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最新更新

    窃听是不对的。

    但是夕锦只犹豫了一瞬间就下定了决心。

    “嗯,开始吧。”夕锦在心里对琼枢说,那个男子如果和管关响或管关鸣一样武功高强的话,说不定早已被他听见了声音,没有戳穿不过是不想让云华担心罢了。

    【朋友们百度直接搜索:宅斗作弊器大雁文学】

    如果被他知道了自己此时的想法,反而容易生事端。

    琼枢也晓得夕锦的心思,没有闹出任何动静来,只是默默把窃听的功能捣鼓了出来。夕锦耳边响起清晰的声音,是一个从来没有听过的男子的嗓音,说起话来一个字一个字的,好像不紧不慢很稳重,又好像是事不关己般的感觉。

    “云华……不要继续执着这个地方了,张家比你想的要复杂的多。若是你爹真的和看上去那样平庸,以你们国家皇帝的手段,怎么能容他到如今?”那个男子道。

    云华说话的方式好像比平时柔些,不过显然很是犹豫:“……或许是因为我二叔的关系,圣上不想和我二叔交恶,所以才多包容了些我爹爹。”

    男人嗤之以鼻:“哼,你爹和二叔不是交恶吗?若是你们的天子真想拉拢你二叔,早就该把你爹狠狠地踩下去。”

    “别这样说,”云华辩驳,“二叔还是经常回来的,我爹和二叔的关系绝没有你们想得那么差。”

    “张虞不是简单的人,难道你还以为他的文绉绉的读书人竟然会武是你祖母请人教的吗……如果那位不是从十几年前就布置好了棋子,怎么会到今天这个样子!”男人越说越急促,显然是着急了起来。

    云华却仍然不为所动:“……我不想离开张家,张家也不会是你说的那个样子的。”

    ……

    那个男人在劝云华离开张家?!

    夕锦微微诧异,七夕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已经不妥,竟然讨论的还是私奔这种重口味的话题。好在云华的口气完全没有周旋的余地,如果明个云华真的走了,可以想象张家将要迎来怎样的风波。

    当初跑了才女霍无双闹得满城皆雨,云华没有霍无双这样的名声,可是如果她一声不吭走了,就是京城里第二个离家出走的妹子。

    受到波及的人会很多。

    也许霍无双会被旧事重提,也许她和云萝云碧都会嫁不出去。何况……云华不一定会幸福。夕锦感上并不支持云华离开。那个人如果是真的愿意和云华相守,何必这样偷偷摸摸见不得人?堂堂正正从正门走进来向张家人阐明来由又如何?

    看他的字,他是南华国的人。南华和大栖素来交好,没有恩怨纠缠,联姻也是美事一桩。既然不愿进屋里来,那定然有什么不愿告人的份。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认识云华?是故意还是偶然?云华是知道他的真实目的还是只是被蒙在鼓里……

    问题一股脑儿蹦了出来,夕锦觉得答案就像一团浆糊,理也理不出来。

    耳边的声音又响起来,夕锦集中精神继续听下去。

    男人说:“算了,如果你真的不愿因走,我也不勉强你。只不过多说一句,西边战事凶险,匈奴的兵力诡异,没有你们大栖人想得那么简单。张家和天子之间的关系诡异莫辩,若是你发现有什么问题,就离开张家一个人跑出来,我的承诺还是和之前一样。往南边走,只要是南华国沈家的店铺,拿着我给你的信物,都足以成为避风所。”

    “……”云华沉默。

    过了良久,那个男人才又发出一声叹息:“别露出这种表。你给了我一条命,我还你一命罢了。”

    “又要走了?”云华的生意与平时不同,好像有东西梗在喉间。

    人在事外的琼枢没心没肺的吐槽:“干什么啊这两个,又不是生离死别。爷苦了这么多年爷都没哭,虽然能两个人一起哭的话本大爷勉强掉两滴眼泪也未尝不可……总之,每次都HE的混蛋最讨厌了,呸。”

    “……安静点。”因为琼枢的插话,最后一段对白夕锦听得模模糊糊,既没有听清琼枢说的是什么,也没有听见里面两个人的告别辞。

    等琼枢闭嘴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从云华屋里出来了,走时看向夕锦的眼神包涵深意,也带了警告的意味。

    然后,他就踩着屋顶飞快地走了。

    窃听还没有结束,夕锦听到云华好像看着什么东西轻轻地道:“……现在还送我簪子做什么,桃花节都过去这么久了……”

    “啊,终于结束了,我们快点回去吧!”琼枢立刻切断窃听,装作无意地建议。

    夕锦:“……你好像很是紧张?”

    “这都被你发现了,”琼枢很淡定,“本大爷正在担心本大爷明早的皮肤,熬夜的话说不定明天本大爷会浑是褶子。”

    和琼枢相处了这么多年,夕锦对某颗珠子的说话规律早就摸得一清二楚,这混蛋刚才绝对是慌张了一瞬间不会有错的!

    夕锦瞥了一眼貌似无辜的漂浮在半空中的某人,然后毫不犹豫的起,走到云华屋前,果断敲门。

    琼枢开始大叫:“嗷嗷嗷,本大爷的皮肤!我们快点回去吧!”

    “你的皮脏了我拿抹布给你擦擦就是,”夕锦轻描淡写,“不就是颗珠子嘛。”

    琼枢无力:“抹……抹布……”

    云华显然就站在门边,几乎是立刻就开了门:“怎么忘记什……夕锦?这么还没睡……怎么,难道还要姐姐给你讲故事?”

    云华表有点奇怪,口气也是装出来的,让人觉得假,一边将手里的一根细长之物藏到背后,大概就是她方才所说的簪子。

    琼枢不死心,装作恍然大悟继续怂恿:“原来少女你是想听故事,本大爷回去给你讲吧,上次妹子和珠子的故事本大爷是不是讲到四百七十九回了……”

    夕锦无视琼枢,看着云华张了张嘴,却发现反而不知该说点什么好了。

    见夕锦言又止的样子,云华暗暗不安,多看了夕锦一眼,移开视线:“进来说吧。”

    夕锦点头进屋。

    云华将簪子随手放到桌上,眸子微微上挑,笑着伸手拿下来夕锦头上沾的叶子:“你刚才是去做贼了?怎么头上沾了这么多草。”

    “……姐姐,你想多了,”夕锦闻言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髻松垮垮的,果然有不少草渣滓刺手,应该是刚才在草丛里沾上的,“我爹我出征一个多月了,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我睡不着而已。”

    夕锦眼神躲闪,这个谎撒的并不高明。

    云华很淡定地翻开一个杯子,慢慢倒上茶,因为她的手发颤的关系,落下的茶水也有点拐弯:“才一个多月,二叔大概连还在行军的路上。想说什么就说,这么吞吞吐吐做什么,你的老毛病怎么就是改不掉。我既然敢做,就有思想准备。”

    夕锦抿了一下嘴唇,斟酌着怎么开口才好。

    云华瞥了一眼夕锦的发髻:“你的那个发簪好像去年桃花节以后就戴起来了,真不错啊。”

    “……嗯?”夕锦一愣,轻轻扶了一下松了的簪子,这才想起是琼枢去年桃花节送的桃花簪,因为防蚊虫又简单漂亮,夏天使用正好,所以她就算不带也基本上放在边,“……姐姐的簪子也不错。”

    夕锦敷衍着客道了一下。

    【朋友们百度直接搜索:宅斗作弊器大雁文学】

    琼枢继续不耐烦地催促:“差不多了,回去吧,反正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你若是再想弄清楚些,本大爷回去继续让你窃听就是。”

    云华问道:“我早就注意到这个了,不过一直没问你,今天不如我们一道说说清楚。它是不是桃花节别人送的?是男子?”

    “……应该算吧。”夕锦点头,然后奇怪地看着云华眯起了眼睛,竟是略有调侃之意。

    “我们倒还真是姐妹。那好,不如这样,”云华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转走到书架前取下纸笔,“我们就把各自的事都写下来,交换给对方,这样谁也不欠谁,如何?”

    “……各、各自的事?”

    云华已经将笔墨纸研都摊好,自己和夕锦面前各摆上一副纸笔,闻言对着夕锦一扬了扬眉:“怎么,桃花节收到簪子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既然看到了我的事,为妹妹难道不该把终大事说出来让姐姐知道知道?”

    夕锦诧异:“桃花节和簪子有什么关系?”

    “……少装!”云华鄙夷地盯着夕锦,一手已经提起了笔,显然准备开始写了,“桃花节男子送未婚女孩簪子,除了定还有什么特殊意思?你可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收下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更晚了……

    昨晚看十万个冷笑话看太久了……

    请让我高吼一句:葫芦小金刚太帅了!!!!——

    咳咳,因为昨天没更,所以今天我会双更的QUQ

    嘤嘤嘤,可是好担心双更会完全没有评论。

    打滚求评,一条人家就满足了嘤嘤嘤!!!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