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认

    “你是说二舅舅是异次元人?”夕锦大惊失色,“那她会不会对外祖母和舅舅不利?

    “……你这孩子怎么就不能理解本大爷的话呢。你二舅舅当然是本土人,只不过由玩家来控而已。”珠子四处飞窜着。

    谁料夕锦听完以后更加慌张:“那二舅舅本人不是很危险?!”

    “你这孩子的智商有问题吧,连同你本都是由我们设置好的,无论是过去现在将来全都是设定而已,只不过你的选择比其他人要大得多,同时你的选择也会完全影响他人。你二舅舅还是你原来的二舅舅。”珠子的口气隐隐有些不屑。

    夕锦也不知道自己内心到底是一番什么滋味,她一生所要遭受的痛苦、悲伤和快乐,全部都是另外一群更加高等的人所创造出来娱乐自己的戏码……

    没等夕锦整理出自己的思绪,那颗珠子大爷却不耐烦了:“我要说的说完了,你不是要急着去拜见外祖母吗,发什么呆啊。”

    绿莹莹的珠子带着一丝流光绕到夕锦背后,用力推她的后背,让她往前走。

    夕锦这才反应过来。

    对了,不管外祖母是不是被设定好的,早去晚去是不是有区别,她为小辈,理应奉献自己的尊重。让长辈多等可不是她该有的理解。

    想到这里,夕锦定了定神。

    “可是主屋在哪里呢?”夕锦迷惑地四处打量,到底是京城贵地,舅舅们的府邸比宁州夕锦的家要大上好多,周围都是错落的建筑,分不清东南西北。

    刚才为了听这个珠子的话,夕锦拒绝了小竹引路的建议,现在她可是陷入困境了。

    夕锦有些责怪地瞥了眼珠子。

    珠子完全不为所动,不过它为一颗珠子,想来就算脸红也看不出来……

    “嘁,找不到路吗,前期的你真是有够废柴的。”感觉到夕锦的目光,珠子小声地嘟囔着。

    夕锦闻言有些火了:“你觉得这该怪谁……”

    夕锦话音未落,却发现珠子顶部放出一道蓝光,接着珠子便喷出了一副薄薄的画,竟是一副平面地图。

    夕锦责怪地话卡在喉咙里上不来了。

    系统大人上下漂浮着,声音竟然越来越弱了:“……你也不会叫我帮忙吗,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的源头都是我,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他们了。”

    夕锦第一反应是觉得珠子并没有她想得那么厚脸皮,因为心虚才作此反应。可是直觉又有什么不对,眼前这个起伏不定的绿珠,让人感觉有些悲伤。

    ……夕锦觉得自己真是傻了,这就是颗珠子,就算会说话这还是颗珠子,既没有脸也没有心,更何况人家还是整个世界的根本,悲伤什么的绝对是无稽之谈。

    好像正为了验证夕锦的想法似的,珠子的嗓门一下子提高了,甚至还有些暴躁地吼道:“嗷嗷嗷!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总之快点按照这张图走就是了!把中间那个最大的房子设定成目的地!”

    不,我什么也没管……

    夕锦嘴角抽了抽,但是这些话她可没有说出口。夕锦乖乖地按照珠子说得话,上去戳了一下图上中心的屋子。

    那张图发出“滴滴”一声,那个大房子的影像就变成了红色,让没料到此变故的夕锦小吃了一惊,猛然缩了手。

    然后,夕锦就发现脚边出现了一个散发金色光芒的小指向标。

    珠子收了地图,命令道:“跟着这个东西走。”

    夕锦回过了神。

    好有趣!

    虽说磨难会让孩子成长,可是夕锦就算父母双亡了,到底也只是个十岁大的孩子,见到这种新奇的东西,眼睛一下就亮了,近乎是抱着虔诚的心态,小心翼翼地跟着方向标千金。

    这个方向标无论夕锦怎么走,永远都在她前面两步带路,一路划过金色的光点,漂亮极了。

    “这个晚上可以用来照明吗?”孩子的怨恨散得是很快的,夕锦已经忘记了她之前对珠子的气恼。

    系统大神得意地哼哼着:“当然!不然你以为本大爷当初干嘛把它设置成发光的?你怕黑怕得要死吧?”

    “原来是为了我?”夕锦惊讶地正大了眼睛,旋即笑容如暖花开般绽放,“谢谢你。”

    “……”珠子顿时没了声,又绕着夕锦跑了两圈,就沉默地回到了她的脖子上,像是普通的项链一般。

    夕锦抬起头,地上的方向标突然加快了速度,向前游进了眼前的红顶建筑。

    原来是到了。

    夕锦吞了口口水,以后这里面的人,将会决定她的命运。

    正好一个路过的丫鬟看到了在门口呆愣的夕锦,笑着走了过来:“您就是表小姐吧?快请进,老夫人还道您旅途劳顿,明早才会来拜见呢。表小姐真是有心了。”

    “麻、麻烦姐姐了。”夕锦谨慎地向这陌生的丫鬟点点头,把自己放得很谦卑。她一个毫无靠山的人,有时候可能连丫鬟都不如。

    谁料那丫鬟倒是一下就笑出声:“我不过是个下等丫鬟,表小姐对我这般,倒显得我狐假虎威了。来吧,我带你进去。”

    这丫鬟当然不是她自己说的下等丫鬟,她是老夫人边首屈一指的大丫鬟绿绢,平里各房的人,可没少巴结她。

    夕锦倒是放心了些,脸上一红,惴惴道:“夕锦初来乍到,不知礼数,还请姐姐多担待。”

    “扑哧,还姐姐呢,我不过是个奴婢。”绿绢越看夕锦觉得她越有趣,她今年已经十九岁了,马上就要嫁了府里的大管家的儿子,她近好,看谁都顺眼,“快走快走,老夫人见到您,一定会很高兴的。”

    夕锦也知不可再耽搁,双手在腹前交握,忐忑地跟着绿绢走了。

    “老夫人,表小姐来向您请安啦!”绿绢是个风风火火的个,还没等进门,就已经在门口嚷了起来,第一次见到这个气势的夕锦愣了一愣。

    迈进了屋子,夕锦便看到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妇人倚在最高的椅子上,眼神温柔地打量着她,她的眼底有些青黑,似乎是睡眠并不好,嘴角抿着,虽是微笑却不见得多么开心。

    老妇人望着她的眼睛里满是怜惜。

    夕锦最后一次见到外祖母的时候是五岁。

    夕锦的母亲和外祖母长得很是相似,而夕锦也和她母亲很相像,之前来的时候,外祖母对她相当喜,成天锦儿长锦儿短的。临了夕锦要回家了,外祖母还流着泪感叹说这姑娘要是是她孙女该有多好,就能一直抓着不放回去了。

    时隔五载,外祖母的脸又一度和母亲的样子重合,夕锦心中一涩,带着哭腔道:“外祖母!”

    外祖母也是苦涩,自从得知唯一的女儿一家的死讯,她就一下子失了神采。

    好在这个孙女算是保下来了。

    外祖母不老泪纵横:“锦儿,好孩子,快走过来给外祖母看看。”

    夕锦一撩裙子跑上前去,扑进外祖母怀中。

    外祖母摸着她的脸囔囔道:“好好好,和你母亲真像,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幸好还有你……”

    夕锦也淌出了泪,一想到再也见不了面的父亲、母亲,还有两位比她大两岁的哥哥,她心中的苦涩就无论如何停不住。

    祖孙俩抱着哭了一会儿,便听得门口一阵急促地脚步声。

    一个年轻男子满头大汗地赶了过来,风尘仆仆,但虽然狼狈,却无法掩其风华,五官如谪仙般清俊耀眼。

    夕锦顺着声望去,一眼便认出了这个男人。

    正是她的二舅舅,世间能有二舅舅风姿卓绝的人,只怕一只手便能数的过来。

    夕锦望着那个跑进来的男子,而张虞也正望着她,眼中闪过一丝恍惚,唤道:“姐姐……”

重要声明:小说《宅斗作弊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