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最新更新

    紫萝的家人没有再寻上门来,紫萝自己也没有提出过想要回家,更没有再说起收获季第一天的事,显然是想要当脑袋埋在洞里的鸵鸟,夕锦没有多问,她就干醋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了。

    夕锦当然不会去问。若是知道她是小姐还留她在院子里,到时候东窗事发就说不清了。如果是“不知道”,最多被长辈骂一句缺心眼,对她没什么实质伤害。

    这一年的收获季夕锦没有到年龄,没资格参加,只能四处逛逛,后又跟了两条大尾巴,无聊得很。

    云华倒是参加了收获季,只是堪堪破了预赛,没几轮就败了,没能拿到名次。到底是比别人少了几个月的阅历,云华心里的傲气尽数被激了起来,只待发愤图强明年再战。

    张程鹏也同样下场试了水,他和云华一样,都比标准年纪小些。可张程鹏的天赋过人,面前挤进前五名,也算挣了脸面了。

    九月过了,学院的新学期又一次开始。夕锦再次回去读书。

    平平淡淡的子没发生什么大事,五级到六级的经验值太多,攒了几个月琼枢也还是没能突破。不过现在这般,倒是也好的。

    十一月底,传出了霍家有名的才女霍无双被许给了舒家的嫡长子舒栎。算是京城一桩比较出名的婚事。霍无双是才名高于男子的奇女子不说,舒栎也是京城里文武双全的少年郎。二人年纪相当,门当户对,很是匹配。

    十二月的时候,张老夫人边的第一丫鬟绿绢,赶在年前择了个好子嫁给了大管家的长子,在丫鬟中间算是很好的归宿了。

    管家的次子一直相当中意钱霜落,几次求有门面的老嬷嬷说媒,都被钱霜落推拒了。钱霜落抱紧了大夫人的大腿,一下次从三等丫鬟成了主子的心腹,其他人难免不服,私底下的闲话少不了。张府中盛传钱霜落是心气高,只怕想要攀个高枝呢。

    如此这般,便到了正月。

    夕锦的生辰正是在正月初五,而她正月初四便是她父母的祭。转眼竟是已过了一年。夕锦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当初的悲痛和无助早就淡了不少,可是想起父亲和母亲,还是会觉得眼眶酸涩,忍不住躲在被子里哭。

    可光是停留在过去是不对的,她必须成长起来。

    初四祭拜了父母,初五是夕锦来到京城的第一个生。张虞并没有大半,但家里的亲人却都齐全了。

    夕锦收到了不少礼物,其中张老夫人给的玉观音最是贵重,云华亲手绣得荷包最是重。张虞给她寻了一把崭新的琴,虽不是顶名贵的那种,但摸着却极是顺手。

    张家闹腾的妾侍没被准许放出来,张程宁是小少爷,竟也没许出来,夕锦倒是有几分奇怪。

    正月过了,京中一团喜气,邻里相见都乐呵呵的。

    霍无双年纪也不小了,若不是她眼界高,早就该定下来。这次让她嫁给舒公子,她也并不愿意,只是家里人实在不愿再拖了,条件好的年纪相当的都快全被定完了,好不容易出了个才名远播的女儿,怎么着也不能低嫁了不是。

    婚期就定在了三月初三。霍无双是二月及笄的,既过了十六,又避过了三月初十的桃花节。这般,桃花节上的俊秀少年郎,又少了一位。

    夕锦也听说了这事。霍无双说不定是记得她的,那又霍无双又见着了她和紫萝的那点事儿,夕锦一直觉得颇为忐忑。

    不过熬了小半年,什么事也没发生,夕锦这才安下心来。霍无双如今都要嫁人了,一定不会再出什么变故。

    二月廿一,霍无双及笄。

    京城里的姑娘们几乎都在受邀之列,及笄礼被办得大大方方的。夕锦和云华自然也去了,霍家夫人的脸上看起来颇为得意。

    没办法,不管谁养出一个才能出众的女儿来都会很自豪的。何况霍无双还定了一门人人羡慕的亲事。这些年霍无双不定亲,其他早就定好了的人家面上和气,私底下却暗讽霍大小姐没有女子柔媚,嫁不出去。现在总算让霍夫人能扬眉吐气一把了。

    夕锦倒是觉得霍无双看上去满面愁容。她平里见到都是素面朝天的,今天却化了别致的妆容,很漂亮,比寻常的扮相有女人的多。可总觉得霍无双从头到尾都很勉强,笑是笑着的,眉头却锁着。

    夕锦瞧见霍无双不习惯那种繁琐的发型,好几次想要去拆,都被霍夫人拍了下来。

    “姐姐,你说霍小姐会不会是依然不想嫁人?”夕锦心中感觉有异,微微侧过头问边的云华。

    云华最近开始蹿个头了,一下子比夕锦拔出不少,仗着几□高优势戳了几下夕锦的脑袋,笑道:“你在想什么啊?舒家大少爷可以说是完美无缺,绝对是百里挑一的好亲事。说起来程鹏好像和舒框关系不错……”

    舒框是舒家嫡次子,和夕锦等人皆是同龄,在成竹书院也是梅班,与张程鹏关系极好。

    夕锦叹了口气,也是,霍无双与她并不熟,两人年纪差距略大,并没什么话题,不过偶尔在各种花会上见过几面罢了。她也没有资格上去和霍无双说什么。

    云华笑眯眯地挽过她的手臂:“你今年也十一了,一般十二三岁就定下来最好。我想二叔明年开始就会给你张罗,今年说不定就开始四处观察了。”

    的确,下半年开课之后,班里的气氛奇怪了不少。本是男女分界明确,最近开始先先后后有人“叛变”,开始逐步和异拉近关系。便是夕锦也开始觉得和不拘小节的男孩交谈,比和三句话一试探的女孩聊天要轻松得多。

    “姐姐,你别忙着笑我。”夕锦脸上一红,在云华腰上轻轻戳了一下,“你可是长姐,你不定亲是轮不着我的。”

    云华被戳痒了,本是捂着肚子闷声笑的,听完夕锦的话竟是体一僵,难得的沉默了一下,没有接话。

    夕锦也愣了愣,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云华提到议亲就这样子已经很久了,看上去倒不像小女儿的羞涩,更像是……已有意中人。夕锦好几次开口想问,忍了忍还是咽下去了。

    云华不与她说,不是不想说,就是不能说的事。

    目前的关系之中,夕锦和云华的好感度是最高的,早就上升到了挚友的程度。但是云华却仍然没有主动告诉她,“不想说”的可能顿减,那么就是不能说……

    不能说的事会是什么?莫不是若是让别人知晓会有麻烦……夕锦有些担心,如果当真是不能向别人倾诉的意中人,那云华……

    算了,不过是毫无根据的猜测,还是别妄加定论的好。就算是姐妹至交之间也要留有空间,若是去和云华求证,反而显得矫了。

    夕锦揉了揉眉心,她最近顾虑越来越多了,可别真像琼枢说的一样,老得快了吧?

    ……

    从霍无双的及笄宴归家后,又过了数,已是二月最后几天了。

    夕锦坐在桌前习字,琼枢维持着他能够长期保持的七八岁模样,在地上打滚。反正他那衣服不知为何,怎么滚也滚不脏,夕锦也就随便他去了。

    琼枢滚了好一会儿,见无法引起夕锦的注意,无趣地爬起来,抱怨:“本大爷又快长毛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出门?再一直憋在屋里,本大爷迟早有一天会变成一个黑色的毛团。”

    夕锦面不改色头也不回:“那不是正好,反正你头发太少了。”

    琼枢立马炸毛:“本大爷飒爽飘逸的秀发正是不浓不密不多不少,恰到好处好不好!你算算本大爷到五级已经多久了?小半年了有木有!”

    ……还真是。

    夕锦自知理亏,她不喜好出门,也不喜好交际,基本都是靠念书的进度来一点一点攒经验。之前赶上正月和学年大考又没什么时间,琼枢的事就落下了。

    琢磨了一下,夕锦放下笔。

    最近一直没出什么事,张虞也就放宽了她的出行。何况相处了这么些子,夕锦和张虞的感也算亲厚了起来,自然不会有最初的生疏拘束。

    “爹爹的生是四月初一?”夕锦若有所思,“也好,提早一点准备起来吧。”

    “要出门了?”琼枢一下子精神了起来,但不知为何面露一丝不满的神色,“……你爹有什么好准备的,送他礼物又不涨经验。”

    夕锦扶额:“我是小辈,爹爹是长辈,不可不敬。更不必说我受了爹爹这么多的照顾,明明我是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

    “……诈,谁知道那厮抚养你安了什么心。”琼枢小声嘀咕了一句。

    夕锦又没有听清楚琼枢小心眼的发言,疑惑地歪了一下脑袋:“你刚才说什么?”

    “本大爷比你大了几千岁,也算你长辈。你怎么从来也不孝敬孝敬本大爷。”琼枢鼓着腮帮子,一脸不愿意。

    夕锦:“……”

    琼枢叹了口气:“不用太愧疚,本大爷很大度的。”

    夕锦:“……”

    “来,本大爷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本大爷的生嘛……那就今天好了。”

    生这种东西是可以随便决定的吗?!

    夕锦突然觉得头皮发麻。

    作者有话要说:=w=以后我都是隔更了。

    谢谢大家的支持=3=

    更新时间可能会比较晚?

    我也不确定啦Q皿Q

    --

    非常感谢陈小嘉妹纸扔了第三颗地雷,乃=3=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