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最新

    张虞早就知道的神色,夕锦却不然,吓得脸色都变了。小喜是跟在夕锦后出来的,也听到了一两句,震得捏紧了拳头。

    最近几天屋子着火是件麻烦事,一来天气本来就,如果是睡觉的话,刚开始根本不会特别注意,等到发现事不对就来不及逃了,四面八方全被密密地火焰包围。更糟糕的是近缺水的厉害,张府水井里的水平时的用度还不算有问题,但若是火势凶猛……

    王嬷嬷继续汇报道:“好在小姐和老爷的院子早就搬空了,没有贵重物品烧坏,也没有人员伤亡,只是可惜了小姐院中的花草……”

    对了,张老夫人为了夕锦,特意寻了无数芬芳的植物种在院中,让人好生打理着,这下想必是一寸也留不下了。

    夕锦已经从马车上下来,听到这话也不由得黯然。

    张虞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转见夕锦下了车,还表恍惚,便微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道:“别怕,爹爹在呢。没有人伤着,不是大事。你先回屋去休息吧。”

    张虞的笑容的确有治愈人心的效果,听着听着居然还真的就觉得好像没什么事了。夕锦迷了眯眼,她旅途劳顿本来就有些困了,看着夜色,要是出了汗觉得有点脏,真想倒头就睡过去。

    王嬷嬷报备完毕,余光扫了一眼夕锦。她是夕锦母亲的人,现在虽然在张虞的府上做事,可心里的第一位永远是夕锦。

    “王嬷嬷辛苦了,”张虞怎么会看不懂王嬷嬷的心思,淡淡一笑,“今天也没什么事了,你也去休息吧。”

    王嬷嬷自认是有几分面子的,就是张虞她也不是百分百的尊重,哼哼了两声:“多谢老爷成全。”

    说完,王嬷嬷就走到夕锦边,也不顾他人颜面,一巴掌拍在小喜的后脑勺上:“走了,说,这一路看好小姐没有?”

    “……有两位管大人跟着,我可没什么用武之地。”小喜委屈极了,眼泪滚了滚,愣是不敢流出来。

    王嬷嬷动了动嘴唇想发作,可好像又没什么发作的理由,顿了一下,最终开口说:“尽会给我添麻烦,小姐要出门怎么也不跟我先说一声?!今个张老夫人那儿可是事多的很,走水那个档口还有人家找上门来了,问有没有见着他们的女儿。”

    “……那人家的女儿叫什么?”夕锦精神一震,连忙问道,早晨琼枢可是说了,她今个能打听到紫萝的消息。若是王嬷嬷不提怎么一着,她倒要忘了。

    “这事关闺誉的事,怎么能说,”王嬷嬷的口气颇有几分不屑,“只知道家里似乎也是个小官,是京城边上小城里的,更详细的是问不出来了。不过他们家里人急得很,应是把张老夫人府上一个月内招的丫鬟全瞧了一遍,还没有找着呢。”

    是紫萝的亲人无疑。夕锦在心中打了个思量,看来紫萝的家人到了京上,想要让她心甘愿的回家,非得把握上这个时机不可。

    小喜插嘴道:“嬷嬷,这个事老爷知道了吗?”

    “……张家的事,老爷自然比我们清楚得多,你一个小丫头多问什么?”王嬷嬷一句话将小喜堵了回去。

    夕锦琢磨了一下,又问道:“嬷嬷,你可知道那家人会在京里留到什么时候?”

    “回小姐的话,”王嬷嬷又狠狠地瞪了消息一眼,这才转回来看夕锦,“那家人今天能到张家,想来中秋也是在赶路的,一时半会儿只怕不会走。小姐莫不是怀疑,他们寻得女儿,不在旧府上,而是在我们府中?”

    王嬷嬷不愧是老道的家仆,主人心里在想什么一看就知。

    夕锦点了点头,也无意瞒她,王嬷嬷的口风老实,定是不会往外说的。

    小喜看了看小姐,又看了看王嬷嬷,满脸写着不解。

    王嬷嬷没有多问,夕锦的院子眼看着就到跟前了。王嬷嬷微微一鞠躬:“小姐好好休息,老奴先行告退了。”

    “嬷嬷今天辛苦。”夕锦赶紧回了谢,目送王嬷嬷离去。

    小喜立刻凑了上来:“小姐,刚才你们说的那人,是谁?”

    “不过是猜测罢了,”夕锦敷衍了一下,不是她不信任小喜,只是小喜比不得王嬷嬷稳重,又和紫萝走得太近,若是说漏了一句,就不好办了,“也没个准。”

    想了想,夕锦不太放心,又补了一句:“这事你可别到处说,到时候坏了家里的名声。”

    小喜郑重地点头:“小姐安心,我定是一个字都不往外说。”

    夕锦看着她信誓旦旦的样子,倒是想起小的时候,她和长兄两个人在花园里玩,她哥哥不小心踩坏了爹养得蝴蝶兰,就勒令她和小喜绝不能往外说。

    后来爹伤心的不行,问的时候,小喜一个劲儿地摇头说:“不是的,不是的,绝对不是大少爷中午踩坏的……”

    小喜忠心归忠心,年纪比她大些,也不算不晓得宅院里的事,当初入京还亏得她多方打点,周旋于各个大丫鬟之间打听消息。

    只是这么多年了,小喜单纯的子还是没变,越是紧张一件事,就越做不好。若是当初哥哥没小喜不准说,小喜自然知道深浅,避重就轻,也不至于闹得后面爹爹大发雷霆。

    若是让她轻轻松松的,反而事事办得好。

    夕锦晓得自己刚才补得话算是画蛇添足了,可又觉得小喜可,完全没有后悔的意思。

    进了屋子,小喜服侍夕锦梳洗,完了就进自己的隔间里去了。空的房间只余下夕锦一人,琼枢立刻蹦了出来,化作人立在地上:“死了死了,一直憋着真不是人干的。本大爷受够了!迟早有一天本大爷要堂堂正正的在马路上蹦跶!”

    ……大爷您是不是人这是个问题吧。

    夕锦在心中默默吐槽。

    收到夕锦的吐槽,珠子大爷不屑地瞥了过去,膛,小孩子的体做这样的动作还蛮好玩的。琼枢自豪地道:“本大爷惊天动地之姿的确是超出了你们人类一大截,怎么说本大爷也是堂堂天字一号系统。不用太崇拜我。”

    琼枢显然会错了意,夕锦可没有夸他的意思,好在他似乎自动过滤了这一部分。

    夕锦顿时产生了其实珠子还好养的错觉,但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仔细一考虑,到底谁养谁这委实是个问题。

    好在夕锦没有纠结于此,多看看琼枢还是蛮可的,就当多个不为人知的妹……弟弟好了。夕锦笑眯眯地看着琼枢坐在椅子上抓了桌上的桂花酥猛吃,问道:“琼枢,你可知道今天紫萝的家人会在京里住到几时?”

    “……收获季过了才会走,”珠子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夕锦划分到了某个诡异的范围,满嘴塞了点心,说话有些不清不楚的,“本大爷隐约记得,这个支线是要持续到收获季结束的,你还是慢慢准备的好。”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