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

    夕锦一愣,顺着声回头,却见一个如玉少年正站在影下微笑着瞧她,像是与她相识许久似的。

    眼前的少年一锦衣华服,玉带束发,上的配饰看着便不凡,上面刻着字,似是彰显份之物。

    夕锦皱了皱眉头,这人眼生的很,倒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莫不是书院里的同窗?

    放在一月之前,夕锦恐怕还得为少年清俊的好模样失神片刻。可好歹在京城受了些教育,便是夕锦再不精进也算小有所成,自然不会再失宜。再看这副相貌,夕锦心中只记着“端庄矜持”四字。

    那少年满眼星芒地盯着她看,好像抱了什么期待。夕锦却被他看得不舒服,觉得浑刺刺的。

    好容易出来一趟,到叫人坏了兴致。

    夕锦用心灵沟通唤了琼枢几声,不料那颗聒噪珠子到了正经时候居然装死,连喊几下都不应。见琼枢是彻底打算躺倒了,夕锦也没什么办法,她顺着金色引路标来的,没了引路的东西自然就回不去。看对方的衣着,家中应是颇有些势力的,她若是甩了袖子就走,只怕会给外祖母和大舅舅……不对,是祖母和大伯惹上麻烦。

    强压下心中的火,夕锦冷言道:“公子……”

    那少年以为夕锦是认出了他来,眼中一亮,可夕锦接下来的话,却泼了他半桶凉水。

    “公子有何贵干?不打招呼便入我张府花园,可不是君子所为。”夕锦横眉,便给了下马威。

    少年眸子暗了暗,有礼地鞠了躬道:“惊扰了小姐,是在下的错。不过在下是到府上做客的,并非擅闯,若是不信,小姐问问张大人便知。”

    夕锦被塞住了话,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那少年趁机试探着问道:“小姐当真不记得在下?”

    “公子什么意思?公子可不要平白误了人清白。”夕锦大骇,这话可大可小,被有心之人听去,她的闺誉怕是要受损。

    “……是在下失言了。”少年面露失望之色,声音也小下去很多。

    见眼前的男子软了下去,夕锦这才微微正了来打量他。

    多看了几眼,夕锦不由得感叹,好相貌好相貌,真真是好相貌,恐怕她见过的男子里,唯有她的新爹张虞还能比上一比,其他人根本站都不用往上站,直接找根绳子自己挂着得了。

    原本在宁州的时候,夕锦的父亲也算是百里挑一的美男子,多少良家小姐一见刘太守便惊为天人,从此大误终,闹着非卿不嫁。

    现在看来,京城风水到底不一样,能生出张虞和眼前这个少年这种奇葩来,真不知得赔上多少年的底蕴。

    见对方似乎并没有唐突的意思,夕锦也缓了下来,她本就缺个宣泄的口子,偏偏这少年正巧撞了上来,难免口气差些。稍微冷静一下,夕锦便知自己是怠慢了张府的客人了。

    她已经是张夕锦,不能再把自己看做局外人。

    可刚刚才对他不冷不的,这会儿却要贴上去,夕锦也觉得有几分不好意思。

    夕锦深呼吸一口,欠道:“哪里的话,夕锦也有不是,是夕锦太小题大做了。”

    “小姐不在意就好。”那少年眸中闪了闪,“你是张府的小姐,是张敏远张大人的女儿吗?在下可否请教小姐,是张大人的哪一位千金?”

    问明份而已,不算轻佻的行为。

    夕锦不好拒绝,摇头:“我是过继给张虞张大人的女儿,名唤夕锦。张敏远大人原本是我舅舅,现在得称作大伯了。”

    “难怪没有见过……”少年小声嘀咕着。

    “嗯?你说什么?”夕锦侧头,想要将少年的话听得清楚些。

    少年的脸色闪过一丝慌张,连忙道:“无事无事,不过是在下在自言自语。”

    夕锦迟疑了一下,可也知不好多问,也就收了口。

    “公子没什么事的话,夕锦就先告退了。”被扫了兴致,夕锦也不想在花园里多留,微微做了礼,就打算走。

    没想到刚迈出一步,夕锦就被拽住了袖子。

    那男子的话好像多了些急切:“等等!请问小姐,在下下次可否再来张府叨扰?”

    “你要来,跟我大伯说一声便是,问我做什么?”夕锦回头,疑惑地反问,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玉面公子,望着夕锦的背影,久久伫立。

    刚一转,夕锦就听到耳边传来一串叮咚声,琼枢满腔兴奋地报道:“和主要男主角关系度提升,经验值上升两点,目前经验值为七点,距离下一等级还有十三点。”

    “这么多?”夕锦惊讶。

    经验值的确很难拿,而且是越来越难拿。最开始的时候,她琴艺课有一点进步就能拿到半点,现在那点进步根本不足道也,没个什么茅塞顿开的大进展,完全看不到经验值的提升。

    人际关系也是,像是最初那样光和王多说几句话就能得到经验的生活一去不复返。

    而现在,和那个看上去是大家少爷的人不过冷言冷语的说了几句,竟然得到了两点?!

    “可不是,”琼枢洋洋得意,“还是本大爷有先见之明,一句话都不说,给了你们自由相处的时间,要不然哪儿有这么好的进展。”

    “……你只是睡着了而已吧。”夕锦嘴角抽搐,这颗珠子自吹自擂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出众了。

    琼枢感觉到夕锦轻蔑的语气,立刻坚决捍卫自己的形象:“本大爷像是会在关键时刻睡着的人吗?!像吗?像吗!”

    “……”夕锦很想笑,可是太不厚道了,憋住憋住。

    琼枢摇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地模样:“小姑娘,嫩啊,太嫩了!王算什么?充其量算个女中下级配角。要知道本游戏可是十分人化多元化的高端游戏,本大爷又是很个化专业化的系统,经验值的获得是能按照那些常规的死板游戏来计算的吗?!”

    夕锦习惯无视了琼枢的胡言乱语,只当他是每月一次的精神失调,单刀直入切进重点,安抚道:“好好好,那到底是怎么算的?”

    相处了快半年时间,夕锦也差不多摸清了琼枢号称系统的规律,对他时不时蹦出来的奇怪的话,夕锦也能听懂不少了。

    其实,自己虽然据说是个游戏人物,但是现实生活并没有被影响。甚至可以说,因为有了琼枢这么个活宝,子还方便了很多。夕锦也就接受了那些所谓二次元空间三次元空间多次元空间的怪诞说法,专心研究起系统升级来。毕竟升级一次,的确可以带来不少方便的样子。

    琼枢对于夕锦向自己发问的动作很是满意,清咳几声,便开口解释:“本游戏共有十位男主角,其中两位主要男主,和八位辅助男主。另外共有十五位可成为挚友的女角色,和很多可增加好感度的其他角色。不过你想要全部碰到大概有些困难。”

    夕锦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着。

    他俩是边走边用心灵沟通的,不知不觉已经离开了张府后花园的范围。

    “其中人际关系的经验值加成,就是按照角色的主次来计算的,并且值要高于友值。也就是说,红条的增长附带的经验值加成,要高于蓝条。”琼枢见周围没什么人,说到兴奋处就想手舞足蹈,可偏偏他是圆溜溜的一颗,只能用四处乱飞将就着代替了,“另外,主要男主的经验值加成最高,辅助男主次之,可挚友女角色再次之,其他人就是按最低标准来算啦。”

    稍微停顿了一下,琼枢抱怨道:“刚才那一位可是主要男主之一,金光闪闪的太子大人啊!而且是值加成,两点经验值我还嫌少了呢。”

    “太、太子?!”夕锦脚步猛然顿住,舌头被震惊到打劫,“刚刚那个,是、是……”

    琼枢不明所以地上下浮动,表示肯定:“对啊,你们之前不是见过了吗?就是刚入京的时候,他在你窗口乱晃来着。当时我就告诉过你了吧。”

    经琼枢一提醒,夕锦立刻就想起来了,在她入京的第一,的确曾有一人闯入过她的小院。

    夕锦哭无泪,她刚才对太子……好像很失礼啊。

    不会给张家带来麻烦吧?

    琼枢完全没在意夕锦的万念俱灰,还很不合时宜地打开了好感度面板,不知死活地叫唤:“看啊看啊,这可是你这辈子拿到的第一根红条……”

    蓝色的好感度面板上,灰条和蓝条之间,一根耀眼的红条扎瞎了夕锦的双眼……

    更令人难以相信的是,下面对应的那张脸,正是方才那位玉面少年。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