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端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夕锦的确必须得知道这个张府的况。

    她还是把这颗啰嗦的珠子放了出来。

    一得到自由,珠子就开始满世界乱窜,生怕再被夕锦抓到似的,笑声张狂地充斥了整个屋子:“哈哈哈哈哈,本大爷自由啦。后悔了吧!要是你没把本大爷关起来,本大爷说不定还能给你开窗或不开窗的选项。”

    “……”夕锦想起方才那个年轻人,不面上又是一红。她向来深居简出,除了自家哥哥,哪里还见过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外人?

    那人虽然唐突,但似乎也不像是故意的。

    那颗珠子见夕锦没有像往常一般来抓自己,也有几分奇怪,稍微停下来瞥了一眼,却见自家主人面泛桃色,目光呆滞,俨然一副窦初开的模样。

    绿珠子忍不住飘啊飘啊的,绕到了夕锦面前,难以置信道:“不是吧,莫非你现在就决定好了未来的道路?要走皇后路线?”

    “皇后?!”夕锦大吃一惊,赶紧一把握住珠子,将它整个攥紧手里,“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们会给舅舅家惹上麻烦的。”

    珠子痛苦地发出呜呜声,奋力挣扎,终于凭着圆润光滑的体从钳制中逃出,愤怒大吼道:“想不到我堂堂天字号系统,竟然两次栽在你这种臭未干的小丫头手上!耻辱!耻辱!”

    夕锦无语地看着眼前上蹿下跳地活宝珠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安抚起。

    珠子自己跳了一阵,又安静了下来,躺在了夕锦新屋子的梳妆台上滚来滚去:“好吧……本大爷原谅你的无礼,并且不计前嫌地给你讲讲你早上提问本大爷的男主、升级、主线剧以及各种线路的问题,首先……”

    “那个等等……”夕锦对珠子跳跃的思维感到有些跟不上,虽然对珠子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夕锦还是尴尬地打断了它,“我有问过这些问题吗……”

    珠子没等夕锦的话说完,立刻就暴躁了:“莫非你忘记问过本大爷这些东西了吗?!”

    珠子同学小的躯中爆发出了排山倒海的力量,一下子震慑住了夕锦。

    “不不不,我想起来了,您继续。”被珠子咆哮说实话还蛮可笑的,但是夕锦没骨气的竟然被这颗珠子的气势震慑了,识时务地改了口。

    珠子在空中停顿了一小会儿,夕锦总觉得自己正被一双狐疑的眼睛上下探究地打量,只得惴惴地摆出一副镇定的神色。

    珠子怎么会有眼睛呢,一定是错觉!

    ……

    就算这么想,夕锦也还是不敢放松警惕,毕竟这个目光太让人惊悚了。

    过了良久,珠子才又动了动,道:“……那就好,否则本大爷是不会饶了你的。”

    听到珠子消除了戒心的话,夕锦松了一口气。

    “首先,我以前跟你讲过吧。你所生活的这整个世界,都是由一种非常高端的生物用数据堆砌起来的,而我同样是数据,只不过排列的方式比较特殊。我是被创造出来,用于管理这个空间的正常运行的程序,任务是观察你是否按照程序的正常设置在行动。”珠子颇为正经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夕锦总觉得珠子严肃的语气配上圆溜溜的外形让她想笑。

    可是如果笑出来的话,这颗格太过丰富的珠子铁定会炸毛,那就又扯不清了,于是夕锦还是硬生生憋住了。

    仔细想来,这几个月中,她唯有在和珠子相处的时候,才最为放松。尽管她最喜欢的人不是珠子,最信任的也不是这颗滑稽的珠子。

    “你也当然也是通过这样的渠道制作出来,而那些高端的生物,则通过一个特定的人和这个世界相连。这个媒介就是你的二舅舅。然后那些高端生物,也就是‘玩家’,他们通过培养你的学习和生活,来塑造你的格,将你从十岁抚养到十六岁。到那个时候,为系统的本大爷就会受到一封来自外界的‘锦书’,来公布你的结局。”

    “我的结局?!”夕锦听着觉得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好像自己死了似的。

    珠子绕着夕锦的脖子飞了一圈,道:“算是你一个人生段落的总结吧。你的人生当然会继续,只不过我们这些介入者,从此就退出你的生命了。你的未来如何,既掌握在‘玩家’的手中,也是在你自己手中的。”

    夕锦听得似懂非懂,莫名其妙的词汇太多了。不过还是勉强分出了个大概。

    “至于男主,”珠子停在夕锦面前,“你的结局分为事业结局和感结局,外面的高端生物总共给你塑造了十位财色俱佳格各异的金龟婿,你看着挑吧。你嫁给谁那就是什么嫁的线路。比如刚才让你心萌动的,就是一个。让本大爷想想,刚刚那个好像是叫皇嫁来着。”

    “……”夕锦风中凌乱了。

    不过还有些疑惑未解,夕锦继续问:“刚才似乎听你说……呃……皇后什么的,那是怎么回事……”

    夕锦越说越小声,她对京城实在有种难以言喻的敬畏感,总觉得走错一步路就会万劫不复似的。

    “哦那个啊,刚刚那个人,其实是太子来着。如果你选择他做人生伴侣的话,当然是皇后啦。”珠子轻描淡写地回答,口气十分冷淡。

    竟、竟然是太子?!

    夕锦张大了嘴吧,她觉得自己的头似乎挂不住下巴了:“那、那个人……不对,我怎么可能高攀太子?!”

    “咳咳咳,别太看不起自己,虽然你现在能力还不足,但是……总之你前途无量啦,等你以后力量大了,本大爷也能沾光升级什么的……哎哟,明天你就懂了!”珠子兴奋地在空中扭来扭去。

    所以说升级到底是什么……

    夕锦望着眼前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珠子,已经问不出口了。

    夕锦坐到了上,她的心还在噗通噗通地跳。

    想来每个女孩碰到了登徒子,都会这样心有余悸一段时间吧。

    珠子周环绕的绿莹莹的光,也因为珠子自己的兴奋而闪得亮亮的。珠子大爷幸福地脑补了一番自己升级以后叱咤风云的美好景,深感自己一定要多多敲打某个严重关系到它升级的经验值的妹子。

    不过嘛……

    珠子停顿了一下。

    到目前为止的选择,最多只能算是个游戏开始之前设定初始属的小测试而已,真正的养成还没有开始。

    刘夕锦,是这个世界的女主角。

    女主角的能力值,其实和她的各项技能属以及跟男主之间的感关系都有挂钩,如今和女主最为密切的两个男人已经登场。

    一个,是将来会充当这女孩父亲角色的男人,夕锦没有血缘关系的二舅舅。

    另一个,是风度翩翩学富五车的游戏第一男主,未来天下的主人扶宁太子。

    珠子瞥了一眼正坐在上发呆的十岁少女,收了收绿莹莹的光,飘到了她的脖子上挂好。

    今年还会有两位男主备选出场,接下来每年都会出现两位,直到夕锦十四岁为止。

    “啊啊,真麻烦,”珠子忍不住小声抱怨,“本大爷还得提醒这家伙别太贪心,要是因为四处引炸弹而倒扣了本大爷的经验值……”

    夕锦好像听到自己脖子上的东西说了点什么,可是等正准备细听的时候,那珠子已经噤声了。

    也许,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而此时,大堂内,正掀起了一场惊涛骇浪。

    张虞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坚定:“若是哥哥坚持要分家,那我定要将夕锦带走,其他东西哥哥如何处理,请自便。”

    张敏远醉醺醺地晃了晃子,眼神迷离,但意志却也是不容质疑:“夕锦是我亲妹妹的女儿!也是我妹妹唯一的血脉,理应由我来抚养,弟弟不必挂心。”

    “敏远说的没错,”老夫人虽然恼恨张敏远不争气,可是张虞虽然当了她几年儿子,说到底和夕锦没有血缘关系,若是真的答应了让夕锦跟着张虞搬出去,那张家还要脸不要了,“夕锦是我嫡亲的外孙女,我自会照顾好她。虞儿,虽然你也是我的儿子,可是事实怎样我们心知肚明,你说,锦儿怎么能跟着你出去?!”

    老夫人一眼正戳中张虞的心病,张虞脸上的悲戚之色一掠而过。

    老夫人见张虞有所松动,苦口婆心地继续劝道:“虞儿,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你净带着锦儿从张家出去了,你又如何能让锦儿过得舒心?她在宁州虽然只是太守之女,可到底是个生惯养的小姐,锦儿子底也不好,你忍心让她跟着你吃苦?”

    张虞有些站不稳了,子摇晃了一下。

    记忆里那温柔的女子的面容再次浮现在脑海中,渐渐和夕锦年幼的面庞重叠在一起。

    张虞到底在张家生活了十几年,深知张家的根基已经腐朽的不成样子。如何能让她的女儿继续生活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

    在睁眼,心已如磐石。

    “母亲,不必多言,虞儿就算自己不吃不喝,也不会让夕锦受半点委屈。我虽和姐姐并无血缘关系,可姐弟之并不输于任何人,夕锦既是姐姐唯一的血脉,我无论如何也会将她抚养成才。孩儿不孝,还请母亲成全。”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