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最新更新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战争暂时结束,太平再次到来。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真丢了女儿的霍家找着了自家姑娘,假丢了儿子的赵家,继续漫无目的地寻人,似乎一切如常。

    三月初十桃花节,本该是男男女女一边羞涩一边又奔放得要死的子。只不过今年苦了。大胜匈奴,天子心中甚爽,绝对普天同庆与民同乐,正好城北森林开放给了女子进去游玩和狩猎,干脆就下令让适龄官家女都进去比赛一场,开放给普通群众围观,当然皇帝大人是要亲自坐镇主持的。

    一来算是支持一下霍无双,彰显皇家大度开明。二来弥补一下收获季在战乱之中的悲剧,安抚人民。

    城北森林这个地方,虽然老虎狮子这种大的猛兽没有,可是蚊蝇虫蚁却到处都是。而且为了所谓骑,总共在其中放了一百只有标记的猎物,猎到最多猎物者就可以获胜。

    见多了男子骑,女子骑倒是第一回。

    百姓们兴致很高,圣上兴致也很高,官家女们……纷纷苦了脸。

    虽然京城的名花中出了霍无双这么一朵敢于上战场抛头颅洒血砍男人脑袋的奇葩,可是大多数女子还是喜欢花草为伴以温婉为标准的,平时只顾着节食保持材,运动什么的能不干就不干,誓要练出弱柳扶风般的曼妙段……

    先不提骑马箭,她们连弓都没有摸过。官家千金们白皙光滑的手,拨拨琴弦能凑合,拉弓?还是别说笑了……

    夕锦和云华,很不幸,明显就在此列。

    夕锦牵着边一匹温顺的小母马,弓箭挂在马侧,箭筒背在背上搁得肩膀有点疼。她和云华是被放在不同的出口进入的,她们的目标就是自己走出城北森林迷宫,按照狩猎到的猎物数量和用时来评分。

    因为以前花费了打量的时间在学习诗词上,夕锦根本就是从来没有碰过弓箭,那根弦完全拉不开,她对夺魁什么的完全不抱任何希望,现在只想快点穿完了森林,回到家里去坐着不动弹。

    琼枢说参加冒险也能够增长经验值,所以从踏进了森林,某颗珠子就一直在数“一点”、“两点”、“三点”……

    反正太安静也有点可怕,夕锦干脆将这点声音当做依托。

    还是天,上的衣物不是特别厚,稍稍带了点晚冬的清冷。

    “琼枢,能不能帮我开一下地图?”夕锦向袖子里的琼枢问道。

    琼枢不知道正在干什么,数经验值的声音时断时续的,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冒险地域是某个混蛋的管辖区,我无法涉及进入的,而且这里的地形很多遍,本大爷也不知道怎么走,你得靠自己。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最近琼枢嘴里出现“某个混蛋”的次数渐增多,夕锦有点不明所以,只能大概猜测是琼枢上司之类的东西。

    虽然是天子布置的任务,不过到了琼枢嘴里就成了“冒险系统”。据说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面控张虞的“玩家”一戳某个按钮,就可以咔吧一下开启的东西。

    话说……如果这样就可以开启这种任务的话,那如果那个玩家动不动就戳一次,那皇帝就会发动全员再来一次……那那那那那那真的不会因为劳民伤财使王朝覆灭吗?!

    “对了,之前开启的那个打工的板块,可以使用吗?”夕锦一边向前走,一边和琼枢瞎聊。

    这件事夕锦藏在心间已久,钱财一直是她心中的忧患之一。

    琼枢道:“我看过了,都不是太适合你。而且张虞才是真正的玩家,你要是想做什么,只能向他申请,至于同意不同意,要看外面那位正主的意思。”

    “……适合不适合这种事,告诉我没问题吗?”夕锦今年已经十二岁了,琼枢口没遮拦的特她隐隐也发觉了。她感到琼枢好像有点什么事没说,只可惜以前琼枢说漏嘴的东西她都没有记下来。

    琼枢突然失语了一瞬,接着回答地有点不利落:“什、什么!本大爷要不要告诉你,决定权当然在本大爷手里,你别想太多了。”

    夕锦:“……”

    琼枢不再理夕锦,继续自顾自地数经验。

    牵着马又继续向森林的深处走去,夕锦的运气还算不错,路上只见到一只小狐狸,而且狐狸也怕人,刺溜一下就钻进草丛里不见了。

    又过了一会儿,突然路边传来沙沙声。

    夕锦警惕,死死盯着摇晃的草丛。

    然后,一个女子从里面钻了出来。

    “是你?”赵慧慧有些吃惊,她显然吃了点苦头,金钏松了,几缕头发从发髻中落下,有些狼狈,“还有其他人吗?”

    赵慧慧似乎还丢了马,恐怕运气比夕锦差得多。

    夕锦哑然,她比较想找到云华。虽然也想和其他人同行,不过碰到赵慧慧……就有点不乐意了。

    张敏远自远征回来以后,天子不知怎么的头脑发钦点了张敏远近为他理疗。这绝不是一个好差事。天子现在生命垂危,什么时候说不定就飞天了。到时候近御医……是要跟着去的。

    而赵家人抱梁成王的大腿抱得更欢乐,就差没把赵慧慧打包塞给年过四旬的梁成王当小妾了。

    赵家和张家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原本赵慧慧还时不时来串串门子,最近半年来,是连串门都懒得串了。

    云华最讨厌赵家的人眉高眼低,在云华的潜移默化下,夕锦对赵慧慧的好感也直线下降。现在好友版面上呈现的数值已经变成了灰色。

    不过既然遇到了,总不能继续分道扬镳。

    赵慧慧的脸色不痛快,夕锦决心暂时不同她讲话。

    赵慧慧却受不了这种气氛,她虽然不是聒噪的人,但对别人不冷不还是觉得不适应,忍了一会儿,还是率先开了口:“……张家妹妹,现在桃花开得真是好,倒让我想起去年桃花节时的事了。”

    “哦。”夕锦随口答了一下。

    “当时似乎还在桃林遇到了你的一位朋友,”赵慧慧不打算这么简单放过她,赵家寻人前前后后也找了一年多,可竟是没有半分头绪,她心里还念着那点富贵梦,不想轻易放弃,“就是家中有弟弟的那位,你可是知道他家里的事?”

    赵慧慧的忍耐越来越弱了,刚才不小心撞了蜂巢,若不是她躲得快,那些蜜蜂又都追着她的马去了,现在说不定早已破相。

    若是有足够的权力,她又何必来参加这种莫名其妙的比赛?

    夕锦愣了一下,一时没想起来赵慧慧说得是哪一位。

    “她说得大概是本大爷,告诉他本大爷正在天涯海角寻找人生的根源。”琼枢的记忆力显然比夕锦好许多,他停下了数数,说道。

    夕锦这下也想起来了,按照琼枢说得转告给了赵慧慧。

    “天涯海角?那是哪里……”赵慧慧追问。

    夕锦摇头:“我也不知道。”

    赵慧慧好像琢磨去了不再搭腔。

    ……

    好不容易走出层层树影看到外面的天空,竟然都是黄昏时分了。

    有不少人已经出来了,大多数姑娘一出来就急着回家去,魁首是在院里专练骑的一位姑娘。

    夕锦一出来就看到云华张虞站在树荫等她。

    云华看上去倒还算不错,她本就不是那种十分被惯的女孩,就算比不上霍无双,也不至于因为一点疲劳就委屈地直掉泪珠子。

    张虞抿着嘴唇,一派清冷之色,不过眼里倒是闪烁了些关心,让夕锦觉得心里暖暖的。

    云华也迎了过来,颇为精神,可也露出了些许厌恶之色:“你可算出来了……不过,现在出来也好,这里的某些人真是不可理喻,还好你没听到这些话。”

    “怎么了?”夕锦不知云华说得是什么。

    云华侧了侧,眼睛向一旁扫了扫。

    夕锦这才注意到那里坐了个红衣官员,手里提着纸笔不断在记录些什么,他狠狠地皱着眉头,好像看到了恶心的东西一样。

    云华的口气中略有不屑:“不就是个酸臭扑鼻的文官,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若是让他站到霍无双大人面前去,瞧瞧他还敢不敢说那些侮辱女子的话。”

    张虞此时也跟了过来,他轻轻眯了一下眼睛,然后柔柔地摸了摸云华的脑袋:“观点不同罢了,你不用太往心里去。”

    “什么叫宁为碎瓦不为女子?”云华冷哼,这人戳了云华最讨厌的地方,“真不知道他回家以后敬不敬重自己的母亲。”

    ……大约是那个官员说了什么看不起女孩子的话吧。

    夕锦猜测。

    云华的自尊心向来很强,心思又敏感,这些话或许是让云华觉得她被瞧不起了,所以觉得恼火。

    夕锦正想接口安慰云华几句,却听到袖子里的琼枢又开始说话。

    琼枢一直在默默数经验,出了森林他就闭嘴了,沉默了好一会儿,这会儿他开口,夕锦倒有点意外。

    琼枢说:“那就是第七个人……不过不用在意这种事。本大爷满级了。”

    “……这么快?!”夕锦恍惚记得琼枢几个月前才刚刚到六级。

    “……本大爷最近用了点小手段,”琼枢似乎不多言,但声音隐隐有些疲惫,“喂,夕锦,本大爷问你一件事,你是怎么看本大爷的?”

    作者有话要说:QUQ更了

    明天中秋了,提前说一句中秋快乐=3=

    打滚求评论求收藏求包养!

    --

    话说我想完结了,可是大纲告诉我……这是做梦!

    跟-我-读WEN文-XUE学-LOU楼  记住哦!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