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大夫人派了人搜夕锦屋子的事,很快被张老夫人知道了。

    姜嬷嬷果然被推出去背了黑锅,可钱霜落却什么事也没有。擅自搜小姐的房间可不是什么好事,何况什么也搜不出来。张老夫人又偏疼夕锦,这惩罚定是不会轻的。

    大夫人认错态度良好,也被扣了一个月的月钱。姜嬷嬷挨了好几下板子,全府上下都能听到她凄厉的惨叫声,想必是张老夫人特意叮嘱了下手重的。

    夕锦也被叫去,张老夫人安抚了她一番,还留了她吃午饭,向全府的人展示了庇护之意。

    张老夫人道:“夕锦虽是过继的,可流得也是我张家的血脉,是我的亲孙女。张家决不许窝里斗。”

    大夫人这次选得子实在不好,正是触了张老夫人眉头的。

    张敏远一大早被叫进宫里去了,听说皇上的口气可不怎么好,只怕……虽然因为夕锦住进了家里,张敏远这个月来已经算是收敛了,可没守住几又忍不住出去循环。其他的御医早就上谏了许多次,甚至连替掉张敏远的人选都已经挑好了。若不是圣上还看在张家当初支援他上位的几分薄面,张敏远怕是根本熬不到现在。

    这都过了午时了,还不见大老爷回来,张老夫人难免急躁的很。张虞说清楚些根本算不得张家人,张程鹏张程宁都还是孩子,张敏远可谓是唯一的希望,若是真被革了功名……

    大夫人一来是害怕夕锦屋里的人一眨眼就跑了,二来只怕也有早晨大老爷出事的原因,一时没能顾得周全。

    张老夫人正火着,儿媳妇还要生事,这气不往她上撒还往哪儿撒?

    婆婆和媳妇本就是天生的死敌,便是从容了一生的张老夫人也不例外。她一手撑起了现在的张府,将乌烟瘴气的内院整理得干干净净,所以对家中的一草一木都格外有占有。当然,必须属于她的东西的名单之中,也有她的亲儿子张敏远。

    大夫人陆氏是她千挑万选出来的媳妇,可真的到了家里,又让她觉得不舒服了。而儿子一又一的不断地拉丫鬟上,还和青楼名那般不洁女子**,让张老夫人对陆氏的讨厌程度趋增加。她觉得是媳妇没有管好儿子。

    而夕锦却是张老夫人最疼的女儿唯一的孩子,虽然是过继到了张虞名下,可祖籍上还是自己的亲孙女,自然是陆氏比不得的。

    大夫人心中也委屈,她常年受张老夫人的冷眼受惯了,竟是连小辈都越到她头上了。

    何况对于夕锦,看着那张和自己当年的小姑子太过神似的脸,陆氏着实喜欢不起来。

    夕锦并不知道张家的弯弯道道,她正为躲过了一劫而暗自庆幸。同时,她默默算计着到底还有多少天才能到百

    八月中旬的时候,夕锦在张家住的子总算是到头了。

    那晚在院中的人究竟是谁,便是到了如今也不知道,夕锦也渐渐将此事抛之脑后,虽然忆起时扔觉得膈应,可总记着也没什么用处。琼枢分明是知道些什么,却一个字也不肯吐露。

    不过,既然琼枢不多加提醒,应当不是什么危险了。

    云华甚是不舍,暑期到了,书院也放假了,这下可得到九月的收获季结束了才会再开课。下回见着夕锦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庶弟庶妹瞧着着实不顺眼,夕锦乖乖巧巧很听话,虽然优柔寡断了些,可却贴心的很。

    临别时,云华和夕锦交换了各自的绣品,作为友的见证。

    琼枢兴高采烈地汇报得到“挚友礼物”,以及经验值又上升了一大截。打开好友版面一看,云华的名字已经被修饰成了金色,左边还写了金光闪闪的“挚友”两字。

    再打开人物版面,据说是前段时间三级的时候新增的功能。夕锦有些别扭地看着自己头像下面的数值,默默关掉决定以后再也不翻了。

    虽然看自己的成就很有意思,可是一边听珠子在旁边絮絮叨叨地说哪个属没有到几百就是废柴,再一边观赏自己少得可怜的两位数,也实在有些打击人。

    新张府也经营了好几个月了,有王嬷嬷那样的老人在,应该也步上了正规。今来接夕锦的轿子,看花样就是给一般小姐的,想来正是夕锦以后的个人轿子。夕锦心中暗暗高兴了一下。

    乘上轿子,夕锦袖中一道绿光闪过,琼枢便化作人坐在了她边。

    琼枢感慨道:“终于可以回去了,要知道你的培育者可是你二舅舅,留在张府的子基本上只能找到线索而不能看到真剧,本大爷都快闷死了。”

    夕锦是不能理解琼枢的心态的,在她看来这三个月吃力的紧,不过倒也充实。

    “琼枢,你总是变来变去的还要防止被人看到,怪麻烦的,”夕锦瞥了在自己边晃来晃去的小孩一眼,“能不能干脆别变了,就这样保持人形。你有没有办法做个份出来?”

    琼枢惊喜状:“你终于被本大爷的英俊潇洒迷住了?怎么,一看不见本大爷俊朗的脸就寂寞吗?”

    ……你想多了真的。

    夕锦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觉得眼皮跳得很是厉害。

    “咳咳,既然你这么需要本大爷,”琼枢一本正经地咳嗽了两声,“那本大爷一会儿就到前面的路口卖葬父,记得过去的时候把本大爷买下来。开价一定要高啊!”

    “……对不起。”夕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珠子大爷的思维力果然不是普通人类的范围,“我想我大概没有这么多闲钱……”

    琼枢惋惜地摇了摇头:“那算了,本大爷还是继续委屈一下吧。”

    回到张府之中,张虞还没有下朝。

    琼枢在帘子被撩开之前就变回了珠子,缩进夕锦袖子里去了。他现在发现,比起被拿根绳子吊着,还是躺在布料上更舒服。

    夕锦便领着小喜,先行回了自己的院子。

    小喜颇为愉快的样子:“小姐,九月份的收获季,今年我们也会去看的吧?”

    夕锦微微一愣,小喜说的事,她当然是听说过的。书院放假前闹得火朝天,年纪大一级的学生们都摩拳擦掌跃跃试。虽暂时不关她的事,却也能感受到这个子的感染力。

    收获季是京中的盛事,是大栖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节,会整整持续一个月。适龄的少男少女会按照年纪分成不同的组别,在各自擅长的领域一展风采。决出最强的三名,除了奖金之外,也会得到皇帝陛下的赞美。这可以说是他们这个年纪最高的荣耀。除了金榜题名之外,收获季可谓是少年才子梦想的地方。

    夕锦今年还不到参加的年龄,收获季的最低标准也要到十一。

    不过,就算不能参赛,便是逛逛庙会,看看年长者的本事,也是极让人欣喜的事。

    夕锦犹豫了一下,道:“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还要看舅舅的意思。”

    “老爷一定会同意的。”小喜很是笃定,“明年小姐也要参加的吧?今年当然要观望一下,看看水准是怎样的。也好早作打算。”

    夕锦心中一动。

    夕锦不出声地问琼枢:“收获季可有刺绣比赛?”

    “没有。”琼枢毫不留地泼下一盆凉水,“不瞒你说,正好是今年取消。京城里不太看重这个。你还是好好练琴吧。”

    夕锦有些小失望,比其他的她当然是比不上从小练起的人,可刺绣还是有几分把握的。她也不怀疑琼枢今年取消的话,琼枢自然有他的道理,从来没有错过。

    有时候,夕锦都要怀疑琼枢是不是已经经历过这些事一次了。

    不过,练琴倒也没什么问题。夕锦的琴艺便是在京中也算是中上的,最近渐渐能得到老师的青眼了,若是再努力一把,说不定也可以出挑。

    小喜又开了口:“之前听王嬷嬷传得信儿,好像府里的新人已经招来了。一会儿便能带到小姐房里。小巧算一个粗使的,小姐还能再选一个精细些的,来做伴读。以后我就只负责小姐的衣食啦。”

    可差使丫鬟的数量,除了尊卑之外和年纪也有关系,夕锦如今三个便是封了顶,等过了十一的生,她便能再添两个了。

    小喜说得眉飞色舞的,喜悦之流于言表,一见就是为以后不必再对着那些恼人的书卷而开心。夕锦听着也有些羡慕,小喜不必看书了,她却还得学着作诗呢。

    练了几个月,总算是七七八八,稍微赶上来一些。依然够不到中等,不过好歹不会被轻瞧了去。

    夕锦道:“先别说丫鬟的事儿,我们赶了几回来,也不知会不会落人话柄。”

    “小姐不必如此小心,我们是为了中秋才回来的,还不是图个团圆?前些子我材料都备好了,就等着回来做月饼。”小喜笑眯眯地道。

    夕锦是五月初九改得张姓,百应到八月十九才算完。

    可中秋节又是要家人团聚才是,虽说是得回旧张府的,可门儿也得从自己家里出来,不然岂不是成了客?规矩是人定的,两个规矩撞着了,那也得想着法子变通才是。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