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学舍入学的第一天,夕锦是徒步去的。

    倒不是二舅舅连女眷的轿子都已经买不起了,而是分府太快,过程太简单,张虞还没有来得及完善张府的角角落落。

    夕锦倒是不太在意,从宁州上京的路上,多少冷眼都已经受尽了,轿子什么的真的无所谓,她对轿夫并没有什么好感。

    张虞却是一脸过不去的模样,明明一大早要早朝,却还硬是拖到送了夕锦出门也不肯走。

    夕锦虽然接受了叫张虞爹爹,可是对于二舅舅的全方位保护真的没什么办法,尤其是舅舅用寂寞又温柔到可怕的眼神看着她,她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一般少爷上学要带书童,而且名门子弟的书童还要攀比,讲究个出生才学什么的。能把其他寒门世家的子弟抓来给自己当书童那是件十分有面子的事,如果书童更厉害一点,来个学富五车就更好了。

    当然,前提是不能乱出风头。

    毕竟京城如今的书童,已经不是普通的磨磨墨、搬搬书那么简单了。有些时候,他们是主人家的门面;有些时候,他们是少爷的代理人,口齿言谈都要得当。

    少爷们互相较劲的时候,一方大吼一声:“哼,你这种货色,我都不用亲自出马,让我的书童上就行了。”

    然后满腹经纶的书童华丽上阵将对方搞定,听起来实在很是厉害。

    但是如果书童不知好歹,用鼻子嘲笑少爷的才能,四处吹嘘自己,擅自结交少爷的同窗或师长,做了逾越的行为……那,少爷就不见得会多么高兴了。

    夕锦不是男子,不过是京城不显眼的官家女儿,现在甚至连个正经女儿都算不上,虽然也需要伴读,但是就随便些了。张虞虽然在筹备增添人手的事,可一时半会儿还没办法实行,他一介男子,又没有夫人,内院的事要上手实在有些焦头烂额。

    夕锦更是不在乎伴读的事,她本就是宁州来的,小地方而已,伴读什么的从来没听说过,若不是舅舅提起,她根本不会想到。

    不过既然必须配一个,那小喜就顶上了,本就是贴丫鬟,兼一个对夕锦来说可有可无的职务,夕锦并没有觉得是什么大事。

    小喜并不识字,虽说在宁州的时候,夕锦多少也念过点书,可小喜就一直在做些琐碎的事,家务十分拿手,一看书就头痛,并不是伴读的好人选。

    从张虞紧锁的眉头就可以看出,他更希望能够找到一位教养良好的女孩来给夕锦伴读。小喜亦是一脸的不愿,让她陪着看书还不如让她在厨房里蒸一天馒头,但是为了小姐还是奋不顾地上了。

    王嬷嬷留在府内打点,她实在见不得舅舅在处理宅内事上手忙脚乱的样子,一把把活儿全都挑了过来,现在忙得天昏地暗,脸上还带着无比惊悚的笑容。据说让路过的小厮们都为之一颤。

    除了小喜之外,夕锦还带上了两个家仆,据舅舅说,第一天会发一些书卷,沉的,光靠小喜恐怕带不回来。

    路上人一多,琼枢就不敢说话了,老老实实地在夕锦的脖子上一动不动,反倒让夕锦不太习惯了起来。

    小喜倒是有一张闲不住的嘴,和夕锦又素来亲近,没什么主仆之间好说不好说的,更何况还是从宁州一路奔到京城的患难之交,更是少了不少芥蒂。

    现在,就算是让夕锦和小喜拜个姐妹,她是也是乐意的。

    相比之下,后面跟着的两位家仆就沉默了很多。

    他们二人正是长着一模一样的两张脸,就是表也分毫不差,皆是一副生人勿扰的样子,动作整齐划一,夕锦简直要怀疑,她后跟着的是不是根本就是两座石像。

    小喜显然也对后这两座冰山状物有所顾忌,拿袖子掩住嘴偷偷地说:“小姐,老爷派来跟着的这两个家伙是怎么回事,看样子长得俊啊,为什么一个字儿都不说,不会是傻得吧?”

    雕像一:“……”

    雕像二:“……”

    夕锦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一直维持着一个表不动的二人眉毛轻微地抖了抖。

    不会是被听到了吧……= =

    夕锦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但是又觉得小喜的声音已经够小了,没到底会被听见啊。

    没等夕锦想出个所以然来,时间旋即又是一灰,然后某颗珠子就张狂的笑了起来:“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咳、咳咳……哈哈哈……咳……”

    琼枢笑得岔气,夕锦则是在感慨这家伙居然还真的需要呼吸啊。

    “别笑了,选项呢?”夕锦按了按太阳,这种况一般都是要做选择了。

    琼枢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本大爷就是想笑一会儿,没别的意思……啊哈哈哈哈,等本大爷笑够了就开时空……你等会儿……啊哈哈哈哈……”

    “……”到底哪里好笑了。

    “我不行了……”珠子一边笑一边在夕锦面前滚来滚去,“你知道这两个人是谁吗?”

    夕锦看着眼前笑到抽筋的珠子无语,但对那两个人又的确好奇:“……不知道。”

    “那对双胞胎的哥哥,是你二舅舅军队里的副将;而那个弟弟,则是军师。将来大栖和边缘国家会爆发战争,那两位可是立下大功的良将,名垂千古的功臣。现在居然被怀疑是傻的,你家丫鬟也太天才了……不行,本大爷的肚子笑痛了。”琼枢勉强止住笑意,说完了这对双胞胎的来历,但是马上又有大笑之势。

    夕锦听后很惊讶,竟然一时忘了吐槽一颗珠子的肚子到底在哪里:“爹爹只是七品编修,是文官,手下没有军队啊?”

    琼枢道:“太天真了!你应该知道你二舅舅的亲生父亲是振国将军吧?他们一家精忠报国,手底下都是死士,练出来的士兵都是认主的,不是张家人谁也别想指使他们。之前因为张将军过世的关系,天子暂时保管了张家的兵符,并将张虞寄养在你外祖母家。但是当时张虞虽然年幼却早慧,皇上的意思他一清二楚。”

    琼枢停了一下,似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道:“天子也同样看重你舅舅天子聪颖,早在他十六岁那年就将张家的兵符交给了他,却只是私下往来,并不授予你二舅舅更高的官职。这些年你舅舅一直在暗中练兵,他是皇帝最看重也最隐秘的底牌之一,真以为他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的人,可是会死的很惨的。”

    “这……这种秘密让我知道,没、没关系吗?”夕锦惊讶地张大了嘴。

    “本大爷觉得应该没事吧,如果你快要说漏嘴的话,本大爷会暂停时间提醒你的。”珠子满不在乎地在空中翻着,说得话也很随便,“说起来你后跟的这两位,现在也已经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了,没几年就要建功立业。你舅舅竟然派了这两个人来帮你搬书和保护你,真是活生生的浪费,啧啧啧。不愧是本命男主之二,初始好感度就高得惊人啊。”

    “本命男主?好感度?”夕锦眨了眨眼睛,琼枢又在自言自语奇怪的话了。

    “下次跟你解释,”琼枢话说了一大堆,懒得继续了,“本大爷维持时间停止是很累的,我现在要恢复正常流动了。”

    “……”之前你笑得很开心的时候也没见你累啊。

    “叮咚”。

    “三个选项,”珠子面无表地弹了窗,“一、嘘,小声些,他们听见了;二、别乱说,爹爹派的人一定有本事的;三、只是普通的闷面瘫而已吧……”

    夕锦意外:“你不是说没选项吗?还有,第三个听不懂……”

    “本大爷突然又觉得多弹弹选项有利于体健康,不行吗?话说这两个可也是你命中注定的十个男主之一,而且场外人气很高的,本大爷强烈推荐你攻略看看,放过机会了可别后悔啊。”说完,珠子又很险地笑了笑,“嘿嘿嘿,第三个选项你看不懂大可以选选看,说不定可以触发隐藏任务!”

    琢磨了一下,夕锦觉得琼枢的话怎么听怎么不靠谱,还是自己做了选择:“我选二。”

    “切,没劲。”琼枢嘀嘀咕咕地撤了时间静止。

    夕锦眼前的画面再一次回到了生动,稍微适应了一会儿,夕锦道:“别乱说,既然是爹爹派来帮我们的,定不会是无用之人。”

    小喜扁扁嘴:“我也就是那么一说嘛。”

    几乎是微不可见的,那对兄弟中的左边一人,嘴角略微上扬了一些。

    夕锦当然是没有注意到的。

    自古大栖便以左为上,左边那位,正是兄弟中的哥哥。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