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

    张虞说得果然没错,第一天上课,学舍里果然发了许多书,竟然装了整整两个大箱子,看得夕锦直接傻了眼。

    那对双胞胎兄弟脸色倒是丝毫未变,一人一抬手就随随便便地拎起了一个。小喜看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之前的怀疑之色散得干干净净,两眼都是崇拜之

    按夕锦这个年纪的,学舍里适龄的有梅兰竹菊四个班。夕锦被某位胡子花白的老人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被点评为“雪中傲骨”,自然被分到了梅班。

    座位没什么讲究,自己看了位置上去坐了就是。尤其是京中女子,来学校不过是受受书卷的熏陶,将来出嫁的时候价也好高些。

    且由于学舍是男女同班,想来也有不少人家把女儿送来提前挑挑适龄男子,也好为议亲做个参考的。

    大栖女子多是十六嫁人,不过十三四岁的亦不在少数,若是过了双十还未曾出阁,那就是老姑娘了。

    男子适婚年龄比女子高个两三岁,书院中亦有不少学生已有了家室,有些正是曾经同班的女子。

    大家稍微有些接触的,自然比盲婚哑嫁要靠谱的多,尤其是过了十二岁,心中隐隐有些开花的,难免和班里的异有些暧昧不清。

    这些夫子们都是晓得的,若是家里打过招呼的,就多注意注意;若是家里也正希望在书院里找个媳妇儿女婿的,那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过这些,离夕锦还有些遥远。

    梅班中亦是些十岁上下的小孩子,别观念不太分明,男女学生甚至有些互相敌视,若是男女同桌,那正中央用毛笔画上楚河汉界是免不了的。

    夕锦出门还算早,可却是走路来的,比不得人家几个强力壮的轿夫的脚程,又去领了书,进来已经有些晚了。

    四处看了看,唯有最后一排还有几个空缺。

    没得挑了,夕锦本也不想出风头,先观望观望就好,最后一排正是纵观全局的好位置,她便走了过去入座。

    那对沉默寡言的双胞胎兄弟放下了书箱,就离开了。他们并不是伴读,不能留在教室里,学舍也有供给这种体力活的小厮休息的地方。

    小喜的内心实在很想跟着走,可是放眼望去,全班学子的边都跟着人磨墨铺纸,有的甚至跟了两三个人伺候。若是小姐边谁也没有,难免掉了面子。

    小喜比夕锦还要打上两岁,当然清楚在这京中面上的重要,牙一咬也学模学样的开始在桌上摆东西。

    夕锦本想帮忙,却被小喜挡了回去。

    小喜不好明说,只拿眼神示意了一下。教室中摆放东西这种活儿,没有一个少爷小姐是亲自动手的,如果夕锦真的与众不同掺和了,份立马儿掉一截,也不知会不会有好事之徒还要拿这事儿来取笑。

    夕锦会意,心中却是愧疚。

    小喜是跟她一路苦过来的,谊哪儿是一句主仆便能说得清。她想报恩,却处处无力,还让小喜为自己打圆场。

    她欠了王嬷嬷和小喜得都多,如今还欠了舅舅的,这份恩她得拿出一辈子的诚心相待来还。

    小喜是个能干的,凭着眼力劲儿规规矩矩地放好了东西,又乖乖地站在一旁,任谁也瞧不出她肚子里半点墨水也没有。

    夕锦从两箱箱子里取了书出来,翻了翻就感觉有些晕了。字密密麻麻的,词句又甚为生疏,看了几句,夕锦就隐隐觉得扛不住。

    宁州那小地方比起才学,更看重女子的德行,一门不出二门不迈为上佳,女红刺绣一定要过关。

    夕锦自幼练得就是一手针法,在同龄的姑娘里算是出挑,宁州每年的绣娘大赛里,哪年优胜没有她?

    可惜京城这种伤了手的粗活都由丫鬟代劳,小姐们只需要能绣个漂亮的荷包,能为将来的夫君做个简单的贴衣物便可。便是自己的嫁衣,做的时候也有好几个嬷嬷在旁边帮手。

    空有一手好技艺却没有用武之地,夕锦这一手绝活成了鸡肋。

    夕锦咬了咬牙,如今唯有重新学起。

    “程鹏,听说你家新来了位妹妹?”前座有几个男生正在讨论,被围着的人,正是夕锦大舅舅之子,张程鹏。

    张程鹏是嫡长子,和张云华乃是一胎所出,比云华略小一会儿,幼时又表现得聪明伶俐,老夫人对张敏远的期望益下降,却对张程鹏这个孙子很是看重。

    张程鹏苦着脸道:“可不是,是我姑姑的女儿。不过刚住了一个晚上,就和我小叔一起搬出去了,我没见到面。”

    “这可是好事儿,”另一个学子拍拍他的肩膀,“我听说你姑姑当年是京里的第一美人,她的女儿定然丑不到哪里去。我爹总说美色误人,我是看不出女孩子到底有哪里好,尤其是漂亮点的,都是一副眼高于顶的模样。你表妹也一定是如此。”

    “我表妹定不是这种人,我常听夸她温柔娴淑。”张程鹏想了想,辩解道。

    又是一个学子过来凑闹,反驳道:“别提了,什么温柔娴熟。我姐姐今年十三,在三进的筝班,我娘也总说她温柔娴淑。可她不知回报,还处处针对我娘,而且每次都还先哭着去找爹告状,真不识抬举。”

    说话的学子是京中舒学士的次子,名叫舒框,乃是继室所出。舒学士的元配早些年犯了心悸过世,留下一子一女。

    且舒学士还有几房小妾,多位庶子庶女,内院每天纠纷四起闹非凡。

    舒框是嫡次子,元配留下的那嫡长子,可不正是他娘的眼中钉中刺。舒框倒是颇为崇拜他大哥,可惜不是一个娘生的,心中到底又隔阂,他大哥舒栎对他向来不冷不

    至于舒框口中所说的嫡姐,便是元配之女舒,在外名声很好,是个有才亦有柔的女子,也还算有几分美貌。年十三了,正是定亲的好时候,家中来访之人益增多。

    舒框口中嫡姐的险小人之举,倒也不全是舒的错。继室给元配的孩子下绊子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了,舒难道还不能告个状?

    舒框为人单纯,他娘舒陆氏不怎么让他知道内院里的龌龊事。他又只是个九岁小娃,比梅班的其他人还要小上一点,自然看不破天机。

    他们在前面说得闹,夕锦坐在后面却是一点也不知道。

    她和张程鹏虽是表兄妹,却也有五年未曾相见。他们这个年纪本就是多变的时候,一天一个样,一时半会儿还真不能相认。

    今天出了房门以后,琼枢还没有开过口,夕锦总觉得有些别扭。

    平时这颗珠子叽里呱啦一大堆,还得嫌他烦。现在他不烦了,夕锦又觉得不习惯。

    琼枢到底还是怕被人发现的,一颗会说话知天命的珠子,那得是多惊世骇俗的事儿。而且琼枢以前也不是没有被人当做过神器什么的,想想当年江湖为了一颗绿珠子腥风血雨的激岁月,琼枢就直打寒颤。

    夫子没一会儿就进来了,不过而立之年,看上去眉清目秀、文质彬彬,正是一副读书人模样。

    见他一进来,刚才还闹得不行的屋子里一下就安静了。

    那夫子眼神在室中扫视了一圈儿,看到夕锦的时候,大约因为是生面孔,略略停顿了一下,才往下继续打量。

    “点名。”那夫子淡淡一笑,其实心中谁没来谁来了早已有数。

    夕锦拿出张虞给的课表看了看。

    成竹书院的规矩,每天的前两节课定是要按照班级上,下午的课才是自由排的。她对二舅舅说想学琴棋书画,二舅舅便按云华的课业给她排了琴棋书画,想想也有希望她们姐妹互相照应的意思在里面。

    夕锦苦笑,二舅舅可不知道,她和云华一早就结了梁子,此后一个学年都要同读,恐怕形式不怎么乐观。

    夫子把名字叫了一圈,夕锦意外地听到了大表哥的名字,张程鹏也注意到了夕锦,两人都在周围细细打量,可无奈隔得太远,中间又夹了许多人,想要看到对方实在不易。

    夫子看了看点名录上的名字,微微一笑。

    这教室里一共二十一位学生,梅班总共二十四人,应是缺席三人。可按点名来的话,可就一人都不少了。

    夫子摊开书本,不再多说,这是打算上课了。

    坐在角落里的几个一直缩着的男孩,见此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摊开书。

    夕锦翻开《诗经》,第一节这位夫子正是说诗词的,正是京里闺中女眷所的风雅之物。夕锦听说过每年到了时节,京城里的夫人小姐们便会轮流举办花会,除了赏花颂花,当然也不能缺了才艺一项。尤其是考验小姐们才学的赋诗,是万万不能少的。

    夕锦最缺的便是这诗词歌赋,虽然书上的东西一知半解,可也只能打起精神硬着头皮上了。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