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课

    珠子大爷最后当然还是被放出来了,它一个金光闪闪的系统大神,被屡次塞进小黑屋实在有失颜面……

    可是夕锦失了它一时半会儿还真不行,不说别的,光是找不到路就是个大问题啊……

    珠子无聊地在桌上滚来滚去,嚷嚷:“本大爷好无聊,好无聊。夕锦,咱们去找乐子吧!”

    “不行,今天才第一天搬迁新家,不能给爹爹不好的印象,乖乖在屋里坐着才是官家女子应有的品行。”夕锦瞥了一眼珠子,手中正拿着针线绣花。

    夕锦自幼学习女红,虽然和真正的绣娘比差了一截,但好歹也过了绣得乱七八糟的时候。

    珠子噤了声,周散发出幽幽的绿光。

    夕锦以为它终于理解了,埋头继续绣花。

    ……刚刚绣好的半只花蝴蝶变成了灰色的。

    该死的系统又把时间静止了!

    珠子淡定地道:“两个选项,一、去找舅舅,二、上街闲逛。”

    “……”夕锦气得浑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珠子也不指望夕锦会回答,它自顾自地自问自答道:“已选择,三、先去找舅舅,再上街闲逛。”

    ……还可以这样的吗?!

    这样的话,想坐着也不成了,夕锦发觉自己的脚已经自发的动了起来。

    幸亏新的张府才刚刚迎来主人,丫鬟和婆子们都还很少,家丁也还没有开始大量招人,否则若是看到自家新的小姐面目狰狞脚步奇快的在走廊上走的话,说不定会传出小姐被妖怪附体之类的诡异传闻。

    夕锦一边飞快地前进,一边一把抓住在自己侧飘得不亦乐乎的绿珠子,恶狠狠地道:“到底是你的人生还是我的人生?为什么你可以替我做决定?”

    “嗯哼,因为根据设置,”珠子不慌不忙地凭着滑溜溜的体滑出了夕锦的手,“本大爷可以在主角无意发展剧况下推动剧发展。”

    “你……”夕锦还打算再来几句发表一下不满。

    珠子若无其事地挂到了夕锦的脖子上:“快点整整表,你舅舅的屋子已经到了哦。”

    “的确不能破坏了自己在‘爹爹’心中的印象。”看到眼前的主屋,夕锦还是乖乖地平静了一下,努力露出可的笑。

    至于对二舅舅的这个“爹爹”的称谓,虽然夕锦还是很无奈,可还真不能怎么样。

    静下心来想想,或许系统还真是为了她好也说不定。

    如果继续叫二舅舅为“舅舅”的话,夕锦的份只能是张府的表小姐,说白了就是隔了一层。而如果认了二舅舅为父,那么夕锦以后就是张府真正的小姐,无论是客人还是下人,都得把她当做张府的主人来看待。而且她和舅舅本无血缘关系,挂了个父女的名头,也好少些流言蜚语。再说的势利一点,有了这一层关系,她将来嫁人,档次也可以有所提高。

    ……可是她是刘家最后的血脉,如果姓了张……

    罢了,或许自己应该看开点,她本就是一介女流,又无依无靠,根本不可能招赘。反正以后也要冠上夫姓,换个姓氏又能算得上什么?

    想到此,夕锦不黯然,她刘家虽算不得多么有权有势,可到底管理一方肥沃水土,不愁吃穿……

    转眼,夕锦已经踏进了张虞的屋子。

    新张府没什么下人,那几个来抬行李的轿夫便已算倾巢而出,如今再加上夕锦的娘王嬷嬷和丫鬟小喜,也没添多少人口,何况大家都劳累了一个上午,此时都吃饭去了,便省了通报这一遭。

    张虞见夕锦站在门口,便放下手中的狼毫,冲她微微一笑,道:“夕锦可是无聊了?正巧,我正在给你排课,不如你也来看看。”

    “排课?”夕锦眨巴眨巴眼睛,便多了几分好奇,她在宁州的时候,素来是请师父到家里来指导的。

    张虞撩起袖子,摸了摸夕锦的脑袋,解释说:“京城官家的子女多半都会送进学舍学习的,也算是为了将来积攒人脉的一条捷径。夕锦你长在宁州不晓得也是正常。”

    随手将夕锦抱了起来,张虞的亲生父亲乃是武将,虽然张家是书香世家,可也不好拂了皇上的旨意,除了文业课,张虞也是习武的,并不像其他书生一般弱不风,撑起十岁的夕锦的重量,绰绰有余。

    夕锦小脸红了红,自从搬到别院,就连父亲也很少这么抱她了。

    张虞是个极为好看的男人,从侧边看亦然,又天生带着清冷的气质。便是夕锦这般的十岁小女孩,又是张虞的外甥女,也无法忽视他的魅力。

    夕锦觉得口扑通扑通的跳,张虞上有种淡淡的草香。明明大舅舅才是一天到晚与草药为伍的御医,可是站在大舅舅边永远只能闻到酒气。

    张虞摊开竹简,将上面的黑字指给夕锦看:“你的两位表哥和一位表姐也是在成竹书院学习的,我思量着你也还是去那里好。虽然如今我们已经分了府,可你大舅舅和外祖母却是真心疼你的。”

    夕锦小时候也多多少少念了点书,还是识字的。只不过宁州小城,比起女子的才华,还是更看重三从四德,夕锦对这些风雅之物着实不算擅长。可京城有些份的女子哪个不能吟诗作对?早些落下了,还是得学起来才行。

    夕锦搂住张虞的脖子,认真地听着。

    “你是正月生的,今年方十岁,入学正是时候。女子可读到十四岁,男子则要读到十六岁,方能结业。男女同班,班级按入学的年头分,一年一换。你表姐云华你可还记得?她比你大三个月,你去了便正好和她一个班级。”张虞点着竹简,慢条斯理地说着,“课我便帮你排了,明便可入学。夕锦,你可有特别想试试的方向?”

    耳边传来叮咚一声,熟悉的选择界面又来了。

    进了屋子就一直沉默不语的珠子终于开口了:“四个选项,一、我想变强,修行武学;二、我想更像个女孩子些,多学学琴棋书画;三、女子无才便是德,夕锦还是想专攻女红和厨艺;四、我、我还没有想好……”

    夕锦愣了一下。

    她的本意是像京城里的大家闺秀努力靠拢,至少在聊天时不能一句也说不出来。

    可是听到这些选项,夕锦不由得动了心思。

    她的父母死于亡命之徒刀下,正是因为家人皆不通武学,没有反抗之力。若是她也能驰骋于马上,是否便也能为父母报仇?更何况她子底不好,也的确需要强健体,若是没没夜的生病,岂不是给二舅舅徒增麻烦?

    夕锦很是犹豫。

    每当夕锦苦恼的时候,珠子这个家伙总是很会破坏气氛:“别想了,依照本大爷多年的经验,你绝对没有习武天赋,去了也就是浪费你舅舅的俸禄,老老实实看书吧。”

    “……”火大。

    “我选二。”

    还是保持普通的好,尽管京中不是没有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可到底是少数。而这些杰出女子多半也难以出嫁,也不愿意出嫁,留在家里当老姑娘。其他自诩风雅的所谓才女也不太看得起她们。夕锦初来乍到,走这种道路实在不易,还是有颗平常心的好。

    夕锦下定了决心,虽然对于这颗珠子的插嘴还是感到很不快。

    待沉闷之色褪去,夕锦有些羞涩,要老老实实地说出自己所想,果然还是很令人不好意思的,她吞吞吐吐地回答:“夕锦想学琴棋书画。”

    “和你大表姐一样呢。”张虞点点头,女孩子自然是对文雅漂亮的东西上心的,“明年课表可以重排的,若是改了主意,跟舅……跟我说便是了。”

    夕锦揉了揉眼睛,她刚才好像恍惚看到二舅舅的耳朵红了一下,果然是错觉?

    夕锦眯起眼睛,还想再看个清楚,没想到某个烦人的混蛋又开始在她耳边嘀咕了。

    “快说你想出门的事!快说快说!”珠子催促道,它真心觉得自己快要发霉了,一颗晒不到太阳的绿色珠子,真是想想都要为自己拘一把同泪。

    夕锦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可也知道既然之前做了选项,那么自己肯定是逃不掉的,而且如果不让它出门,这颗珠子大爷恐怕会闹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其实夕锦逆来顺受惯了,很少有提要求的**,可舅舅明显更喜欢让她自己做决定。

    夕锦斟酌着开口:“爹爹,我能不能出门一趟?夕锦从宁州来的时候,带的东西不多,有好些物品需要置办。”

    大栖民风开放,大家千金带着丫鬟上街实属平常,甚至到了每年三月桃花节的时候,还有向最美的姑娘和最俊的男子抛桃花的习惯。像是张虞这类下至五岁娃娃上至五十岁老妪通吃的类型,每年都被从天而降的桃花砸得很是狼狈。

    可惜现在已是四月了,夕锦想要目睹此盛况,只能等上十一个月。

    “你才刚到京城,恐怕……”张虞并不怎么放心,夕锦还小,才十岁,又是人生地不熟的,若是迷路可不好办。

    夕锦却不怕,找路什么的,只要有珠子在,自然搞得定。

    “无妨,”夕锦抱着张虞蹭了蹭,算是讨好,“我的丫鬟小喜已经在外面走过一圈探过路了,一定不会迷路的。”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