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感度

    一天的课业下来,除了琴艺,其他的课程几乎没有进展。尤其是最后一节棋艺课,一败涂地的夕锦没有少收到老师无奈的叹息,以及云华得意的白眼。

    云华的成绩的确相当优异,夕锦看得都很是吃惊。她知道云华大约比她大上六个月左右,入学应该比她早上八个月,取得的成就却不容小觑。

    除了琴艺课因为分神的关系,云华被稍微点名了一下。除此之外,诗词课她能够出口成章,书法课她挥毫成书,棋艺课她杀得对手片甲不留。

    各门课的夫子都对云华赞不绝口,其他女孩看向云华的目光,除了崇拜就是嫉妒,当然也有不屑的在里面,只不过不屑的是觉得云华哗众取宠。

    琼枢跟着她一天下来,都忍不住叹了好几次气。

    “嗯……今天的经验值……只有一点。”琼枢很失望地和夕锦做着心灵沟通,“只有琴艺课得到了大概半点吧,还有和王的关系上升得到了半点。还差九点,不知道在你正式过继给你舅舅之前,能不能再升上一级。”

    夕锦总觉得心里有愧疚,声音低得跟蚊子似的道:“对不起……”

    “没事……刚开始都是这样的,本大爷早就习惯了。”琼枢晓得夕锦状态不佳,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来安慰她,“慢慢就会好起来的。你绝对有过人的天赋,不然的话,也不会是你被挑选出来做女主角。”

    琼枢和夕锦已经习惯了使用心灵交谈,这样一来,跟在后的小喜和两位张虞的部下,是不知道夕锦正在说话的。

    在他们眼中,夕锦此时垂着脑袋,没精打采,一副饱受挫折的样子,看上去很是可怜。

    小喜各瞪了边的两位雕像一眼,心知不能指望他俩说点什么好话做贡献了,于是就自己走上前去,努力让自己看上去笑得很开心。

    其实小喜自己也很累,站了一整天,现在拿腿走路都发颤,动动胳膊还能听到咔吧咔吧响。她在宁州跳脱惯了,实在干不得伴读这种文绉绉的安静工作。

    “小姐?”小喜凑过脸去。

    夕锦本在和珠子说话,眼前突然出现一张脸,难免吓了一跳,整个体往后弹了一下。

    小喜安慰道:“没关系的小姐,你只是暂时还不习惯而已,学得又比他们晚些,以后肯定会追上去的,别太沮丧了。”

    “我没事,”夕锦听得心中暖暖的,向小喜笑了笑,“今天辛苦你了,很累吧?”

    见夕锦打起精神来了,小喜也松了口气,便打开了话匣子:“可不是啊小姐,我看到字就晕你也不是不知道,偏偏旁边其他人的伴读还拿了书要跟我探讨诗词歌赋,这我哪儿会。回去以后要跟老爷说,小姐您的伴读得赶紧找一个,可不能叫我给你丢了面子。”

    小喜说得一张脸苦巴巴的,好像吃了多大的亏一般。

    夕锦看着她的样子,心中也渐渐明朗了起来,失笑:“王嬷嬷今天留在宅子里管府上的人事了,想必不就会有新的人丁进府。”

    “那真是太好了,”小喜闻言立刻露出一副如蒙大赦的模样,“我还是留在家里洗洗衣服蒸蒸馒头吧,到中午了再去给您送个饭。”

    夕锦微微眯眼,若是按照王嬷嬷的想法,新进的丫鬟肯定先得从三等丫鬟做起,观察过后再决定提升谁。而小喜跟了她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王嬷嬷定不会亏待了小喜,最少也是个一等丫鬟,到时候做饭这种事,小喜怕是沾不上手了。

    早上出门时精力充沛,回来已经筋疲力尽了。更何况后的两位雕像手里还多了两个大箱子,回程比出门慢了不少。

    好不容易进了张府大门,天边亦是落西陲。

    炊烟顺着风慢慢地远去,夕锦带着小喜回了自己的房间。

    那对双胞胎下属放下了书箱,也告辞走人。

    因为新的张府面积太小,应该得扩张,可这并非一能完成的事。夕锦的屋子就被分成了两室,大的一间是夕锦的闺房,小的就作了王嬷嬷和小喜的房间,倒也方便了三人晚上聊天。

    王嬷嬷听到有好几人杂乱的脚步声,连头都没抬,一脸兴奋地打着算盘,啪啪啪的声音不知为何让人毛骨悚然。

    张虞还没有回家,听说是朝廷上出了什么问题,他和几个相关的官员都被留下继续商议了。厨房开的伙就留了夕锦一个人吃。

    下人和主子不能同桌而食,夕锦道自己不需要人布菜,小喜就自己去了食堂,王嬷嬷虽然放下算盘的眼神很是依依不舍,但是奈何五脏庙叫喧的厉害,也只能先去解决一下肚子的问题了。

    少了外人,珠子立刻就活跃了起来。

    虽然多亏升了级,它能够一颗不停地说话了,可是却不能动弹,也让他难受得紧,一找到机会,赶紧在桌子上滚了两圈。

    “怎样,本大爷升级之后,有没有看起来比以前帅些?”琼枢很自得其乐地转来转去。

    夕锦使劲凝神盯着珠子看来看去,可无论怎么打量,眼前这都还是一颗绿油油圆滚滚的诡异珠子。

    夕锦不忍心打击它,只得敷衍:“……大概有吧,好像比以前更绿了点。”

    琼枢很得意地多打了几个滚儿,道:“怎样,想不想看看本大爷的新功能?”

    “那个……那个叫什么的来着。”夕锦一愣,使劲回想琼枢白天跟她说得话,奈何那些词汇实在太奇怪,夕锦无法附属出来。

    “好感度,”刚刚被奉承过了的珠子心不错,没有生气,难得的解释了一番,“就是指你和特定人物的关系指数,关系越好,好感度就越高。等等,待本大爷拿出来给你看看。”

    珠子话音刚落,就停止了滚动,上方喷出了一个小小的正方形蓝框,框中最下面有几个人的脸,人脸正下方还有对应的名字,上面是一段长条。

    画面虽然很小,但意外得颇为清晰。

    最下面一排有许多地方只有一个人脸的黑色轮廓,而没有相貌。有相貌的人夕锦都认了出来,其中有小喜、王嬷嬷、张虞、王、云华、双胞胎兄弟,甚至还有那天她在窗外见到的人。

    小喜和张虞等人都有标名字,而双胞胎兄弟和那个男子下方却是一串【???】,这个符号夕锦不认得,不晓得是什么意思,便指了问琼枢。

    琼枢道:“这表示姓名未知。黑色的人头像是你未来可能会遇见的人,但是你暂时还不知道他们的相貌。而显示了这种符号的,表示你知道了相貌却不知道名字。上面的长条的长度,就是他们对你的好感度。如果是正值就是蓝色,负值是灰色,如果是,则会变成红色。”

    夕锦按照琼枢的说法去辨认,二舅舅的头顶上是一大行很高的蓝条,小喜和王嬷嬷的蓝条也不矮,王上面稍微有一些蓝条,应该就是今天她得到经验值所进展的关系。而那对双胞胎兄弟有些奇怪,其中一人的长条略高一些,可下面没有标注名字,夕锦也不知是谁,更不晓得是什么原因了。

    “那个是哥哥,他对你好感高,是受了你白天做得选项的影响。”琼枢见夕锦盯着两个长度不同的框发愣,好心地补充了一下。

    夕锦恍然大悟,原来那些选项,除了决定未来之外,对她和其他人的关系也有关。

    至于之前在窗外见到的那位公子,他的头像上面没有任何长条,应该是印象不好也不坏,或者说还处于不相识状态。

    隔了几个晚上,夕锦也已经释然了,反正没有人看到,天知地知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

    唯有云华的好感度是灰的,不过并不多,大约比和王的蓝条还要矮一些。

    夕锦暗自琢磨,毕竟是表姐妹,将来若是过继了,就成了堂姐妹。堂姐妹和亲姐妹在大家族中几乎没什么差别,一直关系尴尬也不是办法。看来如果是现在的状态的话,好好弥补,她和云华的关系也不是不可挽回的。

    那,还是她太冲动了,没有想过后果就贸然行动。想来珠子也是受了她浮躁心态的影响,才弹出了两个挑衅一般的选项。

    见夕锦差不多把好感度版面看完了,琼枢默默收起了正方形蓝框,提醒说:“你以后若是想知道你和其他人的关系了,直接跟我说就好,我随时可以打开这个给你看的。”

    稍微停了一下,琼枢又想到了别的:“对了,别妄图和所有人都打好关系。因为其他人物之间的关系也有微妙之处,有时候你和谁关系好了,就会扣掉和另外一个人的好感,甚至扣掉的比加上去的还多。如果左右摇摆不定当墙头草的话,只会两边不讨好,可要小心啊。”

    夕锦听了这话心中暗惊,赶紧记下。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