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小^手打】

    这样闹了一通,自然是无人再有心去吃月饼了。

    云华吐得昏天黑地,那味道也渐渐漫了开来,自然更让人没胃口。张老夫人的皱纹深深地陷了下去,一看便知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张宁远早就被一边伺候的丫鬟抱在手中,他还一个劲儿的挣扎着,嚷着要再去抓一条蛇来。

    丫鬟虽然怕这位小少爷,但是更不敢得罪张老夫人。谁都知道真正的一家之主是谁,张大爷也不过就是在外撑个场面,大多数时候都在花天酒地而已。

    张老夫人拄着拐杖,愤怒地甩着袖子走了。绿绢小心翼翼地扶着,不敢有半点闪失。另一个不大说话的姑娘,也赶紧搭了把手,一起撑着老夫人。

    琼枢嘤嘤嘤地喊道:“快追上!快追上!本大爷担保这是一场十分大快人心的好戏!从此张程宁就会恨上你和张虞这种事我会随便乱说吗?!”

    “感被恨上还是好事?”夕锦虎躯一震,十分鄙夷地道。

    不过张程宁恨不恨她她还真不太有所谓,云华不喜欢庶弟庶妹,她本来还没什么感觉,这一次之后,真是十分同意云华的观点了。

    琼枢虽然在一个劲儿的催促,但云华却是不能一个人丢在这儿的。跟张虞说过了之后,夕锦拽着云华的胳膊,和她一起去洗漱了一下,这才两人一起赶去大堂。

    云华道:“嘴巴味道奇怪死了……夕锦,这回是我给你添麻烦了,刚才那小兔崽子分明就是冲着我来的……”

    “嘘,”夕锦连忙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姐姐说话小心些,若是让有心人听去可不得了了。”

    云华笑道:“这么小心翼翼做什么,放心,那帮丫鬟婆子现在肯定是在大堂外头听壁脚,哪儿来那个闲工夫管我们。何况,不就是个邵姨娘?妾说白了就是妾,还能越到正房头上来了不成。”

    说着说着,云华嘴边露出一丝冷意。夕锦不是第一次见云华这样的表,她一提起家里的那一大堆小妾丫鬟,都会这样。大伯父边不缺花草,耳边也没少听见那些莺莺燕燕的叫唤声。

    夕锦的爹娘只有彼此一个,在夕锦眼中夫妻本就只有一双。宁州地方小,有钱人家也不多,纳妾的绝不是没有,甚至还时不时还有地头蛇强抢民女,但是毕竟是个别。而像京城这样家家户户都不闲着的,倒让夕锦大开眼界。

    “……云华,你是怎么看大伯的?”夕锦想了想,歪着脑袋问道。

    云华倒是没料到夕锦有此一问,微微蹙了一下眉:“他?外人皆说他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但无论怎么说他都是我爹。夕锦,当年姑姑嫁给姑父的时候,可也有不少人说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可你当真觉得你爹那般不堪?”

    “怎么可能!”夕锦心头一颤,连忙回答。

    云华不在意地道:“这就是了,什么有出息没出息的,我爹是我爹,二叔是二叔,总放在一起比对做什么?难道把我爹扁的一文不值,他们就高贵了不少?何况……”

    说着,云华别有深意地向夕锦勾了一下嘴角:“我可不认为,若是我爹真是那么糟糕,还能一直稳稳地顶着御医的头衔。他能够一直这样做却经久不衰,想必定有独到之处,只不过不为人知罢了。”

    夕锦看着云华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孺慕之色。

    两人并肩走着,还没进大堂,就听见里面震天动地的骂声和哭嚎声。云华和夕锦对视一眼,一齐加快了脚步。

    也不知先前他们说了些什么,此时已经上了家法了。

    张程宁不管怎么霸道,说到底还只是个五岁大的孩子,边的家丁一只手就按得过来。另一个家仆拿着鞭子就抽了下去。

    虽说是家法,但是打小少爷,总不能真的像打大人那么揍下来的,万一不慎弄出了人命,可就不知该怎么办好了。

    手里的鞭子是动了手脚的,没有一般用的那么硬。家仆手里也有轻重,看上去很狠,但是真没有想象中那么重。

    只是便是如此,这样的惩罚也不是细皮嫩的小少爷受得起的。

    张程宁被抽得疼得大叫,撕裂了嗓子般的大哭。好好的中秋夜,听到这样的声音真是瘆人的慌。

    张老夫人和张敏远都坐在旁边,邵氏刚开始还忍着不求,但看到儿子这般惨状,就是铁打的心也受不起。邵氏已是哭花了脸,好好的妆容变得红一道黑一道的。

    夕锦下意识地想要用袖子掩住脸不去看,但那声音传进耳朵里都让人不太受得起。一般哪家人家都好歹会把事拖过中秋之后在办,今晚这样撕破脸,可见确实触了张老夫人的霉头。

    云华倒是不怕,她不是第一次看这形,初回的时候怕到晚上做噩梦,但这一次却淡定的很,能像张老夫人一样冷眼旁观,五官都不带动一下的。

    夕锦看着云华这般镇定的做派,不由得感慨自己的路还很长。

    张虞看到夕锦进了屋,又是一副往后缩的模样,便上前将她搂紧了怀里,道:“夕锦,你可还好?若是不适,我们就先回去吧。”

    夕锦顺着温暖就贴了上去,正想点头,就听见琼枢突然开口说话了。

    “两个选项,一、留下;二、回家。”

    惨叫声戛然而止,刚才夹杂着惨叫的静默,变成了波澜不惊的平和。夕锦耳边的嗡嗡耳鸣也缓解了下来,体也舒服些了,她松了口气,从张虞怀中走出,但还是不去看大堂中间被打的张程宁。

    琼枢还是用珠子的形态浮在空中,口气颇拽:“嗯哼,本大爷总算从一大段剧之中给你找了个选项出来卡着。还不快点感谢本大爷!”

    “谢谢。”夕锦相当老实。

    “……不客气,不用太本大爷。”琼枢没料到夕锦回答的如此干脆,反而有一瞬间的呆滞,好在他马上恢复了过来,没让夕锦察觉到不对劲。

    等了一小会儿,见夕锦靠在一边没有回答,琼枢又问:“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办?”

    夕锦有些犹豫。说实话她不想继续留着了,今天张府的气氛实在不好。而琼枢之前也说,张程宁恨上她了,虽然一时半会儿没有什么大碍,当终归是个隐患,以后能少回来就少回来的好。可外祖母和大伯堂姐堂兄也是嫡亲的亲人……

    总不能为了一个小坑,就不再走出门外了吧。

    夕锦也关心事之后的发展,看张程宁今天这个样子,怕是得有几天只能躺在上,势必得安单一段时间了。

    琼枢很开心地怂恿:“留下来看吧!你要是看做噩梦了,本大爷可以破例让你抱着睡的,感动吧!”

    “……我还是回家吧。”夕锦斜了某珠子一眼。

    琼枢很惊讶:“哎呀,你这么期待抱着本大爷睡,现在就急着回去了?”

    夕锦以头抢地。

    “……随便说说而已,没想到你还真信了。”琼枢毫不在意地继续说,“要是你趁着月黑风高对本大爷做了什么的话,那本大爷岂不是很吃亏!”

    夕锦没有听懂,懵懂地歪了一下脑袋:“什么?”

    “没什么。”琼枢闭了嘴,“那就选择二了。”

    没给夕锦第二次追问的机会,琼枢已经解开了时间,自己不知道缩到哪个角落去蹲着了。

    张虞看着空的双臂和眼前的夕锦,微微颦眉,感觉刚才一瞬间好像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可却寻不出由头来。

    夕锦点了点头,道:“爹爹,我想先回去。”

    张虞姑且收了心中的疑虑,向夕锦微微一笑:“好。”

    【百度搜索进入:小^按ctrl+d】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