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山雨欲来

    杨先生有话不妨直说...feigwenxue..程秋见他状貌,知道他必是因为薛世清而来面上不显,含笑喝茶

    杨世渠微微点头:说起来在下与程王妃倒也有缘当初王妃还在家中时前去侍郎府提亲的便是区区

    程秋但笑不语,手指拨弄着杯盖

    见程秋不说话,杨世渠接着道:程王妃果然是富贵天成,进府未满一年便得以封为平妻,享尽富贵

    程秋微微一笑:这全赖王爷王妃看得起,我才有如此机缘

    杨世渠点头:这其中虽有王爷和王妃的提携然而若非程王妃在王爷病重之际仍不弃不离那也没有今的地位

    程秋见他绕弯子不肯步入正题,而且言语之间多加暗示便放下茶盏:其实说到底若不是杨先生你上侍郎府说媒那我也不可能会嫁进靖王府可惜我一入府便听说杨先生有要事远离京城甚至在靖王府最危难之际也不见踪影虽有心要结识却苦于久无机会

    见杨世渠面色微变程秋笑笑:现今王爷重病得愈靖王府正是百废待兴之际杨先生能及时回来正可为王爷添一臂膀

    杨世渠勉强一笑:说起来是在下汗颜若非那时有要事在不得不离开京城也不必让程王妃在王爷病重之际如此劳累

    杨先生是王爷的谋士行的自然是王爷的吩咐我不过是个内宅妇人如何干涉得了王爷在外头的军务

    程秋不疾不徐的噎了他一下接着笑着问道:如今王爷正忙得脚不沾地杨先生作为王爷的左膀右臂自然也该难有清闲才对怎么有时间到我这宛华院里来做客

    她虽含沙影但杨世渠也辩驳不得又见她有意无意轻抚微微隆起的肚子心神一转起作揖道:实不相瞒在下今前来是有要事要请程王妃帮忙

    我说过了程秋不紧不慢的摸了摸肚腹也不抬头去看他缓缓道我一个后宅妇人可管不得王爷在外头的正事再说杨先生是王爷的心腹王爷自然不会瞒你我已有了孕正是该好好调息的时候可不能分神去管外之事

    杨世渠万想不到自己还未开口就被堵住了心里暗道这女人的精明脸上还是一派笑容:程王妃多虑了在下哪里敢让王妃千金之躯为在下做事只不过程王妃现在虽然体弱但有些事终究不是外之事//

    既然如此那还是要请教杨先生了不知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杨世渠顿了顿:靖王府里少有子嗣如今程王妃怀有孕自然是天大的喜事只是……

    只是什么程秋垂下眼皮慢慢问道

    只是子凭母贵夫荣妻贵这个道理程王妃想必也明白得很杨世渠淡笑道王爷是成大事的人自然不能只龟缩一隅

    如果杨先生是为了这件事来的那我只怕无能为力了见杨世渠果然是方晴一方的人程秋的笑容淡了下去杨先生是王爷的谋士是天下读书人的典范自然知道该如何帮着王爷辅佐皇上定国安邦

    程王妃不要忙着拒绝杨世渠打断她的话在下并非是受了谁的委派前来而是真心实意的想和程王妃探讨一下现今的局势

    他站起来深深鞠了一躬:在下今前来实是想让程王妃体谅一下王爷不要让他如此为难

    哦程秋闻言冷笑也站起来王爷如何为难了

    杨世渠看她戒备的神色无奈的叹了口气:在下本来也并不是支持王妃的但是前几王妃邀请在下到云华院去谈话

    他苦笑一声:王妃也没说什么只是说她以王爷的名义向四川送了一封信件

    程秋挑眉:四川

    杨世渠点头:四川向来是镇南王的地盘

    她给镇南王送信做什么程秋口气变得森然起来

    就算不知镇南王是谁但是一个京师里头的王爷与边疆的亲王互通信件谁都知道这不是儿戏

    没什么杨世渠轻咳一声只是将王爷平用的印戳当成了镇南王府和靖王府交好的信物而已

    程秋一拍桌子:她疯了不成

    她想不到方晴居然会如此做这样一来不管信件是不是薛世清的主意他都难以逃脱干系与外臣私通有无这可不是能等闲视之的罪名更何况是在这种敏感的时候

    王妃的意思便是先下手为强如今事已成定局镇南王的回函也已送到只怕之后的事就不是王爷能扭转的了的

    杨世渠长舒一口气:在下知道程王妃是为了王爷好也知道王爷对程王妃的看重但是事已经到了这步田地谁也无力回天了

    王爷在什么地方我要去见他

    面对程秋凌厉的问话杨世渠颇显得招架无力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道:王爷从今起已经离开靖王府在兵部处理公务他留话说让程王妃你收拾一下东西到京郊别院去住两天养养胎等过几胎儿定了再回来

    这是要将我圈出去了程秋冷笑

    这是王爷的意思请程王妃千万不要为难在下

    那王妃呢程秋接着追问

    杨世渠叹口气:王妃说她子不适不宜长途跋涉所以还是安心呆在靖王府里而靖王府里大多数的事都要靠于侧妃来处理她也不能轻易离开所以这次京郊之行请程王妃一人享受

    好好好程秋简直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她想不到方晴不但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居然会将命都倾付在这一局中

    程秋来势汹汹方晴却含笑奉茶像是已经知道她要来神色之间不见一丝惊讶

    姐姐这是何苦呢程秋见势知道自己还是鲁莽了但仍怀着一腔怒气问道你子虚弱还要心这些男人的事真是难为了

    方晴眉目轻垂随意撇着茶沫子:妹妹怀有孕这些杂事不需担心之前杨先生到访想必已经与你说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动去京郊别院

    程秋闻言怒极攻心:姐姐真是抬举我了姐姐尚稳坐府中我又怎敢逾矩这京郊别院不去也罢

    方晴抬起头一双眼无悲无喜看向她:若是之前妹妹任也就罢了可别忘了现在你可是要做母亲的人了之前王爷和我说妹妹将会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妹妹不会让王爷失望吧

    程秋听她提起薛世清又是一股无名火起然而看她一副镇定模样想起现在薛世清不在府里自己孤立无援声调不由缓了下来:姐姐说的是刚刚是我太过失态了

    她顿了顿接着道:我许久不见王爷听说他现在在兵部处理军务姐姐也知道王爷的病虽然好了但子终究还是没养过来再加上我初次怀孕心里也难免忐忑能否劳烦姐姐使人告诉王爷一声就说我想见他一面

    方晴慢慢眨了下眼睛微微笑了起来:妹妹多虑了虽说你是初次怀孕但府里备着好几个大夫绝不会让你有所闪失而且王爷因为年前生病耽搁了大批的军务此时□不暇妹妹还是不要闹小脾气让王爷来回奔波了

    程秋心里暗骂一声诈却也知道自己现在相当于被困在王府之中薛世清不回来自己也送不出信儿去只得勉强笑着又说了几句后告辞

    等回了宛华院婉容一脸愤懑:王妃这是什么意思趁着王爷不在就想将你赶到京郊别院去那地方偏僻无人明显就是不待见你我倒是要看看王爷回来之后她怎么和王爷交代

    程秋揉了揉额头:王爷回来之前我必然已经被送走了——其实这未尝不是王爷的意思他怕回来见到我之后会为难所以索将我送到漩涡之外也好免去后顾之忧可以放手一搏

    她心里不是不怪薛世清的然而方晴派人以薛世清的名义送信给割据一方的霸主且还带回了信物那不管薛世清有无谋逆之心此时都已是骑虎难下

    她虽然不愿意让薛世清做傻事然而此刻让他坐以待毙也是不现实只是薛世清在起事之前命人将自己送到城外只怕也存了玉石俱焚的意思若是他起事成功那自然可以将自己风风光光的接回来若是起事失败那自己也会在事态无法挽救之前被人带离京城从此隐姓埋名

    程秋深深叹了口气想起方晴古井不波的面容不疑惑——究竟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能让她不顾自己的生命也要设计让薛世清起事

    正在烦闷之际外头跑进来一个面生的小丫头:见过程王妃舒王妃派人传来帖子想要和程王妃一起去大国安寺上香为王爷祈福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p>

    耙蛭偶偎院苁敲α艘徽笞印舻锰霉兰魄昂笥械憬硬簧狭恕璷(╯□╰)o趴倒小皮鞭随意……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