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谋算二

    虽然疑心方晴如此轻易便着了道,但程秋此刻也没有别的法子可想,等婉容带回来消息之后便细细筹算,到了大国安寺之后该如何行事才能将损失降到最低。

    第二天天一亮,方晴便派了紫英来通知,说是为了体现心诚,故要一大早就起去寺里上香。

    程秋笑着打发了紫英,转头个告诫婉容道:“昨天该说的我已经都跟你说了,若是明之后我回不来,你按我之前说的办就行。”

    婉容点头:“我知道,事关重大,我一定会等到王爷回来的。”

    简单收拾了几样东西,眼见也快到了和舒王妃约定的时间,程秋起前往云华苑,毕恭毕敬的在大厅上等着方晴露面。

    甫一进入大厅,她抬头就见于静并两个庶妃已经坐在座上,正低声谈笑着。于静斜眼见她来到,慢腾腾起了行了个礼:“程王妃,真是久见了。自从前段时间你体不好以来,我们姐妹可是许久不曾见你露面了,怎么今倒是有兴趣到王妃这里来了?”

    程秋对她话里的暗讽充耳不闻:“我体不好,府里的事又有于侧妃你把持着,偷些懒窝着也没甚大要紧的。”

    紫英早就在大厅上守着,见了程秋之后快步上前伸手去扶,嘴里道:“程王妃你现在贵,可要小心一些,千万别惊了肚子。”

    而程秋见她伸手过来,下意识的就是一闪,等到落座之后才下意识的抚了抚摸小腹。

    于静见此,心里一顿——这些年处王府后宅,她虽然不如方晴通透,然而大多数的事也瞒不过她的耳目去。程秋闭门不出,大把的御医大夫前去宛华苑看诊,方晴提起她时的遮遮掩掩,都明里暗里的印证了她心里最不愿意承认的事实。

    如今见到程秋如此明显的动作暗示,她心里一痛——自己进府这么多年,费心寻求血脉未得,却轻易让一个才进门不过半年的弃妇占了先。

    想到这里,她看向程秋的眼神就多了两分嫉恨。

    程秋虽感受到她的眼神,然而此刻却顾不上再想——现在已经不是和她再计较这些小小事的时候了。

    虽然于静眼神不善,然而程秋自落座之后便闭口不言,她们几个纵然有心,也不能再掀起什么波澜来。

    眼见已到了卯时,方晴才姗姗来迟:“让几位妹妹久等了,我起之后觉得子有些不好,这才晚了时辰。”

    于静率先开口:“姐姐这说的是什么话,不过才刚过卯时,还早得很呢。”

    方晴见程秋和于静相安无事共处一堂,笑容消退了几分:“这次是我顾虑不周,让你们等了这恁久时候。于妹妹和两位庶妃妹妹也就罢了,程妹妹可是贵,让你专程跑到这里来等我,倒让我心里过意不去了。”

    程秋知道她是故意说这话来激怒于静等人,然而她早就打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对这种小事也就不甚在心了:“姐姐客气了,说起贵来,整个王府里也没人能比得过姐姐。即便是王爷,若说能让他冲冠一怒为红颜,那也是非姐姐莫属。”

    她这话说的极为浅显,方晴和于静听了脸色都是一变,而她却毫不在意的低头抿了一口茶:“姐姐,时辰也不早了,咱们这便动吧。”

    方晴面色苍白的笑笑,眼里却一片冷漠:“程妹妹这真是口舌伶俐,倒让我这旧人汗颜了。”

    好不容易都起了,程秋跟在方晴后慢慢走着,暗暗掐着时间计算每一步的流程。

    马车轱辘轱辘的行着,不久就到了大国安寺。程秋刚一掀开帘子,就见寺庙门口站着一盛装的舒王妃。

    她微微笑了笑,也不去等方晴,自己径直上前去和她打招呼:“想不到这么巧,竟然在这里碰见皇婶了。”

    舒王妃点了点头,眼神朝方晴那架马车上溜了一圈儿:“走的可还顺利?”

    程秋点头:“如今也不怕什么撕破脸了,总不能让王爷就这样被她掌控着犯下大错。”

    “都是苦命孩子。”舒王妃脸上略显疲态,轻轻拍了拍程秋的手背,抬头对着缓缓而来的方晴轻笑道,“在这大国安寺门口见面,可真是天大的缘分了。”

    方晴抿嘴笑了笑:“谁说不是呢?若不是我心里清楚昨儿没派人去请皇婶一同来,指不定都怀疑是妹妹私下里和皇婶说好了呢。”

    程秋对她的讥讽不以为意,只转头对舒王妃道:“皇婶,今难得遇上,不如就和我一同进去祈福一二吧。我新怀子嗣,边没个长辈守着,可是觉得心里发慌呢。”

    楚庶妃和杨庶妃对视一眼,皆不明白不过数月,这两个一向安静的几乎不露面的女人为何如此针锋相对起来。

    既然碰见了舒王妃,那程秋自然而然的伸手扶住了她的胳膊,自顾自的朝前走,将一旁的方晴撂在一旁。

    等紧走几步发现方晴并没有跟上来,她才轻轻呼出一口气,悄声道:“可算摆脱了她,皇婶,这里头可有什么地方是少人前去的?”

    舒王妃拍了拍她的手,朗声道:“你这孩子,虽然已经有喜三个月了,但总得好好来给佛祖拜一拜,便先去庄严宝去叩个头吧。”

    程秋暗暗点了点头:“都听皇婶的。”

    对于她们的朗声交谈,落在后头的方晴却是微微冷笑,转头对旁边跟着的紫英使了个眼色,才柔柔开口:“我子虚弱,对这些事也不甚熟悉,今既然碰上了皇婶,便让程妹妹跟着您将该拜的神佛都拜一拜吧,免得落下哪一位,说道也不好。”

    虽然讶异方晴这么容易就放自己和舒王妃独处,然而事处关键时刻,程秋也没时间多想,回头笑了笑道:“多谢姐姐体谅,那我就先和皇婶去了。”

    与此同时,紫英也趁人不注意,悄悄从后头溜了出去。

    装装样子拜了佛祖上了香火,程秋便借口子虚弱让舒王妃带着她去了旁边的禅房休息。

    刚一进房,她立马关上房门,转对舒王妃道:“皇婶今可是要救救我家王爷。”说着便要下跪。

    舒王妃被唬的立马伸手去扶:“你的意思我和你皇叔也知道一肢半节,这件事可是要慎重对待,但最主要的还是要看世清的意思。”

    程秋叹了口气:“王爷和王妃是少年夫妻,之前对皇上也多有嫌隙,如今却是被上梁山骑虎难下。”说着便将方晴以薛世清名义暗自与边陲大将互通有无的事说了一遍,听的舒王妃脸色发白手脚颤抖。

    “这方晴也太大胆了!”舒王妃听完之后颤抖的几乎舀不住手里的茶盏,“这样做,是将世清置于不忠不孝之地啊,她怎么能轻易下这种决定?世清也是,怎么能随着她这么胡闹?”

    “王爷和王妃年少之时相互扶持,好不容易才有今天。想必王爷也是不想让王妃陷入死地,这才硬着头皮接着和镇南王接触。”程秋叹息,“我也劝过王爷,可是他始终不肯松口。其实也是,若是王爷松口,就等于是将王妃亲手送给皇上处置。他向来长,又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那你可想好了?”舒王妃听她这样说,神色略微紧张起来,“我虽是按照你说的将人找了来,但是你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使整个靖王府翻天覆地,你要好好考虑清楚才行。”

    程秋默然坐了半晌,终是抬头咬牙道:“不入虎焉得虎子,即便是事有不逮,我也要竭尽全力去周旋!”

    舒王妃看了她半晌,长长叹了口气:“都说女子不如男,但是女子做事,又何尝会输给男子呢?你且在这里等等吧,我这就去将那人带来。”

    程秋见她起开门离开,心里无悲无喜,只是捏紧了手帕,心里不断的谋算着待会儿见了人该从何处作为突破口,尽最大的努力获取最优渥的生存空间。

    正想的出神,冷不防房门吱呀一声轻轻开了,一个淡青色的修长人影悄悄踏了进来。

    等到程秋起了警觉想要起,腰腹突然被一股大力抱住,一个温的气息在耳边逡巡:“秋娘,我好想你!”

    听到陌生的男音在耳边响起,程秋大惊,猛地用力挣开束缚她的臂膀,转头看向后的人影:“陈沛?怎么会是你?!”

    陈沛深深吸了一口犹带着程秋体温的空气:“为何不是我?秋娘,我就知道,你心里是一直都有我的。你知道吗,我这些子一直都在想你,回忆我们之间美好的过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程秋止住:“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也不管你是如何进来的。你要是不想闹得斯文扫地,就赶紧从这里出去!”

    话还没有说完,她伸出去的手指却被陈沛一把握住,脸上带着急切的渴望:“秋娘,你难道就一点儿也不想念我吗?若是如此,你又为何会派人去陈家送信说想要见我?”

    他说着脸色又欣喜起来:“当时那人送信说你今天会来大国安寺时我还以为是有人在恶作剧,却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来了。秋娘,我知道之前是我不懂得惜福,你放心,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就这样暗里来往,我绝不会……”

    他的话还没说完,房

    门就被砰地一声从外头踹开了。程秋讶然朝外望去,就见方晴领着方才离开的舒王妃,冷着一张脸看着屋内纠缠在一起的两人:“程王妃,这是怎么回事?!”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