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最新更新

    琼枢报完选项,面作深沉陶醉状:“本大爷真是十分喜这个感觉。.

    夕锦果断无视了他,专心研究这些个选项,琼枢显然是太久没化作人形出来玩导致脑袋憋坏了。

    ……第一个算命,虽然好像很有意思有点小心动,但是十两一卦摆明了是坑钱。夕锦没有这个余钱来被坑,还是跳过吧。

    ……第二个是帮赵慧慧垫付,依然是钱的问题,何况她和赵慧慧非亲非故,何必自己贴上去帮忙?

    “三。”夕锦回答。

    果然还是别搭理,转就走比较好吧。

    “啥?!”琼枢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这么明显的选项你都会选三?莫非又要刷新本大爷的下限记录?”

    夕锦倒是从琼枢的眼中看出了惊讶,但是意料之外的没发现他有生气的意思。

    琼枢最近倒是对升级不太衷了,是错觉?

    夕锦一瞬间产生了疑惑。

    “……月例不能随便乱用。”夕锦解释道,不必多说,这么一句,琼枢应该明白了。

    “太不会享受生活了!”琼枢满脸遗憾之色,摇头叹息,“这么久了你肿么还是不懂本大爷的人生奥义!算了,反正本大爷这个高暂时满足了。万一一不小心长得太高太帅本大爷也怕你有人生压力。”

    ……莫非琼枢这货满脑袋都是升级升级的原因就是为了高?!不至于吧,他一颗珠子在乎个毛高……

    夕锦抽了抽嘴角,但是还没等她开口吐槽,琼枢就突然绿光一闪,不见了。

    已经回到了正常的时空流动之中。

    ……琼枢这货又不打招呼!

    周围的颜色明亮起来。

    赵慧慧被那道士明摆着要抢钱的话气得七窍生烟,表都有点扭曲了。一路上收到的桃枝都差点被她的纤手捏断。

    咳咳,看来是到了执行选项的时候了。

    见他们还在僵持,夕锦拽了拽边云华的袖子,道:“姐姐,这人有点奇怪,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急什么,”云华满脸都是笑意,显然心好得不得了,“难得看到赵家姐姐这副模样,说不定会有意料之外的趣事发生呢,我们先看看她打算怎么收场。”

    云华不喜欢赵慧慧,明显是在幸灾乐祸,喜悦之毫不吝啬全写在脸上。这样爽快归爽快,多少容易得罪人。*非常文学*

    王眼神诡秘难测地瞥了云华一眼,又继续歪着脑袋看赵慧慧和那道士僵持,一派天真无邪的模样,显然也是不太愿意走,只是为了什么,就难以捉摸了。

    那道士见赵慧慧脸色不善,完全没有打开荷包掏钱的意思的,就苦了脸,又扶了扶歪掉的帽子,道:“这位小姐看上去也不是家境贫寒之人,何必如此吝啬?唉,贫道好歹也是正正经经地学了算卦之术出师的,小姐你不算一卦多不给我师父面子。”

    ……竟然连师父都扯出来了。夕锦觉得有点牙疼。

    “扑哧,”王听了这话笑开了,“你若是真要算,不如给我算算吧。”

    道士闭眼凝思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一次十两,贫道不打折的。”

    “嗯,没问题,你只管算就好。”王满不在乎地点了点头,倒真是打定主意要算命了。

    那小道士眼前一亮,帽子又歪掉了,他赶紧又伸手扶正:“那好,姑娘想知道些什么?贫道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如果需要本道观特制开光护符,可打八折……”

    ……夕锦的牙更疼了。

    那个选项好像是转就走吧,这样下去还走得了吗。

    王完全没有受到影响,依然笑脸盈盈的,看上去像只可的小苹果:“我想算姻缘,你倒是说说看,我适合不适合年纪比我大许多的人?”

    听到王算姻缘,云华的眼神动了动,收了幸灾乐祸的笑,竟然看起来很是紧张。夕锦瞧见云华摸了摸口袋,旋即面露失望。

    十两算命一次,不是谁都能够痛快地拿出来的。王的父亲官运一片亨通,又居要职,王自然不缺这么点小钱。而云华却和夕锦一般,官小姐的里子可没有名头来的好看。

    “哦哦,那贫道就开始算了。”少年道士在两条大得要命的袖子里摸来摸去,竟然不知从哪儿捣鼓出一个八卦盘来。

    他一手捏着八卦盘,另一手在上面做了几个十分诡异的姿势,乍一看相当装神弄鬼。不知为何,夕锦总觉得这动作像是在刺绣,左一针右一针的,可惜这刺绣者一点都不美,边绣花还边翻白眼……

    不知道怎么弄了几下,这道士收了八卦盘,又捞了一下快触到地面的大袖子。

    “怎样?”王见状连忙问,虽说表笑得好像只是玩玩而已,可目光中却有掩不住的急切。

    “这位小姐,”小道士摇头晃脑地道,“你还是更适合年岁相当的人。比你大的那位红鸾星还没动,而且就算动了也不是你,周围蠢蠢动的姻缘线又太密,显然很抢手。等你到了足以婚配的时候,对方早就成婚了,死心吧。”

    王脸色白了一下,但仍勉强扬着嘴角,从荷包中取出十两银子递给那小道士:“……谢谢,我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

    那道士见了银两动作利落不少,一接过钱就激动地塞进了道袍里,也看不清他是怎么藏的。边收钱,他嘴里还继续追问:“客气客气,收了钱就要办事的。小姐要不要来一个护符?保姻缘的也有!看你是老顾客了,可以给八折,三十二两银子就……”

    王兴致缺缺,摆了摆手:“不必了,我没有这么认真的。”

    “不认真?那你这般伤神的脸是摆给谁看?”赵慧慧心里不痛快,刚才站在一边什么话也没说,了得见王帮她转移话题。这会儿见危机解除了,她就不不阳地嘀咕了一句。只是,云华和夕锦都没打算搭理她。

    赵慧慧讨了个没趣,移开了视线,又在四处搜寻有没有方才那个白衣少年的影。

    道士颇为遗憾:“那真是太令人感到可惜了,我们道观的护符还是很不错的。旁边两位姑娘有没有兴趣?看在这位小姐的面上,贫道疼着让步一下,让半成也是可以的。”

    夕锦赶紧摇头,云华迟疑了一瞬,也无奈地推辞了。

    “哦,那就罢了。”失了商机,那道士很是垂头丧气,连带着大大的道帽都耷拉了下来,可怜兮兮地转走了。

    刚迈出了没几步,他竟然又折了回来,很是没精打采,还是作揖道:“贫道……不对,我偶尔还是会在街上溜达着算卦的,一般就在城东的集市上,几位小姐如果改天有兴趣了千万要到我这里来!一般跟别的店家问问上官知命的摊子在哪儿,就能找到了。一次十两,包算包准,别忘了啊!”

    ……

    这、这莫非是传说中的拉客?绝不放过一个顾客?

    好像是叫做上官知命的道士说完,这下真的走了,依然歪着个帽子没有去扶,衣摆和袖子一起拖在地上,一副邋遢的样子就慢悠悠地晃着向着另一个方向远去。

    王看上去状态不怎么尽人意,赵慧慧却是松了口气,血色也渐渐回来了,又开始四处打量有没有看上去还算可以的少年郎。

    一边赏花,几人一边往林子深处走,桃花开得越发烂漫,一棵树挨着一棵树,放眼望去尽是色。

    夕锦、云华和王也开始收到了桃枝,不过数量都不多,也有人是看她们年纪小而可,才帮着折了枝递给她们玩的。夕锦和云华各三支,王只有两支。

    赵慧慧手里的桃枝增加到了十余许,她的打扮本就是四人中最费了心思的,相貌也端正,一看就是大家大户出来的小姐。稍微真的有点在桃花节上找良配的,自然第一个就是注意到赵慧慧。

    只是可惜,那十几朵桃花里,仍然没有她想要的。

    又走了许久,她总算是又找到了看得过眼的一个目标。

    玉带纶巾,眉目如画,背手立在桃花间,蓦然回首,天地之间竟恍然如只剩他一人,其余万物皆成陪衬,黯然失色。

    赵慧慧不争气地脸红了,那公子莫非果然是在看她?

    王也脸红了,一时没反应过来,竟然这世间还有可和张虞之貌媲美的男子?

    ……夕锦这下真的想跑了,这位英俊潇洒少年郎,看上去好眼熟……

    云华皱了皱眉头,侧首小声问夕锦:“……那位,是不是……扶宁太子?”

    夕锦视死如归地点头,说实话自从知道了何为男女之别以后,她真的有点怕见到这位据说对她有些好感的太子。

    云华很担心地看了夕锦一眼,犹豫道:“姐姐知道有些话不该多说,不过终归还是要提点你一句。皇宫太深了,绝不是我们女子的好去处。……太子是不是正在看你?”

    夕锦也隐约感觉到了那目光停在她上,不过方才她还能安慰自己说不定太子是看见了别人,比如说明显比较有少女风范的赵慧慧,比如说后面漂亮的桃林。可是现在她是无法继续这般自我催眠了。

    ……因为!太子他已经一脸惊喜地向她们走过来了!

    好端端的桃花节,你说你尊贵的太子干什么要出来与民同乐啊你说!

    琼枢不知为何激动地嗷嗷直叫:“本大爷要去和他一拼高下!别拦着本大爷!尼玛本大爷也要站在花瓣中仰角四十五度装忧伤装内涵……呸,本大爷本来就内涵。总之本大爷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w=y本周的第二更,

    QUQ本周至少还有一更,当然我努力更得更多。

    谢谢大家的支持=3=,你们。

    当然如果你们愿意留下几个评,我会更你们的=3=。

    嘤嘤嘤,人家很寂寞QVQ,求温暖QVQ。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