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呼

    次,夕锦清晨就被小喜急促地敲门声叫了起来。

    匆匆忙忙地把昨好不容易全部收拾妥当的行礼又包了起来,夕锦委实不太心安。怎么不过是一个晚上,她就得离开了?

    那颗珠子倒是一点也不意外的样子,游哉游哉地飘来飘去,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算了,一颗珠子也不能指望它能帮什么忙。

    夕锦和小喜手忙脚乱地打包着行李,小喜一边恼恨地抱怨着张家势利眼,太不厚道。夕锦静静地听着,大致晓得了事是怎么回事。

    昨晚夕锦的大舅舅,也正是张府的大老爷,从花街回来,和老夫人狠狠地吵了一架。接着二舅舅又不知什么原因进去插了一脚,闹到最后,二舅舅和大舅舅竟然分家了。

    而夕锦,则得跟着二老爷离开,不能再住张府。

    虽然大舅舅和二舅舅并非亲兄弟,关系也一直势同水火,分府各立只不过是早晚的事儿,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夕锦心里有些不安,她到并不害怕跟着二舅舅会吃苦,这些天在路上的波折难道还少吗?她只怕引起争端的正是她的到来,两个人的意见相左,便给了分家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

    若真是如此,那她可真是罪过了。

    普通的分家工程浩大,随便折腾一番也要耗费个数把月的。这事儿搁到了张府的两兄弟上,倒是简单了很多。

    二老爷是净出户,除了衣服和书籍,便是两袖清风。夕锦也是昨天才到得张府,虽然整理了两次东西实在麻烦,可速度倒也快。

    几个家丁抬起了夕锦的东西,小喜在一旁看着他们。

    夕锦注意到,这些人并不是张府的人,穿得衣服和张府的下人完全不同。

    天字号的系统大人老老实实地挂在夕锦脖子上补眠,一大早被弄起来,珠子虽然什么也没干,但还是累的。

    夕锦在心里鄙夷,明明是颗珠子而已,竟然还要睡觉……

    走到门口,二舅舅一袭蓝衫手扶在背后,伫立地站在那里。

    见夕锦走了出来,二舅舅转过,冲她微微一笑,极其清俊的相貌尽显风华。

    夕锦一愣,总觉得二舅舅今天看起来轻松了很多,眼里的悲伤淡了很多,给人的压抑的感觉也扫了个干净。

    抬着行礼的家丁,见到二舅舅,都露出了恭敬地神色。

    夕锦心下了然。

    二舅舅恐怕对于这分府,也并非是毫无准备,后那些,便是二舅舅自己手下的人。如此看来,二舅舅至少自己也准备了宅子,她是免了几风餐露宿了。

    张虞见夕锦平平安安地出来了,晓得自己担心老夫人会扣人的想法是多余,一时释然,表轻松了很多。

    他大步走上前,执起夕锦的手,蹲下来,凝视着她的眼睛,承诺道:“夕锦,放心,二舅舅定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一定会替你的母亲……照顾你一生一世。”

    夕锦闻言,不知怎么的突然感到鼻腔一涩。

    母亲已经不在了……

    现在,竟然是和母亲没有血缘关系的舅舅,说要照顾她。

    沉积了数的软弱几乎要在一刹那夺眶而出,夕锦红着一双眼睛打算开口。

    突然,眼前的一切瞬间变成黑白,舅舅一双深的眸子,也定住不动了……

    诉苦的话硬生生卡在喉咙里,被夕锦吞回了肚子。

    “……”

    忧伤之感散尽,这种时候弹窗,也太破坏气氛了吧。

    照例是绿油油地珠子公式化的声音:“两个选项。一、舅舅,我……;二、我可以叫您爹爹吗?”

    夕锦:“……”

    这是什么鬼选项啊口胡!这有任何可参考吗,果断得选“一”啊!“二”这个也太……

    夕锦用喷着火的眼睛瞪了一眼转着圈降低自己存在感的珠子,张嘴道:“我选……”

    “已选择‘二’。”珠子抢先一步吐出了答案。

    灰蒙蒙的色彩顿时散尽,握着夕锦手的二舅舅再一次变得生动。

    夕锦看着二舅舅一脸期待的眼神,忽然觉得压力很大……

    努力张开了嘴,果然再也发不出“舅舅”二字。

    夕锦无比悲愤地认命了,视死如归地按照选项的内容开口:“……我以后,可以叫您爹爹吗?”

    前的某颗找死的珠子,发出了扑哧扑哧的笑声。

    夕锦忍不住对它翻了个白眼,她现在突然很想知道,这颗据说是特殊材质的珠子,和坚硬的石头相比,到底哪一个比较硬?!

    等安顿下来,一定要试试看。

    张虞闻言,呆愣了几秒,紧接着眼中明显迸发出夺目的光彩,他激动地声音似乎有些颤抖:“可以,当然可以。夕锦,舅舅马上就去和宗族里说,将你过继到我的名下。夕锦……你的名字以后是张夕锦……”

    张虞激动地将夕锦搂入怀中,这个十岁女孩的体趴在他二十一岁男子的肩膀上,显得格外稚嫩和幼小。

    夕锦的心很是复杂,现在她连姓氏都丢了。

    可是舅舅那一副明显被拯救了的表,又让夕锦无法不心软。夕锦甚至怀疑,如果她现在告诉舅舅这是误会的话,舅舅会不会一下子垮掉。

    算了,还是姑且放着吧,等长大一些,再和舅舅商量姓氏的事。

    接下来,张虞对夕锦的呵护,便更加细致入微。

    扶她上轿,给她垫上软垫,替她整理皱了的衣角。

    夕锦被照顾地晕乎乎的,张虞对待她,比她父亲对她,还要小心翼翼。

    对上张虞闪闪发光的眼睛,夕锦默默移开了目光。

    不管怎样,二舅舅都代替不了父亲。

    舅舅,无论怎么说都是舅舅,是母亲的弟弟,不是父亲。

    更何况,张虞和自己并无血缘。

    夕锦怀着愧疚的心思,叹了口气。

    载着两位主子的轿子,摇摇晃晃地一路穿过了大街,抬到了一家小别院的门前。

    比不上张府百年基业的气派豪华,这小院被挤在一众高台楼阁中显得很是寒酸,简直无法和京官府邸联系起来。

    夕锦撩开帘子,扶着二舅舅的手下了轿子。

    别院上挂的牌匾也是“张府”,可是既不是金雕大字,也没有碧玉镶边。这却给了夕锦亲切感,她在宁州的家,也不过是如此。

    张虞摸了摸边夕锦的脑袋,温和地道:“进去吧,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抱歉,暂时我只能做到这样,以后若是有机会,我们再慢慢填充它。”

    夕锦伸手反握住张虞,仰起脸,神色很感动:“爹,它很漂亮……”

    ……夕锦说出那个“爹”字,不由得虎躯一震。

    真的不是她适应的快,而是看着张虞那个“舅舅”就卡在嘴里死活吐不出来啊!

    皮痒的珠子,又发出了十分可恶的嘲笑声。

    张虞倒是对这个称呼很是受用,他目中的光芒又转了两圈,表愈发温柔如水。

    舅舅显然也有不少事要处理,搬迁新居并不是件小事。夕锦的闺房,恐怕还是得自己料理了。

    带着小喜,夕锦抱着装有自己最重要财物的梳妆盒,顺着脚边流光璀璨的金色箭头走着。一同如今的王嬷嬷,跟着舅舅去打点了。

    ……那颗破珠子,也就这种时候有点用。

    刚刚被系统戏弄了的夕锦,忍不住抱怨了。

    小喜对夕锦突飞猛进的识路本领很是惊讶:“小姐,你什么时候练就了未卜先知的本事?”

    “咳,舅舅之前有告诉我方向……”夕锦心虚地唐塞道。

    小喜今年也不过十二,又是个忠心耿耿的,完全没有怀疑夕锦的话,点了点头,便消了疑惑。

    带出来的东西既然已经分类过一遍,第二次整理自然快得多。

    没出半个钟头,夕锦已经全部收拾完毕了。

    现在的房间比在张府的那个暂住了一夜的屋子要小不少,而且空的,几乎什么也没有。不过这般倒也不错,以后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随意改造。

    夕锦颇为满意。

    再一次收拾完毕,小喜也要去整理她自己住得丫鬟的屋子了。

    小喜一离开,珠子就肆无忌惮地大声说话,它因为夕锦一味的摆放东西而不理它,无聊地直打滚,嘴里还不歇不停地埋怨:“快点快点,你手脚也太慢了些吧。快来陪本大爷聊天,本大爷脑袋上都要长毛了。”

    且不说一颗圆球到底哪个位子是脑袋这种问题,夕锦向珠子挽了两把小飞刀子,冷飕飕地道:“刚才你为什么要替我选二!”

    珠子大爷毫不知耻地耍起了无赖,口气十分理直气壮:“本大爷只是想向你展示一下这一款游戏卓越的能,和多种模式的多元化结合型玩法。怎么样,这么一个选项,舅嫁就能完成成为父嫁的切换啊!”

    谁要这种切换啊!

    夕锦怒不可遏地将绿珠子再一次塞进了首饰盒中,这一次,她绝对不会随便把这个东西放出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