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最新更新

    夕锦心事重重,第二天的比赛发挥的并不好,考官的眉头皱了又松松了又皱,显然是被夕锦一会儿流畅一会儿诡异的弹奏折腾得心上上下下,甚是纠结。//**//

    夕锦自己也知道她今天定是弹不出什么令人惊艳的东西来了,大概在收获季的成绩也就止步于此。

    紫萝正打算走过去帮看上去恍恍惚惚的夕锦收拾东西,然后把琴抱走,谁想到旁边的管大人抢先一步,在她摸到琴边之前,就先抱起了琴。

    这位管大人好像对昨天放跑了蒙面之人的事很是愧疚,从早到晚就跟在她后,有什么体力活都抢着干。小喜一向不太喜欢闲下来,被抢了几次手以后就差给他跪了,于是此管同志就开始集中目标于抢紫萝打算搬的。

    紫罗受宠若惊,开始还有些惶恐,但见夕锦也没拦着,就乖乖地站在一旁当花瓶摆设了。

    夕锦还是不晓得这个到底是管哥哥还是管弟弟,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管关鸣吧?毕竟管关响似乎不像是会为了那种事就对她下跪的人,不是那个让人不知该怎么应付的弟弟真是太好了……

    轻轻移开视线,昨天拿到的那方丝帕还在她袖子里放着,夕锦还在犹豫究竟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云华。

    若……果真是私,将“等我”两个字告诉云华,到底是帮她还是害她?这种让人藕断丝连的传话果然还是……

    心里有东西压着的不止夕锦一人。

    几后,云华的棋艺项目也开始了。一向精通于围棋的云华竟然连第一场都没有通过,好像对手还是个唯唯诺诺的姑娘,下棋的手法一点都不老道,一看就是实在没什么特长,只能勉强混个棋艺凑数的。

    可是偏偏,就是这样的对手,云华还是以一子之差输掉了。

    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

    因此,云华被张老夫人训斥了一番。云华作为张家的嫡长女,是有义务为家族荣耀争光添彩的……可是这回,无疑是给张家抹上了浅黑色的一笔,不是什么拿得出手的功绩。

    大夫人忧心忡忡,今年也没有拿到好名次。张家的没落也早已被其他人家看了个分明,现在张敏远被调离京城谁知道是不是失宠的标志……

    云华能不能寻到好人家……可是悬了。

    ……

    今年的收获季夕锦和云华都以惨败告终。[].而张家的男主人都不在京中,也只得将两人议亲的事都延后了。

    云华看上去倒是并不在意,反而松了口气般的模样。

    夕锦摸了摸那方丝帕,仍然不知该不该递给云华。

    而且,似乎不必她将这个给云华,云华也已经在等了。夕锦倒还真不相信,云华输给那种对手,是没有放水的。

    ……

    十一月底的时候,天已经很冷了。夕锦整天整天地窝在房间里,坐在暖炉边看书,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把自己裹得像个球一样,看上去和琼枢似是有几分亲缘关系。

    当今圣上打出张虞这张牌的效果很快就出来了。张虞刚到了沙场上,一刻都没有耽搁,迅速整顿军队重振士气,隐藏在普通士兵中的张家军一见真正的将军来了,立刻个个如同打了鸡血般瞬间奋起。

    现在已经距离张虞主持战争已经两个多月,匈奴的兵马终于在半个月前被彻底击溃,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最后一两千人四处流窜,想必距离张虞乘胜而归的子不远了。

    而军医的工作渐渐减轻,张敏远也不知打通了谁的关系,成了第一批归朝的御医。昨他刚刚到家。

    张老夫人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些,至少过年的时候有一个儿子在家了。而现在匈奴奄奄一息,大栖的军队都已经开始收拾包袱准备再追上去踩对方一脚就回程了,若是运气不错,或许另一个儿子也能在过年前回来。

    大夫人也松了口气,老爷回来,云华的婚事就开始考虑了。而且这一回张敏远也是上了战场的,虽然只是做随行的军医,可是说到底还是出了力不是?若是能得圣上垂怜,升个一官半职,就算没有收获季的名次,云华的亲事……也会好看些。

    ……

    夕锦正翻着书页,边暖炉的火焰把她的脸熏得有点微红。琼枢也躺在一边,现在他看上去年纪已经不小了,左右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郎,衣服还是跟夏天没什么变化,飘逸归飘逸,不过他真的不冷吗?

    琼枢倒真是对外面的寒风一点感觉都没有的样子,甚至离暖炉不是很近,就托着腮面无表,偶尔才眨一下眼睛,安静地有点奇怪。

    夕锦偷偷瞄了某人一眼,琼枢最近好像的确有点沉默。虽然她倒是对没有人在她看书的时候咋咋呼呼这一点很满意,可是琼枢太乖巧就不像琼枢了。

    难道这颗珠子终于发现了世间的无奈与沧桑,开始为拯救苍生于水火作挣扎?

    琼枢突然扭开了脸,换了个方向继续面无表地发呆:“……别看了,本大爷英俊潇洒的脸都快被你盯出洞来了。”

    “……”刚才怀疑这货伤秋悲的自己真是太蠢了。

    “喂。”琼枢虽然看着别的位置,但还是开了口。

    夕锦疑惑地从书页上眼神移开:“怎么了?”

    “你还记得本大爷和你说过吧,有十个讨人厌的混蛋会以每年两个的规律出现,你还记得吗?”琼枢皱着眉头,看上去竟然还有几分正经。

    夕锦使劲回想,也没想起来琼枢到底是什么时候说过,疑道:“有吗?我不记得了。”

    琼枢二话不说戳开一个诡异的框框,框里面正在闪烁一些景,还有声音。夕锦隐约想起这里面那会儿好像还是她刚刚进京城的时候。

    夕锦僵了一下,说:“……你还真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功能。”

    琼枢答得有点无奈:“本大爷也很弄不清楚状况,有些你明明很喜欢这些功能,有些你却连碰都不碰……不对,这不是重点,今年本大爷的黑名单……”

    “只出现了一个人?”夕锦使劲眨了好几下眼睛。

    “第二个昨天来了,只不过……时间不对。”琼枢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又沉了下去,“……妈的,那个混蛋在搞什么鬼……”

    琼枢嘴里骂得是另外一个系统,夕锦却不知道他在抱怨什么,想了想,觉得他骂得应该是那个候补男主六号。反正琼枢喜欢骂那些人“混蛋”“混账”也不是一天两天。

    说起昨天出现,夕锦大概猜得到第六个人是谁了。

    昨张敏远回家,带回来的人竟然多了一个,据说是从边塞捡回来的徒弟,夕锦远远地瞧见了一眼,看上去很是瘦小的少年,年纪说不定比她还要小,皮肤有点黑,看上去营养非常不良。

    也对,如果是大户人家的少爷,也不至于张敏远说捡就捡了回来。不知怎么的,张敏远认定这是个学医术的好苗子,这位小少年又无父无母,正好带回来在张家住下。听说他连名字都是张敏远给起的,叫做“莫祈”,姓还是原本的姓,但是原来的名字叫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对此,张老夫人没什么不满的,虽然张家没落,可也不至于连儿子的徒弟都养不起,大夫人也不敢不答应。倒是罗氏和邵氏满腹牢。不过反应最大的还是二少爷张程宁气得都快跳起来了,他今年已经六岁,却因为被邵氏喂得多长得胖胖的,个子也高,只比那个少年矮了一点点,平时就是小霸王。

    张程宁暴跳如雷的原因,只是因为张敏远让张程宁分一半的院子给莫祈,张程宁从小到大除了有点怕张程鹏,还给过哪个同辈面子?当然气得大喊大叫,昨个闹了一晚。

    当然,这番暴动被张敏远镇压了。张敏远似乎真的相当看重莫祈,连自己亲儿子都没怎么让。

    “是他?”夕锦有点小惊讶,不过没露出其他太多的绪。

    所谓候补男主这种东西,就是一回生二回熟。听说扶宁太子是的时候,夕锦还会稍微羞涩一下,到后面就发现规律了,只要不去招惹,什么男主就跟其他萝卜白菜是一样的。像是桃花节上碰着的那个神棍道士,后来也在街上碰到过几次,不过压根连招呼都没打。

    “对,”琼枢面色凝重,“那混账本来应该上半年就出场,然后在张敏远和张虞离家期间……趁虚而入发展很符合混蛋份剧……虽然拖到现在他没机会乱来了本大爷很高兴,不过还是太奇怪了。”

    ……其实,那个男孩看上去老实的。他竟然会做坏事吗?

    夕锦的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不过没等她开口,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琼枢立刻变成珠子的模样缩进了夕锦的袖子里,临了还不忘补一句:“本大爷最讨厌敲门了,每次有人敲门都没好事。”

    云华的声音穿过窗子:“夕锦,你在吗?”

    夕锦赶紧跑去开门,外面的冷气一下子冲进了温暖的屋子。夕锦一瞬间眯了眯眼,只见云华手里捧着小暖炉站在门外,呼出的气都化作白烟升起。

    “你屋里有人?”云华狐疑地往门内看了看,“我怎么好像听到你在和谁说话似的……”

    琼枢立刻叫闹:“这句台词!又是这句台词!每次都是这句台词!本大爷不好的回忆又被勾起来啊啊啊!”

    夕锦努力无视琼枢,有点心虚地向云华解释:“……没有人啊,也许是外面风大,姐姐听错了吧。”

    ……琼枢的回忆什么的,好像很值得

    作者有话要说:=w=今天的更新。

    这周还会有三次更新……嗯嗯= =+

    = =昨天大家都猜哥哥啊……

    下次更新时解密=w=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