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最新

    虽说知道对方可能不在客栈里,可往人多的地方去也太盲目了。没有大致方向可不好找,能用的时间也不过是今天一天而已。

    夕锦虽然也重新考虑过把客栈全部跑一遍的想法,可是紫萝还跟在边,如果她没有和家人直接见面,就察觉到了自己的意图,后事恐怕不太好处理。

    只是没头没脑的,夕锦也不晓得该从哪里找起才好。

    小喜看夕锦的表很纠结,还怕她是不是体不舒服,从一大堆人中挤出来的时候伤到了,很关切地问候了几句。

    “……算了,本大爷再提醒你一下,”琼枢好像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果然新手就是难以一次攻略通关,本大爷难得心好就带你一下吧。你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

    “收获季。”夕锦眨了眨眼睛,答道,茅塞顿开。

    既然紫萝曾经是成竹书院的优等生,又怎么会不重视收获季!紫萝家里本是京城周围的小城,将一个女儿送到京城来念书,足见对她的期望。恐怕不乏有让她在京城找个好人家的心思。

    紫萝肚子里又真学出了墨水,当年在收获季上或许也确有过成就也不一定。

    或许……紫萝的父母还真会抱着一线希望,去紫萝当年擅长的项目或是她可能关注的项目上找找女儿也没准。

    夕锦这几天都在向紫萝讨教,不过紫萝因为想尽可能不引起怀疑,所以似乎有所保留,并没有拿出真才实学。

    今天并没有琴棋书画之类的女孩儿喜欢的项目,紫萝的家人定然不会闲着,可也……难定目标。

    夕锦突然脑中电光一闪,之前扶宁公子好像告诉她,张虞要做箭比赛的裁判?

    紫萝仰慕张虞的事一定是闹得人尽皆知了,她的父母更是没道理不晓得,不然也不会一进京先去张府要人。

    ……想不到七弯八拐的,竟然还是要走向那个位置走。

    夕锦看了一眼近处气派不已的皇宫,道:“走吧,还是进宫去看箭。不然明个爹爹做裁判的时候,我们一知半解,可拿不出手。”

    “小姐,你刚才不是说不去看了吗?”小喜不太明白地歪了歪脑袋,不过立刻想起了不该问的不问,也没等夕锦回答,就笑眯眯地接下去了,“走吧,我还没进过宫呢。听人家说,这宫里的地,都是金子铺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紫萝自然听过了夕锦的话,却没多想,而是一心想着明天张虞要做箭的裁判,若是小姐能早早的过去占位置多好。

    决定了,夕锦一边领着两个丫鬟走着,一边问琼枢道:“管大人可有跟上来?”

    虽不是做一家一家查客栈这种可疑的行径,管关响也还是别跟着好。若是没撞上紫萝的家人也就罢了,要是撞上了,又被管关响盯着,她该怎么开口?

    “没有呢,”琼枢打了个哈欠,似乎变成人的能力消耗大的,不过一会儿而已,他已经很困了,“管关响找他哥去了,本大爷估计明天他看不见的地方一定会有痕迹,嘿嘿,虽然不能打在看得见的地方,让别人分得出他们两个,不过就算如此管关鸣教训弟弟可是从来不手软的。”

    琼枢讨厌管关响,说起这话,幸灾乐祸的口气挡也挡不住。

    “……为什么不能让人瞧出他们不一样?”夕锦不太明白,“若是稍有不同,岂不是好分辨些?”

    琼枢无奈地扶额:“本大爷果然不该高看你,他们都是军队的核心人物,出了点差池要乱的好吗?”

    “说起来……”夕锦突然想起了什么,“爹爹好像从来不会分不出他们两个,叫人都叫得很精准。”

    “你爹当然是不同的,本大爷难道会告诉你,从你爹爹的角度看人物,每个人头上都顶了名字和职业的吗!”琼枢直接把话甩了回去。

    张虞他在另外一个世界的份是“玩家”,在夕锦做着选项的同时,也有另外一个系统在处理张虞的选项,这正是游戏里最大的不稳定因素,也是琼枢无法控制的部分。

    只不过另外一系统似乎和琼枢这样是不同的,他没有琼枢这样的自我意识,只是机械麻木的将剧按照固定路推进。

    夕锦的选择是由琼枢来进行指导,而夕锦本人本来就是活在游戏之中的。张虞则是由“玩家”从外界通过媒介进行控,他本人并没有正在执行“游戏命令”的意识。

    不过轮回了这么多次,琼枢也摸出了规律来。另一个系统明显是知道他的存在的,而且权限比他更大,对世界的了解也更多。琼枢能够掌握世界的一草一木,另一个系统也可以。琼枢不能够压制另外一个系统,可是另外一个系统……可以压制琼枢。

    只是,有很多事存疑。

    既然张虞才是玩家,明显也是另外一个系统更贴近于游戏的管理者。那么琼枢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重要

    这些事,琼枢没有告诉夕锦的意思。

    夕锦毕竟是养成游戏的女主角,她世上的离奇并没有到现在就结束。而且为了体现“养成”的价值,她的潜力和能量也不可估量。

    以前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夕锦变得非常世界了解时,发现了琼枢并没有“存在”必要这件事。

    究竟是游戏的bug,还是仅仅是程序员的恶趣味,完全无法探知所以然。总之目前,暂时还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琼枢因为变成人的时间持续地略久了,上的光芒有些暗淡,决定稍微休息一下,不再多说话。

    与此同时,夕锦也进入了皇宫。

    收获季是许平民进入皇宫部分区域的,夕锦入内的时候完全没有受阻。问明方向后,很顺利地就找到了箭术比赛的场地,甚至都不需要琼枢动用地图。

    人山人海,人群响亮的高呼声震耳聋。

    这样的比赛,来看的多半是有豪气的汉子,响亮的欢呼声把气氛弄得异常火爆。来看的女子也有,像夕锦这样只前来的,多半会坐在为女子专门准备的位置上。

    果然,有一块的地方坐得人稀稀拉拉的,细看都是女人。

    有几个找不到座位男子想去碰碰运气,都被守卫毫不留地赶走,只得悻悻离开。

    夕锦赶紧走去了,来看第一场箭术赛的女人实在少,满地都是空位,夕锦随便找了位置坐了。紫萝和小喜是丫鬟,但是收获季不分贵,她们也坐下了,不过是在夕锦的下手,以显示份不同。

    虽说目的是找人,可夕锦着实没勇气以小女孩的体走进一大帮汉子中间去,何况那么多人也容易晕,还不如在远处观察观察。

    周围的女子实在是少,夕锦多看了几眼,竟是发现了见过面的人。霍无双也在这里,而且是一飒爽的男子的打扮,她本来就生的中,乍一看还真辨不出是女子。难怪刚才有那么多男人想进来,说不定是真的没认出霍无双是女孩来,还以为有机可乘。

    夕锦没把握霍无双在逍遥王府一别后还记得她,也就没上前说话,又看向了其他人。重要

    除了霍无双外,就只剩十几个一脸兴致缺缺的少女和妇人。倒是有三个穿盔甲,背着大刀的女孩很引人瞩目,分别坐在不同的地方,并没有成群结队。

    夕锦收回了视线。

    大栖的女子还是以温柔为美的,女孩子的未来也多半是嫁人,习武的女生很少,参加骑剑术之类项目的女子可谓凤毛麟角,关注的人也不多。来看这一次的人,还算是多了呢。

    夕锦又看向场内,果然是清一色的男子,都在小心地擦拭着弓或者箭矢。

    夕锦四处打量的时候,紫萝和小喜也没闲着,好奇地到处看。紫萝倒不一定是第一回进宫,往年的收获季她准是来了的。不过箭术比赛,指不定真是头一遭。

    突然,紫萝的后背颤了颤,然后缩到了小喜边,努力掩藏自己的模样。夕锦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心中一动。

    莫非,紫萝的家人还真在这场内?而且看这样子,说不定对方还就在很近的位置!

    细想也是了。若是真的来看,紫萝一个学琴棋书画的,怎么会和那群硬汉子一起挤着?肯定是会进这里来的。

    重要

    紫萝今年已经十九了,比小喜整整大了七岁,体型不可同而语,小喜这么点材哪里挡得住她,不一会儿,那群妇人中探头探脑的一个,就见到了紫萝,哭天喊地地扑了过来:“小姐!大小姐唉!老奴寻你寻得好苦啊!”

    果然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夕锦大喜。

    可这点喜气很快就被一层迷惑盖住了。

    只是个仆人?!

    莫非紫萝家里是派了许多用人来到处找?似乎哪里有点奇怪……

    紫萝见瞒不住了,小心翼翼地瞥了夕锦一眼,又满脸苦涩地转向了那位老妇人:“嬷嬷……”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