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阴谋 下

    正当气氛僵硬之时,一个着肚子,双手扶着后腰的少妇缓缓进了屋。//**//

    程秋瞥了她一眼,就见她十□岁的模样,眼细唇薄,进门先扫了四周一眼,接着朝程元山拜了拜:“见过老爷。”

    程元山随手挥了挥让她起来,口气不佳的问道:“曹姨娘,你不在自己屋里好好歇着,出来做什么?”

    曹姨娘看程蔚不在屋里,神态收敛了几分,毕恭毕敬的道:“我在屋里听见外头吵闹,又听说王姨娘和四姑娘被揪着送到二姑娘的闺房来,所以过来看看。”

    她不等程元山呵斥,自己先道:“虽然这样不合规矩,但王姨娘总是我的姨娘,血缘使然,我也得过来看个究竟。”

    程秋眼皮不抬,知道这就是自己大哥程蔚纳的那房姨娘了。

    程元山和自己儿子的姨娘也没多少话说,又见一屋子的女人,程秋方才还给了他一个下马威,脸上确实有些过不去,自己站起来粗声道:“这里的事我也不管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见程元山起走了,曹姨娘脸上喜色一闪而过。她本来就是为了王姨娘和程艳来的,如果家里掌权人在,那自己位卑言轻根本说不上话。如今当家人走了,一屋子的女人,份最高者就是程秋了,但她既然嫁出去了,程家的事自然不好多加插口。至于刘夫人,她现今怀着她的孙子,自然要多给她几分面子。

    想到这里,她底气更足,人也不复一开始的卑谦:“夫人,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只是如今不是计较谁对谁错的时候,女儿家的名声最为重要,今天的事传出去,四姑娘的一辈子可就毁了。”

    她见刘夫人无动于衷,只得加大了力度:“四姑娘虽不是夫人亲生的,但总也是夫人膝下养大的客,是老爷的血脉。后嫁了人有了出息,自然都是第一时间想着老爷和夫人的。再说这件事,最值得考虑的不是咱们这些女眷的想法,而是王爷他的意思。”

    她句句都朝着刘夫人,根本不去问程秋的意见。因为她心里清楚,之前事之所以闹僵,是因为程秋的态度太过强硬,以至于府里众人攻陷不下。但如果同样的事拿去问薛世清,曹姨娘笑了笑——男人,总是偷腥的,更何况程艳长得不差,她就不信薛世清面对佳人投怀送抱会无动于衷。

    她的那点小算计怎么能逃过程秋的眼?她冷笑一声:“娘,这个女人是谁?居然能当着一屋子的主子抬头的说话——我怎么不记得府里还有这么号人?”

    曹姨娘的脸一下子僵了起来——凭她一个小小的姨娘自然没有权利当着一屋子的主子指手画脚。^//^然而她进门之后就随着程蔚到了任上,上头没有夫人管着,程蔚为人又温柔,再加上她怀着孕,自然不会有下人不长眼的告诉她平的举动已经大大的逾矩。

    如今虽然徐氏生了嫡子,但自己肚子里这个也不是不值钱。曹姨娘本就是仗着这个孩子来这里为程艳求生机,没想到当面就被程秋驳了面子。

    她之前听说过程秋的名号,知道她因为子绵软和善妒被陈家休回家后,又走了狗屎运被薛世清抬举进了王府做了侧妃,又因陪护薛世清有功而被封为平妻。

    本来她是没怎么把她放在眼里的——一个下堂妇能进王府走到这步地位,自然该是知识趣,知道要倚靠别人来巩固自己的地位。然而她却想不到自她进门之后一言不发的程秋会直接给她当头一棒。

    她脸色青白不定,最后还是咬牙低头给程秋行礼:“妾曹氏,见过程王妃。”

    程秋漫不经心的抬头道:“曹氏?王姨娘的远房表侄女,自己求了夫人恩典主动伺候大哥的那个?”

    这件事在程府曾被传为笑话,程秋特地提起,自然是为了给她难堪。然而即便曹姨娘再脸色涨红,却不得不应道:“正是妾。妾仰慕大少爷人品……”

    “仰慕大哥人品,就该好好修习自品格,免得降低了大哥的格调。”程秋不待她说完便冷冷道,“我却不记得大哥觉得,一个姨娘能在满屋子的主子面前侃侃而谈是件好事。”

    曹姨娘额头的汗一下子下来了,自己还没开始讨保就被直面对上了:“程王妃说的是,是妾逾矩了。”

    程秋挥手让她退到一边去,自己看着程艳道:“四妹,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想在家里安安稳稳的等着徐小公子过来迎娶呢,还是现时就让我给你找个婆子验验?”

    曹姨娘本来是想过来凭着自己的肚子给程艳加油助威,却想不到程秋将她抛到一边不理不问。她即便是再得程蔚的宠,也不敢真的出头得罪程秋,只好愤愤的站在一边。

    而程艳早在一开始就六神无主,眼见之前撑着自己的助力一个个消失,自己心里也没了主意。呐呐半晌才红肿着眼道:“二姐,我求求你,你问问王爷……你问问他愿不愿意……”

    程秋面无表的吩咐边的丫鬟:“四姑娘说的你都听见了,将四姑娘的话转达给王爷,顺便将王爷的意思带过来。”

    丫鬟去了没多久就回来了,对程秋行了礼之后一板一眼的道:“王爷说,他对四姑娘根本没有任何逾矩的举动,对四姑娘更没有别的心思。事到了这步田地谁是谁非已经不重要,请四姑娘自己调整好心,安心等着徐小公子来迎娶。”

    此话一出,程艳瞬时哭倒在地。她此刻终于死了心,知道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对她竟无半分心思,更没有对程秋的怜之意。

    这件事最后只能不了了之,薛世清醒了酒之后吩咐下人过来告诉程秋:“天色将暗,若是处理好了事就起回府吧。”

    程秋原本的打算是在家里多住几天,然而第一天就闹出这种事,她也没心继续住下去。她打发人去回了薛世清马上动,自己去了徐氏的房间。

    徐氏之前也听见了风声,见程秋来了,神色之间颇有些不自在:“真是对不住,若不是我,也不会出这种事。”

    程秋勉强笑笑,安慰她道:“你不要多想,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本来想着多住几天,也好帮你劝劝大哥,谁想到出了这种事,我也没心思住下去了。”

    徐氏拍拍她的手:“公公他想必是糊涂了,不过幸好风声没传出去,这件事只有家里人知道,倒也还不难办。”

    程秋沉默,没有告诉她背后的主谋是方晴,半晌叹气一声:“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去见王爷了。等天气暖了,你出了月子,好歹抱着小侄子多去靖王府走走。”

    徐氏知道她对程元山失望至极,然而总归是父女两个,自己不好多说话,只得道:“放心吧,我一定将这小子养的白白胖胖的,等开了就抱过去给你看看。”

    两人又闲谈了几句,徐氏见程秋意兴阑珊,又见窗外天色不早,便催促道:“王爷说不定正在等着你呢,别在我这里瞎磨蹭了。至于公公,一笔写不出两个程字,都是自家人,初衷也是好的,你不要太记恨他。”

    程秋点点头,起告辞。

    等上了马车见着闭目养神的薛世清,程秋终于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对不住。”

    薛世清脸色有些发白,那一阵的忙乱也闹得他不轻。他伸手握住程秋的手轻轻拍道:“胡说什么呢,该说对不住的人即便不是我也不该是你。”

    薛世清睁眼,两人相对无言,半晌都苦笑起来。

    “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去封锁消息了,这件事不会传出去的。”薛世清安慰的轻轻抚摸着程秋的手背。

    程秋抬起另一只手揉揉额头:“真是闹腾,本来想着要在家里欢欢喜喜的多住几,却想不到会出这种事。”

    薛世清没再说话,只是将程秋的子揽过来,抱着她靠着后的软垫阖目养神。

    等回了靖王府,薛世清直接去了云华院,程秋则让婉容将晚膳撤了,自己一个人和衣躺在上。

    方晴想要薛世清起事,所以才痛恨自己能轻易影响薛世清的决定。她要做的,就是降低自己对薛世清的影响力。今天这一出给薛世清送女人不过是小试牛刀,自己不上钩,那下一步的动作只怕不会这么温和了。

    程秋心里暗自盘算着方晴可能的动作,心里也开始戒备起来——方晴平看起来冷冷淡淡的,但真动起手来,只怕十个自己也不是她的对手。

    想要在靖王府找帮手那是不可能的。靖王府虽然一直由于静打理,但说到底于静不过是在为方晴跑腿,而且是让人心甘愿的跑腿。于静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照样被她玩弄在鼓掌之中而不自知,那自己呢?

    想着想着,程秋的脑子就迷糊起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第二天醒过来,才知道薛世清一夜未归,自己竟然裹着衣服就那样睡了一晚。

    婉容过来服侍的时候发现她神色憔悴脸色潮红,伸手试了试惊叫道:“哎哟我的祖宗,怎么烧的这么烫?”

    程秋慢半拍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果然觉得有些。她脑子里迷迷糊糊的:“我发烧了?”

    婉容点头应答,将她外头的衣服脱下来,给她盖了厚被子,又给她倒水润嗓子,接着派人去请白御医过来看诊。

    白御医过来先是问了症状,又诊了脉,犹豫半晌却不下笔开方子。

    “大人?”婉容在旁边伺候了半天,见白御医游移不定,不由出声问道,“我家主子的病很严重吗?”

    白御医惊了一惊,手下一颤,笔尖上滴下一滴墨来:“没,只是我在考虑该用些什么药才好。”

    正在说话间,薛世清和方晴双双来到。

    薛世清听说程秋发烧之后,心里一急:“她没事吧?”

    白御医看看薛世清,又看看落后他一步面色淡然的方晴,神色纠结的道:“程王妃不过是受了风寒,搁在平时喝两服药也就好了。只不过现在……”

    “现在怎么了?”薛世清走过去看了看程秋潮红的脸色,又回头问道,“她昨天倒是劳累许多,难道还有其他病症?”

    白御医手指微微发颤:“回王爷的话,程王妃她……若是臣没诊错,她该是有喜了!”

    作者有话要说:包子……终于有了……

重要声明:小说《二嫁侧妃奋斗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