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好在,小喜醒了之后,管关响不再有什么奇怪的举动,一直保持着棺材脸毫无压力。但是夕锦的心理负担一下子重了不少,总觉得眼前这个人怪险的。

    好在后门的位置不远了,看到远处背手而立的张虞的时候,夕锦感动地都快哭了。

    见夕锦到来,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很激动,不过张虞顿时觉得心大好,脸上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叫人如沐风。

    夕锦加快了脚步,正打算走到张虞边,管关响却没有放她好过的意思。

    管大人本是走在夕锦前面,见她想要超前,竟是转过头来,对着夕锦微微一笑,笑得可谓是暖花开百花齐放。

    夕锦却被这笑容刺得一下从八月天坠入了冰窖之中,从头到脚寒了个彻底。

    小喜也看到了,顿时颇为震惊。管氏兄弟皆是长了张好看的脸,他又笑得极尽温和,小喜不由得红了脸,小声对夕锦道:“不知这位是年长的管大人,还是年幼的管大人?”

    “……我也不晓得。”夕锦听得小喜含羞的问话,不由得哑巴了一下,还是决定撒个谎,若是小喜问她怎么知道的,她可回答不来。

    管关响听了夕锦的话,又回过头来饱有深意地笑了一下。

    张虞注意到夕锦的步伐又慢了下来,以及管关响的小动作,皱了皱眉头。

    这对双胞胎平时看似一模一样,别人分不出来,张虞却是知道的,毕竟是他手下的人。管关鸣和管关响的个实在天差地别。

    管关鸣是真正经,刻板到了冷漠的地步,不苟言笑,表单一,让人觉得难以亲近。不过却贵在执着认真,看准了一件事就绝对不会放弃,跟了一个主子就绝不会叛离。更是有一手好剑法,也很擅长用兵点将,作为军队中的副将,士兵都很服气他。张虞自然也很是器重这人。

    管关响却不同,天生聪颖却不拘于俗世,甚至有时有些离经叛道。虽然张虞劝说过他好几次,可管关响还是时不时调|戏一□边的女孩子,不算太过头,但终归轻佻不得体。但是却不得不承认管关响在兵法战略上的才华,可谓是当世诸葛,天下独一无二。

    管关响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和哥哥做一个样子,在别人分不出他们谁是谁的况下玩弄别人,是他最喜欢的嗜好之一。

    张虞并不打算阻止,他们边有没有暗线谁也不知道,用孪生兄弟混淆视线不得不说是个好办法。想必对敌方来说,这对兄弟想必很是棘手,同时想要搞定两人是完全不可能的,想要解决掉他们唯一的办法是分开。

    管关响的剑术逊于管关鸣,分开之后可以从正面击破。而管关鸣的武艺天下无双,难有敌手,可惜不太懂得变通,只能靠提前布下陷阱对付。

    在分不清谁是谁的况下,想要击破,难。

    张虞警告地甩了一个眼神过去。夕锦是他的过继的女儿,更是他姐姐的亲生女和唯一血脉,无论如何也不是仍由管关响戏弄的孩子。

    张虞略有些后悔派了管关响去接夕锦,可管关鸣……他委实是走不开的。

    管关响收到了张虞的视线,赶紧摆正了姿势,恢复一张和他哥一样的棺材脸。管关鸣的视线淡淡地从他弟弟上划过,显然亦是有所不满。

    “每一个养成游戏的可选择男主角背后都有一个苦的故事,”琼枢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口插嘴,“你要是闲着没事干也可以去探究一下他俩的世背景,还是满戏剧的……当然,本大爷更加支持你努力升级!恋节什么的十四岁以后展开也来得及!”

    “……早得很。”夕锦脸上一红,在心里对琼枢道。

    走到张虞面前,管关响自己去了管关鸣边站着,夕锦总算松了口气,仰脸对张虞说话:“爹爹。”

    张虞轻轻地摸了摸夕锦的头:“入秋了,现在山上枫叶红得正好,我们便去前去赏枫,可好?”

    “好。”夕锦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疑惑。

    只是赏枫而已,提早一点和她说便是了,她也好有所准备,可为何这般突兀,临出门了才来叫她不说,还得从后门走,显然绝非上山那么简单。

    只是张虞不说,便不是她该问的事,少说少听的好。

    琼枢先前与她说过,张虞绝不是面上简单的七品编修,私底下还握有当年镇国大将军张榛留下的张家军,是皇上隐藏的底牌。管家兄弟也不容小觑,他们的决定想来事关重大,绝非夕锦可以搀和的。

    何况她今年年仅十岁,更没有发言权。

    琼枢犹豫了一下,还是提醒道:“路上注意一点,今个你是寻得着线索的。”

    “什么线索?”琼枢说得没头没尾,夕锦一下子没明白过来。

    琼枢立刻转为了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你以为本大爷在说什么,本大爷当然是说支线的线索。唉,果然前期的你啊,还是略嫩了些。”

    夕锦不再搭理他,自顾自地进了马车内。张虞和管家兄弟都是骑马的,她一个女眷抛头露面不太好,便给管关响和管关鸣的马了车,让夕锦坐在里面。

    如此费工夫,竟是非要将夕锦带出来不可。

    夕锦不安了起来,莫不是果真要发生什么事。按捺不住,夕锦又向琼枢询问。琼枢的口气相当哀怨:“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本大爷就这么廉价吗。”

    夕锦:“……”

    琼枢继续道:“为了体现本大爷神一般的高贵价值,本大爷决定不告诉你任何信息,你自己慢慢摸索,反正这个事件没什么危险的。不过冷落你一下,你应该就能体会本大爷的重要了吧。”

    “……”夕锦接不上半句话,不过琼枢透露的信息已经够了。

    既然没什么危险,就是好事。

    马车比轿子快得多,夕锦听见外面的几个人在窸窸窣窣地说些什么,但无论如何也听不清楚。这一次小喜也是坐在车内的,手舞足蹈地在和夕锦说些最近发生的趣事。小喜的个好,招人喜欢,人缘自然不错,方圆几里的的消息她都能知道个七七八八。

    听着还真有趣,夕锦渐渐也就收了关注外面的心思,一心一意听小喜讲故事。

    隔了一会儿,小喜说起了府里的丫鬟。夕锦心下一动,问道:“小喜,你和紫萝关系怎样?”

    “紫萝?”小喜重复了一遍,然后笑了,“终于有人替我担了那看书的活,我当然高兴得很。她人很好,很勤快,总是抢着做事。她在,我都觉得闲了不少。”

    夕锦又问:“她可提过她家里的事?”

    “……不曾,她好像不太喜欢这类话题。”小喜闻言使劲眨巴眼睛,努力回想的样子,“说起来,小姐你发现没有?紫萝的皮肤比我们都要白嫩,看上去细皮嫩没做过粗活的样子,没准以前也是官家女,也许是现在没落了吧。”

    ……猜对一半,她的确是个小姐,只不过现在家里好得很,在四处找她呢。

    夕锦移开了话题,又和小喜扯了别的东西去。

    许是考虑到夕锦,马车停停走走的,似乎速度比平时慢很多,不过不久还是到了山脚下。夕锦撩开帘子,张虞在下面伸手扶她。

    京城有两座奇山,三大名水。现在夕锦眼前的落霞峰便是奇山之一,高耸入云,云雾缭绕,恍然若仙境。

    最妙的是,满山的枫树已经红了一半,远看像是一团火焰。

    还不是赏枫最好的时候,若是再过几,定是一番绝景。

    据说,正是因为秋天此山上的红枫全部连成一片,到了傍晚晚霞和山色相接,不分彼此,故名为落霞峰。

    夕锦望着那奇妙的景色,略微失神。

    张虞向走在他左边的管关鸣使了个眼色,管关鸣轻轻点了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