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宴(三)

    平安郡主领着众人在林间,时不时指些奇花异草出来,供众人赏玩。

    夕锦不由得咋舌,逍遥王府果然是非同一般的富裕,地上随随便便一棵杂草都有千般来历,幸好之前走得时候踏实,要是不小心弄坏了什么名贵的花草,那夕锦可是抵不过的。

    平安郡主都是随意的很,把其他人吓得不敢迈脚,她自己倒是走得坦坦,好像踩着了也不过是一枚铜板般的表

    云华被深深地刺激到了,凑到夕锦耳边小心翼翼地道:“这也太不拿钱当钱了,有时间买这些铺地的东西,还不如多积几卷书。”

    “姐姐,花草是活物。”夕锦不太认同,她倒是颇为喜欢这些植物,只可惜自己是养不起了。

    云华道:“书也是活物。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夕锦笑抽,欠:“姐姐说的是,妹妹服了。”

    平安郡主停下了脚步,微微一笑,向边的丫鬟递了眼色。

    那丫鬟接到命令,便又走出来,相当恭谦地向众人鞠了个躬:“各位小姐,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说着,又是两个小丫鬟,一左一右撩开了挡在路前的芭蕉叶,露出里面的庐山真面目。还是一块空地,只是相比刚才更人声鼎沸。而且只是一张开芭蕉叶,一股酒气便扑面而来,不少姑娘都拿袖子掩住了鼻子。

    入目的,竟还有十数个男子。

    这下,没举起袖子的姑娘都举起袖子遮脸了,还偷偷不时露出一双双好奇的眸子向外张望。

    男子们本是交谈甚欢,见树丛中突然冒出这么一大批女眷,也不由得发愣,皆停杯投箸。

    大栖并不限制男女交往,只要不是孤男寡女私相授受被抓住,基本上并无大碍。现在两拨人一打面照,虽沉默了一瞬间,但很快又闹了起来。

    最先开始的当然是认亲大会。

    “哥哥?”一女惊呼。

    “小妹?”男子放下酒杯,皱了皱眉头迎上来。

    接下来,便少不得要寒暄一番,再把亲人介绍给好友了。

    正是和异□往敏感的时候,虽然害羞,可更多的还是兴奋。

    眼看着边的女孩子纷纷高兴地向哥哥弟弟迎过去,然后快速地融入新团队,夕锦和云华对视一眼,她们的兄弟可不曾接到邀请。那么,男子中定是不会有认识的人。

    在这样的气氛下,若是无法融入,难免显得突兀。

    云华咬着嘴唇四处望了望,见着平安郡主一个人寻了把躺椅,正坐在一边赏月,侧只余下霍无双一人相伴。

    云华便往那处指了指,示意夕锦两人去寻平安郡主。

    平安郡主是这次赏月宴的主人家,跟在她边自然不会奇怪,而且能同郡主说说话,对普通千金而言,也是一种的荣耀了。

    而正是同时,王远远地向夕锦摆了摆手,她边还跟了两位男子。

    若是和王汇合,也不会尴尬。

    “三个选项,”琼枢立刻把画面一听,世界陷入无声之中,“一、和王碰面;二、拜见平安郡主;三、留在原地等待。”

    “原地等待?”夕锦皱眉,“若是我等了会怎样?”

    琼枢满不在乎道:“等了便等了呗,算来算去是不会死的。顺便一提,强烈推荐选这个选项,本大爷为天地第一号系统,预感这个选项提升的剧度最高。”

    “……”夕锦实在无法相信琼枢的直觉,听起来也太不靠谱了些。

    云华显然想去和平安郡主聊聊,可先前了解的信息分明是说,平安郡主并不屑与她或是云华这样寒酸的人结好,若是自己凑上去,不过是脸贴个冷股,没什么意思。

    这样一想,那还是选一比较好。

    不必再挑,夕锦正打算作答,却听琼枢又开口了:“你往你正前方看看,你可是看见了谁?”

    夕锦闻言略停顿了一下,向远处看去,密密麻麻的人群谈笑风生,并无特别。

    等等……

    夕锦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下了决断:“选三。”

    “不错,跟着本大爷终于学聪明了。”琼枢满意地亮了亮,解开时间静止。

    一旦恢复到正常的流动状态,夕锦赶紧向王挥手,表示自己并不打算过去。王圆圆的脸上闪过一瞬间的失落,但很快就跑开了去。

    云华又拽夕锦的袖子:“怎么了?走吧,没什么比平安郡主边更好的去处了。”

    夕锦一笑:“姐姐,不必了,有没有好去处可不一定。你瞧那是谁?”

    云华疑惑地望去,立刻面露惊喜之色:“叔叔?!”

    不过谈话之间,张虞已是穿越人群走到了她俩边。比起其他人上浓烈的酒气,张虞上的气味就淡了不少,清清爽爽的,长衫宽袖掩不住一芳华。

    张虞摸了摸两个女孩的脑袋,温和地说:“怎样,方才跟着平安郡主,可还顺利?”

    夕锦也有一月有余未曾见到张虞了,在京城她便一直同张虞最亲,实在万分想念,问候的话反而是梗在喉咙,半句也说不出来。

    云华便抢了先,戳了戳夕锦的额头调笑:“是还顺利,只不过夕锦这丫头也太妄自菲薄了些,刚才的签诗,她还一直想跑呢。不过叔叔放心,我好歹是做姐姐的,绝不会让她溜掉的。”

    “姐姐别说了,我可是还没缓过神来呢。”被当着张虞的面揭了短,夕锦可不太好意思,微红了脸。

    张虞见她俩还算融洽,微微安心。夕锦这段子看上去气色好了不少,不再是刚入京时那病怏怏没精打采的样子,个子好像也长了点,像是小草立起来变成竹子了。站在云华边也没显得寡淡。气色一好,模样也漂亮起来,倒是愈发有姐姐当年的样子。

    想到这里,张虞不由得瞧着夕锦的脸,失了神。

    明丽的笑容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那人仿佛还在对他说着哪个夫子真是讨厌,哪个女孩儿又嫁人了之类的闲话,转眼又飘到她羞红着脸说自己又心上人了。

    画面再回到眼前,那人的姿缩小几倍又立在那里,俏着脸,再向云华抱怨什么。

    对了,夕锦是那人的女儿。

    昔人已逝。

    张虞眼眸里历经几度浮沉,最终只化作淡淡的一笑。

    只要能将姐姐的血脉养大,他也不枉此生了。

    看她平安长到及笄,替她寻个和善的婆家,让她披上宏观霞帔,送她上花轿。

    姐姐看不见的,他便做她的眼睛,替她看着。

    夕锦没注意到边的张虞已经不知闪过了多少心思,云华不肯放过她,非要她再做一首诗出来不可。夕锦哪里肯,躲躲闪闪地就偏不应。

    “嘀嘀嘀——”珠子突然发出一阵怪叫。

    夕锦的动作一滞,分出一部分神来和琼枢对话:“刚才那声音奇怪的,是什么?”

    “嗯哼,其实本大爷只是想说,有好感度为红色的人物靠近了。”琼枢道。

    夕锦咦了一声,追问:“这便是新功能?”

    “……这是升到五级以后的功能,本大爷特别开通让你体验一下,心动就赶紧行动,快去挣经验值帮本大爷升级!”琼枢一本正经地道。

    夕锦无话可说,这颗珠子知道的事,能做的事,似乎比她想象的还要大很多。系统到底是什么东西,她到现在还一知半解,只知道好像世界上没什么东西能够阻止琼枢似的。

    不过……夕锦不得不往旁边多瞥了几眼,好感度为红的人,任务表上只有一个,便是太子。粗粗地扫了一下,夕锦并未找到类似的形。

    云华见夕锦说话速度越来越慢,心不在焉的样子,拿手在她眼前晃晃:“站着都能发呆,没事吧?若是累了,我们一边休息一下。”

    “没事,”夕锦婉言谢绝,又看向张虞,“爹爹怎么会在这儿?也是受邀来的吗?”

    张虞道:“友人相邀,推脱不开。不过能见着你们两个,倒还算值当。夕锦,这个月可还习惯?爹爹没时间来看你,你可是怪我?”

    “怎会,”夕锦赶紧否定,张虞极其俊秀的脸闪烁着忧伤的光,好像她要是一口重话下来,他便要受伤致死似的,“爹爹安心处理政事便是,再过两月不到,夕锦就能回去家里了。祖母和大伯都待我极好,爹爹不必担心。”

    琼枢又开始提醒:“好感度条为红色的角色越来越近了,做好准备啊!别说本大爷不提醒你!”

    夕锦专注地听着张虞的嘱咐,琼枢的话倒没记得十分清楚。

    张虞话说到一半,猛然抬头,看向夕锦后的面色带有惊讶:“……”

    “张大人,真是好久不见了。”不知从哪里晃出来的少年慌张地打断了张虞的话,“近别来无恙?”

    张虞露出一丝异色,但还是极为流畅的接口:“蒙公子关心了,不知公子是有何事?”

    夕锦闻声回头,一愣,那少年正是太子。

    太子没有正面回答张虞的问题,答非所问道:“这位,可是张大人的千金?”

    “……是。”张虞的回答有些犹豫,显然并不想说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