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元!元小*说|网手打更新。希望大家搜索[元!元小*说|网]最女频小说尽在此处]

    凌青云当然没有脑残地自己在水里泡一晚上,他知道现在有人过来所以庄诚躲开了,但是待会儿他肯定还会回来,于是爬到了那个安全区对面的河岸上,就躺着不动了,把意识转会了本体上。

    难得有空,凌青云干脆翻出了脑海里的功法练了练,练了几个小时,到底牵挂着庄诚,就又把意识转到了分|上。

    本来以为,自己应该还躺在那个河岸上,没想到自己这会儿竟然被放在天台上的蓄水池里了,这会儿,池里的水已经被他这个丧尸给污染了……

    凌青云很干脆地打破这个池子让水流掉以免被后来人无意间用了,然后就坐到了庄诚边。

    凌青云本来想在庄诚的手心里划字,庄诚却马上递给了他一个本子,然后自己又拿出了另一个本子,歪着头顶着一张面无表的脸看着他。

    “诚诚,你怎么了?”凌青云一边写一边伤心,他的诚诚是嫌他脏吗?幸好,这是分|不是本体!

    “那个安全区不是国家弄的,只能说是c镇某些人弄出来的,里面的生活非常不人道,他们会扣住一些人的家人,然后着这些人出去找吃的,什么都不提供不说,找回来的食物还要上交一半!”庄诚刚才就在里面转了一圈,看到了张贴的“公告”,这个所谓的安全区,可以说只提供给了幸存者一个休息的地方,统治阶级又凭着几把枪可着劲儿剥削——好吧,他就是因为自己的父母可能在里面而觉得不平。

    现在才过去三个月,应该那个小区里就有存粮,附近的超市也被抢了所以这些人还过得下去,元!元小*说|网可是再过些子呢?

    当然,这些人活得下去活不下去跟他无关,可是他的父母可能也在里面,那辆父亲买了没多久的价格不到十万的小车子就停在镇政府前面的空地上。

    他本来想去找找父母的,可是他闻得出活人的味道却没办法分辨出父母的味道……那里住了那么多人,他总不能一间间屋子踹开然后找人吧?

    “苛刻的条件。”凌青云马上写到,在s市,现在大家出去找回来的食物都不用上交来着,当然,跟这里不同,s市一开始有军队搜罗了很多食物,后来出去找食物的人,也可以换到枪支弹药……至于领导么……除了自己,哪个领导还会出去找食物?不过庄诚为父母抱不平,难道自己还要唱反调?

    “明天你带着我们进去,我父母可能在里面。”庄诚继续写道,心说不出的激动,他的父母……要是还活着就好了!

    最初的时候他打不通电话就以为父母出事了,可是之前在自己的家里没看到父母的踪迹却让他又燃起了希望。

    “好。”凌青云点了点头。

    两人一起走下天台,因为如今都是丧尸的缘故,周围的丧尸并不管他们的行为,两人一边走一边杀些二级丧尸,一边是为了攒着当庄诚明天的早饭,另一边也是为了避免有丧尸进化到更高级别。

    这样走着,无视周围的丧尸,倒是又觉得这个小镇熟悉起来了。

    两人当年念小学的地方如今成了少年宫,小镇的小学已经搬到郊外去了,两人念初中的地方又多添了几栋教学楼,场也改了。

    庄诚跟着凌青云走,感慨万千。

    他记得,自己有那么一段时间,只要有吃的就惦记着凌青云,连他父母都无奈了……父母啊……也许凌青云不知道,对自己的感,他的父母已经有所了解了吧?

    他初中毕业的时候发现自己喜欢男人,喜欢凌青云,一开始虽然迷茫了一段时间,后来却开始为着这个目标前进了,在努力靠近凌青云的同时,当然也努力地想办法让自己的父母能接受自己的向了。

    他一向都是个有计划的人,跟当初刺探凌青云一样,他也弄了一些里面有同□的电影给父母看,除此之外,还买了一些相关的书籍回家。

    他一项都不是个的人,被他带回家的同学一直都只有凌青云一个,这也就罢了,凌青云还是三天两头被他带回家的……另外,他逃课从看守所带走凌青云这样的事,他父母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的父母肯定对他的感是有些了解的,不过他们应该是还想着自己能回心转意所以什么也不说,既然如此,他也就当做不知道……至于现在,自己已经变成了丧尸,元!元小*说|网凌青云再怎么自己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接受自己,所以他必然是要躲在暗处的,他的父母,以后就要靠凌青云照顾了……

    这么一想,庄诚更不希望凌青云去找他的那个父亲了,那个跟凌青云有五分相像的男人,在意的从来都只有在自己边长大的一儿一女,长这么大,零花钱都没给过凌青云,只有一回两人初中包了二十元的压岁钱给凌青云,后来凌青云请自己吃了一碗羊面,就把钱全都花光了……

    凌青云在前面一边杀周围那些把他们当同类所以毫不设防的丧尸,一边往前走,不由自主地,就走到了镇子的另一面。

    在凌青云的记忆里,真正的家应该就是和他一起住了十几年的地方,门前有一个晒谷场,再往外是种菜的地,外头还有一条小路,路边就是一条河。

    他小时候在河里洗澡游泳摸河蚌摸螺蛳,过年承包了河流的人把水打干捉鱼的时候他就去帮对方找喜欢藏在泥里的黑鱼,找上一下午,那人就会送他一条大大的但是价格便宜的鲢鱼和一些不过两指大小的野生鲫鱼……

    他们的邻居是烧烧鸡来卖的,还会用煮鸡的卤汁煮豆腐干和豆腐衣以及鸡杂,那时候他家里穷,从来都舍不得买鸡给他吃,他实在馋了,就会花一块钱买几块豆腐干给他吃,有时候他在邻居家玩,他们也会给他一块豆腐干什么的解解馋。

    这样的子,明明心酸的,现在想起来却觉得很温暖。

    那间老房子,已经不在了!

    凌青云震惊地看着矗立在原本老房子的位置上的三层洋房,那里明明应该只有两件两层的老房子,还是左邻右舍里最破的!

    当初自己的死了以后,凌青云就刻意回避着这里没回来过,现在想想,应该是他的父亲回来盖了房子。

    那个男人以前也说起过要在乡下养老……凌青云皱起了眉头,他如今是丧尸,自然也能闻到,那栋房子里有活人的味道。如果他的父亲还在……凌青云握紧了拳头,虽然对他好,到底也是在乎这个儿子的,而且他父亲并不是不学无术的人,他能在城里干活自己娶媳妇养活一家子的事,还是他的乐意跟左邻右舍吹嘘的……

    临死前的那会儿,打电话让他父亲一定要好好照顾他让他继续读书,却也交代他要好好跟父亲相处……

    现在,那个男人在里面?凌青云靠近了这栋房子,却只感觉到了两个人的气息。

    他的父亲一家四口,那么如今里面只有两个人的气息,是因为另外两人已经去世了,还是因为里面的人其实不是他的父亲?

    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又看了看自己青黑的手,凌青云拉着庄诚往顾家跑去,明天他会再来这里一趟的,元!元小*说|网如果里面的人是他的父亲,那么他会带走他,因为他是的儿子,但是既然那个人都没把自己这个儿子放在眼里,他也没必要跟他的儿女抢着尽孝道了吧?相比之下,还是庄诚的父母更需要郑重对待!

    岳父岳母啊!凌青云已经做好的准备第二天打一场硬仗了!

    顾家是有一辆汽车的,跟石小开会因为体型选择越野车一样,顾爸爸的车子也非常宽敞,跟庄诚的父母当初选的小型车完全不一样。

    第二天一大早,凌青云从睡袋里爬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顾家人已经在收拾东西了,金翔竟然在做早饭!

    果然,在“公婆”家他就贤惠起来了!

    这还不算,凌青云竟然还听到他亲地喊爸妈,而顾爸顾妈,竟然也没有反对……庄诚是他的,那么庄诚的父母也就是他的父母了……凌青云脑海中浮起庄诚的父母的模样,突然觉得喊爸妈其实也没什么难的,相比于很少见到的自己的亲生父母,庄诚父母他还更熟悉来着!

    “我们马上就出发吧,还要去一趟我们昨天见过的c镇的安全区。”凌青云吐出了一小块谷壳,开口。

    顾家去年秋天收了不少稻子,可那毕竟是稻子,乡下人总要米快吃完的时候才会去碾米,这会儿他们吃的就是手动脱壳的米粒煮的粥,这是个精细活儿,可即使如此,粥里免不了还会有些谷壳。

    两辆车子,一辆顾家宝开一辆金翔开,虽然顾爸爸车技不错,可是看到丧尸他的手就直打颤,哪里还能开车?

    庄诚也出现在顾家人面前了,他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顾家人跟他打了招呼,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跟自己万分惧怕的丧尸擦肩而过了。

    那个安全区的入口就是小区大门,当然,如今这门已经被加固过了。

    “你们是什么人?”几个拿着锄头的人站在那个小区里往外看,大声问道。

    “我们是s市来找人的。”知道这里是私人组建的安全区,凌青云自然知道展现一下自己的强大比好声好气地说话有用多了。

    他穿了那hn岛的二级进化者给他的衣服,上带了两把枪还挂了不少子弹,一下车,看到那些跟着自己的车子过来的丧尸和这边门口徘徊着的几个丧尸,就潇洒地两步蹬上自己开来的越野车,拿下手里的枪一阵扫

    枪枪不落空,每个丧尸都被准确爆头!

    门里那些拿锄头拿棍子拿菜刀的人一阵阵地惊叹,而后面车上的顾家人也惊呼起来,凌青云的这一手还真不赖!

    凌青云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又摘下头盔,轻盈地跳到地上,把头盔从车窗扔进车子以后,元!元小*说|网在别人都没看清楚的况下,就爬到了那个安全区刚建好还建的高的围墙上头:“你们这里主事的人是谁?”

    里面刚才看到了凌青云的表现的人全都崇拜地看着凌青云,这里的人可不是在s市安全区的人,也许最初还有网络电话的时候他们得到过进化者的消息,但是肯定没有见过进化者。

    “我就是主事的!我就是主事的!”一个人从里面跑了出来,听到枪声,他这个靠几把枪才拉起了一个安全区的人马上冲了出来。

    凌青云看到这人上的灵魂颜色跟汪俊超一样,是灰色的,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周耀眼的白光还有自己边的人都偏白的光线,咳咳,他们果然太仁慈了,可是都已经决定做好人了,有时候他还真不好回绝某些事……要是以后有人能帮自己把把关提提建议就好了!

    心里想着事,表面上,凌青云却友好地笑起来:“你好,我是s市过来的,我要找人,他们应该就在这里。”

    庄诚的爸妈啊……他啥时候可以像金翔一样喊爸妈?据说嘴巴甜一点比较好……

    “您要找谁?我马上让他出来!”这人看着凌青云上的装备流口水,都用上“您”了。

    “他们叫……”凌青云还没开口,竟然一眼看到了庄诚的父亲!

    “凌青云?”

    “爸!”

    ……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叫凌青云名字的人是庄诚的父亲,喊“爸”的人是凌青云。

    一喊完,两人就同时噤声了。

    凌青云尴尬到不行,虽然他一直惦记着能管庄诚的父亲叫个爸,今天早上看到金翔一口一个爸妈更是学了点,但是这种一见面就叫出来的事……

    他只是太紧张了,真的!

    过分紧张坐在墙头上都不小心把别人的墙上的红砖抓成粉末的凌青云异常尴尬,然后想要伸手挠头,结果飘飘扬扬的红砖捏成的粉末撒落在了他的头发上……

    若干年后,这里的一个目击者这样写道:“救世主坐在墙头,就像天神下凡一样,早晨的阳光照在他的上,好像给他穿上了一件光芒万丈的圣衣,他就那么庄严地看着我,我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仁慈和圣洁,上天好像也在为他喝彩,元!元小*说|网飘飘扬扬的红色装点了他完美的姿……”很多人都询问从天而降的红色到底是什么,写这段话的人却笑而不语。

    凌青云当然不可能知道以后的时候,他尴尬地整张脸都僵住了,非常希望时间能够倒流……干脆就倒流回对庄诚告白的时候好了!什么的已经让他很后悔了,没想到这次又……

    相比于凌青云,庄诚的父亲在嘴角一抽以后异常淡定:“庄诚让你来找我的?”

    “是啊,叔叔……”凌青云突然觉得自己坐那么高跟岳父讲话不礼貌,当下跳下了墙头。

    安全区出来看闹的人看着那块被抓掉了不少的砖头——这是豆腐渣工程吗是豆腐渣工程吗?

    庄诚的父亲看着傻乎乎的凌青云——自己的儿子折腾了这么多年终于把自己送出去了吗送出去了吗?

    凌青云苦着脸看着自己的准岳父——他会把抽死自己吗会抽死自己吗?

    接下来的一切异常顺利。

    庄诚的父母竟然都还活着,可惜他的舅舅一家都已经……其实,他的父母能活着都是不容易的,当时他表姐正住在他家,变成丧尸以后开始砸门,他父母都打算出去看看况了,可是隔壁刚好传来尖叫……

    小区里有人被咬以后喊起来了,却也让他们得以逃命——从窗户爬下去上了自己的车子,而手机和电话,却都在卧室外面。

    凌青云看着庄诚的父母上了他们的越野车,想到之前的乌龙,当然不好意思再上去了,回头看到这个小型安全区,倒是又想起了自己应该助人为乐:“我们要到镇子的另一边去,你们要不要跟着?我可以帮你们清理丧尸。”

    “要!”有便宜不占是白痴!

    凌青云的家就在镇子另一头的农村,他这会儿还异常尴尬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庄诚的父母,又不想很快跟自己的父亲见面添堵,干脆就带着车队在小镇上到处冲,枪声不断赚取了不少功德的同时也让那些跟着的人弄到了不少粮食,让这些人感激涕零。

    镇上那么多丧尸,他们根本不敢去,以前可都是从乡下弄粮食的!

    先前凌青云用狼牙棒砸人,是为了适应一下新武器,这会儿当然还是选用枪支更加方便,他实力强了,如今杀丧尸绝不落空,让那些安全区跟着出来的人惊呼连连,元!元小*说|网也让庄诚的父亲心复杂。

    现在想想,当小混混也不错是不?至少武力值比自己瘦弱的儿子强多了!他看了用写字跟自己的妻子交流的儿子一眼,皱了皱眉头,这孩子就是胆小,坐在车里还把自己裹得这么严实!

    庄诚要是知道自己父亲的想法,肯定会喊冤的,一来他实力完全不比凌青云差,二来么,他根本不怕丧尸,因为他自己就是丧尸!

    可是现在,他只能一边写字安慰父母,一边躲开母亲上下其手的手,还要努力克制自己咬人的冲动……

    [元!元小*说|网手打更新。希望大家搜索:[元!元小*说|网]每天准时手打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