是不是还在做梦。”夕锦精神状态模糊中。

    云华扶额:“我看你是在梦游。一会儿去洗把脸吧。”

    最后夕锦还是没有睡回笼觉,琼枢也自己爬起来了,真是可喜可贺。拾掇了一下自己的装束,夕锦就到了云华这里,来和她一起吃早饭。云华移走了多余的丫鬟仆人,紧紧闭上门窗,打算进行一下必要的“感交流”。

    云华先感慨:“你竟然还有青梅竹马这回事,从来不曾听你说起过……你用词似乎有些含糊,你到底对那位王公子是真心喜欢,还是不过是愧疚?”

    “……我不知道。”夕锦吞吞吐吐地说出了大实话。又不是她真的有这么个青梅竹马,她怎么会晓得。

    为了防止云华继续追问,夕锦赶紧转移了话题:“那姐姐呢?你真相信那个男人没有什么目的?虽然大栖与南华素来交好,没有限制联姻,可他看上去似乎很不简单的样子,只怕没那么简单。既然姐姐也不知他的底细,说不定……还是再多斟酌一番的好。”

    云华拿起桌上的茶杯,慢条斯理地过着其他食物喝了一口,微微一笑,很释然的样子:“那又如何,人生总是要放纵一次的。一辈子按部就班,也太无趣了。霍家姐姐当年逃婚,还不是顶着全京城的争议,如今又有谁还敢论她是非?我不敢贪图像霍无双大人一样的好结局,只求将来想起年轻时不会后悔。”

    “……真的不会后悔吗?”夕锦垂下眸子犹豫,“他也许不是个良人。”

    云华放下茶杯,道:“只要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就不会后悔。”

    作者有话要说:- -糟糕,不小心拖到这个点了。

    话说我是不是果然还是应该明天再更,据说半夜党没前途跪。

    打滚求评论嘤嘤嘤嘤!!!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