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府

    所谓达官显贵,他们的曾经,大多是赫赫有名的才子。

    自古才子好风流,红粉知己满天下。

    才子们总是许诺:“等我金榜题名的那一天,就回来娶你!定不辜负你对我的一番真!”

    于是痴的姑娘们被感动地泪流满面:“X郎!妾等着你啊!”

    ……于是放榜之后,这群饱读诗书的才子中书啃得特别深刻,或者运气特别好的,祖坟冒烟还真从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了。

    接下来的结局无非有两个。

    第一种,才子们突然觉得以前和亲梅竹马的感实在太小儿科了,不对这怎么可能是,充其量是年少轻狂。明明宰相/尚书/将军的掌上明珠才是他们的真啊。

    于是他们曾经的人就被抛弃在家乡苦苦等待,不管是成了亲的还是没成亲的……

    偶尔会有成了亲的在夫君音信全无的况下,实在不太甘心,于是长途跋涉进京寻夫,最后发现曾经深款款的枕边人已经变成了驸马。

    这种况最出名的,就是陈世美……

    不过,姑娘们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的,因为还存在第二种况。

    也不是所有才子都是良心被狗吞了的,还是有许多正直的少年郎们拒绝了花花世界的惑,毅然决然地回绝各类说亲,坚定不移的把他们许诺过的妹子接回了家,拜堂洞房。

    ……这应该是皆大欢喜的结局,可偶尔也会出点啼笑皆非的意外……

    因为,并不是每个姑娘的郎,都只有她一个红颜知己。也并不是每个姑娘的郎,未来也只会有她一个红颜知己。

    这直接导致京城的官宦之家走向了另外一个趋势——老婆多,孩子更多。

    普通的家庭是一位正房夫人,以及一大堆贵妾妾,乃至数都数不清的通房丫鬟。紧接着就是像树干和树根一样的关系,延续下来的是一大堆嫡出庶出儿子女儿……

    总之,乱得一塌糊涂。一旦老爷哪天一不小心咽气了,家产肯定是挣得不可开交,你拿个花瓶我就得拿个屏风。就算是不分家,不是一个肚皮出来的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整天膈应得慌。

    相较之下,简简单单的张家,简直就是京城中的一朵奇葩。

    不过张家能成为一朵奇葩的原因,倒不是已经归去的张老太爷多么洁自好,而是如今的张老夫人手段高且下手快。

    张老太爷应该是结合了方才所述的第一种和第二种的类型,他深深地发现自己以前对的领悟太粗浅了的同时,他也履行了自己曾经的诺言。

    于是,他不仅娶到了名门闺秀张老夫人这朵大牡丹,还往屋子里添了不少他早年深过的小雏菊小白花。

    要知道得罪有权有势的岳丈家的后果是很严重的,张老太爷能在张老夫人她爹的眼皮子底下完成这全高难度动作,不得不说手段高明。

    于是,有其夫必有其妻,从小在大宅院里长大的张老夫人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她那可怜的夫君刚一升天,其他人都在抹眼泪,偏偏张老夫人技高一筹,能一边抹眼泪一边打扫屋子。那一大票妾侍和庶子庶女们还没来反应过来,竟然已经和垃圾一起被扫地出门了。

    高,实在是高。张老夫人一直是京城夫人最为敬仰的人物,女人做到这个份儿上,绝对是极致了。

    最后,张家除了张老夫人之外,留下来的只有张老夫人的亲生儿子张敏远,皇上塞进张家屋子的名将遗孤张虞。保持联系的女儿,也只剩下了张老夫人的亲生女儿。

    如今连张敏远和张虞都分了家,张家的结构却没能如张老夫人所愿的简单起来。

    张敏远明显继承了他爹多的血统,除了正房陆氏,还有三房妾侍。

    其中份最高的应是贵妾邵氏。另外还有丫鬟出的罗氏,以及家清白年轻貌美的胡氏。

    大夫人陆氏今年已经三十了,不过儿女双全。邵氏和罗氏的年纪倒也还不大,皆是二十出头,邵氏膝下有一个儿子,罗氏有两个女儿。

    胡氏没有孩子,却最是青年华,不过十六岁,比夕锦和云华,也没大上多少。胡氏又生的极其精致,远远甩去其他侍妾一大截,最得张敏远的喜

    张虞的内院倒是简单了很多,本来一个女人都没有,结果没成婚就过继了夕锦这么个女人的半成品。便是张虞府上的仆人,除了王嬷嬷和小喜,也是清一色的男人。只不过不出月末,王嬷嬷就会带一群新人进府,想来到时候男女也不会这般悬殊。

    比起被天子弃之不顾没什么用处的张敏远,儒雅博学的张虞显然更得当今圣上的心。虽说是兄弟,张虞和张敏远实际上却没什么血缘关系。早年又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原因闹得很僵。

    张虞现在的职位低,可前途似锦,时不时还会被皇上招了去喝茶下棋。

    夕锦名义上是张虞的女儿,看得出来张虞也是真心疼她的,现在住回了张府老宅,周围盯着瞧的人是不少的。一个月住下来,大房对她看得最紧,其他几个妾侍也不是完全没想法。

    夕锦和云华关系深厚,云华应该也是在大夫人那儿闹了几次的。大夫人的态度从直白转为隐晦,嫌少再像最初那般直接派了嬷嬷上门挑衅。

    邵氏却亲自前来拜访,明里暗里说过好多次,怂恿夕锦和她联合起来对付陆氏,即大夫人。

    至于大伯家的妾侍打的是什么心思,夕锦猜了几个,却不太确定。可说白了左不过是仕途、钱财、家产。

    那在门口偷窥之人,既然已经有钱霜落,那另一人就定不是大夫人手下的了。

    邵氏、胡氏、罗氏,到底是谁?

    夕锦想了想,发表意见道:“罗姨娘深居简出,手底下人也很少,倒不太像。胡姨娘素来不太惹争端,莫不是邵姨娘?”

    “……本大爷知道也不告诉你。”琼枢嘟着嘴说了句。

    夕锦被他的话噎到了,埋怨:“若不是你随便出屋子,也不会惹这些麻烦出来。”

    “你又没说不准本大爷出屋子。”琼枢反驳。

    夕锦不满:“你没跟我说一声,就自己回来了。我怎么知道你会成了人形……对了,你怎么就成人形了?”

    “这个说起来比较复杂,本大爷明天再跟你解释……本大爷累了,要去睡觉。”琼枢很是无聊地打了个哈欠,自顾自地开始往夕锦的上爬。

    夕锦有些急了:“你就不怕吗?刚才你被看见了吧!若是问起我房间里怎么多了个小女孩,这可怎么办才……”

    “本大爷是男的!”琼枢恼火地纠正,“就算被知道了,也该是明天的事。明天的事件那就明天再解决,真到了危急关头,本大爷会给你弹选项的。快睡吧,安心。”

    说到后面,夕锦倒是听出了琼枢话中几分柔和的安抚的意思,倒是纳闷这家伙怎么难得的有耐心。

    ……只是,这怎么睡得着。

    夕锦还想再和琼枢商议,却见某个小孩整个人裹在被子里,完全陷入了深眠状态,看起来比醒着的时候温顺多了。

    夕锦这才想起,竟然是忘了问琼枢,他怎么变成人了?

    ……不会以后都是这个样子,不再恢复珠子的样子了吧……

    如果真是这般,那要把琼枢随携带可就麻烦了。夕锦垂下眼睑,甚是苦恼。

    哀怨地盯着琼枢的睡颜一会儿,夕锦的火气又更上了一重。

    这家伙竟然,没有梳洗过就爬上她的了!

    夕锦今年十岁,琼枢这么点大的小萝卜头还没能引起她男女有别的思想来,倒是颇为嫌弃琼枢不够干净。

    夕锦暗自不满,可也没什么办法。琼枢这个人型,还真是成功地让她没法直接把他拎起来丢下去。于是夕锦便自己清洁了一番,把琼枢往里面挪了挪,爬上去睡了。

    过了许久,夕锦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被她搂在怀里的小男孩睁开了眼睛,目中发出绿莹莹的光芒。

    琼枢低眉不知想了些什么,犹豫地伸手搂住夕锦的脖子,又合上了眼皮。

    十岁到十六岁,明明现在才是个开始。

    这一次的化人,比此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快。

    虽然是他刻意引导了夕锦去结交云华,并快速从各方面推进了她们两人的感发展,可是还是太惊人了。

    选择云华的原因,是因为她作为可挚友女角色,关系上升时的经验值加成最高。同时又因为和夕锦的姐妹关系,配上云华个人的格特征,和她交往好感度的上升速度是目前能接触到的角色中最快的,绝对是刷经验的极佳人选。

    至于为什么没有选中经验值加成高到逆天的红色好感度角色……

    琼枢的双手收紧,叹了口气。

    ……大约,还是由于私心啊。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