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宴(二)

    夕锦今年十岁,从小长在偏远的宁州。虽然因为母亲是京城来的,她也会说京话,可总带了点家乡话的味道,比不得从小说到大的京城人标准。

    她虽然努力,可课业进度还是慢,也不乏有地方话差距的关系。

    现在,还没等她把京话练标准,竟然就得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她那差劲的作诗水平。夕锦打了个哆嗦,又唤了琼枢两声。琼枢这次装死装得很彻底,无论夕锦在心里喊多少次,他也坚定地半声不吭。

    眼看签筒越传越近,夕锦简直是如坐针毡,脸也因为急躁而憋得通红。

    站起来作诗的姑娘,作诗的好坏层次不齐,有的惊艳全场,连平安郡主也赏面地鼓了掌;有的不尽人意,稍微点评两句,便算过了。

    可还没有一句都说不出,罚酒三杯的人。

    夕锦可不想做这空前绝后第一人,当然更不想做唯一一人,但她自己是几斤几两她自己最是清楚。在这里掉了脸可不是捡起来就算了的,只怕得做个笑话供京城明珠们戏闹好几个月,好像将别人的错处说得越大,她们自己就越优秀似的。

    云华是下定决心不让夕锦跑掉了,一直拽着她的袖子就不松手。

    夕锦扯了扯云华的袖子,请求道:“好姐姐,你让我跑了吧,我就到林子里躲一会儿,签诗一结束,我自会回来的。”

    “不行,”云华又把夕锦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你便是做不出也不会有人笑你的。就是她们笑了,也不过是一两就忘了。一直逃避可不会进步。”

    ……夕锦认识云华也不是一天两天,她这位姐姐死心眼,认了理儿就不放手了。

    云华对不喜的人便是不喜,讨厌了对方她也会在嘴上下绊子,却向来光明磊落不做口是心非的事。她如此便以为别人也如此,夕锦却有些急了。

    这座位也是按尊卑排的,她和云华的位置算是偏末的了,云华位分比她高些,就坐在她前面。

    签筒还是传到这里来了,云华随手夹起一支,只见是一个“霞”字。云华略略沉思了一下,便有成竹地道:“紫霞西天落,皓月东山升。”

    平安郡主赞许:“称得上工整。”

    这评价算是不错了。

    其他人连连跟着夸了云华几句。

    云华课业成绩不错,可年纪到底小,比不上前面坐着的几位年长的,更何况在平安郡主左手边的还是京城有名的才女霍无双,方才她的诗可是赢得了满堂彩的。

    夕锦紧张地手心都发汗,云华过了,便该是她。

    云华得了称赞很是开心,笑眯眯地将签子放到了夕锦手上。

    这下是真的退不掉了。

    夕锦硬着头皮,伸手抽了一支,翻手一看,竟是空的一支竹签,一个字儿也没有。再翻一面,还是没有。

    旁边的姑娘见夕锦面露讶色,好奇地凑上去看,惊叫:“竟是支无字签!”

    闻言,其他女孩们纷纷交头议论。

    霍无双是有名的满腹经纶,据说便是男子也难出其才华,可相貌却平平,眉宇之间有些英气,不似女儿家柔媚。

    只见霍无双皱了皱眉头,道:“这诗签既是游戏,也是有占卜之意的,无字……”

    “霍姐姐莫不是知道些什么?”平安郡主见霍无双神色有异,便开口询问。

    霍无双面色不变,反问平安郡主:“敢问郡主,这诗签是哪儿来的?以前可有人抽到过无字?”

    “不曾,”平安郡主摇了摇头,“这诗签是我之前上桦玉山时,跟金佛寺的高僧求来的,这回是第一次用来着。”

    霍无双道:“我曾听说,若是抽诗签抽了无字的,便是前程未卜姻缘未定,未来完全由现在开始决定,机缘比普通人大上不少。可倒不曾见过实物,今倒是让我见着了。”

    “仔细一看,这位妹妹倒是不曾见过的,不知是谁家的女儿?”平安郡主闻言细细打量了夕锦一番,随对她的衣着不太满意,但看到她脖子上的配饰却眼前一亮,“倒是位标致的妹妹。”

    夕锦闻言,赶紧报上了名讳。

    平安郡主笑道:“原来是张虞大人的女儿,难怪这么俊俏。我听说过你,倒也算命途多舛,说不定当真是仙女下凡历劫来了。来人,本郡主有赏。”

    不一会儿,便有两个丫鬟各捧了一个银盘上来,一个银盘上是一个金坨子,另一个银盘上是一个绣着孔雀的香包。

    夕锦先拜谢了郡主,便收下了。

    琼枢:“持有道具增加,钱财增加10金,获得孔雀栖树香囊。”

    ……该死的珠子,他不是号称睡着了吗。

    便是温良的夕锦,也一下涌起了把脖子上的某颗东西拽下来狠狠踩一顿的冲动。

    平安郡主掩了嘴轻笑了几声,一句话将夕锦又打回地狱:“不过嘛,虽然夕锦妹妹你抽得是无字签,可诗还是要做的。无双,你觉得取个什么字儿好啊?”

    “郡主抬举,”霍无双想了想了,也不多加推拒,直言道,“我看,既是无字,就取个‘净’吧。”

    平安郡主点头:“不错,那就用净吧。”

    夕锦放下的心不得不又提了起来,用“净”和“月”作诗,她脑内却是一片空空的。

    正在这时,耳边传来“叮咚”一声,夕锦条件反地一眨眼,眼前已是黑白分明。

    太好了……

    夕锦不由得松了口气,琼枢这下来得及时,算是多了点时间可以想了。

    琼枢道:“两个选项,一、作诗,二、罚酒。”

    “你不是睡着了吗?”夕锦毫不留地斜眼。

    琼枢毫不尴尬,口气依然颇为自傲:“本大爷是那种会耽误工作的吗?该弹选项本大爷自然会弹的,不过帮你作诗这种事,正直的本大爷可是不会做的。唉,偏偏本大爷又心地善良,你要是苦苦哀求本大爷,要是拒绝你,你肯定很受伤的,那本大爷就很难做了,那当然还是睡觉好啦。这可是本大爷考虑到你的心,权衡之下做出的决定,你就给本大爷好好感动吧!”

    “……”夕锦想了想,还真找不出话来吐槽他,不由得干瞪眼。

    琼枢催促道:“快做选择,说了维持时间静止,本大爷很耗体力的。”

    罚酒实在是太丢脸了些,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夕锦开口:“选一。”

    琼枢没在说什么,默默解开了时间静止。夕锦多了些时间的思考,总算是凑了个句子出来,又装作凝思了一会儿,便道:“暮笼星月晚风行,云过天河夜空净。”

    “……嗯……”平安郡主凝思片刻,“还算平平,无双,你觉得呢?”

    霍无双隐隐有成为评论之首的势头,她倒也不推脱,看样子是与平安郡主平时就交好的样子。

    霍无双温和的笑了笑,偏向男化的脸一瞬间趋向了柔和:“有进步空间,却难得有灵。”

    “既然无双这么说,那定是如此了。”平安郡主同意。

    这就算通过了。夕锦一下子便松了口气,将签筒递给了下一人。

    云华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这不是作得不错嘛,你还当会如何?”

    “……托姐姐的福。”夕锦整个人处于虚脱状态,看着云华微微一笑作为回答。

    签筒又往下递了几个人,接下来便都是些寻常诗作,并无绝佳作品诞生,众人听得都有些腰乏了,平安郡主也掩着嘴打了个哈欠。

    好不容易最后一个受邀来的女孩也做完了诗,竟是无一人罚酒。

    那说好的彩头,当然是给了霍无双的,她的诗水准远高于众人,自然无人有意义。霍无双却是个不红妆的,就是今出席,也是束了发来,得了金玉满堂,她便道自己也无甚用处,就送了坐在另一边的舒家小姐舒

    平安郡主又递了个手绢给边的丫鬟,那丫鬟看了看,便上前一步,道:“郡主说,难得今夜有这般月色,一直坐着倒也可惜,不如大家进院子里走走。”

    虽是征求的口气,可平安郡主却是主持者,大家心知肚明,这也是安排好的节目,自然不会有人说不好。便由平安郡主领首,众人纷纷站起,跟着往林间去了。

    夕锦突然想起,先前那引路的丫鬟说过,今请来的还有些达官贵人,还皆是男子,且在逍遥王府赏玩,莫不是便都在林中?

    莫非此个节目,还与这有关不成?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