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继

    五月初九,正是一个意盎然阳光明媚的好子。

    按照大栖的规矩,已经分家了一月有余的张虞和夕锦回到了旧张府进行过继仪式。

    夕锦先叩拜了外祖父的排位和外祖母,又向她亲生父母的灵位三行跪礼,最后向张虞磕了三个响头,奉了茶,这礼才算是初成。

    接着张虞背夕锦去了张家列祖列宗的祠堂祭祖,上了一炷香,禀告在天的长辈。

    还没完,儿女一过继就分家是大不孝大不敬,夕锦得在旧张府再住满百,才能全了礼数。

    张虞本不放心夕锦一人,想陪她一同留下。奈何新张府落成不足三月,许多事还需家主出马处理,朝廷上亦有不少俗务缠。张虞实在脱不出空来,只得作罢。

    至于王嬷嬷,作为一个理家管事多年的老仆人,已是顶起了新张府的半边天。何况自她沾手新张府增添新丁一事,张府便离不了她。现在新添丫鬟下人的事才刚开了个头,如此一来,王嬷嬷自然也是留不下来了。

    小喜刚闻此事,正在心中窃喜。孰料王嬷嬷实在安不下心,劈头盖脸先是一顿教训,骂得小喜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

    王嬷嬷心满意足地训完,尤嫌不够,又放下话称每隔十便要来拜访一趟,看看小姐有没有被欺负。

    王嬷嬷满意地走了,小喜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

    夕锦没有注意到小喜悲痛绝的神,她自从祭完祀回到府上就有些精神恍惚。

    刘夕锦,张夕锦。

    明明是同一个人,不过是换了个姓氏,可心境竟然差了这么多。

    以前,她是宁州刘家的女儿,家中虽不算富可敌国,可也无忧无虑。父亲儒雅,母亲慈,还有两个哥哥宠着她,着她。

    现在,她却已经是京城张家的姑娘了,昔称作二舅舅的人,便是她的父亲,表兄弟姐妹,以后皆是亲兄弟姐妹。京城贵地,也得步步小心。她与张家人并不熟悉,能够被收留已是意外之喜。

    夕锦心中发涩,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似乎总有一口气梗在心中,上不去下不来。眼眶发酸,可也不是流泪的时候。

    张老夫人自然看得出夕锦怅然,她数十年前嫁人的时候,可不也是历了这么一遭。女孩子家,总得过这一劫。夕锦今年不过十岁,等她过了年纪,议亲之后,怕还得再历一次。也好,算是先做个练习吧。

    夕锦感觉到有人在摸她的头,抬头看看张老夫人。

    “外祖母……”

    “傻孩子,”张老夫人眯着眼睛,和蔼地笑了笑,“以后,就该叫祖母了。”

    夕锦抿了抿嘴,不知什么滋味袭上五脏六腑。

    最终,她点了点头。

    “锦儿,去看看你的屋子吧。上个月你走了以后,我便让人重新收拾过一番。我以前总盼着你是我亲孙女,现在总算是实现了……也算,对得我可怜的女儿。”张老夫人脸上的温柔未减,眼睛里却流露出一丝怀念的神

    夕锦见她眼眶中似有晶莹闪烁,心知此时自己不便多言,正打算告辞退下。

    可是,有些人……啊不,我是说有些珠子,就是不会拣时侯说话。

    “嘿,本大爷忽然觉得好像很久没弹选项了。”

    夕锦耳边忽然传来某珠子熟悉的声音。之前过继礼的时候,它一直没有开口,夕锦几乎都快忘了这家伙一直在自己边呢。

    琼枢话音刚落,夕锦眼前便是黑白分明。

    “两个选项。一、回房间;二、去花园转转。”

    “……二吧。”

    夕锦嘴边露出一分笑意,倒真是好久没有做选择了。

    也是,子还得照过,所有的事都不会因为姓氏而改变。

    琼枢很得意地亮了亮,一绿光璀璨得很,道:“深得我心,深得我心。你跟本大爷混得久了,倒也得了几分真传嘛。好样的,终于知道推动剧了。”

    “……快把时间静止解开。”夕锦可无意配合珠子的自吹自擂,她只不过是听了这琼枢的话心中一动而已。

    反正留在房中伤神也无济于事,倒不如去花园里散散心,说不定流动的空气也能让她更想得开些。

    琼枢大约是觉得夕锦让他解咒他就解咒很没面子,偏偏多在空中转了几个圈,语气很是惋惜地道:“年轻人啊,就是没有耐心。”

    “……”夕锦总觉得一颗珠子没资格说这话,可不知为何冷言冷语此时说不出口。

    琼枢得瑟够了,上的光闪了闪,周围便恢复了颜色。

    张老夫人仍是满目和蔼地瞧着她。夕锦定了定神,言道:“祖母,夕锦想去花园静静心,先行告退。”

    张老夫人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夕锦自从刚入京时进过一次张府之外,就没有再回来了,她对此处不怎么熟悉,张府比起舅舅的新府,多了不知多少底蕴,亦是大了数倍,盲目乱走,只怕要晕头转向。

    琼枢和夕锦到底算是相处了些子,不等夕锦说话,琼枢已经自己打开了小地图。

    夕锦静静地等着脚边的箭头亮起。琼枢近终于又升了一级,二级的转变也不多,听他自己说,他更够传音的距离增加了,地图也有所扩展。

    不过夕锦本就将琼枢随携带的,一般都挂在脖子上。而地图什么的,用的机会就更少,夕锦基本上除了书院就是张府,没怎么去过的别的地方。

    按照琼枢的说法,单数的级数多半是增加功能,双数则是拓展,想要增加别的能力,还得等到三级。可是二级到三级的经验值,一下子就增加到了二十点。

    夕锦虽然现在稍微适应了京城的生活,可学业要跟上其他人还有些吃力,经验值不可谓不难挣。

    暂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一点一点来了。

    沿着脚边的金色指向标,夕锦果然没怎么费力,就走到了花园里。

    张府在京城扎根多年,几棵老树拦下了阳光,撑出了一片荫意。

    夕锦嗅了嗅空气中漂浮着的草香,心似乎开阔了一些。

    琼枢已经在耳边嚷着要去阳光底下光合作用了。

    夕锦浅笑,偏不想顺了他的意,正想去树荫下乘凉,却听到后面传来男子惊喜的声音。

    “是你?”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