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最新

    九月金秋,各个店家都调整了营业时间,一开业时间不过三个时辰,且起早贪晚。夜市比之以往更加浩大,卖衣服首饰的商人都在账房里兴奋地玩命数钱。

    大栖本是重农抑商的,可在三皇子不断变法之下,商人的地位不断提高,终于有了如今这般盛世景象。

    收获季本就是大栖传统的重中之重,就连新旧更替的节在它面前都不得不屈居第二。其他小城虽然也有收获季,可是京城的无疑是最盛大最有看头的。

    十一岁到十六岁的少年少女,按照年龄和项目分成几组,在排上不同的时间,在城中的几个场子轮流进行,一轮一轮比下来。前三名都能得到一定的奖赏,第一名自然是最长脸的,能够得到天子的亲口赞赏,这不仅为将来说亲添个好彩头,更是家族荣耀。

    谁家都为能培养出一个在收获季上拔得头筹的孩子自豪。

    夕锦今年年龄还不到最低标准,只能在旁边看着。云华虚长了夕锦几个月,虽然仍是只有十岁,可看在张家的面子上,似乎是走了后门,打算提前一年下水试试。

    云华主习了琴棋书画,这一次,是打算去比棋艺的。

    云华最擅长的也正是下棋,就凭夕锦这么个臭棋篓子,最开始在她手下竟是走不出五十步,练了几个月,才勉强能撑到七十步。

    不过云华要到初九才下场,这两天夕锦打算自己出去看看,也省得琼枢天天嚷着晒不到太阳能量不够。

    紫罗的事更是要摆在前头处理,但是这件事……若是跟着其他人实在不太方便,夕锦还是想单独行动。

    早几向张虞说了想法之后,自然是被驳回了。张虞自己事多,甚至还要兼任几个项目的评委,的确有些脱不开,所以想将管关响和管关鸣两兄弟派给夕锦做保护。

    调查紫萝的事,哪儿能当着这两个人的面?!何况管关响那个人……夕锦着实信不过。

    这似乎是张虞的底线,无论夕锦如何请求,张虞也不肯再退让一步了。

    夕锦无法,凭管关响和管关鸣的实力,便是她有意溜走,也难以逃掉吧。只是这般……紫萝的事又该怎么办?

    夕锦微微叹了口气,搬了新址之后,多置办了几件新装,正好今穿上。这种满街都是人的子,把琼枢挂在脖子上太过招摇,夕锦还是将它放进了袖子里。

    提到要出门,琼枢显然高兴得很,难得的居然早起了,大清早就在夕锦头飘来飘去,催促个不停。到现在临了出门的时候,反而累了,缩在袖子里萎靡不振,话都懒得说一句。夕锦觉得好笑的很,这家伙果然是个小孩子。

    夕锦这一次,是带了小喜和紫萝两人,至于从大夫人府中带回来的小巧,至今都仍只敢让她在屋外做做粗活,房中之事,大多交给了小喜。

    出了正院,轿子已经停在门口了,管氏兄弟面无表地站在轿子两边,一副护花使者的姿态。

    紫萝扭捏地凑到夕锦边,小声问道:“小姐,老爷不和你一起的吗?”

    “不,”夕锦摇了摇头,“爹爹今要进宫,明开始就要做裁,就算偷得出空来陪我,也得是下旬了。”

    小喜笑着附和:“老爷事务繁忙,我们别给他添麻烦就好。”

    紫萝眼中难掩失望,低着头应了一声,就跟着不说话了。

    夕锦晓得她的心思,只是她一个官家女成天做着丫鬟,实在不妥,无论如何也是要送她回去的。小喜却不明白紫萝的失望是哪里来的,还当她是不舒服,关心地瞧了好几眼。

    若是管氏兄弟没跟着,夕锦就要打探消息了。只是现在不得不老实,她有个官小姐份,想要进那个场子围观,很是轻松。

    今个才是初一,项目还不算多。

    小喜道:“这会儿武斗好像已经开始,小姐,不如我们去看看?”

    “……还是看看别的吧。”夕锦皱了皱眉头,论武的场面免不了一阵汗臭味儿,想必也都是些男人,想想夕锦就觉得闷。

    小喜向来对那些文绉绉的玩意儿没辙,自然还是简单明了的更合她的心意,见夕锦不,便垂头丧气下来。

    紫萝兴致不高,一直在旁边静坐着,小喜问她好几句,她才敷衍着嗯嗯啊啊两声。

    夕锦瞧了她几眼,一心系着她家人在京里的事,对收获季心不在焉。

    正和小喜探讨定不下主意,轿子突然摇摇晃晃地停了下来。夕锦一愣,就听到管关响在敲轿帘旁边的木板,口气平平:“小姐,有位公子说是您的旧识,想邀您同行。”

    相处了多,夕锦也算琢磨出来了。管关鸣的宗旨是能不说话就绝不说话,只要管关响在场,管关鸣就绝不吐一个字。真真是山无棱天地合,才敢开尊口。

    不知为何,自从一次偶然目睹了管关响的真实个,夕锦一听见他的声音就忍不住抖一抖,总觉得此人一肚子坏水。

    夕锦闻言撩开帘子,问道:“可问了是什么人?”

    管关响正回答,旁边的一个男子竟是抢先开了口:“张小姐,在下丁木,好久不见。”

    ……太子爷您真是太闲了!

    夕锦心中铃声大作,皮笑不笑僵硬地扭过头:“丁公子,还、还真是好久不见。”

    “哪里,在街上相遇即是缘分,小姐若是不介意,不如同行?”丁木见到夕锦,高兴地眯了眯眼睛,如玉容颜美不胜收。

    叮咚一声,丁木的笑容就此定格。

    琼枢从袖子里飘了出来,惋惜地叹道:“本游戏的技术人员虽然优秀,制造出了本大爷这么先进的系统。可是本大爷不得不感叹一句,脚本写手的水平也太臭了!一看那厮就是个清冷忧伤风男控,两个本命男主除了年纪和份差距略大之外,格上本大爷怎么觉得没什么不同,败笔啊败笔啊!”

    “脚本写手是什么?清冷忧伤……风男?控?”夕锦揪出关键词,歪着脑袋询问琼枢,“那个,本命男主指得是爹爹和太子下?”

    “……其实那家伙也不能算普通的脚本写手了,毕竟这个游戏自由度太高。”琼枢胡乱含糊了几句,就接了下一个话题,“你难道不觉得本大爷用清冷忧伤风三个词很精辟地概括了你舅舅和太子的格吗?”

    “没觉得。”夕锦抽了抽嘴角。在她看来,爹爹和太子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不过权威被质疑的琼枢显然受刺激了:“嗷嗷嗷!你竟敢怀疑本大爷担当系统这么多年下来的属归纳能力!”

    夕锦来了兴趣,问道:“那你看我是什么属?”

    “……”琼枢上下漂浮着,好一会儿没说话。

    过了好几秒,琼枢小声道:“感迟钝少女。”

    “啊?”夕锦使劲眨了好几下眼睛,“迟钝?”

    “叮咚,选项决定时间,”琼枢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谈论下去,果断无视夕锦的问题,报起了选项,“一、那就同行吧;二、不了,我一个人走就好。”

    夕锦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她并不想和扶宁公子一起走,太子边的位置不是谁站了都会相安无事的,正想选二,琼枢却突然边做小孩模样站到了她面前。

    琼枢拉开几个面板,移到夕锦面前,认真地说:“选一吧,本大爷离五级就差一点了。”

    “选一能够得到经验值?”夕锦看了一眼,果然距离下一级只差一点点。

    琼枢面无表地点了点头:“如果本大爷的判断不错,选一能涨好感度,红条的经验值加成,你懂得。”

    听到红条两个字,夕锦的脸又忍不住了起来。

    琼枢勾起嘴角,小孩子粉嫩的脸上露出颇为猾的表,看起来很是好笑:“放心,等本大爷升级了,自然有办法帮你把他甩掉。”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